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契诃夫逝世113周年:童道明先生札记摘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2 13:34: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今天,也就是2017年7月15日,是契诃夫的逝世113周年,在鼓楼西剧场举办了一场“朗读契诃夫”的公益文化活动。活动的视频资料还在编辑上传中,之后也会推送,可以关注我们“剧有趣”的近期推送,敬请期待~



今天就为大家摘选一些童老师写的关于契科夫的札记。(文字来源,订阅号:童道明札记)


一只大雁飞过去了

 2017-02-20 童道明 


1900年8月18日,契诃夫给未婚妻克尼碧尔写信,其中写道:“一只大雁飞过去了。是的,我正想现在撒着欢儿地到原野上去奔跑,挨着森林,挨着小溪,挨着羊群奔跑……”


我2013年10月16日译完这封信后,随即写了“译者说”: 一只大雁飞过去了一一真是神来之笔。联想到《海鸥》第一幕结尾处一个场景:几个剧中人物在湖边聊天,突然有个人说:“有个文静的天使飞过去了。”


从此,“一只大雁飞过去了”这个美丽的意象一直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四川文艺出版社要出我一本散文集,责编刘小姐来电与我商量书名,我说就是:一只大雁飞过去了。


人能不能永生?

2017-03-30 童道明 


1897年3月28日,托尔斯泰去医院探望病中的契诃夫。在病房里两人曾就“人死后是否还存在灵魂”的话题,进行过讨论。托翁认为人死后灵魂还存在,因此人能够永生。契诃夫却说他不相信这样的永生。


可是三年之后,契诃夫写作《三姐妹》,剧中一位人物却说了这句台词:“瞧,这棵树死了,可它还像其他树一样随风摇摆。我觉得即使我死了,我还是会以某种方式加入到生活中去的。”


蒲宁在回忆录里也写到了契诃夫对于“永生”的认识上的变化:


他很多次坚定地说:“永生,任何形式的死后的生命,都是胡言乱语……”但他后来又不止一次地用坚定的语气说了相反的看法:“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可能了无痕迹地消失的。我们一定能在死去之后还存活着。永生一一这是事实。”



童道明先生在纪念契诃夫朗读会现场

契诃夫的家书

2017-04-01 童道明


契诃夫平生只写过一篇文章,但存世的书信,就有四千多封。要了解契诃夫,就要读读他的书信。现在把他第一封写给弟弟的信介绍给诸位:

亲爱的弟弟米沙!


正当我百无聊赖地站在门口打呵欠的时候,接到了你的來信,因此你可以判断,你的来信正是时候。你的字写得很好,在整封信里找不出一个语法错误。只有一点我不喜欢:你为什么把自己称作“微不足道的、渺小的小弟弟。”你承认自己的渺小?弟弟,不是所有的米沙都是一个样子的。你知道应该在什么场合承认自己的渺小?在上帝面前,在智慧面前,在美面前,在大自然面前,但不是在人群面前。在人群中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尊严。


这封信写于1879年4月6日,契诃夫19岁,还是个中学生。三年后的1883年,在小说《一个官员之死》中,契诃夫便怀着悲悯之心,描写了一个小人物在所谓的大人物面前不断丧失“自己尊严”的人生悲剧。


保持内心的宁静

2017-04-07 童道明 


有人要我写几个字,我就常常写下这七个字:“保持内心的宁静”。这是契诃夫给予我的非常宝贵的人生启示。


契诃夫的父亲去世还不久,母亲还处于丧夫之痛中,连听到狗叫和茶炊的声响,都难以忍受,契诃夫便于1898年11月13日给妹妹写了封信,其中写道:


你告诉妈妈,不管狗和茶炊怎么闹腾,夏天过后还会有冬天,青春过后还会有衰老,幸福后面跟着不幸,或者是相反。人不可能一辈子都健康和欢乐,总有什么不幸的事在等着他,他不可能逃避死亡……应该对一切都有所准备,把一切所发生的都看成是不可避免的,不管这是多么令人伤心。需要做的是,根据自己的力量,完成自己的使命……

 

