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大师殿堂Vol.4 罗伯特 · 杜瓦诺
大师殿堂Vol.4 罗伯特 · 杜瓦诺
2021-04-29 14:09:43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我们:)



“我不是就生活而拍生活,而是拍我希望的生活。”


Robert Doisneau

大师殿堂 Vol.4



在法国摄影界,罗伯特·杜瓦诺和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堪称为一对并驾齐驱的大师。这两人的摄影作品都以纪实为主。杜瓦诺作为上世纪40~60年代“法国人道关怀摄影”巅峰期的代表人物,其作品以幽默而略带讽刺的日常生活取像著称。


法国人道关怀摄影:与美国人道关怀摄影和马格南的人道关怀摄影(全人类议题为主)不同,“法国人道关怀摄影”以维护法国人文与文化为本,在摄影史上自成一家。二战后,“法国人道关怀摄影”从广义的“人道关怀摄影”中抽离,以法国本位主义为核心,彰显法国人不为战事所影响的尊贵气质与文化传承。


罗伯特·杜瓦诺于1912年生于巴黎,几乎从未离开这座城市。他曾学习过石印刻板,在雷诺汽车公司担任工业广告摄影师直至1939年,之后成为独立摄影师,1945年进入联合图片社,认识了包括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在内的一批摄影大师。多年的辗转周折,经验累积使他终于走上了摄影巅峰之路,作品被公众认可,并多次荣获业界大奖。



杨树堡附近,巴黎,1934年


巴黎是杜瓦诺选择的场所,他作品的所有主题和灵感皆来源于此。这座城市的一切,都能成为令人难忘的照片。就像这里,在曾经的防御之所,如今的游乐场上,男孩飞身一跃的瞬间也被杜瓦诺用镜头捕捉了下来。



花车巡游比赛,舒瓦西勒鲁瓦,1934年


一个小男孩坐在他的飞机里,由打扮得郑重其事的父亲在后面推着,这样的画面极富生活气息与亲情的温暖。杜瓦诺就是一个善于扑捉这样细腻生活画面的高手。



兄弟,吕塞博士路,巴黎,1934年


“在时间的考验中存留下来的几张照片——它们像在河流的漩涡中浮浮沉沉的软木塞一样聚拢在一起——都是我在其他工作的间隙偷来的。”《兄弟》这张照片表现了在巴黎街头倒立行走的两兄弟,另有两兄弟在旁羡慕观望;倒立走的两兄弟以姿态胆识造势,而瞠目结舌的两兄弟则衣着端庄华贵,其对比间不失诙谐。



小楼厅,拉普街,巴黎,1935年


“这个舞女显然是被狠狠地喝了倒彩,只好到前排的观众那里躲一躲。这一幕发生在Le Petit Balcon ,一个主要是游客光临的舞厅。


在满是古董艺术品店的巴黎第六区,杜瓦诺躲在罗米画廊橱窗后,拍下一系列巴黎人的真表情:在保守的上世纪40年代,俏女郎的裸臀画像并未摆在店面前方,而是位于人行道反向的一侧,但仍引起不少关注。



“人们所能做的最美好也是最简单的反应,就是瞬间涌起想要把注定消失的片刻欢乐保存起来的渴望。而迅速地掏出相机捕捉稍纵即逝的瞬间,这种行为就没有那么纯粹了——一张照片,即一个人来过这个世界的证明。”



罗米画廊,巴黎,1948年


最经典的一张《斜视》以反差取胜,在夫妻两人的反差神态中,制造了双重笑点——正当太太认真谈论眼前作品时,她的先生竟偏过头斜睨美女画像。



一支华尔兹,巴黎,1949年7月14日


他们着了魔一般地跳着华尔兹,殊不知,这样的曲调在夜晚人迹罕至的街上,在真正热爱孤独的人听来,惹人愁思又挥之不去。



歌剧院前的一吻,巴黎,1950年


“日常生活中的奇妙情景着实让人兴奋。那些在街道上不期而遇的事情,即使电影导演也无法给你安排出来。”


市政厅前的一吻,巴黎,1950年


这无疑是杜瓦诺最有名的一张照片。1950年,受托于美国《生活》杂志,杜瓦诺制作了《巴黎的情侣》主题摄影,赋形巴黎为一浪漫城市,其中《市政厅前的一吻》成为巴黎的象征。画面中一对在市政厅前接吻的恋人,他们全然不顾周围熙来攘往的人群与车流,分享一刻无忧无虑的欢愉。



