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迹三国!因邓艾偷渡阴平道伐蜀而成名,广元这个村子火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1 11:06: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蜀道,这条惊险奇绝的古道,跨越了3000年历史。2015年,蜀道正式进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预备名单。2016年8月,四川省政府成立了蜀道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申报工作领导小组,由省长尹力任组长,全面开启了蜀道申遗的“冲刺”之路。9月,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推出“重走千年蜀道大型采访报道”,邀您一起“论蜀道”“观蜀道”“行蜀道”,发掘蜀道之厚重、探索蜀道之奇美、整合蜀道之价值,助力蜀道申遗。


四川广元青川,阴平山下阴平村。这个因三国时期魏将邓艾偷渡阴平道伐蜀致蜀亡而成名的村子,如今已成旅游热点,村里人基本都能跟你侃上一通阴平古道的传奇。


9月23日,青溪古镇阴平村,听说记者来走访阴平古道的故事,农家乐老板、64岁的退休教师段炳华,哼唱起了自己创作的阴平长歌:“金戈铁马偷天险,蜀人不知邓艾来……”段老师略带沙哑的嗓音,一下子将大家带回三国,尘封的记忆慢慢打开。




走蜀道

古道历史如数家珍

讲述者:阴平农家乐老板、退休教师段炳华


阴平道古时被称“邪道”

曾是杀人越货高发区


段炳华说,阴平道在古书上被称为“邪道”。自古以来就是险要崎岖之路,历代除了当地农民行走之外,就只有战争需要才用此道。漫长的岁月里,一度成为杀人越货之区,现在除了地名和景点外,一些古道踪影已难以寻觅。


今年64岁的段炳华,先后在中学和小学教了30多年书,“历史、音乐、语文,什么都教,这在过去的村子里是普遍情况。”30年里,每换一届学生,他都要讲一次关于三国邓艾的历史,还要给学生们讲讲自己走阴平古道的故事。


段炳华最初被邓艾的故事深深吸引是在50多年前,还在读小学的时候,他从老人口中听说的。后来,读初中的他在《三国志》里读到邓艾偷渡阴平的情形,“凿山通道,造作桥阁。山高谷深,至为艰险”,心向往之。



50年前徒步古道

两天从青川到文县


1966年,初中毕业后,他决心“了一个心愿”,于是便邀上一名同学重走古道,“我们一直走到甘肃省陇南市文县的鹄衣坝,花了2天时间,走完了200多公里的阴平道。”那时,一路上多是泥巴路,很多地方极其险峻,这让他想起《三国志》里对阴平道的描述,“无人之地七百余里”。


路,常常就悬在崖边。十多岁的段炳华不敢贸然前行,向村民借来砍刀,砍下一段树枝,一路杵着前行。段炳华回忆说,有些地方本没有路,附近猎户或者挖药的人要走,就在悬崖上凿几个洞,往里插上圆木棒子,再用藤条绑几段小木棒,“这就是栈道的原型”。回想走过的悬崖峭壁,段炳华说,当年真的是胆子大,“落下去肯定没命了。”


南天门之下,有一块屏镜般的石壁。石壁上,段炳华看到“邓艾过此”四个大字隐约可辨,“现在游客看到的四个字,是重新描红的。”


当地老人告诉他,传说邓艾的军队在过清溪古城时,已是人疲马倦,清溪是他最好的给养处,守兵又少,“但邓艾没有进城,而是从阴平山绕着走了。”


“在过阴平山下一小河时,路边的刺藤勾住了邓艾的战袍,但他并没有停马,而是挥剑割袍继续行军。”段炳华说,邓艾挥剑削掉战袍的动作,“实在帅气”。


说着,他的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削的动作,“潇洒!”



《三国演义》邓艾偷渡阴平的剧照


退休创作《阴平长歌》 

希望以阴平山为舞台实景演出


段炳华家的农家乐正对着阴平山,打开窗户一眼就能看到,阴平古道淹没在云雾里。每天望着高山,段炳华总觉得自己有什么事儿没做。冬天,冰雪覆盖阴平山,白茫茫一片。段炳华再次望着山陷入沉思。


猛然间,脑海里跳出来很多关于阴平的故事,还有山歌。


“对,我要创作一部阴平长歌。”段炳华说,有了想法,段炳华便四处去找老人聊天,听他们唱山歌,讲阴平传奇。


笔记本写完一本又一本,段炳华对阴平长歌的创作思路越来越清晰。“古代、近代、现代和幸福美好生活。”段炳华说。翻开自己创作的《阴平长歌》,段炳华朗诵起了其中的广武羌歌,“我们是一支骁勇的西羌……不知用了多少年,我们发现了广武这个地方。董卓大令统领我们拓荒,耕种土地放牧牛羊……”


而阴平屯田歌则被他改编成了歌舞剧,耕耘劳作、放牧养蚕、戍守摩天雄关都在段炳华的笔下呈现,“嘿咗嘿咗嘛哟荷荷,嘿咗嘿咗嘛哟荷……这个是我创作的号子军歌,专门配合戍守摩天雄关用的,要展现军士们赤胆忠心。”他说,“偷渡阴平歌是我花费时间精力最多的,我想尽可能地还原历史,将邓艾率军攀爬悬崖裹毡行的场景搬上舞台。”


