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的雅集,90%以上都是伪雅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15 16:51: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跨界创意师、文化监理人黄胤然文

近来雅集突然成为街坊巷陌的一个时尚,尤其伴随着文化复兴强国梦的大潮,以复原古代成功人士奢华风尚的雅集在各地应运而生。2009年以来,笔者陆续参加了全国百多场各类高端雅集,逐渐发现一个问题:严格按古代语境解读,当今的雅集90%以上都不能称为纯粹的雅集。

雅集,源自古代,汉典权威的解释是:“文人雅士吟咏诗文,议论学问的集会。”史上较著名的有西晋石崇的“金谷园雅集”,东晋王羲之的“兰亭雅集”,唐朝让王勃一夜成名的“滕王阁雅集”,宋朝苏轼、黄庭坚为首的“西园雅集”,以及元朝文人参与更多的“玉山雅集”等,无一例外都是以创意诗文为主。永和九年三月初三的那场微醉,不但熏出了37首诗歌,更成就了王羲之千古名篇《兰亭集序》,及其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书法。“滕王阁雅集”里王勃的千古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等,更是传咏至今。                      

天下第一行书:唐冯承素摹《兰亭集序》书法

古代正统的雅集都是吟诗作文唱主角,其他雅文化元素如琴、棋、书、画、茶、酒、香、花,虽多少亦有涉足,但只是“丫鬟”的角色,这“小姐”位置当仁不让的只能是诗文。

反观如今号称尚古的雅集,正好和古法相反:众“丫鬟”变成了主角,“小姐”沦落到“丫鬟”乃至“群众演员”都不是的格局。以为沉香一点,古琴一弹,炒上天价的茶一品,“梅花奖”抖袖一唱,再请几个书家挥毫一甩:“宁静致远,淡泊明志”“海纳百川”等,最后大家起立把掌一鼓,就以为是雅集了。结果是“小姐”始终难出场,一群“丫鬟”头尾忙。

现在大家往往把诗文与其他雅文化元素并列称谓,但在古代,士大夫文人都明白,诗文的重要性远非其他所能比拟和代替。历代科举考试,重点只考诗文,不考琴棋之类的旁艺偏技。

在当今社会很多人口口声声说他是搞中国传统文化的,但如果他或其门徒们还是用无知俗世的眼光漠然于创意诗文的话,大致便可判断出,这又是一群并不真懂中国传统文化语境尊位序次的半吊子文人。因为按照中国传统文化语境,填制古典格律诗词、议论天下学问,比倒腾那些什么琴呀、棋呀、画呀、酒呀、茶呀、花呀、香呀、瓷呀、陶呀、玉呀、壶呀之类的,更配做一个古典意义上的士大夫文人,那也才是文人的根本。

若按照严格的古代语境规则文化监理一下当今的雅集,就会发现只有像北京大唐春一类的文化院落策划举办的方可谓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雅集。大唐春的主人、北大赵为民教授本身就是一位功力深厚、善填古典格律诗词的诗人,他主办的雅集除了必不可少的琴棋书画酒茶花香外,每期都围绕一定的主题,现场有文人高士吟诗、作赋、唱和等。笔者在任惠风诗社首任社长及臻谛书院山长时创意、策划的文化主题雅集也都会现场填制一些诗词留作“诗凭文证”,如壬辰年癸丑月惠风诗社雅集上填制的《忆江南》:

天路晚,

煮酒待真人。

十万山中飞雪乱,

七弦琴上落花频,

冬尽好回春。

当今雅集错位,究其原因我认为有两类,应一分为二中庸地看待:一类是本该如此的正向因素;另一类是不该如此的负向原因。前者是因为社会和历史是发展进步的,时势造英雄,市场定乾坤,科技引潮流。完全照搬古人,今人对后人也就失去了其当下传承和存在的历史价值,所以在当今世界语境下,消除雅文化元素高低尊卑贵贱的排位不可避免,也无可厚非。至于第二类负向原因,就值得我们警醒和重视了:

第一,当今无奈的现状是:科技越来越快速发达,时尚越来越刺耳耀眼,却并没因此带来文化的优雅、艺术的高贵、灵魂的安宁。相反变得更没品,更无所适从了。不要说读诗,当今读图时代,我们连长文章都没空看懂了,似乎只关注短平快的电邮、微信。文字越来越失去其固有的魅力和韵味儿,变成数码一样冷酷赤裸的沟通符号了。当今雅集的错位现象,和整个社会及人群的文化素质、艺术品位的没落,难道就没有直接关系吗?

