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戏就像一次朝圣,我三跪九叩【与老广的恋爱日记 】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1 23:34: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戳标题下方 ↑ 订阅广大易传媒(gdyimedia)
广州大学最具影响力的学生新媒体组织



掀起厚厚的红布门帘之前,排练室内已传出咿呀唱腔和激昂琴声。午后三点的广州,正是骄阳似火,一走进排练室,一派清凉,像是进入另一个世界。




这是广州红豆粤剧团《梦断香消四十年》的排练现场。2014年8月9日下午三点半,笔者和摄影师走进广东粤剧大院的大门,直击排练现场,赴一场粤剧之约,亦享受了一场视听盛宴。


粤剧,又称“大戏”,源自南戏,自明朝始在广东广西一带流传,如今已成为广东地区最大的戏曲剧种,并伴随着海外华侨的踪影传唱世界各地。有广东人的地方,就有粤剧。时至今日,走在街头社区,依然可见许多老广州兜里揣着一个小播放器,随着喇叭里传出的戏曲演奏摇摆点头,像是沉浸入另一个美妙世界。作为广府文化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粤剧的根在这个大院里深种,也见证了它几十年的风云变迁和步步成长。


接待我们的是国家二级演员陈敏红老师,红线女派系传人之一。她在今天排练的这出戏里客串一位老尼,期间便这般顺着台上演着的这出戏聊了起来。粤剧《梦断香消四十年》由著名粤剧编剧家陈冠卿主笔,演绎的是诗人陆游和唐婉哀怨久绝的爱情故事,其情天地可感,万物同悲,是粤剧中的经典剧目之一。


台上的粤剧名家曹秀琴正唱着戏里的一出《残夜泣笺》——“钗头凤,凤何从?凤只鸾孤各西东!东园桃李西园种!相思红、断肠红。花名虽异本相同,一样相思肠断泪飘红。”台下的敏红老师一边入神地听,手指一边轻轻在膝盖敲起了节奏。




敏红老师的萌生唱戏念头缘起于小时候。文革期间,生在政府大院的她有机会去阅读大量的“禁书”,常常可以免费看各种演出戏剧,由此奠定了深厚的艺术基础。粤剧的唱戏舞台上那些闪亮亮的头饰,更吸引了一位小女孩对“美”最原始的追求和向往。当年风靡一时的红线女老师招收徒弟,在两广地区海选,敏红老师闯过三轮回合,余下19人成立起85届红线女粤剧表演培训班,最后再经过选拔,成为继承马红唱腔的4名演员之一。


说起她的老师红线女,是粤剧发展史上不可不提及的辉煌一页。这位粤剧艺术的一代宗师,在艺术舞台上驰骋70多个春秋,开创出影响极为深远的红派艺术。红派艺术以粤剧传统花旦唱腔为基础,吸收京剧、昆剧、话剧、歌剧、西洋歌唱、电影等技巧,创造出龙头凤尾、跌宕起伏、音域宽广、清脆秀丽、刚柔相济的唱腔风格。 1951年,红线女在香港演出《一代天骄》,在剧中以动作、表情来丰富唱音,香港媒体出现了“女腔”一词,红腔自此确立,风靡海内外。


粤剧表演事业给她带来了辉煌声名,也让她在文革中历经坎坷。20世纪80年代以来,面对粤剧舞台演出的不景气,为振兴粤剧,她奔走呼号,身体力行,重排旧剧,编演新戏,更开班收徒,将红派艺术传承下去。陈敏红便是极少数几位得到红线女言传身教的弟子之一。



说戏的时候,敏红老师始终眼里有光。从古老的《西厢记》到上世纪传唱一时的《荔枝颂》,从粤剧团自编自演的大型剧目《南越宫词》到现代剧《鹅潭映月》,粤剧始终在以自己的步伐坚定地走着。而她的演艺生涯和成长,始终围绕着这个大院,以及一出出经典或新排剧目。对她而言,“演戏就像一条朝圣路,我三跪九叩”。舞台是她唯一的渴望和追逐,而传承老师和红派艺术,是她的终身使命。这种使命感甚至让她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从未辉煌过。但又有谁会否认,这种传承和使命感,其实是更大更广阔的辉煌。




初见振江大哥时,他刚从台上排练下场,身着运动装白球鞋,高大魁梧,一派洒脱的形象,见面先是潇洒抱拳,言辞利落。出身粤剧世家的他,从爷爷奶奶到父母双亲,都是粤剧演员,自小放假跟着母亲看戏听戏说戏,15岁的他也开始了真正学戏的历程,师从欧凯明老师。谈及学戏最辛苦的事情是什么,振江大哥说,粤剧表演里有大量的程式,需要时时刻刻保持状态,一般人练起来比较枯燥,还要坚持练功,需得耐得住寂寞,更要明白付出和回报往往不成正比。


粤剧表演,讲究行当,程式,唱腔乃至舞美,是一项综合艺术,对粤剧演员来说,唱念做打缺一不可,手、眼、身、法、步同时训练,演员的表演,更是至始至终在追求“美”这一理念。不仅要唱,还要会演,不仅要悟性,还必须有长期的练习和自我突破。真正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那为什么还要坚持?振江大哥说,是因为觉得只要坚持,就会成功。很简单的回答,却让人明白感受得到,这其中已包含了十几年的坚持,更包括了未来几十年的持续付出。


这场戏的排练要走完全程,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演出考验着演员的耐心和体力。短暂休息过后,排至第三出戏,陆游唐婉时隔二十年再见面,各自嫁娶,不胜伤情唏嘘。台下琴鼓齐鸣,演员合唱起了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园春色宫墙柳”,粤语唱起千年前的宋词,竟那般哀婉凄清,回响在室内每一个角落。每个人都那样专注,每个人都在戏里。这时的排练室里,有一种迷人的氛围。



不由深思,戏曲最大的魅力是什么?或许是,它固执地保有了最传统而可贵的品质,那些关乎民族气节,关乎爱情坚贞,关乎铁肩担道义的故事,总能唤醒人们对美好品德的赞美和追求。戏曲是慢的艺术,剧本创作要精心打磨,演员排练要逐步逐句,唱腔台词要舒缓顿挫,一出两个半小时的演出里包含着数不清的心血和努力,更在一次次的演出过后,精益求精。在这个时代如此急促而疯狂地前进,它有它的美丽与哀愁,也有一份坚守和执着。


或许正因此,那些曲目可以唱了一代又一代,那些故事得以演了一场又一场。历经风雨,却有光芒。正如敏红姐所说,大浪淘沙之后,留下来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经典。幕布拉开,二胡拉响,光影下挥舞的广袖,唱起的故事和传奇,对那些粤剧演员来说更是恰诠释着,人生如戏。


下午五点半,鼓乐暂停,排练收工,第二天红豆粤剧团将带着这出戏抵达香港,再次唱响流传千年的钗头凤,和一出爱情传奇。我想他们更期待的是,粤剧这样的本土之光能在年轻一代中,继续流传。


作者:陈慧贞

摄影:徐伟铖


本文版权归【广大易传媒】所有,欢迎各种转载,但烦请注明出处,只要清晰标注来源于“广大易传媒”即可。当然,能给出原文链接并推荐大家关注我们,那就更好不过啦。否则,易妹将大喊,“来人啊!非礼啊!”


关于我们

本微信公众号主持人易妹,每天轻松陪聊广大事。

微博:@广大易传媒

网站:www.gdyimedia.com 广大易门户

邮箱:office@gdyimedia.com 想和广大易传媒进行合作?欢迎来邮勾搭!



© 「学壹传媒」 ALL RIGHTS RESERVED.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