为了让阴平长歌更适合演出,段炳华专门去看了“宋城千古情”和张艺谋导演的一些实景剧,又丰富了一些内容。


“可以说,我们这里更适合实景演出。”段炳华说,清溪古城是现成的舞台,阴平山就是舞台背景,“那简直震撼得很,和宋城千古情有得一比。”


不过,剧本有了,段炳华却没有动辄上百万的资金,演员也还只是他一个人,在农家乐没生意的时候,自己在书房里哼唱。




蜀道

三国遗迹处处可寻

亲历者:华西都市报记者唐金龙、毛玉婷


平武南坝还原奇袭场景

廖化屯田处建起新城


有人把摩天岭看作是蜀汉兴亡的分水岭,也有人认为蜀汉灭亡始于江油关。


因为古江油关是邓艾兵出阴平的终点,奇袭江油戍,蜀汉守将马邈不战而降。魏军得以长驱直入,蜀汉灭亡。


蜀汉江油关位于今平武县南坝镇。前往南坝的路上,车一直在高山峡谷公路行进,山风阵阵波涛滚滚。


到南坝场镇口,远远便看见对面高山下的一个“帅”字雕塑,仿古代军旗。后面山坡上是各式攀爬动作的人形雕塑,后来才知道,这是用稻草扎的邓艾军队偷渡场景。


“50多年前见到过江油关的一段古城墙,三人高,一丈宽,全是黄泥巴夯筑的,荒草长得比人还高。”在场镇走访中,70多岁的张奉全老人介绍说。


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南坝场镇损毁严重。灾后重建,新城建设迁址并进一步扩大范围,一部分建在了传说中的廖化屯田处。也是在灾后重建中,千百年来有名无关的江油关,也重新立在了南坝场镇,面向摩天岭的方向。


记者最后找到了对南坝历史和阴平道长期研究的南坝中学胥勋和老师,他说,江油关不在现在建设的位置,而是在对岸老街。


“当时诸葛孔明为了防备魏国军队从摩天岭南下,在南坝设置军士要塞江由戍。”胥老师坦言,经过千百年的历史变迁,南坝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阴平古道在这里只留下了许多传说,路早就在深山里消失了。”


他说,就连现在当地为了迎合旅游而重现的邓艾军队下山的位置也不对,“邓艾大军顺着山脊背走,一般会选择阳面缓坡而下,这是阴面,多艰险。”


不过,当地有一个民间传说,邓艾兵至江油关下,兵不足两千,且疲惫不堪,多有伤痛。于是,邓艾士兵沿江遍捉牛羊,在每只牛羊头上两角点上火把,同时,士兵也各持两只。蜀汉守军看到漫山遍野的火光,以为大兵压境,不战而降。对此,胥老师认为,该传说没有考据史料,不足为信。


胥老师带着记者来到镇上的一个碑廊,特别介绍一块刻有“汉守将马邈忠义妻李氏故里”的石碑。他说,在邓艾兵至前,李夫人曾劝诫马邈加强防务,忠于职守。马邈投降后,李夫人愤而自沉涪江,以身殉国。邓艾敬其忠义,将她厚葬于关内,后人遂为其立碑纪念。


记者看到,石碑上的“忠”字处只剩一个凹坑,字迹全无难以辨认。胥老师介绍说,因为“忠义”放在“马邈”后,过路的脚夫们误认为碑文是在赞许“马邈忠义”,便用打杵子戳而泄愤。久而久之,碑上“忠”字便戳没了。


令胥老师惋惜和遗憾的是,如今南坝境内阴平古道的踪迹已难寻觅,“我想要去重走,也找不到下脚处”。


远晀牛心山顶的寺庙


《蜀道难》写于江油关? 

两位学者有分歧


李白读书台是平武南坝的一大看点。据悉,李白18岁时,因仰慕这里的牛心山李唐祖陵,到此云游。


好酒的李白,在喝了江油尉准备的酒后,诗兴大发,在江油尉大厅的墙上写下了《题江油尉厅》:岚光深院里,旁砌水泠泠。野燕巢官舍,溪云入古厅。日斜孤吏过,帘卷乱峰清。五色神仙尉,焚香读道经。


平武籍教育家张秀熟在关于李白家乡的文章中记载,上世纪20年代,他曾在南坝叮当泉石壁上见过该题诗。


南坝镇镇政府办公室汪主任介绍,“旁砌水泠泠”说的是境内的叮当泉,至今还在流淌,泉水甘甜,终年不绝,曾在汶川地震时,成为百姓的“救命泉”。


江油关位于阴平道终点,李白写下的《蜀道难》又是蜀道描绘的代表作,于是有不少学者将两者联系起来。一些学者认为,《蜀道难》吟的就是阴平道。平武学者曾维益甚至认为,诗句就作于古江油关。他通过十多年的研究发现,李白创作成名作《蜀道难》的时间是在其20岁之前,通过时间比对和他到江油尉做客,走的路是百里长峡,山高谷深,江流湍急,峭壁摩天,栈道凌云(这段路程即现在从江油武都、白石经平武平驿至南坝镇一段),认定该诗作于古江油关。


对此,胥勋和老师认为,浪漫如李白,绝不会严谨地将蜀道局限于某条道、某个县城的,“对《蜀道难》的具体位置进行考证,没有必要”。



华西都市报记者 唐金龙 毛玉婷

编辑|米诺

长按二维码,关注华西都市报官方微信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