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婚外情,蒲松龄怎么放?《西奇东萃》, 修订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13 16:31: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插图设计:黄晓棱


情到深处

本性浮出

人鬼与中西

图片: 竹青


本文关键词:外遇, 恋情,婚姻,家庭,子女,古代中国,古代欧洲,人类,人性,鬼神, 自然,动物,魔幻现实主义  

 


 


导读


理解小三到底有多困难?化解婚外情到底有多容易?在《竹青》的作者蒲大人眼里这不是问题。

 




西进


跳聊斋

有位先后毕业于中国南京艺术学院和荷兰鹿特丹舞蹈学院的江苏小伙村松, 编导,那叫帅,不仅如此,他还雄心壮志。他正带领荷兰舞蹈演员与国内顶级舞蹈演员合作,用西方现代舞演绎中国国粹《聊斋志异》中的《竹青》(原文见文文下端),并将于二〇一八年三月在荷兰比利时六所大剧院上演这部舞剧。

《聊斋-竹青》舞蹈排练剧照, 舞蹈剧组名单见本文下端


别说欧洲人很难读懂施耐庵所写的这个新潮又古意、美麗又頹圮的故事,就是我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对蒲大人字里行间的用心良苦也常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位南京舞编竟敢手执牛耳,向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挑战,岂是雄心壮志可以了得?分明是壮志凌云。


这不,昨天他还来我家窜动我和他一起手执牛耳,也向这个几乎不能完成的任务挑战。他请我明年三月为他的六场巡演做节目主持。我的具体任务是,向荷兰比利时的观众讲解《竹青》是何许人,纠正,是何许鸟,纠正,是何许鬼,纠正,是何方神仙,她鸟人家来到欧洲有何贵干等等。说白了就是为观众做解说员。这就是跟帅哥来往的代价,人家帅气就任性,想一出是一出,哀家只有听喝的份,没有推辞的胆。


讲聊斋

江苏编导一走, 我就原地转腰子。我就琢磨呀,这块热山芋我既然接下来了,就得毕恭毕敬,不敢怠慢,不辱使命。可我咋向习惯于平铺直叙、钉是钉铆是铆、眼见为实、其他免谈的欧洲观众解释蒲松龄藏匿于《竹青》内旷古的智慧、神奇的意境和上天入地只在一挥间的潇洒呢?


我这个人,靠爬格子混饭吃,与其说出于对写作的爱好,不如说出于无奈。 但凡我一碰到难题,就七窍生烟,六神无主。 可奇了怪了,我一打字,难题的答案就不打自招, 送货上门。好像俺的大脑没扛在肩上,而趁俺没留神溜到我手尖去了。


下面我就一边叮了咣啷地打字,一边与诸位看官探讨一下,怎么帮助欧洲人看《竹青》舞剧时,不觉得蒲松龄荒诞无稽,而发现他比诺奖奖主、《百年孤独》的王牌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要魔幻现实主义得多、得早、得浪漫、得诡异中合情合理。




启示


智慧与差异

先说《竹青》的女主人公, 纠正,雌主人公。她是一只鸟,确切点地说,是一只乌鸦,羽毛黝黑丰满,油光可鉴。而偏偏这只鸟使故事的男主人公,姓鱼名客,神魂颠倒,最终为她背井离乡,撒手人寰,随鸟销声匿迹于对凡人来说不可知故可畏的天外天。    

一个男人为一只乌鸦,而如此倾心,荒诞不?但这恰好折射了蒲松龄超前的智慧,更体现了中西文化的差异。


先讲中西文化差异。


抚摸

众所周知,西方人喜欢狗,许多家庭可以不要孩子,但不能没有狗。 荷兰就是一例,养狗的家庭占荷兰家庭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之多。难怪西方流行一个小装饰品,上面写着:我的孩子有四只爪子 (All my children have paws)。


西方人养狗的原因之一在好莱坞大片Green Mile中可见一斑。片中的主人公 - 一个判了死刑的杀人犯 - 对看守人员说,其实他没想杀死一位白人妇女,只是想摸摸她长长的金发,因为他喜欢抚摸温软绒毛的感觉。是的,西方人爱狗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喜欢抚摸狗狗温软的毛毛。由此可见,西方人比较重视触觉享受,所以触觉比较发达。

