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明月几时有》:记一场特殊的岁月和暗涌的潮
《明月几时有》:记一场特殊的岁月和暗涌的潮
2022-01-13 10:09:09

期待许鞍华导演的新作《明月几时有》很久了,上映的第二个周末便与尧总一拍即合,准备去贡献票房。然而,放映的影院和时段都已不多。看后,不得不说,这部片子的市场反应,委屈许鞍华导演了。


影片的时代背景定位于1940年代抗日战争中香港沦陷的三年零八个月的日子里。一批驻扎在香港的文人陷入险境,地下党组织决定将他们安全转移。神枪手刘黑仔负责转移茅盾先生一家,方姑作为茅盾先生的房东女儿,意外结识刘黑仔,从而加入了地下革命队伍中。从此,“明月几时有”的殷殷期盼和无限怅惘,就像胸口的衣兜,缝进了每个人的心窝里。


这部电影给我触动最大的地方有三点,一是战争题材故事细腻而平静的讲述方式,二是命运选择缘起的极端偶然性,三是最悲剧化的牺牲,并不一定是自我牺牲。许鞍华导演把这三点,做足了,做活了。


相对于“战争片”,我更愿意称它为一部“时代片”。


方姑接受了刘黑仔的招募,加入了市区中队。方母发现她彻夜印制的革命传单,自然舍不得自己瘦弱文雅的女儿:“革命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去做什么?”方姑回答:“妈,要是所有人都这么想,就真的没有胜利的那天了。”


这是全片中唯一像是革命宣言的一句台词,却也流露的那么自然,那么真实。


没有轰轰烈的大场面,只有神枪手刘黑仔动作麻利的几次举枪出击,为影片加入了一点传奇色彩。而更多表现的,是个人命运的沉沦消逝,都在战争的枪炮声和逃命的车轮下,化为无形。

在这样的时代下,个人命运的选择往往近乎草率,近乎荒诞,甚至不容许个性意愿的充分考量,人们带有一种麻木“顺应”地向前,做着“不选择”的伟大选择。


刘黑仔在接应茅盾先生撤离时,在房东家刺杀了先到一步的日本特务。在将被刺特务搬至楼下时,由于楼梯狭窄,特务的脚卡在了楼梯缝隙里。正当他们难以处置时,回家的房东女儿方姑撞见了这一幕,茅盾先生小声向刘黑仔解释,这是房东女儿,没有关系。刘黑仔犹豫了一下,对方姑做了个眼色,方姑立刻搭手,把被刺特务卡住的脚拽了出来。这一搭手,就预示了方姑未来革命的一生。本是茅盾先生的热心读者、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就这样在刘黑仔后来的一次登门招募中,加入了革命队伍。


就像《色戒》里的王佳芝。话剧社的同学一句“王佳芝,上来啊”,便把不明就里的王佳芝拉进了“革命”的洪流之中。邝裕民带头成立暗杀小组的时候,王佳芝是最后一个把手按上去同意参加的,说:“我愿意跟大家一起。”她不知道,支撑她走到最后的,不是“大家”,不是“一起”,只是“我愿意”。

枪声响起,《色戒》牺牲了王佳芝,《明月几时有》牺牲了方姑的母亲。


方母心疼自己的女儿,不愿意让女儿卷入战争,但明白女儿意志坚决无从改变时,又帮女儿和队友送情报,只为让他们可以多休息一会儿。一次送情报的路上,缝在方母衣服里的信件被日本人搜出,方母被日本宪兵队拘捕。方姑得到消息后急忙与刘黑仔研究对策营救母亲,然而冷静之后,方姑否定了刘黑仔冒险夹攻宪兵队的计划。她没能支持用游击队全军覆没的风险,来换母亲的命。


从宪兵队走回根据地的路上,她抱头痛哭。


母亲曾半开玩笑地对她说:“你这副身子板,还要去打仗?自己死不要紧,不要连累队友。”可是今天,她连累了自己的母亲。就像当初“顺应”地参加了革命队伍一样,她如今,也只能“顺应”地选择对自己的母亲抱愧一生。

当方姑参加表姐的婚礼,对表姐早日嫁人的理论不置可否的时候,就可以在她澄澈的眼神里,看到辛苦的宿命。但我知道,她多么希望这是自己的宿命,而非母亲的。


最揪心并令人牵绊的,莫过于亲人的翘首相盼。而在动乱时期,或者人生的某个特殊时期,人的感情却是一种“最不坏”的牺牲,或者说,人们在隐性牺牲和显性牺牲之间,更容易选择隐性牺牲,即便很有可能并没有考虑清楚个中轻重。“顺应”地向前,最容易给自己一个交代。“顾后”地守成,却让人陷入难以挣脱的不安。


方姑只能向前走。


影片最后,谁也不知道,革命胜利后的刘黑仔有没有回来找到方姑,也不知道他们的晚年好不好。世界只能看到一个40年代满目疮痍的香港,幻化成了今日繁华璀璨的都市。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看电影不必追求跌宕起伏,九曲回肠。大可以像读诗一样,静静地在影院里面,看见一场特殊的岁月和暗涌的潮。



渡见 

投稿:hlliqian94@126.com

桥头自渡,见尘知雾

生活随笔 | 情感小说 

社会见闻 | 影评书评

长按二维码关注

微信:dujian-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