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州文史】晏阳初和在定县下乡的博士们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16 06:15:3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晏阳初

“茫茫海宇寻同志,

历尽了风尘,结合了同仁。

共事业,历精神,并肩作长城。

力恶不己出,一心为平民······”

                    ——《平教同志歌》节选

70年前,晏阳初先生创立和领导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平教会),在定县农村进行了长达11年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运动。那时候,在晏先生的平民教育理想和人格魅力的感召下,前后共有500多来自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投身到定县乡村建设实验区的具体工作。这些人中,不乏在国外长期留学,学有专长,甚至在某一学科领域执中国之牛耳的著名人士,如李景汉、陈筑山、孙伏园、熊佛西、翟世莫、郑锦、冯锐、陈志潜、刘拓、黎锦纾、霍六丁、谢扶雅、姚石庵、汤茂如、汪德亮、周美玉等等······他们一批批离开生活舒适的大城市,在条件艰苦的农村扎下根来,脚踏实地地为农民服务。他们的加入,不仅为平民教育运动带来了现代教育理念和知识,更以他们的人格和情怀,实践着用教育改造社会的宏大理想。一时间,“博士下乡与农民为伍”,成为那个年代文化教育界众人纷说的盛事。

以榜样垂范   以人格聚贤

“平教总会”作出以定县为实验区的决定以后,1926年10月,开始在定县设立办事处。在这个准备时期,晏阳初即到定县翟城村国民小学任教一年,作实地考察和生活体验。1929年,总会全部迁移定县,城内工作人员的眷属也都同往,晏阳初全家就在年7月迁居定县城内的。

1932年,晏阳初带领16岁的大儿子振东和一个女教员深入到离县城50多华里的李亲顾村,为社会式教育的识字运动摸索经验。他们三人就居住在村妇贾春恋家里。贾春恋看到来了城里人,忙让出了南屋,他们家几口人挤在了东房。起初,她看到晏先生他们每天早早起床,坐着“花轱辘车”(一种木轮木轴的畜力车)走了;晚上,总在她熄灭了纺线的豆油灯以后,他们才悄悄地走进院门。后来,从村里人的议论中,她才知道他们是教书的先生,晏先生还是著名的洋博士,来村里为他们创办平民学堂。

贾春恋看到晏先生早出晚归,一身尘土一脚泥,很想和他们说些什么。可是,当时的封建习惯,青年妇女是不能和男人随便说话的,她不敢直接把做好的饭菜端过去,“女人家”,哪敢轻易进男人屋?”总是先送到女教员的屋里,再由女教员送给晏先生。女教员笑着对她说,我不也是女人吗,不是经常和晏先生在一起?男人和女人,没有谁高谁低的,贾春恋听了觉得很新鲜。又过了几天,晏先生女教员一起来找她,说要办妇女识字班,请她带头参加,她好高兴。她动员了一批姐妹,在识字班里劲头十足地学习。他们把那位女教员当成了“女圣人”,“因为她什么都知道”。

60多年以后,她对前来调查平教会事迹的人说:“晏先生真是个好人”;那年月,穷人哪能读得起书,是晏先生办起了学堂。他不让穷人拿一分钱,自己买来木头,请来木匠,做桌椅板凳。他还和大家讲,我们搞的是平民教育,学文化,让大家都平等。穷人并不是天生的笨,是没有读书识字的机会。无论是谁家的娃,只要愿意读书,我们都欢迎,都免费。起初大家不相信,后来看着晏先生挺诚实,就试试看吧。结果,真的和晏先生说的一模一样。”

其实,这样的经历,在晏阳初驻守定县的那些年里,发生了很多很多。

晏阳初先生的夫人许雅丽,是美国华侨。她不是定县试验区的正式工作人员,但一直住在定县,直到晏先生离开。在当时农村如此艰苦的物质条件下,她没有丝毫的怨言,和农村妇女一样,操持着家务,养育着儿女。作为晏先生的得力助手,她还在同事的家属中组织家庭会,每周一次,学习卫生保育知识,帮助家属排忧解难。在接待来定县参观的外国友人方面,她也尽了很多力量。