图片: 王露露今年三月将发表的荷文新书Chineeslekker (美食在中国》插图 '快乐起舞的狗狗‘,画家Laura Emmen

图片: 王露露的第十四本荷文作品《美食在中国》的封面和封底。 本书将于今年三月与读者见面。作者在此书向荷兰比利时人介绍在中国本土和传播到欧洲的中国美食和中国饮食文化。


观赏

而中国男人不然。不说远,就说晚清和民国时代。八旗子弟、纨绔子弟们最爱啥干营生?提笼架鸟呀。他们头戴瓜皮帽,身穿着绸大褂,迈着四方步,哪儿热闹去哪儿,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养的八哥彩毛黑青花颈红,他们养的鹦鹉耳聪心慧舌端巧。这对欧洲男人来说不可思议:你说八哥在笼子里不能爱抚不能熊抱的,养那劳什子干嘛? 但不少中国男人认为养鸟雅致。


何为雅致? 即男人与鸟的神交。所谓神交,即不摸、不碰、不拥、不抱,但比摸、 比碰、 比拥、比抱更逶迤缠绵, 更妙趣横生。由此可见,中国男人比较重视视觉的感受,所以视觉比较发达。


视觉给人带来的享受,要经过大脑的处理。大脑通过一系列的想象来赋予男人以精神乃至身心兼顾的愉悦。大概养鸟雅致就是这么来的。


西方人倾向于实打实的肢体和皮毛摩擦所产生的快感,中国人则能通过视觉所引发的想象而心旷神怡,哪个现实,哪个浪漫?蒲松龄让鸟当爱情故事《竹青》的雌主人公,是不是比诺奖得奖者马尔克斯浪漫、梦幻、魔幻出好几条长安街、早出好几百年来?  


再讲蒲大人的超前智慧。


平等博爱

在蒲老人家的笔下,人与鸟比翼双飞,恩爱到天明、到海枯石烂、到天地合也不与君绝,这意味着什么? 天人合一,人与动物平等呀。西方为其提倡的自由民主博爱而乐不思蜀,但他们再博爱能博爱到乌鸦那儿吗?蒲大人早在四百多年前就让人爱上鸟,并让人心甘情愿地为鸟舍弃一切,包括身家性命。蒲大人爱护动物不?环保不?低碳生活不?


西方认为上述时髦字眼是他们的首创,并提着高音喇叭到处推销这些 ‘新概念’。所以我期待明年欧洲人看了《竹青》舞剧后,顿开茅塞,原来这些理念产自东方,并从数百年前起就开始长途跋涉,随着风,伴着雨,依着雪花向西迁移,终于在本世纪初刮到、洒到、飘到西方,启迪着西方人,激励着他们就像《竹青》的主人公鱼客那样, 敬鸟, 爱鸟,为鸟活,为鸟死,义无反顾。  


其实蒲大人模糊人与鸟的界限、以鸟喻人,并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他之前唐朝的刘禹锡就写下了 ‘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的诗句。刘大诗人借鸟咏人,咏儿女柔情。明末清初的蒲大人则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赋予乌鸦竹青以人类的灵性、少妇的情怀。竹青用自己的柔、自己的韧、自己毕生的执着和超人的智慧与法力,一步步赢得了鱼客的心。这岂止是西方所提倡的爱护动物?分明是东方仁人志士开掘的敬畏动物的先河。

《聊斋-竹青》舞蹈排练剧照, 舞蹈剧组名单见本文下端


据我猜测,蒲松龄选择乌鸦做《竹青》的女主人公,还有更深更广的用意,比如说,为什么是乌鸦,而不是燕子?不过这个话题太大,我只能望风而逃,避重就轻,转而与诸位看官共同探讨下一个题目:怎么向荷兰比利时人讲解《竹青》中所涉及的夫妻妾关系,也就是如今所说的丈夫原配和小三的关系?



