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丨格局与趋势(上):光荣与梦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4-07 09:27: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个个普普通通人的努力与奋斗,编织成一个重回赛道的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总编辑|卫金桥




2月24日上午,当“李书福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的消息最终被证实时,不禁回想起半年之前的一次采访。


“作为汽车发明者,戴姆勒和德国在传统汽车积累的巨大优势,担心在新能源汽车和智能汽车时代被超越和替代吗?”2017年7月16日中午时分,在奔驰总部斯图加特附近,《汽车公社》&《每日汽车》询问戴姆勒-奔驰全球总裁蔡澈。


谁都没有想到,新春伊始,以吉利汽车为代表的中国力量,会以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马杀到。



稍早一天,2月23日,浙江宣布:杭绍甬高速公路获批动工。该条基于高精定位、车路协同、无人驾驶等综合接入系统的全球首条超级高速公路将于2022年杭州亚运会前建成。


在去年大热的《机器崛起》一书中,“未来世界将是一场智能机器与人类大脑极限间进行的艰难抗争。”早在1963年,控制论鼻祖、麻省理工学院数学教授诺伯•特维纳就率先提出AI(人工智能)将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推动力的惊人预判。


以史为鉴,每一次技术革命都成为一个国家和文明崛起的推进剂。蒸汽机的发明,确立英国“日不落帝国”的辉煌;汽车的发明,推动了德国工业的强大崛起;计算机的发明,奠定了美国超级大国的基石。这一次,基于AI人工智能的新工业革命,中国骄傲地站到最显眼的位置。


不纠结于争议和迟疑,中国已经从先期的实证试验到逐渐规模商用的转折点,基于AI技术的无人驾驶汽车,将是改变全球工业格局的伟大转折。这将意味着已经摘取全球最大汽车市场桂冠接近10年的中国,勇敢迈向下一个奇迹。



如果从1998年车市启动井喷为第一周期,以2009年登顶全球最大市场为第二阶段起点;2018年,中国车市将进入第三周期。


过去10年,岁月静如处子,2009年上证指数最高是3300点,2018年,还是3300点;岁月却又动如脱兔,中国车市2009年以1364万辆超越美国全球登顶之后,从此一骑绝尘,2017年的年销售高达2890万辆,3000万辆触手可及。


未来,中国汽车行业将展开新一轮深远变革:


——最快将在今年实现史无前例的产销3000万辆;


——中国品牌在全球格局中继续扮演决定性影响力,以吉利汽车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将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同时对现有格局产生挤压;


——中国继续承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领导力量,预计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含商用车)将突破200万辆;


——从2020年开始,无人驾驶将在雄安新区和内地部分城市展开小规模商用,华为、科大讯飞和百度成为全球无人驾驶技术的重要推动者。



过去的成长,是几代人的责任与使命;未来的强大,将是每一个国人的光荣与梦想。



从内战到外战


2017年10月18日,从北京前往东京车展的本田(中国)广报部部长朱林杰,和邻座的日本电通公司的高管闲谈时惊讶地得知:全球最大广告公司之一的日本电通派驻在中国的日本员工从前些年最多400~500人,锐减到50人左右。


“除了一个行业(汽车行业)和一家公司(优衣库),日本在中国的制造业务悄无声息地被替代。”他感慨地说:“从夏普到日立,从索尼到NEC。”


凭借本田、丰田和日产的强大能力,全球产业链更顶端的日本汽车在中国仍然高歌猛进。但现代/起亚汽车则开始品尝苦涩,从会长郑梦九到每一个在华的派驻员,2016年第一个月开始,就开始被残酷反转。



早在2016年4月初,韩国首尔,起亚总部会议室,时任社长李炯根在和本刊记者热烈地争执“一季度的下滑是市场要素还是结构性要素?”在华工作多年的李炯根,并不相信不起眼的长城和长安能够给自己骄傲的品牌那么巨大的压力。


结果比李炯根所能想象的还要糟糕,现代中国教父薛荣兴火线回归,现代起亚两大合资公司挥泪斩马谡,当所有能尝试的手腕悉数用尽,郑家父子哀叹地发现:即便把全新ix35价格低于许多中国对手,败局也难以挽回。


