谅解自杀者,人类社会花费了几千年丨鼓楼西剧场《晚安,妈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04 16:51: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如果有人非要刨根问底追问我为什么这么做,你就说你不知道。你非常爱我,你也知道我非常爱你,我们今晚就像以前一样,什么奇怪的事都没发生,然后我就亲了你一下,说“晚安,妈妈”。然后我关上了我自己房间的门,然后你就听见了一声枪响。我有我自己的原因,我已经把这原因带到棺材里了。


 来自《晚安,妈妈》剧本 



一直偏爱“直面戏剧”的鼓楼西剧场这次选择了《晚安,妈妈》来排演,是不是变保守了?

 

鼓楼西以往出品的剧目,从《枕头人》到《丽南山的美人》《那年我学开车》再到《审查者》,皆话题新锐,沉郁有力,这些直面戏剧在中国的“首秀”自然有着非凡的价值。而《晚安,妈妈》这一剧目,虽然也是普利策奖加身,但看上去仍然“保守”了许多,毕竟它早在1993年就登上过中国的舞台,在内容上也不涉及刑讯、弑母、不伦恋和性解放等话题。

 

但其实,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围绕着“自杀”的纷争是漫长而又意义重大的。人类社会花费了几千年,才从将自杀看做罪大恶极的行径、残忍的对待自杀者的遗体,到不再把自杀看做违法犯罪的行为。

 

 

《枕头人》和《丽南山的美人》的编剧马丁·麦克多纳,在2012年做了一部叫做《七个神经病》的电影,其中有一段情节是杀手杀害了一个女孩,其父母是虔诚的教徒,不能杀生来为女复仇,便一直跟踪这个杀手,静静的站在他的窗下。杀手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他们的身影,到了第11年,他终于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在窗前自刎而死。然而,杀手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却令他彻底绝望——女孩的父亲也挥刀自刎了。

 

这段情节是因为在宗教思想中,自杀是重大的罪恶,自杀者是会下地狱的。杀手选择自杀使自己入地狱,以此来摆脱女孩家人的跟踪。杀手之所以绝望,是因为女孩的家人也立即自杀了,将要去地狱中继续折磨杀手。

 

“自杀者会入地狱”的思想自古有之,而宗教是反对自杀的强劲力量。

 

 

在公元6世纪和7世纪,天主教会不允许自杀的人举行葬礼,教籍也会被开除,自杀被认为是有罪的,因其违反了十诫中的第六条——汝不可杀人。

 

在伊斯兰教的律例里,自杀也是罪大恶极的,甚至比杀人更为严重

 

在犹太人的传统风俗中,自杀的人被看作是邪恶的,不能在葬礼上得到致敬,并且要被葬在墓园中单独隔离出来的地方。

 

十四世纪上半叶,但丁写下了《神曲》,这部作品在世界文学史上具有极重要的地位,根据《地狱篇》第十三章中的描述,自杀的人将被打入第七层地狱,变成形状奇怪的树:“我们从那里把躯壳驮回来,把他吊在凄惨的森林里,各人在各人灵魂所长成的树上。”树叶被怪鸟啄食,四肢被猎犬撕咬

 

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在著作中称自杀是魔鬼的杰作;清教徒的宗教领袖们认为自杀是臣服于撒旦的行为,是可憎又卑劣的;基督教神学家约翰·卫斯理宣称自杀者的遗体应该受到公然的侮辱并任其腐烂

 

不仅是宗教人士,哲学家洛克、卢梭和近代的克尔凯郭尔也都严厉谴责社会或宗教对自杀有任何形式的接纳和宽容。

 

 

在世界各国的历史上,对待自杀的态度都曾是怎样的呢?

 

早在古希腊时期,雅典不允许给自杀的人举行葬礼,还要砍下他自杀时所用的手掌。亚里士多德认为自杀是懦夫的行为,也是反政府的行为

 

到了罗马时期,法律明令禁止自杀,还禁止将自杀者的财产遗赠给继承人

 

许多国家曾有风俗要把自杀者的身体埋在十字路口,让他们的遗体被镇压,灵魂迷失在交叉路口,无法找到回家的路。

 

在美国的马萨诸塞州,人们还曾把大量的碎石子倾倒在埋有自杀者的十字路上,也常常见到用木榫穿过自杀者的心脏。

 

芬兰人曾不清洗自杀者的遗体,也不更换衣服,将他们直接面孔朝下埋起来。直到20世纪初,人们也相信自杀者的遗体会特别重,不为其举行葬礼仪式,也不让他们进入教堂墓地。

 

在法国,人们曾用绳子捆住自杀者的脚,拖着遗体游街示众,然后将遗体吊上绞架。17世纪末,法国的刑法还规定自杀者的遗体不得被掩埋在教堂的墓园,要丢弃到下水道或垃圾场。