惬意的一吻,巴黎,1950年


杜瓦诺总是用一种自嘲式的讽刺来对待自己的工作,面对自己是否存在过的焦虑,这是他拿出的解药。为了召唤出更多的现实性,杜瓦诺让自己成为变戏法的、走钢丝的、演魔术的——这正是关于这位艺术家的颇具误导性的悖论。他谦虚而思路分明地希望自己的小伎俩能获得街头艺人的把戏那样的成功,尽管自己并不承认,但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


安妮塔小姐,1951年


“灵气是指隐隐约约包裹在一些人周围的霓虹灯般的光晕,虽然只是简单暂时的一瞬,却能让这个人格外显眼。你的动作要快,任何一点动静都足以让它消失:‘请别动,什么都不要动,我一会儿跟你解释。’她一定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效果,因为她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她就那样保持着那个与她相当合称的倔强、谦恭的姿态。她本来想当一名舞蹈演员。但是1951年,一个摄影师跟她搭讪了,从此,她再也没有动摇过。”



圣索旺,普瓦图地区,法国,1951年


这名普瓦图的新娘正在完成当地婚礼日的游行。在新郎和来宾的陪伴下,新娘将从她的家或他家的农场一路走到镇中心。沿途路过的每一间屋外,都拉起了一条丝带,游行队伍每经一处,新娘便要剪断眼前的丝带方能前进。



地域之门,巴黎,1952年


“地狱”(L'Enfer)是克里希大道上的一家卡巴莱俱乐部。那会儿,下流笑话和不怎么文雅的含沙射影风靡一时,中产阶级常常到那里去与那些不怎么地道的人混在一起。《地狱之门》超现实式地“咬住”路过的警员,这位不知情的警员还不悦地看着相机。



毕加索的面包手,法国,1952年


1952年,杜瓦诺来到毕加索位于法国南部的家,拍了一系列毕加索居家照片:《毕加索的面包手》成为经典,真实生活中,毕加索的双手确实又圆又大且指节圆胖,在照片中,他神情严肃,没有作怪,却反而让人发笑。



夏贝尔大厦,巴黎,1953年


杜瓦诺是“参与型路人”的个中高手,他手持相机,拍下无不讥讽、好奇和风趣感的纯粹画面。除了捕捉这镜头,杜瓦诺还为它们配上机敏的图注:“主人所炫耀的骄傲,只有他们的宠物才配拥有。”



课堂上的小学生,布丰大街,巴黎,1956年


摄影,对我来说,是一个幸福的时刻。你为你的所见而欢欣不已,你想把它留下来,就像说,“稍等一下,亲爱的刽子手大人,再给我一点点时间。”


看杜瓦诺的摄影作品,就像是看一出出法国街头上映的电影。他作品中大量的出现巴黎街道与咖啡店,充满了浓浓的法国风情。他是一个平民摄影家,喜欢跟普普通通的市民们在一起泡酒店,喝咖啡,谈天。人们不但不怕杜瓦诺身边的相机,甚至还心甘情愿地充当他某些镜头中的模特。杜瓦诺说:“我喜欢平平常常的老百姓,尽管他们身上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我并不在乎。我们会在一起谈得融洽,挺热乎,亲如一家。”在跟这些平民百姓来往和接触中,杜瓦诺挖掘出一幅又一幅精彩的杰作。




1994年,这位让人倍感亲切的平民摄影大师逝世,享年82岁。他同样也与那些他拍摄过肖像的艺术家们一起,比肩栖身于艺术的圣殿中。他以他柔软温和的心灵触觉在镜头里向我们展现了日常生活中平凡人物一个个可爱、轻松、诙谐的温情场面。他说“我不是就生活而拍生活,而是拍我希望的生活。”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往期内容

...如何选购你的第一台相机...

...罗伯特·卡帕...麦克·山下...

...玛格丽特·伯克-怀特...索尔·雷特...

...摄影中细节的表达...肖全...

...薇薇安·迈尔......马克·吕布......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图片,自动识别关注

微信号:金凯摄影教育 / jk0135

QQ:1875903963

官方网站:www.jk135.cn

电话:0513-85580135/13906291802

地址:中南世纪城14幢20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