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冉冉声起丨南京,我们没有忘记!
冉冉声起丨南京,我们没有忘记!
2020-11-12 09:23:12









第9期丨南京,我们没有忘记!





泱泱华夏,赫赫文明。

仁风远播,大化周行。

洎及近代,积弱积贫。

九原板荡,百载陆沉。

侵华日寇,毁吾南京。

劫掠黎庶,屠戮苍生。

卅万亡灵,饮恨江城。

日月惨淡,寰宇震惊。

兽行暴虐,旷世未闻。

同胞何辜,国难正殷。

哀兵奋起,金戈鼍鼓。

兄弟同心,共御外侮。

捐躯洒血,浩气干云。

尽扫狼烟,重振乾坤。

乙酉既捷,家国维新。

昭昭前事,惕惕后人。

国行公祭,法立典章。

铸兹宝鼎,祀我国殇。

永矢弗谖,祈愿和平。

中华圆梦,民族复兴。


摘自2001年审定通过的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



温书林


1986年8月11日上午10点,南京。浓郁的梧桐树阴掩映着五光十色的橱窗,夏季时装大展销的广告吸引着对对情侣的目光,欢腾跳跃的迪斯科乐曲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这座举世闻名的大城市一如平日,生气勃勃,和平繁荣。我在一条小巷口下了公共汽车。与我同时下车的,还有一位身体瘦弱的老太太。她手里挎着菜篮。如果不是那像被人撕咬过的残缺的右耳,我也许不会注意她。她步履蹒跚地走了几步,忽然站住,定定地打量着路边的一棵古槐,瞪大了的眼睛里流露出恐惧和绝望,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随即,她怪叫一声,抛下菜篮,转过身没命地奔跑,还不时抓起路边的脏物向后扬去,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绝望的呼叫声。

“老太太又发疯了,唉!”行人驻足,回头。

她弱小的身躯剧烈地摇晃着,终于栽倒在地,口吐白沫。

我和几个路人把她送进医院。两鬓斑白的H医生很生气地用听诊器敲着桌子问:“是谁让她到老槐树那儿的?”

H医生告诉我,这位老人叫静缘,,他惨遭日本鬼子蹂躏,地点正是那棵老槐树下。

我被极大地震动了,半个世纪的漫漫岁月,竟无法抹平她心中的裂痕,那该是何等令人发指的暴行!

H医生把一本珍藏多年的英文日记拿给我时说:“日本兵攻陷南京时,特莉萨·英格尔小姐正在教会医院工作,他记下了许多中国人被害的情况。1939年回国时她把日记给了我。”


我翻到了日记的第25页:

1937年12月15日

近日来,几乎天天有被日本人强暴致死致残的中国妇女送到医院来。

上午11时30分,一个名叫静缘的13岁中国尼姑被抬进医院。她们的庵观早己被日本兵烧毁,师傅被强暴后痛不欲生,跳入火中自焚。她侥幸逃出,躲在一棵大槐树下,今天早晨6点被四个日本兵发现。他们轮流着发泄了兽欲之后,又疯狂地虐待她……三天之后她才醒过来,但精神已经失常。


入夜,我自长江边徘徊,大江东去,逝者如斯。时光可以流逝,受害人终离人世,然而历史无法忘却,也不应该忘却。


“15日夜间,我在大方巷《朝日新闻》办事处前的马路上,看到数千中国人被绑缚在一起连成一列长阵,弯弯曲曲望不见尽头。我知道这些人是被押赴屠场的,便尾随他们来到下关。深夜,这些中国人全部被处决,码头上,黑乎乎的尸体堆积如山。只留下五十人到一百人被命令向江中丢尸体。他们一声不响地忙个不停,就像是在演哑剧。在朦胧中渐渐看清长江对岸。码头上到处闪烁着微红的光亮,那都是寄存在一起的汨汨血泊。过了一会作业完毕,留下的‘苦力们’被迫排列在江边。嗒嗒嗒!一阵机枪声,只见这群人或仰面,或朝前,尽跌进江中,哑剧便宣告结束。”


