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许天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14 16:15: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进来的时候点击下方的音乐?哦~


联系方式:

 QQ:54472074

 3195891335


 微信:fiiokth fiioktm

 微博:www.weibo.com/xuday,或15996770831(15995278520)

电话:15995278520 15996770831

微信公众号:xt--cj(许天V)(许天娱乐工作室

快手号:15995278520

迷你号:43903549

小程序:许天娱乐

在这里非常感谢你的关注哦~


分享文章:

人是会笑的动物,中国人却好像不会笑也不怎么笑。柏杨说:中国人之所以笑脸少,可能是因为百年来战乱频仍,哭的时候多,依生物学“用进废退”的定律,以致想笑都笑不出。


      在中国,笑是一种奢侈品。宠辱不惊、不苟言笑,是中国人长年修来的生存哲学。“君子不重则不威”,如果你天生就长了一副苦大仇深的石膏脸,再加上患有咽喉炎,不爱吭声,只要背手来几声厉咳,旁人便猜:这人,城府深,后台大。


      在“麻辣导师”鲁迅眼中,中国人的典型性格是忍辱负重、逆来顺受、冷漠麻木、圆滑世故。“幽默大师”林语堂在《中国人》中指出:“中国人在政治上是荒谬的,在社会上是幼稚的,但他们在闲暇时却是最聪明、最理智的。”


      “再没有比懂得笑或幽默更困难的事了。(米兰·昆德拉)”对一个国家来说,笑是国家形象和国民精神,不懂幽默、不会笑是一种病,有病得治。


笑得粗鄙,总比哭好


      在苦难深重的中国史书上,笑是其中残破的一页。


      杜甫是“大庇天下寒士”的愁脸,范仲淹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苦脸,鲁迅是痛恨“麻木看客”的悲脸,蒋兆和的《流民图》里是一张张灾脸……重忧而轻乐、先忧而后乐历来是中国文人士大夫的自觉精神追求。有学者认为,“忧患意识”是中国的文化内核,“欢乐意识”则是西方的精神内涵。


      辽宁大学教授宋一苇在《中国人如何才能学会笑》中分析:革命成为一出崇高的严肃正剧,它拒绝喜剧性的幽默笑声。新中国建立后,胜利的欢声笑语很快被继续革命的高亢旋律所淹没,中国进入一个不会笑、不懂笑更不敢笑的时代。喜剧、相声、幽默、讽刺等文艺形式均不能幸免于难,笑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浩劫。


      “文革”终结,改革开放,笑获得解放。在多元文化娱乐诉求的诱惑下,中国进入了一个爆笑狂欢的时代。


      因为太久没笑,中国人的面部肌肉已经僵化,笑相看上去不免让人觉得乖戾奇异,笑声听起来也不免让人觉得嘈杂刺耳,笑点琢磨起来不免让人觉得飘忽不定。人们的笑相虽然粗鄙,但笑总比哭好。


      “笑的历史表明,正襟危坐的权威统治之所以一直压抑笑声,就在于笑具有某种狂狷叛逆的性格。”宋一苇认为,反讽所带来的喜剧性效果,就是将伪装起来的假、丑、恶等无价值的东西,颠覆、拆解、解构,使之解密暴露、瓦解坍塌,以突出刻板同一性的层层重围,让人们在笑声中体验自由解放的快乐。笑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仅仅供茶余饭后娱乐消遣。


      当下中国喜剧的讽刺批判精神被消遣性娱乐取而代之。表面上看,在娱乐消费时代,笑是最适于大众娱乐消遣的东西。然而,这些提供给大众的消遣性嬉笑,不过是一剂暂时有效的麻醉剂。老百姓是否真的乐呵,最终取决于现实生活的真实境遇。


中国喜剧的“笑果”


      笑是喜剧最锋利的武器,讽刺批判、乐观自信、理性超脱和自由狂欢是喜剧的精髓。喜剧笑一切可笑之人,笑一切可笑之事。


      在中国,检验喜剧“笑果”的一个重要窗口是春晚喜剧小品。喜剧小品从1964年中央电视台《笑的晚会》和王景愚的哑剧小品《吃鸡》开始萌芽,80年代初王景愚、游本昌哑剧小品和陈佩斯、朱时茂喜剧小品走红,90年代至今赵本山小品火爆。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的一些喜剧小品过于集中嘲笑农民的缺陷,选择性忽视或不敢嘲笑其他阶层尤其是上流社会的缺陷。而在酒桌饭局上,真正走红的不少流行笑话却是些政治笑话。


      在中国,检验喜剧“笑果”的另一个重要窗口是喜剧电影。传媒专家尹鸿认为:“内地的类型片唯一能做好的就是喜剧。内地的类型片里面,出色的基本都是喜剧。”冯小刚爱玩京味贺岁喜剧,姜文爱玩反讽喜剧,宁浩爱玩黑色喜剧,徐峥爱玩公路喜剧。


      中国的电视荧屏上最多苦情剧,除此之外的喜剧节目,声称盛产笑点,能带给你乐子,到头来,却只有演员、主持人和职业观众在一个劲儿傻乐。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告诫:这些“满面笑容的人”,扮演了“在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里,造成精神毁灭的敌人”的角色,“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让我们的民族“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我们的文化成了“一个因为大笑过度而体力衰竭的文化”。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