匠心

古今不同

细想起来,鱼客、原配和乌鸦,这个三角关系和当今某些财大气粗、利令智昏的男人、原配和小三有不少相似之处。已婚的鱼客与竹青萍水相逢,和她春宵苦短从此君王不早朝数个月之后,他突然回忆起来,我还有个原配和家园呢!他便打算带着他新添置的姨太太堂而皇之地回家过日子。可惜竹青不从,他只好从此吃里扒外,东跑西颠,鱼贯穿梭在原配和新欢之间。


鱼客和原配无子嗣,竹青为他生了个胖小子,他欣喜若狂,终于有人给他披麻戴孝、上坟烧香、传宗接代了!这个故事对我们现代人来说不陌生吧?电视剧《蜗居》酷像《竹青》的翻版。但《竹青》所描述的三角关系与今日的也有不同之处。


第一,当鱼客想带竹青回家并将她晋升为妾时,竹青拒绝了。她说,你已经有太太了,我去了是咋回事?还不如你想我时,就来看我。她不像当今的有些小三,不稀罕鱼客慷慨大方给她的名分,也不和鱼客的原配争风吃醋。


不过,退一步说,即便竹青同意跟鱼客回家,他的原配也不会心如刀绞甚至一哭二闹三上吊。哪位太太会介意她丈夫提着笼子带回家一只鸟儿?


第二,鱼客说他家住址离竹青的天南海北、相隔甚远、他两边兼顾起来不方便时,竹青就送他了一件黑衣。他一披就能展翅高飞,两个时辰就能贯穿南北,啥时惦记原配了,就飞回家视察一番,啥时渴望外遇了,就猴急地奔往乌鸦。在当今的三角恋里,鱼贯穿梭于原配和小三之间的交通问题大多由男人自理,小三不用提供帮助。不仅如此,小三多被男人供养,属于金丝鸟,攀藤花。


相比之下,竹青不但能生活自理,自给自足,而且具有帮助鱼客穿来梭往的神力,颇有前卫女性解放的范儿。


第三,当今的男人也有家里闲着一个,外面搂着一串的,用时髦语言表达就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如今还有不少男人选择和原配离婚,把小三扶正,从此可以(暂时)一心一意地和(目前的)新欢春宵一夜值千金。


鱼客和当今的男人相比则更有耐心,他一直等到原配随鹤归去、自然让位,自己才离开尘世,和乌鸦远走高飞。


小三定位

从这三点来看,鱼客和竹青的关系对传统家庭的破坏相对较少,给夫妻妾三者带来的争执纠纷、感情困扰和精神压力也相对较少。为什么会这样?


虽然中国男人以提笼架鸟为雅兴,虽然他们从与鸟神交中得以身心愉悦,但鸟与人终归属于不同的世界。男人再玩鸟成性,鸟也难给男人的原配带来无边痛苦,也难给男人和原配的家庭带来灭顶之灾。而小三不同,她属于人的范畴,她存在一天,男人和原配就不能琴瑟和鸣一天, 即便小三不想要名分,不争风吃醋,也是悬挂在传统家庭上方的利剑 。如果男人和原配膝下有儿女,小三的存在还会给这些孩子带来伤害,甚至是终生的伤害。恕我直言, 男人和小三的幸福建立在原配和孩子的痛苦之上。


蒲大人把鱼客的外遇定位成鸟,一来避免了小三所引发的社会问题,二来使鱼客体验了一些男人梦寐以求的广为播种的快乐。蒲大人用心良苦不?点石成金不?


人性观察

其实,蒲大人在《竹青》中对三角关系的处理还有一个过人之处,那就是,变成乌鸦的鱼客爱上本为乌鸦的竹青,不是因为他被她的美色所迷惑,而是因为吴王见鱼客形单影只,故把竹青许配给他做个伴。这意味着什么? 


首先, 不是所有男人找小三从而冷落原配都是因为他们一肚花肠子,见色忘义,道德败坏,而是因为男人在外工作或外地出差的频率比女人要高。因此,他与女同事或女合作伙伴日久生情的机会也就随之见涨,他与陌生人萍水相逢乃至结为露水夫妻的风险也随之递增。


荷兰心理学家对婚外情群体做过调查,结果表明,政客和商人婚外情的几率比从事其他职业的高。不少政客常要离开家去政府首都海牙开会议政,所以他们在海牙租一个临时住处。 他们开会期间就在海牙过夜,工作松下来之后才回府与家人团聚。不少商人常要天南海北地奔波做生意,必须在宾馆酒店逗留。问题就来了。


