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涂图》,完美诠释后现代主义、身体运动解构、多维立体空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6 08:58: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今天为大家推送的是侯莹在六月应元典美术馆和艺术家谭平之邀,在“空间与艺术”论坛上的演讲。这篇演讲中梳理了后现代舞蹈的发展,舞蹈、身体与空间的关系以及《涂图》创作的观念和背景。(再也不用担心看不懂这部神作了!)


舞蹈与空间真正产生关系,是源于20世纪50年代美国出现的后现代舞蹈(post modern dance)浪潮,舞蹈家莫斯· 康宁汉 (Merce Cunningham)、崔莎·布朗(Trisha Brown)及同时代的现代音乐之父John Cage共同推动了后现代主义以及身体的解放。“身体要独立于音乐之外”、”舞蹈应回归生命意识”,后现代舞蹈家从人的肢体开始入手,将观念脱离舞台,舞蹈脱离剧情,身体脱离音乐而投入到广泛的空间中,从而创造了可能性的激荡。


作为中国现代舞蹈的推动者,侯莹的作品实质包含和运用了后现代编舞手法及理念,解构了时间、空间及能量的关系。“无序中创造有序,有序随机被无序打破”。并运用绘画中的立体主义、解构主义、极简主义的理念来研究身体及构建作品,形成了独特的身体语言,以及身体-意识-能量-即兴的创作方法的融合。她将后现代舞蹈元素发展成为突破剧场及传统舞台表现形式的空间艺术,总结出物理空间、心理空间、意识空间三大空间观念,并在此基础上更大胆提出“运动物理空间、运动心理空间、运动意识空间”的概念,给予这个时代一个跨越性的引领。




《涂图》

历经7年打磨的后现代身体解构之作

西方身体技巧与东方哲学气韵的极致舞动

2016上海国际艺术节交易会推介演出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开幕推介演出

第三届天津国际歌剧舞剧节

唯一受邀中国现代舞作品






《涂图》宣传视频 导演 杨锐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后现代与完全解放的身体

Merce Cunningham

Merce Cunningham's work The Legacy Plan

Trisha Brown's work Walking On The Wall

Trisha Brown environment work


抽象艺术如何在舞蹈里面体现?从什么时候起舞蹈开始涉及身体与空间的关系?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现代舞没有涉及到所谓身体与空间的关系,东西的传统舞蹈,西方是芭蕾,中国是古典舞,根本涉及不到“空间”这个问题。传统舞蹈通常表达故事、人物和内容。西方的现代舞即使比我们早了一个世纪,但在50年代之前,欧洲的主流是舞蹈剧场,也是偏情节、情绪及戏剧性。只有到了20世纪50年代左右的时候,美国出现了后现代舞蹈(post modern dance) ,舞蹈才真正跟空间有了关系。


那个时代出现了像莫斯· 康宁汉 (Merce Cunningham),崔莎·布朗(Trisha Brown)这样的舞蹈家。莫斯· 康宁汉被誉为后现代形式主义的奠基人,与现代音乐之父约翰·凯奇(John Cage)是同一个时代。莫斯· 康宁汉说过:我不需要我的舞蹈里面有任何的情绪,身体要独立于音乐之外,所以他的观念脱离了戏剧性,脱离了剧情,也脱离了音乐,他完全解放了身体。


而真正大量尝试空间艺术并运用各种元素在舞蹈作品里还要属崔莎·布朗,她打破了剧场式表演的模式。她的创作风格分为三个阶段:结构即兴时期、装置时期及积累时期。室内、户外装置、动作、时间、空间、道具、服装、人体,都被重新讨论和定义;楼房、平顶 、湖面都有她的足迹。崔莎·布朗的大量实验表演拓宽了舞蹈的空间和观演方式,所以在他们出现了以后,才真正有了舞蹈对空间的关系。



立体主义与身体运动解构

毕加索《愤怒的公牛》


波洛克《秋天的韵律》

蒙德里安 - Composition with Large Blue Plane,Red,Black,Yellow and Grey,1921 (Gemeentemuseum,The Hague)


美国现代舞为什么在身体层面探索比较深呢?美国本身历史并不悠长,现代舞是他们的主流舞蹈艺术,再加上美国艺术家对科学性和物理性的偏好研究,使他们抛弃了所有舞蹈所要表达的情感和情绪,从人的肢体开始入手,所以后现代舞蹈秉承和创造的是身体运动解构主义。这种解构一定受到立体主义的画家影响,编舞家从很年轻的时候就受比如毕加索、波洛克的绘画艺术的影响,尤其是毕加索的立体解构。崔莎·布朗有一部作品可能是运用了蒙德里安的概念,整个舞台布景以四个单纯色块板来调换,作品叫Old World,非常成功。


