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早晨与话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4 12:26: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还是松手了。

 

没有人有那种可能发展为拳脚相向的恶意连带着在这样的战争注定没有人会是胜利者。


上一刻刚刚挤上去的几个年轻人带着一种溶解着几分困意并且最终不会促成任何行动的同情。

 

许多天以前我就知道,在边缘上等着车门关闭的时候双手和双臂上的肌肉同时发力带动身体像一个自己看来得意别人觉得尴尬的舞姿再加上一声低沉的呻吟让自己成为门内整体的一部分并不需要比一滴口水融进玫瑰花醪糟更大的力气。

 

但是如果想要车里车外的人在这种情境下多留下一两秒无关紧要却充满意义的印象,松手下车望着地铁离开却是很好的选择。

 

等我坐上几分钟后的地铁看到的还是一样的虹口足球场广告牌居民楼阳台上堆着花盆里面是枯萎了的绿植现在应该只剩下无机物了。

 

然后阳光撞着玻璃,玻璃看着几件衣服随风摆来摆去。

其实这座城市的伟大并不在于它对都市生活(饮食、交通、娱乐、本店营业至凌晨两点)的放大而是对一些东西已经完成的囚禁。一种物理对哲学的囚禁:在盗梦空间里辩证法的起点和终点是重合的。

 

现在那些东西不会傻到去冒一个无理取闹的险好像是在要求一个数学博士对小孩扔掉一只布偶熊前后的心理活动感同身受一样。

 

它不会再去冒险了。

因为它知道懂的人为它而来不然他们全都为什么而来。

 

假设我没有错过第一辆地铁我在座位上坐下来和身边的人聊两句天谈论一下共同生活的城市。

 

天气太适合跳舞了。

是啊。

 

这个时代怎么样啊?

是啊。

 

然后工作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薪水有一万三千块还要省下一万快否则在这个城市里永远也没有停留的地方。那么我们为什么而来?

 

我们每一代人都落后于时代落后于观念落后于每天的地铁。

待上十年二十年的城市好像还是个谜一样的外人。

我们讲起这座城市就只是魔都陆家嘴东方明珠并且说起这些的时候我们毫无招架之力的像一个把头伸出去观看黄浦江的游客。

但是,想象一下,如果是这样。

 

下个周末去看《万尼亚舅舅》?

上海大剧院。

 

事情就不一样了。

就像这样:我祖父的祖父有一杆猎枪,枪筒上有熊的抓痕。

放心吧,下学以后我带你去看。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