晏阳初一家的身体力行,给平教会的同仁们留下了说不尽的佳话,树立了莫不灭的榜样。

一部调查史   七年民间行

定县的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是以对全县的社会、生活概况进行现代科学意义上的调查为前提和基础的。这个调查的设计者和主持人,就是著名的社会学家李景汉。

李景汉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学硕士,1921年参加了美国学者甘博的北京社会调查工作,这是现代社会调查方法在中国第一次使用。此后,李景汉担任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社会研究所副所长。可他感到,基金会待遇优厚,实际工作却很贫乏,官样文章太多。因此,在晏阳初发出邀请以后,1928年6月,他毅然辞去了许多人的热衷的工作,加入了平教会,开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定县乡村调查工作。

李景汉第一次去定县,火车走走停停,敞着蓬,天还下着雨,浑身淋得湿透,现在只要两个小时路程那时走了二十四五个小时。当夜宿在县城的旅馆里,被臭虫咬的奇痒难耐。在北京、在国外一直过着优裕生活的李景汉,对农村生活并无体验,可是他就在算作办公室的几间破旧草房中,开始了他的工作,并一干就是七年。

李景汉与统计调查处张世文、诸葛龙一起,在三四年的时间里,走遍了许多村庄,客服了三次战争、水灾与瘟疫、农村经济凋敞、人情相悖等等困难,终于完成了中国历史上首次以县为单位的实地社会调查,先后编辑成两册《定县社会概况调查》,于1932年刊行问世。《调查》包括各村各户的饮食起居、疾病死亡、农田农业,全县的宗教、风俗、政治、教育、工商、灾荒等。晏阳初为《调查》一书写了序文,他指出,定县社会调查,非为调查而调查,为的是知道农村生活的究竟,寻出生活上的问题,进而谋求解决;即先求知道生活的真况,再制定教育实施方案,这是定县整个实验工作的指南针。

第二个是农村工业调查。“平教会”为推动生计教育,于1931年开始进行定县农村工业调查。于1936年刊行的调查报告,内容有纺织、编制、木业、铁工、化学、食品等150种不同的农村工业。它注重技术方面的研讨,内有100余张照片,尤为珍贵。

第三是多项调查,如定县借贷调查、定县选样人口调查、定县土地分配调查、集市调查、社会状况调查、家庭卫生调查、农民生活费用调查、田场经营调查研究区内猪牛羊调查等等。其中尤以冯锐与刘拓、陆燮钧及美国人甘博等带领研究推广员,先后在翟城12村、东亭46村所做的农村生活调查最为详尽。它包括历史与起源、地势与土壤、交通及转运、社会风俗、庆会娱乐游戏、度量衡,还查及各种农事:农产、畜产、果品、蔬菜、农具、施肥、树木及森林、轮种法、家庭工艺、特种作物耕作方法、农民借贷储蓄、买卖交易、农家周年出人(县)境等。

在农村从事社会调查,采用的方法与城市中大不一样。鉴于农民对城市人下乡产生的种种疑虑,李景汉、冯锐、刘拓等人及时改变方法,采取在平民学校中任课,参加教育和文化活动等措施,让所有的调查人员在“平教会”都认编辑、教学、推行、视导等工作,先和农民发生师生关系、通过接触建立感情,谈得上话,能沟通意见,再进行调查及农业改进工作。这种以平等姿态进入调查的方式,正是平教会的宗旨和理念所推崇和倡导四个月,是因为生活不适和劳累,患了胸脓肿。李先生不在岗位时,由翟世莫先生主持调查工作。

翟世莫(菊农)先生,是哈佛的教育学博士,为中国学生在哈佛荣膺教育学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他在赴美留学以前,就是政法大学教授兼教务长,学成回国后,志愿参加平教会的工作,初任平教会文学部的干事,后在多个部门做过工作。他是为平教会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个人。

晏阳初平民教育

扫天下文盲   做世纪新民

平教会的平民文学部的主要任务是编辑平民学校的教材和平民读物,编辑《农民报》和《平民字典》,还有搜集供研究用的民间文学作品等。平民文学部的主任先是陈筑山先生,后是孙伏园先生。