当初,华为第一次在中国超越三星市场份额的时候,三星掌门人李健熙有失风度地说出“中国人都是小偷”的妄语。如今,三星在中国已经被华为、vivo/OPPO、小米彻底超越,之前在欧洲、南亚等地的传统优势,也面临中国对手的步步紧逼。


起亚的崩盘、现代汽车的节节败退,仿佛三星的故事昔日重来。不单是韩系汽车孤独地感受寒流,标致和雪铁龙几近腰斩、铃木汽车已难以前进半步,这些距离中国品牌更近的外资品牌,惶惶然手忙脚乱。



更让人惊叹的是:中国品牌已经不再满足只是在本土作战,一些勇敢而自信的品牌,决定去欧洲大陆和美国。


“广汽传祺GAC在中国本土的快速成长给了我们自信。”1月15日,底特律车展,第二次代表广汽传祺登上底特律车展舞台的广汽集团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已经没有去年初次登场时的紧张。


广汽集团执行委员会副主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郁俊


在1月16日的美国当地报纸上,“GAC将在2019年登陆美国本土”的大篇幅新闻报道出现在《底特律新闻》头版最为显著的位置,《纽约时报》和《今日美国》商业新闻版的头条,也毫不吝惜地给了广汽。


“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的中国人都快占领我们的勃兰登堡门了,有人还在嫌弃假期不够长?”2月12日,经历六轮谈判和24小时的罢工后,德国最大产业工会与雇主协会终于达成了一项关于工资和工作时间的协议。德国《图片报》当天的时评感慨地说。


协议规定,工人们还可以将工作时间从标准的每周35小时缩短至每周28小时,这是主流工业国家最激进的工作量,“高贵的德国人的工作机会要么被机器人替代,要么被亚洲人替代”。法国《队报》这样嘲笑着自己的邻居兼亲密战友。


“圣诞节之前,意大利合作方员工在距离假期还有一天的时候,就不回工作邮件了。”在一家合资品牌工作的中方员工无可奈何,“等到他的回复已经是20天之后的事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直到春节假期之前的两天,他还奔波在北京回广州的飞机上,在首都机场候机楼停顿间隙,向妻子和儿子遥相致歉。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许许多多的中国人都在用实际行动践行着2017年12月31日习总书记在新春贺词中的问候与承诺,“让我感到千千万万普通人最伟大,同时让我感到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这些一个个普普通通人的努力与奋斗,编织成为一个重回赛道的民族的光荣与梦想。



是相遇 更是久别重逢


当中国伸出双手,试图去和世界热情拥抱,会发生什么?几乎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解答。


“那如幻的灵光逃到哪儿去了?那光荣与梦想,如今到哪里去了”。在他著名的《光荣与梦想》的扉页中,美国作家威廉•曼彻斯特引用英国著名诗人威廉•华兹华斯的话,为美国历史惊心动魄但是无比伟大的40年深情记录。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正成为另一次伟大崛起的亲历者——带着光荣与梦想。“红旗不仅是一汽人的梦想,也是中国汽车人的梦想。”1月8日晚上,人民大会堂,新晋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在红旗全新品牌标识和概念车发布会上,慷慨激昂。


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


红旗是梦想,但还远够不上光荣。“光荣是一场一场打下来的,吉利汽车不会在120万辆的基础上止步。”两个小时之前,在距离人民大会堂15公里的一处会议室里,吉利控股总裁安聪慧的2017年总结温和而有力。


WEY:86,427辆;LYNK & CO领克:6012辆。


1月初,长城和吉利分别公布了上市五个月的WEY和一个月的领克的销售数字,这堪称一个梦幻般的开始。


时针回拨到半年多之前,2017年4月,上海国家会议中心,上海车展现场,WEY和LYNK & CO人流如织,比亚迪概念车“王朝”咧着大嘴,笑靥如花。


三个分别生于1963年(李书福)、1966年(王传福)和1964年(魏建军),诞生在台州、巢湖和保定的三个男人,在青春已逝、年老未至的年龄,要将自己的事业推向一个新的高峰——将自己姓氏镌刻进中国的汽车发展史。