第二,理念上的问题。琴棋书画诗酒茶花香,除了诗以外,其他元素都是看得见摸得着、有形的东西,这在“只懂硬资产不重软文化”的当下更容易被重视、被商业化。这和过去我们对一台进口的硬件机器卖价10万美元可以接受,但却对那张不到10克重光碟里软件系统20万美元报价死活接受不了如出一辙。一个国资委的专家曾感慨地说:“我们过去最大的失误之一是几十年只管了一大堆看得见摸得着却逐年贬值的有形资产,而恰恰忽视了更值钱的诸如软件、专利、理念、标准、品牌之类的无形资产,当时也没有那种超前的智慧去保护,造成很大的国有及民间无形资产的流失及贱卖。”要知道国际所有大品牌无论是阿迪达斯还是佳能都可放心地把工厂搬到大陆,这种有形资产只占其价值体系的1%,而那99%的专利、品牌等软性元素构成的无形资产你是很难拿走的。那就是创意,那就是文化,那就是灵魂。文化现状亦如此:一个当今的古琴可以卖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一架,茶可以炒到几十万一饼,香可以贵到几万一克,但一首歌词、一句广告语、一段极品的定制文案我们却很不理解:一封电邮或微信就可发过来的几行字,凭什么值一万元?!对更高的无形资产的价值认同,其实恰恰是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一个体现标志,也是我们当今急需和世界价值体系接轨的一个重要环节,否则在国际上交流起来,无论是商务还是文化,我们都会继续吃更大的亏。

第三,诗界自身的问题。比如前段时间新诗人疯狂的、自杀的、杀妻的,令人惋惜。还有部分虽说正常,但好像其追求前卫的诗派以及诗代的站队划分,比追求诗歌最原始本真的优美、震撼以及意境更重要。写旧体诗的更不尽如人意,过去只有文人士大夫才敢舞文弄墨,现在被退了休的工人农民干部们,是个人就敢写、就敢吟,连格律平仄都不讲,构成了被文化专家批评戏谑过的、时下却非常流行的“干部体诗词”“退休体书法”,这种庸俗文创也对诗词的斯文扫地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鉴于既成事实以及以上分析的这一系列诸多原因,恐怕我们很长一段时间还得接受雅集无诗文、无好诗文的尴尬局面。现实倒逼得我们不得不把雅集重新定义一下,把内涵和外延扩大。也就是凡是弘扬与传承儒释道诸子百家以及琴棋书画诗酒茶花香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文化集会,均可泛称为雅集。这是在当今语境下的“新雅集”或“大雅集”的概念。

但我们得有一个基本的认知信念: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著名国学大家南怀瑾先生也曾说:“文化的基础在文学,文学的基础在诗词。”真正能够彰显国人文化品位的,是贯穿几千年历史、始终没有中断的中华诗文之脉。

七律·同道新交是故人

壬辰年壬子月知音堂雅集,黄胤然依中华新韵填制

 

长恨营营忘本真,

雅集可以洗心尘。

广陵抚尽琴歌泪,

扇舞拈来宋韵痕。

冰雪楼前犹刺骨,

花春箫里更吟魂。

何愁幻世知音少,

同道新交是故人。


黄胤然简介:跨界创意师、文化监理师、苏州鹿山书院、臻谛书院®山长、中国第一本文化监理——《文化监理、优化与创意》(中国文联出版社)作者;专注于文化创意、文化监理与文化优化;曾有多年外企管理经验及海外学习、生活、工作经历;获加拿大魁北克大学项目管理硕士。

 

拥有诗装® (汉服)国家专利及双章书法®” “臻谛书院®”“臻雅堂®等多项知识产权;是中国国风会文化监理导师,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欧美同学会会员;曾任《境• 界》杂志主编、惠风诗社首任社长等职。

 

首倡双章书法®”“诗装®”“写意音乐剧”“胤然体歌词文化监理”“文创优化等文化新理念;跨界创意作品颇丰;监理出CCTV9频道、农夫山泉、小罐茶、湖南移动、卡地亚、Tiffany等诸多中外著名公司、机构文案、文创、文化的内伤与败笔,成功为多家知名客户实施文创优化项目。


附:如对胤然文创感兴趣,欢迎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链接去浏览相关文创艺术品及衍生品。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可给本文赞赏,感恩施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