 

德国曾有些地方会把自杀者的遗体放入木桶,让其随河水漂流,意在让他们无法返回故乡。

 

挪威的法律曾规定自杀者的遗体要和其他罪犯的遗体一起埋在森林里

 

到了18世纪至19世纪期间,大多数欧洲国家才开始正式承认自杀是非犯罪行为,但英格兰和威尔士直到1961年以前,还认为自杀是一种罪行,爱尔兰则是等到1993年才改变看法。

 

即便是在今日的西方社会也是如此:

 

“数百年来对自杀陈腐而苛责的观点,时至今日仍然对社会政策和公众的态度造成影响。”

 

——(美)K.R.贾米森

 

 

中国亦然。

 

文革时期,“自绝于人民”是对自杀者的政治定性,这一思想并没有随着文革的结束而终结。

 

曾在1992年导演《晚安,妈妈》的林荫宇老师坦言:“中国历来就有‘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说法,所有人都认为自杀是一个负面的行为。我当时排这个戏是在九十年代初,当时的社会还不太能坦然地谈论自杀,认为自杀是种背叛人民背叛党、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国家的行为。”

 

时至今日,虽然已无人沿用“自绝于人民”这样的国家话语,但我们还是会看到国人对自杀者有诸多的偏见,谴责与嘲讽之声不绝于耳:懦夫、愚蠢、自私、脆弱……

 

 

存在主义哲学家加缪在《西西弗神话》中提出自杀是唯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这是因为“人生的意义”问题是首要的,如果人都不复存在了,探讨其他哲学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加缪摒弃了以往从社会学视角寻找自杀的根本原因的做法,转而从人的思想内部去寻求自杀的根源。

 

鼓楼西剧场版《晚安,妈妈》的导演祖纪妍说:“我想在这里或多或少有一定的存在主义的表达,我相信杰西做一个自杀的决定,它不是黑暗的、不是堕落的、不是沉沦的、不是绝望的,而是充满希望的。她选择自杀的这个决定,导致她在之前的那一个晚上有了很多变化,而这些变化,都是之前在她跟妈妈的生活当中没有出现的。她最后的那个死亡其实是她的改变,而这个改变虽然很短暂,但依旧很美好。”

 

想要坦然的探讨自杀,说上一句:“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生命个体的自由选择。”依然是不容易的,稍有不慎,恐怕还是会被扣上“负能量”、“不正确”的帽子。然而剧场就该是这样的一种存在,促使人们抛下陈规旧俗,重新审视与思考那些自以为早有答案的问题。

 

《晚安,妈妈》将以一声枪响惊醒昏睡的人们,叩问生命存在的意义。



△  鼓楼西版《晚安,妈妈》剧照

摄/李晏( 母亲林荫宇为第一轮演员)




不一样的《晚安,妈妈》第二轮演出


【故事概况】


“妈妈,我要自杀。”

“我没犯病。我现在很好。”

“我现在终于好到可以自杀了。”

 

一个平常的晚上,女儿告诉妈妈,她要自杀。

她为自己设置了死亡倒计时,要与母亲共同度过生命的最后两个钟头。

整理杂物,煮巧克力,换垃圾袋……

死亡在日常生活的一分一秒中静静到来,生命的力量却在此时变得清晰炽烈

然后,转瞬即逝。

 

“当我有了这种感觉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到站了,我活够了,我该下车了,我要下车。”

最后的这一句“晚安”,注定非同寻常……

 

【编剧简介】

玛莎·诺曼,1947年出生于美国肯塔基州,她的创作以戏剧为主,同时广泛涉猎歌剧、小说和电影。曾获普利策奖、托尼奖、苏珊·史密斯·布莱克本奖、剧评人奖等多个戏剧奖项,当代戏剧批评家珍妮·布朗称赞她“或许是当今美国从事严肃女性主义戏剧创作的最为成功的作家”。《出狱》《第三与橡树》《僵持》《晚安, 妈妈》和《夜间行者》是她的代表作。

 

《晚安, 妈妈》是玛莎·诺曼所有作品中上演时间最长的,1979年在百老汇首演便一举成功,1983年获普利策奖,后成为百老汇的经典保留剧目,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前后在德国、俄罗斯、芬兰、日本等国上演。

 

【国际媒体评价】

“自杀,爱,生活的意义——如此宏大的主题,却被如穿针引线般精细地处理,就像在为自己挑选一份合适的早餐。幽默和感染力在不经意间悄然释放,如原液上的花,如路边的藩篱。难以想象的心理转折,却发生地顺理成章。无数匆匆流走的细节证明着这部杰作。”

——约翰·西蒙,著名剧评人

 

“我第一次读《晚安,妈妈》的时候,欣喜之情油然而生,那是只有在遇到一部有份量的戏剧作品时才会有的感觉……”