在这个时间段,契诃夫说过不少这类达观的人生感悟。就在这年的11月21日,契诃夫在给一位友人的书信中规劝道:“少激动。没有误解不能生活,没有伤心也不能生活。”



童道明先生在纪念契诃夫朗读会现场

契诃夫曾这样说……

2017-04-24 童道明 


契诃夫写过札记、书信、小说和剧本。我从这四种文体中各选出一段文字来:


札记里有这样一句:“顺着这个被称作文明、进步的梯子向上攀登吧。”


书信里有这样几句:“您写写他吧,写写这个青年人是如何把自己身上的奴性一滴一滴地挤出去的,他又如何在一个美妙的早晨突然醒来并感觉到,他的血管里流淌着的已经不是奴隶的血,而是一个真正的人的血。”(1889年1月7日致苏沃林)


小说里有这样一句:“将自己的全部生命贡献给一项事业,从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情趣的人,也成为一个被有情趣的人喜欢的人。”(《在故乡》)


剧本里有这样几句:“我们将会听到天使的声音,我们将会看到镶着宝石的天空,我们会看到,所有这些人间的罪恶,所有我们的痛苦,都会淹没在充满全世界的慈爱之中……”(《万尼亚舅舅》第四幕)


什么也不会过去的

2017-07-01 童道明 


契诃夫有一次说:“如果我给自己订制一个戒指,那么我就选择这样一句话刻在上面:什么也不会过去的。”


 我非常在意契诃夫这个自白。我在写作《我是海鸥》这个剧本时,有意识地将它略作引申,写进了契诃夫的台词里:


女演员(自我安慰地):好在一切都会过去的。

契诃夫(意味深长地):不,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不可能了无痕迹地消失的。


永恒的矛盾

2017-07-06 童道明 


我记得当年给我们讲契诃夫戏剧的拉克申老师是这样给我们启蒙的:契诃夫的剧本中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反面人物,但有他不喜欢的人物,他不喜欢没有痛苦的人。


《三姐妹》中图森巴赫这段独白,可以反映契诃夫的这个思想:


维尔希宁: 幻想一下……再过二三百年,生活会是个什么样子。


图森巴赫: 什么样?以后人都会坐着汽球在天上飞,服装样式也改变了……但生活还一样艰辛,一样充满了神秘与幸福。再过一千年,人还会这样唉声叹气:“唉,活着真沉重啊!”


这是因为,契诃夫认为,精神与物质的矛盾是永恒的,不管将来的物质生活有多么富足,有更高的精神追求的人,依旧会痛苦着的。



童道明先生在纪念契诃夫朗读会现场

契诃夫的生命意识

2017-07-09 童道明


翻到2012年2月19日的一页日记:


今天译完契诃夫的《出诊》。译到尾声,不胜唏嘘:“再过五十年,生活会很好的,只可惜我们活不到那个时候了。要是能看一眼那时的生活该多好。”


在小说《没有趣味的故事》(1889)里,那位老教授也发表了同样的生命意识:“希望过了一百年之后,我哪怕能用一只眼睛来看看,未来的科学将是个什么样子。”


我的第二个向契诃夫致敬的剧本是《契诃夫和米齐诺娃》(2013),也就是2014年中国国家话剧院上演的《爱恋.契诃夫》。我给契诃夫写的最后一句台词是这样的:
 

“希望过了110年之后,我可以从坟墓中醒来,至少能用一只眼晴看看未来的世界……”


美妙的《三姐妹》尾声

 2017-07-11 童道明

    

曹禺在《〈日出〉跋》(1936)里写了他读过《三姐妹》后受到的震撼:“我记起几年前着了迷,沉醉于契诃夫深邃艰深的艺术里,一颗沉重的心怎样为他的戏感动着。读毕了《三姐妹》,我合上眼,眼前展开那一幅秋天的忧郁。玛夏,哀林娜,奥尔加那三个有大眼晴的姐妹,悲哀地倚在一起,眼里浮起湿润的忧愁……”

    

