皇城根下的明与暗——曹禺话剧《北京人》简析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10 16:37:2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转眼年也过了大半,

想必大家这段时间已经吃足了家乡美味了吧。

肚子里装满了,子兮送给大家的这顿精神大餐却还有余量。

今天为大家介绍的是曹禺先生的第四部巨作,《北京人》。



《北京人》


剧情简介

《北京人》的故事发生在三十年代初的北平。

它以居住深宅大院中的旧世家———曾皓家为拯救病危的曾老太太,急忙将孙媳妇瑞贞迎娶进门,却未能冲喜为开头,

以曾家向杜家借贷到以棺木顶债为背景线,以文清、思懿、愫方3人的爱情纠葛为感情主线,

两条线互相交织,互相推动,形成跌宕起伏的情节;

以愫方和瑞贞出走迎接光明的太阳为结局。





学界有观点认为《北京人》的创作可以算是曹禺走向成熟的象征。


《雷雨》中强烈的矛盾,戏剧性的表现手法,固然一鸣惊人,但是总有一股刻意为之,注重表面之感。


《北京人》则以平时内敛的手法关注了一个盛极一时的封建士大夫的家庭,细腻地刻画了几代人命运的磨难与消耗,思想性和文化意义更加凝重。


静水流深,此之谓也。




《北京人》是曹禺先生写的第四部杰作。剧本中的诗的语言和诗的情调以及剧作者透过剧情,对于生活所表达的强烈鲜明的爱憎,不仅是对人的日常生活的表面形态的关注,更是对人的生活的内在神韵与诗意的挖掘,普通人的精神世界的升华。只有在《北京人》中,才体现了曹禺“走向契可夫”的宿愿。





创作背景

1941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极困难的一年,但却是正在撤至四川江安的国立剧专任教的曹禺收获最丰的一年。他在困难与绝境中终于真正看清了自清末以来随着制度、思想与文化的巨变而变化的社会人文。


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之下,这篇作品应运而生。




此剧给人印象最深的便是对人物的刻画

首先是对比,一类以机器匠和袁氏父女为代表的理想中的“北京人”,另一方面又是以曾皓文清江泰为代表的现实中的北京人以及瑞贞等为代表的转变中的人。

这是剧作的主要手法。


这部剧作,表现的是封建大家庭的通病:体格和精神上的双重委顿。


这一点与巴金先生的《家》和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所表现的思想较为相似。



最值得一提的是主人公曾文清。
原文中有这么一段对他的描写:“给人那么一种沉滞懒散之感,懒于行动,懒于思想,懒于说话,懒于举步,懒于起床,懒于见人,懒于做任何严重费力的事情。种种对生活的厌倦和失望甚至使他懒于宣泄心中的苦痛。懒到他不想感觉自己还有感觉,懒到能使一个右眼的人,看得穿:这只是一个生命的空壳……”




是不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放心,我说的不是正葛优瘫着在玩手机的你

其实,有不少文献猜测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作者对自己的厌弃。
这部剧作,是曹禺想要突破前期的创作风格的作品,也并非完全摆脱刻意。


曹禺在他的男女主人公曾文清和愫芳身上发现了自觉于心灵的隔绝,又渴望心灵的沟通的两个灵魂的接近。


这一对“知己”尽管“在相对无言的沉默中获得了哀惜和慰藉,却又生怕泄露出一丝消息,不忍互通款曲



然而曹禺终于发现了在这“静默”的表象后面,隐藏着两个不同的灵魂:

一个(愫芳)像真正的“人”那样得活着,她拥有博大而丰厚的爱与坚韧精神,一个(曾文清)作为人早已死去,只剩下“生命的躯壳”。

但是剧作家却在结尾处表现了理想主义精神,愫芳和文清人生道路有着不同的结局:文清自杀了,愫芳却在经历了精神的轰毁之后走上了新路:到广大的“天涯”去寻找真正的“知己”。

这正是:“人”与“生命的躯壳“都到自己应该去的地方。



戏剧有很多种语言,一位剧作家说过,戏剧的生命不是取决于它告诉了你什么,而是取决于它没有告诉你什么。有点像冰山理论,这个说法最适合《北京人》。



不过,四九城里的京城朋友们似乎都不爱看《北京人》,个中缘由嘛.......毕竟曹禺先生是天津人来着。




皇城根下四九城内的这个故事今天咱们就为大家介绍到这里,下周同一时间,曹禺五部曲的最后一部,话剧《蜕变》的介绍将如约与大家相见。曹禺先生是怎样讽刺那个血与火的年代中,在“后方紧吃”的腐败官僚们;又是如何描绘大时代的“新青年”们造就的蜕变的呢?敬请期待



子兮话剧社网络宣传工作组

文案 | 孙家珺

编辑 | 孙溪 孙家珺

校阅 | 刘平凯 胡雨彤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