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小剧场话剧创作“三题”
小剧场话剧创作“三题”
2020-12-21 06:51:53


    戏剧演出的市场性在被不断认识与发挥的今天,小剧场话剧因其投资少、周期短、回报快的优势正被一些国家剧团和民间制作人日渐看好,尤以京沪两地为甚。这是戏剧对于市场挑战的一种自觉,应当给予充分肯定,但是,戏剧不是简单的商品,票房回报不是一部戏剧全部的衡量标准。当市场化在被过度强化的时候,戏剧的市俗化也会被强化,以致削弱了戏剧的审美意义。纵观近两年小剧场话剧的剧本创作,在收紧投资、缩短周期、加大回报的快餐式的制作中,其文学性、审美性以及小剧场话剧所特有的哲理思辨性正在被都市文化的市俗性逐渐吞噬,针对这一现象,笔者思之再三,得此三题。

 


题一,走出“小我”

 

话剧演出的小剧场形式不可能也不必要展示宏大的戏剧场面,这是剧场观念使然,但小剧场话剧亲密无间的观演关系,使创作者们对小人物、小秘密及微妙的人际关系产生了兴趣。一对夫妻情、一场婚外恋、一段朋友事、一个小误会便可以敷衍成一出十分好看的小剧场戏剧,让都市的靓男倩女们好一阵娱悦。这也许的确是小剧场话剧的创作视点,足见剧作家的机巧与智慧不同于小说家的质朴与直率。问题是,一些小剧场话剧在选材上随意性太强,有信手拈来的感觉,对于夫妻情、朋友事的人生体味并没有超出一般观众的认知水平,人物性格缺少人性的思辨,思想内涵很少时代的鸟瞰,在絮絮叨叨、卿卿我我的情感诉说中,把故事讲得好听、好看,便以为就是一出好戏,加上媒体炒作、明星加盟、专家捧场,弄不好还真能闹上一个什么

    这种快餐式的创作,其实是一种很私人化的隐秘,也许能迎合一部分青年观众的口味,但由于缺少哲学的底蕴和文学的宏观把握,而陷入了创作者小我的情感世界,难以达到以小见大的审美境界。中国的小剧场话剧走过了坎坎坷坷的艰难历程,切不可在市场化的制作中再走弯路。精品创作不仅是实力,也是一种态度,小剧场话剧要健康发展,应当走出小我

 


题二,走进“时代”

 

时下的小剧场话剧创作有一个下意识的误区:时尚即时代。也许创作者们对此不以为然,但我们只要看看这两年上演的小剧场话剧,就能发现几乎所有时尚的东西,都被小剧场话剧不同程度地表现过。诸如歌星,彩票,离婚,网络,时装秀,婚外恋等等。这大概是由于小剧场话剧的生产周期短,快捷灵活,哪怕是转瞬即逝的时尚事物,也都能够迅速地捕捉到,并获得都市白领的青睐,赚回一大笔钱来。

我们不否认这些时尚具有时代的特征,也不否认小剧场话剧可以而且应该去表现那些健康美好的时尚,但是时尚不是时代的代名词,只有深刻地表现时代精神,才能真正走进这时代

    时代精神的本质是人的精神,是人在这个时代各种关系的重组和相互冲突中撞击而成的健康进步的精神。小剧场话剧创作只有在深刻发掘哲学与文学的底蕴上,揭示出人的精神本质,并在人性的思辨与文学的审美上展示时代的精神,才能真正成为艺术的戏剧,而绝不是名模、彩票、离婚、网络的时尚大拼盘。

 


题三,走向“内心”

 

如果以北京的《绝对信号》作为中国小剧场话剧的先导,那么中国的话剧创作者们早已经在新型的近距离观演关系中悟到了小剧场话剧走向人物内心世界的艺术特征,逐渐明白了小剧场话剧不是简单物理关系上的话剧演出形式。这个时期,出现了一些好作品,既有人生的思辨性,又能细腻而深刻地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和人物关系细微的情感变化。因为近距离的观演关系,拉近了观众与剧中人物的心理距离,演员从观众身边走过,观众感受着演员真切的气息,人物一个凝视,一声叹息,都与观众的心灵相应相吸,这正是小剧场话剧艺术的魅力,是观众走进小剧场的最大诱惑之一,所以剧本创作从一开始就必须走向人物的内心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由于小剧场话剧市场化制作的急功近利,甚至谁有钱谁做东,潇洒玩一把,快餐式的创作不可能触摸人物的内心情感,一些家长里短、艳遇婚变、彩票网络的故事组合成时尚大拼盘,充斥着天上人间的奇趣,小剧场话剧似乎成了都市青年的时尚娱乐,其前景令人忧虑。

    写此三题,不是抱怨戏剧演出的市场性对小剧场话剧创作的无情冲击,笔者的旨意是:市场需要精品,需要品牌,谁蒙了别人的钱,谁就会丢失自己的明天。

 

  发表于《文艺报》2002年12月26日

       《上海戏剧》2002年第12期

       《中国文化报》2003年1月28日

       《中国戏剧》2003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