心理学家的研究证明,多数人在离家二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就会不知不觉地感到无拘无束,他们的家庭观念就会淡化,他们的道德观就会淡泊。在这种情况下,人容易与异性关系暧昧。说白了就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是谁说的来的?人性经不起考验。在谍战片里, 特务怕被捕后经不起严刑拷打而出卖自己的同志,所以他们兜里总揣着氰化钾,宁可杀身成仁也不出卖组织。原因很简单,再意志坚决的人也非刀枪不入,是肉身就有其突破口。  


其次,吴王把鱼客许配给竹青,致使鱼客和竹青相遇相识相爱,那吴王代表着什么?命运,缘分。鱼客爱上竹青, 并非(完全)因为他见异思迁,下狠心置原配于不管不顾,而是因为人斗不过命,缘分到了,躲都躲不开。


蒲大人这么描述鱼客和竹青的情侣关系,体现了他对人性的洞见和理解,对一些婚外恋案例实质的入木三分的观察与同情。


死而后生

那么,蒲大人安排鱼客待原配仙逝后才与竹青远走高飞,又为了哪般?我猜想,他老人家在暗示我们,男人和小三,鱼客和竹青,他们两个成双成对,终成眷属,是要付出代价的, 生命的代价。鱼客必须撒手人寰,离开尘世,否则人与鬼不能长相守,难以白头偕老。


对当今多数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蓄养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男人来说,他们爱吃这一口正是因为他们难以抵抗尘世的诱惑。所以他们直犯愁,不知选择哪个割舍哪个好,干脆把所有的情妇都给圈养起来,以备后用。这种男人哪里会为某一个新欢而撒手人寰,死而后生?然而,蒲大人笔下的鱼客却做到了这一点。兴许这也是蒲大人笔下留情,成全鱼客竹青这对情侣的原因之一。


可见敢于不敢于为爱献身,乃真爱的试金石。能为爱而豁出去的就像跳过龙门的鲤鱼,从此横空出世,翱翔于天地之间;爱吃腥但为爱豁不出去的就被巨浪吞噬,葬入鱼腹。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蒲大人的又一高明之处就在于他老人家只说其一,不说其二。话到嘴边, 不吐为快。 他老人家只说人鬼三角恋,不说人类三角恋。大家自己想去吧。爱咋想就咋想,爱咋做就咋做,反正我们到头来都要为自己的思想行为,说好了叫负责,说歹了叫吃不了兜着走, 



静与动

历史与性格

上面我提及过《竹青》所体现的中西文化差异。 现在我再与诸位看官探讨另一个中西差异,不知明年荷兰比利时观众看了这部舞剧之后是否也有同感。


西方鬼怪故事里的主人公,其中典型的就是吸血鬼(Dracula, 荷兰文)。 此怪物面目狰狞,粗暴鲁莽,力大如牛,凶神恶煞,草菅人命。而蒲大人笔下的鬼神竹青亭亭玉立,面如桃花,风情万种,知书达理,温柔贤惠, 不是人,胜似人。她处处保护鱼客不受别人欺负,一次次为他化险为夷,她对爱情忠贞不渝。多年来,我一直搞不懂这是为什么,直到前几天开卷有益,在许倬云先生的新作《中西文明的对照》中偶遇答案。


原来这跟中国和欧洲不同的历史发展轨迹及其所形成的民族特性有关。下面我就根据自己对此书某些章节的理解,与诸位看官共同探讨一下,中西文化在鬼神形象上的差异从何而来。


以农为本

中国文明从采集狩猎向农耕种植的进化比欧洲要早得多。大禹治水就使我们在中原的祖先能够利用河水浇灌庄稼(当时主要为小米)。 因此,他们不再受每年春季河水泛滥的困扰,不用每年拖家带口地东迁西移,寻找新的土地开荒耕种。在发展灌溉技术的同时,我们的祖先也率先发明了施肥种田的技术,避免了土地每隔几年就由于频繁耕种而养分殆尽。 因此,他们更不用拖家带口地四处迁移,寻找新的土地从头再来了。