60、70年代莫斯· 康宁汉他们所形成的后现代舞蹈形式,是以身体的解剖结构为核心,以人体运动学为原理,去掉了所有的表达含义。我在纽约学习和编舞期间,受到了他们大量的影响,尤其是第一年,我在莫斯· 康宁汉舞团上了整整一年的课。我发现西方人和东方人对身体的观念是如此不同,中国的舞蹈是流线形的,有点、线、面,其质地是流动和连续的,像太极一样。西方的舞蹈是切割形的,变化形的,而且打破你身体常规运动。所以我第一年莫斯· 康宁汉舞团上课时觉得非常不舒服,而且莫斯· 康宁汉的舞蹈也不是很好看,非常机械。在他的作品当中,身体是不协调的,在运动的时候,随时会受到打断,随时要转变方向。这不是我们常规训练当中习惯的运动方式,这对东方人来说非常困难。但同时,但康宁汉也受到《易经》的启发,运用易经的变字作为创作元素。我意识到这种“不协调”以及碰撞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方面,因为它改变了我对空间的认识。



《涂图》延展多维空间

侯莹舞蹈剧场《涂图》,多维空间的呈现使得作品可以多角度观看,艺术家毛焰评价《涂图》——有如在时间中流动的卷轴画卷


2009年回国以后,我创作了《涂图》,这件作品完全是对身体的解构,要求舞者把身体变成四维的空间,身体要达到像雕塑一样的状态,即无限个空间——当身体静止时,是四维空间;当身体一动就是多维空间,随时转换。身体要像雕塑,而舞者之间的关系要像建筑。


建筑有其丰富性和复杂性,它不是单一层面的显现变化。就如交响乐,多层面多层次而有些很深的层次甚至是根本听不到的,存在在五线谱里面。建筑空间与此类似,既有显现的部分,也有内部的看不见的空间。舞者之间的关系要像建筑一样,既有看得见的,也有看不见的。


在现代舞中,我将空间分为物理空间、心理空间和意识空间。在舞蹈创作的时候,尤其是后现代舞蹈,物理空间就是一个实体空间,是大家站在这里可以看到的;心理空间是人和空间,或者人和人彼此之间的距离,需要你感应对方,感应物体;还有一个是意识空间,在我的作品中,舞者训练的更多的是意识空间,这是需要你超越整个空间所有关系。我们站在一个很小排练厅,但是你的意识要达到像是在宇宙的空间中一样。你的意识需要先达到,身体才能达到,而观众才能感受到。


在训练过程中,比较难达到就是怎么解构身体让它成为一个多维立体。我们训练的时候,人的身体是三维空间,还需要把它的变化加上。舞者一摆造型就像雕塑,一动,空间就变了,所以这个空间是无限的空间。物理空间、心理空间、意识空间对应的是静止的空间,当运动开始,就产生了相应的运动物理空间、运动心理空间和运动意识空间。运动物理空间就是空间随着运动而改变,运动的心理和意识空间,即要随时感觉到关系的变化、时空的变化。


所有艺术的存在无非是感受的存在

Hou Ying Dance Theater's work  Going Going Gone


为什么谈空间?因为我天天在做。为什么我们不做那种讲究情节、人物的传统舞蹈,为什么要做和空间有关系的舞蹈?意义在哪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中国各大美术馆、书店、公共空间做了这么多实验。实验过程中其实是存在困难的,即对空间的敏感度。大众不一定能感觉到我们的空间到底给予了他什么感受。建筑和人之间的距离,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心理反应?我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为人服务的,让人看或者感受,都需要一个感受度。舞蹈也是如此。


所有艺术的存在无非是人的感受的存在。



"这是成都方所书店,中间黄铜的部分建筑是毛继鸿的设计的。演出的时候我让空间稍微有一点剧场的感觉,舞者围绕这个建筑和框架,找寻身体和空间建筑的比例关系。我们也让舞者穿梭在书店当中,楼上和楼下任何地方。”



“这是时间博物馆,一个正面鼓楼的四合院。我们在院子里的玻璃水池上面和院子的小园林,做了一个舞蹈,当人在这里出现的时候,感觉非常好。”


“这是我们在北戴河做的一个实验。人体在海岸线当中存在比例和尺度是很有意思的。海岸线在这里,但是镜头中看到的人是在海岸线上面还是在海岸线下面?身体和动作应该在这两个比例之间什么位置?”



《涂图》!《涂图》!《涂图》!

身体运动解构之作《涂图》十月登陆上海天津

与不自由战斗,也与自由战斗《涂图》观众评价




上海的朋友请点击“阅读原文”购票!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