陈筑山,16岁考中秀才,旋即赴日本、美国留学11年。中华民国成立,当选为第一届国会议员。在担任国立北京政法专科学校校长时,听闻平民学校可于96个小时读完《千字课》四册,大为惊喜。在于晏阳初长谈后,他表示,中国平民具有深厚伟大的潜力,为新中国,必须早就新公民。平民教育工作我们责无旁贷。1926年,陈辞去了校长职务,到平教会服务。

平民学校的教材为什么叫“千字课”呢?是考虑到平民学校的学生学习时间不长,课本中的生字不能过多,内容还要适应学生的实际需要。于是,根据文契、账本、通俗报刊、政府文告等所用的文字加以统计,捡出使用最多的1312字,教材的编写限于这些字。可想而知,编写这样的教材困难是很大的。

平民的文学部还编写平民读物——一种64开本的小册子,每册一般只有三四千字,携带方便,读者有工夫随时可以掏出阅读。平民读物的内容有古今故事、科技知识等,篇幅虽然短小,但条理分明、文字活泼,很受农村读者的欢迎。之所以能做到这点,试读这个环节是成功的“奥秘”。平民读物编完了,每次约请一位平民学校毕业的学生来,由他自选一册从头读起。遇到问题随时提出,编写人员给予解答,并在预先制好的表上分类记上。编写人员在试读过程中发现的问题也一一记入,以供修改时参考。约来试读的学生,中青年都有,一般是中年农民爱看农业生产知识的读物,青年农民大都喜欢文艺作品和历史故事。经过试读和修改,面世的平民读物受欢迎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在陈筑山手里,这样的读物前后编写了几百本。

1931年,陈筑山辞去主任一职,带领一批人道离县城不远的高头村进行公民教育的实验。他把全家从北平搬到了高头村,后来的续弦婚礼也是在高头村举行的。多年的教育实践,他和定县的老乡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接替陈筑山平民文学部主任职位的,是孙伏园。 当时的孙伏园,可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曾留学法国多年,返国后在北京大学任教。他主编的《北京晨报·副刊》是当时享誉全国的文学刊物,颇为文化界重视。一次,他告诉晏阳初,晨报副刊约有5000人阅读。晏先生提醒他,国内几万万平民正需要有人为他们编写看得懂、有意思的平民文学,你何不到农村去和他们生活一段时间,创造新的平民文学?孙伏园听后,非常认同。不久,他辞去了旧职,加入平教总会。

孙伏园到了定县农村,组织多位知识分子,搜集村民中广泛流行的秧歌剧、大鼓词,作为编写读物的素材;再结合现代文化科学的理念和知识,先后编写《谈天》、《说地》、《论人》、《国难丛书》、《平民字典》等。更为重要的是,孙伏园开始亲手主编《农民报》。《农民报内容分两个部分,一部分为综合其他报纸重要新闻另行写成,一部分为平民学校毕业同学的投稿。孙伏园通过办报,提供新鲜的信息,开阔农民的视野;也通过办报,培养农民作者,帮助他们实现渐渐被触发出来的文学理想。

在平民文学部,还有留学德国归来的李锦纾先生、前清的举人毕业于京师大学堂的李劭清先生等著名学者。

曾在日本留学10年,回国后创办国立北京艺术专科学校的国画艺术家郑锦、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校长熊佛西都在一段时间内到定县致力平民教育运动。他们用画笔,用街头戏剧,用课堂上生动的教学,为农民带来知识的启蒙和艺术的享受;他们的艺术生命,也得到了来自乡土的营养,焕发出创造的生机。

平教总会生计教育部主任冯锐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的农学博士、罗马万国农村研究院的研究员,还在丹麦研究农村合作社制度。回国后,他在广东岭南大学、南京国立东南大学任教并兼乡村生活研究所主任。1929年暑假,冯北上参观平教总会。晏阳初聊天时问及“教授教的是哪一种农业?中国农业还是西洋农业?冯大感警惕地答复“我教的恐怕是美国的农业”。晏又说:“何不试试中国的农业?如果你参观我们的地方,喜欢这地方,我们真诚你来。”半年以后,冯锐果然辞了南京的职务,北上叫入平教总会。他说:“我曾经忏悔,我在中国、美国、欧洲研究农业,讲授农学也有四年,可是我竟至今还没有见过一个中国的农夫。”后来,冯锐在定县的工作,扎扎实实地进行了数年之久。