稳定的居所和田地造就了中华民族内敛平和的性格。以农为本的中国人多安分守己,热爱和平。 大家只要肯于背朝日头面朝黄土地劳作就能吃饱喝足,生儿育女,延续血脉。简言之,中国人以静制动,靠天吃饭,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从大自然中获取生活必需品。


以扩张为本

欧洲则不然。欧洲人处于采集狩猎历史阶段的时间比中国人要长得多。自古以来,他们从事畜牧业的相对规模也比中国人要大。欧洲人的祖先来自水草丰盛的欧亚大陆交界处,那里是养马驯马骑马的好地方,也是高加索人种的繁殖地。欧洲人祖先的重要一支是 ‘雅利安人’, 使用的是印欧语系 。他们由于掌握了养马驯马骑马的技术,变得骁勇善战,能在马背上飞骋如疾电,每到一处就能迅速制服原住民,歼灭抵抗不从者,占领原住民的家园和田地,奴役原住民为他们生产劳动。然后一部分印欧人留在原地享受胜利成果,另一部分则继续向易于行走、气候宜人的西方进军。


后来他们又掌握了制作冷兵器的技术,就更如虎添翼,所向无敌了。如此这般,他们一路掠夺侵略殖民地从东向西推进,直到进入欧洲南部的希腊半岛。在那里,他们的马匹英雄无用武之地,便就地取材,因地制宜,开始造船航海。


那时欧洲人制造的船只灵活高速,能在海洋上像其祖先过去在草原骑马那样东征西战,能在打劫过往船只或沿岸居民以后迅速撤退,即满载而归,伤亡的兄弟又少。在遇到劲敌所以明火执仗行不通时,他们就识时势者为俊杰,屈居下策,从抢夺货物转为交换货物,搞起交易来。


海盗、海上兼港口贸易和城市手工业形成了他们经济的三驾马车。渐渐地,希腊成为海上强国,经济强国,文化强国, 科学和社会理念的发明和输出国。希腊文明成为欧洲文明的奠基石。


正如先前,一部分印欧人留在希腊半岛,一部分便继续向欧洲的东西北方向挺近,将其老祖宗掠夺侵占殖民的老套路与新研发的海盗、海陆运输和海上兼港口贸易结合起来,并将此经营模式携带传播到欧洲各地。


回顾自己的发家史,欧洲人意识到,掠夺奴役盘剥原住民,简言之,扩张和殖民是他们的屡试不爽的成功模式,是他们走向繁荣昌盛,国富民强的康庄大道。


难怪一位西方学者在书中写道,私欲、贪婪二词貌似令人不齿,但人类 (他们眼中的人类 - 本文作者注)如果没有此劣根性就不可能在海上和陆地风驰电掣,一路高歌,制服土著,丰衣足食,产生剩余价值以雕琢世界文化艺术的瑰宝,以攀登像世界文化艺术的巅峰 - 希腊和罗马文明。总之,私欲和贪婪是人类走向文明的必由之路。


插一句,中国人说性本善,西方人说性本恶,其根源在于东西方历史发展的不同轨迹。


鬼神由心生

众所周知,我们心目中的鬼神是我们世界观的倒影。中国的渊源流长的农耕文化造就了中国内敛平和的民族性格,所以中国文学 - 比如《聊斋志异》 - 中的鬼神大多慈眉善目、面容姣好、妩媚动人、智慧善良、风流多情。

《聊斋-竹青》舞蹈排练剧照, 舞蹈剧组名单见本文下端 


欧洲从采集狩猎转向农耕文化比中国要晚得多,他们的发展史主要是侵略扩张史。这就锤炼了欧洲骁勇善战的性格和姑息私欲(个人主义)、我行我素 (自由主义)、唯我独尊、其他人一边去(傲慢无礼)的民族性格。因此,欧洲文学中的鬼神就像私欲和贪婪一样,自我膨胀,强悍粗暴,力大无比,面目狰狞,嗜血成性,杀人如麻。读者看欧洲文学中的鬼神,就像古时土著人目睹骑马或划船杀过来的沿路抢掠的马队和船队那样,不寒而栗。


插一句,现在我国的新一代热衷于玩怪兽游戏,什么一刀致命啦,什么一砍砍倒一片啦,甚至游戏赢几分都以再能剁人几刀来计算,不知我们有些青少年是完全认同和全盘接受西方人的性本恶、私欲至上、他人皆地狱的思想体系和民族传统呢,还是被蒙在鼓里,西方狸猫换太子地把他们炎黄子孙的姓氏都给篡改了,把他们中华民族的族籍都给撸掉了,他们还乐在其中,帮着西方游戏设计公司数钱呢? 

