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个孩子,与他们不一样的上海记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3 09:17: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560万,是上海给李伟的第一印象。


7月25日,李伟放下行李便迫不及待地在酒店附近“考察”起来。虽然早就听说上海的房价“高得出奇”,但当他在房屋中介看到,距离市区40多公里的松江区,一套房子大概要560万时,还是“被惊到了”。





其实,这是李伟第一次体验一线城市房价,以至于他并没有关注到房型、户型、面积等“基础知识”,实际上,他看到的是上海松江区的别墅楼盘。对于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560万 “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李伟,武汉大学,今年9月份上大二,来自河南周口市一个贫困家庭,父亲在他出生前因疾病去世,家里的经济来源仅依靠母亲务农。


2015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武汉大学,成功获得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丰田助学基金(以下简称“丰田基金”)资助。大学四年,他将每年获得4000元资金补助。彼时,李伟的学费问题刚刚通过国家助学贷款解决,丰田基金的出现,让他暂时免去了为生活费发愁的烦恼。


不过,最大的惊喜出现在今年暑期来临之际,他被告知丰田基金将为其在全国资助的贫困大学生举行夏令营,目的地是上海,“知道后很兴奋,从来没去过上海。”



李伟说,来上海之前,他提前做了功课,是“带着问题”来的。他想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实地感受一下这座被称之为“魔都”的历史名城、国际大都市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跟李伟一同来到上海的,还有来自贵州大学、兰州大学、西南大学等中西部地区的26所高校,包括,共260名优秀大学生,他们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来到上海,准确地说是第一次到一线城市。



此前,他们对上海的印象停留在电视和书本的想象中。而这个暑假,李伟将和这260多名“小伙伴”利用7天的时间,通过拓展训练、城市定向游戏、成果展示等方式,一起创造属于他们独特的上海记忆。




“我边走边思考中国改革开放成果”


“陆家嘴上高楼林立,错落有致”,“上海好繁华,人多、车多,节奏很快”,“令我震撼的是上海的建筑,高楼雄伟壮观,店铺古朴优美,文化气息浓郁”,初次与上海“见面”,他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些于都市人来说最习以为常的画面。


夏令营将260名学生分为15个小分队,在上海世纪公园、外滩、外白渡桥、城隍庙、豫园等最能代表上海之处设置任务,要求学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基金部项目综合处处长刘颖发现, 现在的大学生普遍团队合作能力较弱,而受资助的这批孩子还存在自卑、不自信,不善与人打交道的问题。“我们的夏令营专门针对这些方面进行设计,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一次锻炼的机会。”


“任务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上海,所以成绩不是最重要的。”陈琳琳觉得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分享,也学会了慢下来,不错过眼前珍贵的风景。“这是属于我们不一样的上海记忆。”


 李伟没有忘记这次来上海“考察”的目的。“上海跟我想象中差不多,繁华、忙碌。”李伟说,他边走边看边思考着,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上海展现了改革开放的成果,但同时也暴露出问题,“这里生活成本太高了,特别是房价,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很难在上海站稳脚跟。”


“我边走边思考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到底是什么。”这样的话从李伟口中说出显得有点老成,但能感受到他对此行收获颇丰的满足。

 

我们一点都不厉害,很多时候很迷茫


这是一群优秀的孩子,他们的生活因为暂时的贫穷而变得坎坷,但他们的故事只跟奋斗相关。他们善于思考,而且执行力强,成绩优异。任务拓展结束后,他们能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制作出精美的成果展示视频以及PPT,用话剧、音乐剧等创新形式分享收获。


不过,陈琳琳和李伟并不认同这样的赞美。“其实我们一点都不厉害,很多时候很迷茫。”陈琳琳说,这次来上海,她发现自己懂得的太少了,眼界不够开阔,以至于她在要为团队做出决定的时候,感觉到无助和彷徨。


陈琳琳来自江苏省连云港市的一个小村庄。2015年,村里包括她只有两个人考上大学,而她是唯一一个考上重本的孩子。在上大学之前,陈琳琳只知道闷头学习,其余时间,会帮家里做一些农活。“其实我没有刻意去努力学习,只是除了学习,不知道做什么。”


其实,陈琳琳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她说她喜欢播音主持和朗诵,特别喜欢听人的声音。但由于家里条件以及村里环境有限,这个兴趣爱好目前也只停留在“喜欢”。


事实上,并不是每一个贫困的孩子都有机会找自己的兴趣爱好,甚至发现自己。




合肥工业大学的张壮对于梦想的问题,显得有点不知所措,似乎在此之前还没有来得及思考。“来上海才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大。”张壮说,如果有机会,他希望以后能多到外面走走。