“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最高荣耀莫过于此。LYNK & CO,WEY,“王朝”,刚好是李、魏、王三个男人的姓氏集中亮相,其中表达的也莫过于此。



亨利•福特(Ford),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丰田喜一郎(Toyota)、本田宗一郎(Honda),当与这些历经沧桑而愈发伟大的姓氏相比,中国自主品牌的这些翘楚们,已经不再带着之前“中国式”含蓄,而是勇敢地赌上自己的姓氏,贴上布满标签的光荣,负重前行。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白落梅这句脍炙人口的话,为冰冷的机器和残酷的商业战场,注入生命的温度。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在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代表作《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的经典诗句中,诗人余光中把这首西方脍炙人口的不朽名句译为:“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这句英文,这是西方文明对于现实与真理的美好诠释,而这句中文翻译,则是含蓄而内敛的中华文明对于西方哲理的温柔表达。


“长期、复杂、艰巨、光荣!”2月18日,短暂回国陪同家人度假的马来西亚宝腾汽车CEO李春荣,这样总结四个多月在异国他乡赴任的心得。


“就像三十年之前,德国大众走进中国一样。”作为中国品牌海外并购的实践者,宝腾汽车和李春荣在经历着相同的,也在经历着截然不同的考验。“除了责任和尊重,我们还必须用专业和成功,来证明中国品牌配得上这份光荣。”



2月初,宝腾汽车公布了“未来十年40万辆”的战略计划。这份计划的执行,将意味着吉利和宝腾汽车联手,将向在东南亚耕耘了40年的日系品牌集中进攻,“目前东南亚接近90%的市场份额都归日本品牌,宝腾的突破,无比艰巨、无比光荣!”李春荣强调说。


虽然中国在过去20年内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但是在许多方面,西方社会仍然是这个世界的强大主导者和推动者。与先前的繁荣者马来西亚,与目前西方文明的边缘力量如希腊、北欧和韩国,我们的每一次出海,都是在和这个冰冷的世界重新对话,和古老的路径、跨越时空的历史问答。


就像500多年之前,同妻儿挥泪诀别的哥伦布踏上的漫漫征途;就像马丁•路德冒着必死的信念发起的“宗教改革”;就像张骞用“舍我其谁”的勇气开启史诗般的“丝绸之路”;就像我们中华文明时隔近2000年之后重启“一带一路”文明的复兴之路。


“虽然红旗留给历史的光荣不多,但是对于它的未来不会怀疑,当我们站在这个时代的肩膀之上,只要把产品做好,把质量做好,消费者必将会用最热情的拥抱去支持红旗。”2月5号晚上,北京,履新不久的一汽集团总经理助理、红旗项目牵头人况锦文对《汽车公社》说。


“看看开普敦最热闹的商场上最显眼的华为广告,看看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不远万里来到南非去开疆拓土,你就知道,未来的东风,未来的中国汽车,将在这片大陆顽强地生根、发芽、开花。”2017年12月8日,开普敦维多利亚港,在飞扬的“东风”号旗帜下,东风公司副总经理刘卫东这样回答南非驻站记者的问答。



你对这个江湖粗暴如昨,它必将报以一地鸡毛;你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它必将加倍回报。


每一次文明的更迭和领跑,毫无例外都是先进者对于落伍者的无情惩罚。现代汽车、三星、铃木、标致雪铁龙在中国的麻烦与失意,只不过是新一轮全球制造替代与转移的起点。


正在勇敢地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每一个人都在用脚步去丈量生命的轨迹,我们何其庆幸躬逢盛世,这是困守在南澳的黄仁宇写不出的中国大历史;这是魂断异国他乡,已经失去灵魂的海子无法感受的春暖花开;这是梁启超先生100年来翘首以待的《少年中国说》。


这就是《经济学人》所描述中的“锐实力”,这是这个不甘平庸的民族携手前行所迸发的伟大力量。


敬请期待明天推出的《2018∣格局与趋势(中):“我有故事 你有钱吗?”》


THE END


汽车公社 | 每日汽车

微信号:iauto2010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到

其他公众号


速度 深度 态度  

长按二维码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