——罗伯特·布鲁斯坦,《新共和周刊》

 

“如果有一种不会伤人的爆炸,这部作品就是——令人吃惊的寂静引爆了一切,随即我们便湮没在真相、陪伴和毫不妥协的真诚中。”

——杰克·科洛尔,《新闻周刊》


 

【导演简介】


祖纪妍,青年导演,编剧,影评人,国家艺术基金获得者。导演风格独特,追求文本的深度和韵律感,擅长色彩与光影的使用和在舞台上实现立体化的视觉观感,试图实现“电影对戏剧”的反哺。代表作品有《早安,妈妈》(国家艺术基金项目)《伊斯坦布尔之夜》(2015北京国际女性戏剧节参演作品)《嘿,是我》(2016优秀原创作品)《终成眷属》(2016北京青年戏剧节作品)《站》(2016北京青年戏剧节48小时V戏剧创作比赛“最佳剧目”奖)。

 

【导演的话】

加缪说:自杀是人类唯一的、真正的哲学问题。

 

莫泊桑说:我们几乎是在不知不觉地爱着自己的父母,因为这种爱像人活着一样自然,只有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刻,才能看到这种感情的根扎得多深。

 

《晚安,妈妈》是一个在自杀的语境下探讨爱的故事,我们希望做到的是能够在生活的琐碎中讨论哲学。杰西与妈妈之间的代际问题,是我们所有人的代际问题;杰西与妈妈共有的焦虑和孤独,是我们所有现代人共有的焦虑和孤独;同样,杰西与妈妈的对抗也代表了日常生活和精神追求的对抗,是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的对抗,是月亮与六便士的对抗,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的对抗,我们希望在对抗中寻找和解的可能性。

 

这不是一个绝望的故事,这是一个觉醒的故事。如果杰西这样一个柔弱的、重病的、浑身创伤而又无所寄托的当代女性可以通过自杀来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无数个坚强的、健康的、乐观向上而又充满希望的现代女性就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剧中人是一对母女,也是两个女人,更是两个个体生命主体意识的觉醒。杰西的自杀不是结束,是一个新的开始。


【演员简介】

雷瑞琴 饰 母亲塞尔玛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就职于中国国家话剧院,国家一级演员。

 

主要话剧作品有《威尼斯商人》《结婚》《詹天佑》《关东大集》《叫我一声哥,我会泪落如雨》《双人浪漫曲》等;

 

主要影视剧作品有《牵手》《新幸福街》《围城内外》《中国故事》《妈妈,我拿什么爱你》《唐山孤儿》《冬暖》《方便面时代》《爱的故事》《恩恩怨怨》《钟鼓楼》《夜深沉》等。

 

刘丹 饰 女儿杰西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现任国家话剧院演员。

 

主要话剧作品有《三毛钱歌剧》(导演陈颙)《水之站》《怀疑》(导演汪遵熹)《审查者》(导演赵立新)《中华士兵》《青蛙》《枣树》《烟草花》等;

 

主要电影有《夜车》(获第十届布宜诺斯艾利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导演刁亦男)《硬币》(获2013年东京“short shorts”国际短片电影节亚太地区最佳女演员)《送别》(获2015年第三届杭州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黑处有什么》等;

 

主要电视剧作品有《刑警本色》(饰肖丽萍)《林海雪原》(饰蝴蝶迷)《悠悠寸草心》(饰疯妈)《都市丽人行》(饰丽丽)等。




《晚安,妈妈》北京第二轮演出


出品人:马捷、庄慎之、李羊朵

       卓曹杰、董怡林、焦桐

制作人:李羊朵

编剧:玛莎·诺曼

导演/翻译:祖纪妍

演员:雷瑞琴 刘丹

舞美设计:沈力

灯光设计:曲明

造型设计:赵津

项目经理:刘英

舞台监督:闫东

宣传:小茶、咖啡

票务:张笑晨

 

演出时间:2017年12月13日至17日

(周三至周六 19:30;周日 14:30)

地点:北京 鼓楼西剧场

(西城区鼓楼西大街小八道湾6号)

 

出品单位:云南省话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广州百神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北京鼓楼西文化有限公司、403 国际艺术中心

西溪天堂艺术中心、扬州青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鼓楼西剧场路线提示

地铁:鼓楼大街站下车,从8号线G出口出。进入马路对面陕一边饭店旁边的大石桥胡同。沿大石桥胡同走到头,在佛教协会对面的胡同左拐。

公交:635路或5路。德内甘水桥下车。沿鼓楼西大街向西走。在珠穆朗玛宾馆旁的小八道湾胡同进入,大约再步行100米。

(温馨提示: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鼓楼西剧场无法提供车位,请大家尽量绿色出行)



点击阅读原文,直达鼓楼西剧场官方购票平台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