从高中开始,他一直在为学费苦恼。父亲前几年因病去世,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已欠下了数万元债务。在学校的帮助下,张壮高中在北京一位艺术家的资助下顺利完成学业,大学学费则通过国家助学贷款解决。而收到丰田助学金时,张壮的心情很纯朴:“我当时就想终于不用饿肚了。”


然而,每年4000元的资助对家庭特别困难的学生来说可谓是杯水车薪。包括张壮,他们大部分人还需要通过勤工俭学或者打工等途径补贴生活费。


来自郑州大学的李欣艺通过勤工俭学,每月能领到290元生活费,“加上丰田基金的(资助),生活费基本上是够的,我花得也不多。”她勤工俭学的岗位是做学校的“文明督查”,监督校园环境卫生。


交谈中,李欣艺面露忧郁,并不愿意多提家里的情况。但提起勤工俭学,她马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她说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巡逻时,在湖边看黑天鹅和色彩缤纷的观赏鲤鱼。


“实际上这些现象反应的就是贫困家庭孩子的成长困境:贫困的代际传递。” 东北师范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资助办公室科长张茂林从事大学生资助工作多年,据他介绍,在国家以及社会的关注下,贫困大学生上不起学以及温饱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相比城市的孩子,“成长平台的匮乏以及家庭综合教育缺失,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输在起跑线上’。”



 丰田模式:搭建成长平台 打破贫困代际传递


贫困家庭孩子的成长困境佐证着贫穷代际传递理论, 即指贫困以及导致贫困的相关条件和因素,在家庭内部由父母传递给子女,使子女在成年后重复父母的境遇。


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贫困大学生就业困难。据相关媒体报道,中国社科院曾发布《2013年应届生就业调查报道报告》中显示,农村家庭的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生称为就业最为困难群体,失业率高达30.5%。


张茂林说,教育是切断贫困代际传递最有效的途径之一,而资助是解决教育公平有效途径之一。据他介绍,社会企业、相关组织对大学生的资助主要有纯粹的资金捐赠;经济支持,配合夏令营等素质拓展模式;创立创业、留学助学基金等三种模式。


而目前,学生资助工作面临两个困难,一是捐赠资源相对匮乏,二是给学生能力提升的平台缺乏,“所以我们特别欢迎丰田基金的捐资助学模式”。


据刘颖介绍,丰田基金项目是宋庆龄基金会全年最繁忙的项目之一。除了提供基金支持,每个学期分时间段为学生安排成长“课程”,比如每年3、4月份,开展“让你好好过”社会实践活动,使很多大学生自发的积极参与慈善公益活动,通过义工、助残助老、贫困地区支教等多种形式传递着自己的爱心和温暖,开展力所能及的公益项目;全年在各大高校开展就业指导培训,邀请资深人力资源经理传授职业技能;从2014年起,开展暑期夏令营,开拓学生视野。




秉承帮助学生实现“受助、自助、助人”的理念,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社会贡献部课长范广宁坦言:“‘丰田模式’并不是一开始就形成,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一个不断摸索的过程。”


正如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在夏令营闭营仪式上用丰田“年轮经营”的纲领勉励学生——立足长远、脚踏实地、扎实成长,如大树般一步一个脚印地稳健成长,“惟有年轮紧密,才能经得住风雨”。


丰田基金从2006年设立至今,已走过十年,目前进入2014-2020年第三期。10年来,丰田已累计投入约7200万元,预计到2020年时能帮助2600名学生完成学业。




范广宁说,发展至今,为贫困大学生搭建更多的发展平台是摆在面前的新问题,“这也是夏令营以及各种培训诞生的初衷。”


不过,改革并不全是一帆风顺,改善还需继续。


在实际操作中也发现了学生流于形式、缺乏创新的问题。“很多学生甚至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很多项目比较雷同。”


但是这些不会阻碍丰田基金的尝试,范广宁说,“我们只要尽可能地去满足学生的发展需求,就一定会发生改变。”


因为初中的一次意外,东北师范大学的王然整只右手韧带损伤,右手五指无法自由活动,品学兼优的他靠左手考上了大学。他说自己这一年来收获很大,学会了策划,用左手两个手指敲出的社会实践项目获得丰田基金颁发的“最具创新项目奖”,而他也开始变得喜欢与人交流,这次参加夏令营交到了很多好朋友。


7月31日,2016年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丰田助学基金大学生夏令营顺利结束,怀揣着满满的收获和对未来的憧憬,王然和大家一同踏上了返程的火车。


来年,丰田基金还将安排他们其中有一部分人赴日参观访问。

 

(为保护受助学生隐私,文中学生姓名均为化名)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