悬壶计苍生 医平民痼

70年前的定县,穷乡僻壤。经济凋敝,民生艰难,疾病和瘟疫时时在威胁着村民的生命。平教会的乡村建设运动,把根治农民的“弱”作为“四大教育”的重点,为此进行了长达七年的多方面工作。陈志潜就是这方面工作的主要负责人。

 陈志潜,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后,赴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公共卫生学。学成回国后,在晏阳初的感召和劝说下,经过再三考虑,终于辞去南京本已选定的工作,来到了定县,成为平教总会卫生教育部的主任。上任伊始,陈志潜带领卫生人员走村串户。随便走到哪里,都能看见村庄周围的死水坑。房后的粪便没有适当的处理,不问而知夏天的蚊蝇一定很多;水井与厕所接近,井口低洼,不问而知传染病一定流行。有学识根底的都懂得,解决健康问题往往要从这些地方着手。经过一系列的调查,他把显而易见的问题归为五类:个人清洁不良、环境卫生不良、医疗状况不良、妇婴卫生不良、传染病处置不良。例如:定县妇女平均每人生育六胎,母亲平均年龄50岁左右时,40%的孩子业已死去。而七个主要死亡原因中,大部分都是可以预防的。

基本明了情况后,陈志潜开始设计并创立基于村庄的保健制度,这个制度由村、联村、县三级构成。

每村经严格培训,选拔一名保健员,管理使用药箱、随时施种牛痘、报告本村生病和死亡情况;联村设保健所,尽量配设备医师和护士,并由其管理村里的保健员。在一份资料中,报告了一个联村保健所一年的工作。该所的管理人口约为30000人,一年中,他们进行了卫生宣传124次,听讲人数约21900人,分发卫生宣传小册子2500本(张),进行传染病预防注射12042人次,进行了小病诊疗30261人次。由此可见保健所业务之繁忙和工作之成效。在联村保健所之上,全县设立县保健院。它的职能主要为健康事业管理及组织、卫生教育、县医院、县检验室、防止流行病和传染病、小学学校卫生实验、护士训练班、接生人员训练班。

陈志潜在给平教总会的一份汇报材料中说:“以一年来的经验估算,所有的制度如普及到全县,每年的费用(培训费用在外)最多不过人均大洋三角。这正是过去定县每年人均用于医药的费用。以同样数目的金钱,只要换一个做法,就可把旧日的情形大为改良。把现时定县研究区和非研究区的情形比较一下,就可以了解两种情形的优劣。”

平教会在定县搞的卫生制度的改革,不仅在广大农民中普及了卫生常识,更重要的是使他们在健康和疾病医疗方面得到了保障。定县农村里至今仍在传着当年联村保健所治病救人的故事。陈志潜他们创建的保健制度,也成为当时国内建设农村卫生事业的基本参考。同时,定县还在实地为各省县训练农村卫生人员,传播灭除天花流行病的技术。

平教会并没有像党、团一样的严密组织,来去自由,不加限制。同时,对于不称职的人,也有解聘的时候。但是,它就像一块磁石,向心力远比离心力要大。即使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平教会多年的人,对于平教会仍有眷恋之情,去而复返者也大有人在。很多后人为此感到疑惑:它的吸引力来自哪里?仅仅是晏阳初先生的人格感召力吗?或者,追求实现改造社会的教育理想?为什么在那个年代,知识界对乡村建设和平民教育有这么强的共识和动力?这个历史的问号,有待以后投身乡村建设的仁人志士用自己的感悟和体验给出真正的解答。

晏阳初旧居

编辑   王邑文

审核    付裕   谭雪蕾

主编    六月的竹

猜你喜欢

【粉妆玉砌】冬日定州随手一拍都是美丽的....

【舌尖上的美食】待你口水及地,是否吃过定州这些美食!!

【美轮美奂】这样的定州,你给她多少分?

【定州缂丝】价值连城 千年不坏的艺术品!

【冬日古城】一首《凉凉》唱了三生三世,一首《暖暖》唱了冬日暖阳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