。。他说:

“我们被俘虏后关到了幕府山一块用铁丝网围起来的空场地上。整整五六天,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每天都有几十个人冻饿而死。18日,:‘天气太冷,,为防止路上逃跑,要把你们绑在一起。’俘虏们早想离开这个寒冷、臭气熏天、尸体遍地的鬼地方,。走到草鞋峡,天已完全黑了。,押解的士兵迅速后散。夜黑极了,凭着军人的直觉,我感到可怕的时刻即将来临。‘弟兄——’我刚喊出两个字,敌人的探照灯哗地全亮了,与此同时,敌人的机枪猛向我们扫来,枪声震耳欲聋。我身中三弹,醒来时发现鬼子对未死者正挨下刺戳,我拼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出声。最后鬼子在尸体上浇上煤油焚烧起来。等鬼子关上探照灯离开,我才爬出火堆滚到水里,我的弟兄们无一生还。我在南京躲了几个月,伤好后我设法逃出南京,,后被改编为新四军。”


1984年,,在保持了40多年的沉默之后,终于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南京陷落之后,大批处决无抵抗的俘虏的确是事实……在沿着支流挺进至幕府山腰时,一举迫使大批中国士兵投降了,各个中队手忙脚乱地解除了这批俘虏的武器……在举行入城式的17日那天,根据上面‘收拾掉’的命令,把这群俘虏处理掉……军官们下达了一齐扫射的命令。重机枪、轻机枪、步枪成半圆阵势,对着江边的大群俘虏猛烈开火,将他们置于弹雨之下。各种枪支齐射的巨响和俘虏群中传来的垂死呼号声混在一起,长江边简直成了叫唤地狱……”


在人类历史上,、更无人性的了。

1937年12月英文《日本公告》是这样报道的:

“向井敏明少尉和野田岩少尉举行杀人友谊比赛,看谁能在完全占领南京之前,首先杀死100名中国人。现在他们的比赛将要接近尾声。《朝日新闻》从前线发回的报道说,‘星期日,他们的比赛成绩如下:向井敏明少尉,杀死了89人,野田岩少尉,杀死78人,目前胜负难以分清,比赛还在继续。’”

1937年12月《大美晚报》接着这样报道:

“12月10日中午,两人各执已成缺口之刃,会聚一起。野田说:‘我已杀105人,你杀了多少?’向井说:‘我都已经杀106人了!’两人相视哈哈大笑,向井多赢了一个,但无法确定谁先杀到100人。两人相约将比赛目标发展到150人。从昨日开始,他们已向杀150人的目标努力。”

向井和野田的杀人竞赛活动,。消息传回东京,日本国内舆论界大肆宣传,各地报纸竞相登载,赞誉信件雪片似的飞到他们的所在部队,两个杀人狂被美化成“英雄”和“武士”,在日本国内鼓噪一时,成千上万的日本青年受此蛊惑,参军来到中国战场,进行野蛮的杀戮。


经1946年2月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

,19万人;

,15万人;

对战犯的审讯是时隔8年后举行的。连外国观察家也认为,上述数字是比较保守的统计。还有许多法庭难以查证的事实:成千上万的人被枪杀后又浇上汽油焚尸,骨灰残骸被江水冲得无影无踪;还有许多未被发现的秘密活埋地点……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到底有多少南京同胞惨遭日寇杀害,恐怕很难做出甚至是粗略的统计……

作为历史的回顾,我们不能只有四大发明、古国文化、开元盛世、丝路花雨,。

我不想也没必要发更多的议论,我只希望像我一样年轻的战友、年轻的同胞,记住这惨绝人寰的灾难,记住这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它会让我们更加明确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我是活证人,我有责任。。

其实,记录、讲述和传播这些幸存者们见证的历史真相,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

——内容转载自中国华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