1990年列兹尼科维奇来中戏排万比洛夫的《打野鸭》。我向他讨教导演构思,他说《打野鸭》里有不少契诃夫戏剧元素,他要用《三姐妹》的结尾来给《打野鸭》结尾。
    

这位乌克兰导演说到做到。我们当真看到,在《打野鸭》里扮演三个女角的龚丽、陈小艺、江珊最后相互依偎着,搬演了《三姐妹》的结尾段落。这也成了我经历的最难忘的舞台奇观之一。
    

今年7月15日,为了纪念契诃夫逝世113周年,鼓楼西剧场将在下午二时组织一场“朗读契诃夫”的公益文化活动,我们将会听到八十年前那些曾经让曹禺动容的三姐妹的最后告白:


……亲爱的妹妹们,生命还没有终结,要活下去啊!何况这军乐演奏得这么愉快,欢乐,好像再过一会儿,我们就知道为什么活,为什么痛苦……


为什么是《玩笑》,《大学生》和《苦恼》?

2017-07-14 童道明

    

7-15纪念契诃夫朗读会上要朗读《玩笑》,《大学生》和《苦恼》这三篇小说,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一:《玩笑》很适合于朗读,索尔仁尼琴年轻时就登台朗读过它,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这样评价这篇小说的:“令人醉迷。一首散文诗。透着亮光的忧伤。契诃夫的一篇少有的极有韵律感的文字。”


二:契诃夫本人曾把《大学生》说成是他的最爱。在蒲宁的回忆录里能读到这样一段契诃夫的自白:“……我算什么悲观主义者?要知道在我自己的作品中,我最喜爱的短篇小说就是《大学生》。”——两个村姑听大学生讲《圣经》故事,她俩听了发生在一千九百年前的耶稣受难的遭遇后,流下了眼泪,于是让大学生产生了乐观主义的信念:过于曾经“指引过人类生活的真与美,直到今天还在连续不断地指引着人类生活。”


三:学界普遍认为,1886年问世的《苦恼》,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因为据此就可下一断语:契诃夫首先深深地触及到了20世纪文学的一个重要主题一一人与人之间的隔膜。


刚刚死去了儿子的马车夫姚纳想把丧子之痛向别人倾诉,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倾听。无奈,姚纳最后只好把这痛苦说给自己驾驭的那匹马听。


这三个小说都收进了我那本《阅读契诃夫》(2008)里,书中还收有我一篇题为《哀莫大于隔膜》的文章,尝试着将《苦恼》与鲁迅的《祝福》作一番对照阅读。



朗读会全体嘉宾合照

扫码关注鼓楼西剧场订阅号

开启你的戏剧百宝箱

官方购票·剧目资讯·深度长文

优质讲座·免费活动·优惠福利...


鼓楼西剧场自制戏 演出安排

(点击海报图片即可了解剧目详情)


《那年我学开车》

8.5折早鸟票进行中

演出时间:2017年12月5日-12月10日

(12月10日14:30,其他场次19:30)


《晚安,妈妈》

8.5折早鸟票进行中

演出时间:2017年12月13日至17日

(周三至周六 19:30;周日 14:30)



《枕头人》

时间:2017. 10.26-11.5

(10月30日休;10月29日、11月5日14:30;其他场次19:30)


场租剧目  演出日历

(点击海报图片即可了解剧目详情)


《明天》

演出时间:8月1日至8月6日19:30开始

演出地点:鼓楼西剧场




《前任不敲门》

演出时间:8月10日-20日(8月14日休息)

19:30开始

演出地点:鼓楼西剧场



《我已经不再是我》

演出时间:8月30日-9月3日(9月3日下午14:30开始)

19:30开始

演出地点:鼓楼西剧场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鼓楼西剧场官方购票平台


剧场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鼓楼西大街小八道湾胡同6号

订票热线:010-64457019 15201614022

鼓楼西剧场路线提示

地铁:鼓楼大街站下车,从8号线G出口出。进入马路对面陕一边饭店旁边的大石桥胡同。沿大石桥胡同走到头,在佛教协会对面的胡同左拐。

公交:635路或5路。德内甘水桥下车。沿鼓楼西大街向西走。在珠穆朗玛宾馆旁的小八道湾胡同进入,大约再步行100米。

(温馨提示: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鼓楼西剧场无法提供车位,请大家尽量绿色出行)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