不过,一物降一物,欧洲的基督教塑造了一位博爱的象征 - 耶稣。这位伟大的神灵宣传与人为善,舍己利他,限制了私欲和贪婪对欧洲人的影响, 激励着无数文学艺术家创造出唯美高尚的作品,比如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大卫》,古诺的歌曲《圣母玛利亚》等。同样,中国人平和内敛安静的民族特性,也有其隐患。因为善过了头便是伪善,静过了头就是固步自封,内敛过了头就是内斗, 平和过了头就是挨打的架势。所以万事都有阴阳两面,中西方各有千秋,互相取长补短乃为正道。


结束语

从蒲松龄不到一百五十字的故事《竹青》谈到天人合一、人兽关系、夫妻之道、三角恋爱、古今和中西差异,貌似不可思议,但蒲大人确实达到了这个效果,这也许就是文学的魔力吧。



竹青

原文

鱼客,湖南人,忘其郡邑。家贫,下第归,资斧断绝。羞于行乞, 饿甚,暂憩吴王庙中,拜祷神座。出卧廊下,忽一人引去,见王,跪白曰:“黑衣队尚缺一卒,可使补缺。”王曰:“可。即授黑衣。既着身,化为鸟, 振翼而出。见乌友群集,相将俱去,分集帆樯。舟上客旅,争以肉向上抛掷。群于空中接食之。因亦尤效,须臾果腹。翔栖树杪,意亦甚得。逾二三日,吴王怜其无偶,配以雌,呼之“竹青”。雅相爱乐。鱼每取食,辄驯无机。竹青恒劝谏之,卒不能听。一日,有满兵过,弹之中胸。幸竹青衔去之,得不被擒。群乌怒,鼓翼扇波,波涌起,舟尽覆。竹青仍投饵哺鱼。鱼伤甚,终日而毙。忽如梦醒,则身卧庙中。先是,居人见鱼死,不知谁何,抚之未冷,故不时令人逻察之。至是,讯知其由,敛资送归。


后三年,复过故所,参谒吴王。设食,唤乌下集群啖,祝曰:“竹青如在,当止。”食已,并飞去。后领荐归[9],复谒吴王庙,荐以少牢。已, 乃大设以飨乌友,又祝之。是夜宿于湖村,秉烛方坐,忽几前如飞鸟飘落;视之,则二十许丽人,冁然曰:“别来无恙乎?”鱼惊问之,曰:“君不识竹青耶?”鱼喜,诘所来。曰:“妾今为汉江神女,返故乡时常少。前乌使两道君情,故来一相聚也。”鱼益欣感,宛如夫妻之久别, 不胜欢恋。生将偕与俱南[15],女欲邀与俱西,两谋不决。寝初醒,则女已起。开目,见高堂中巨烛荧煌,竟非舟中。惊起,问:“此何所?”女笑曰:“此汉阳也。妾家即君家,何必南!”天渐晓,婢媪纷集,酒炙已进。就广床上设矮几,夫妇对酌。鱼问:“仆何在?”答:“在舟上。” 生虑舟人不能久待。女言:“不妨,妾当助君报之。”于是日夜谈嚥, 乐而忘归。舟人梦醒,忽见汉阳,骇绝。仆访主人,杳无音信。舟人欲他适, 而缆结不解,遂共守之。积两月馀,生忽忆归,谓女曰:“仆在此,亲戚断绝。且卿与仆,名为琴瑟,而不一认家门,奈何?”女曰:“无论妾不能往; 纵往,君家自有妇,将何以处妾乎?不如置妾于此,为君别院可耳。” 生恨道远,不能时至。女出黑衣,曰:“君向所著旧衣尚在。如念妾时,衣此可至;至时,为君解之。”乃大设肴珍,为生祖饯。即醉而寝,醒则身在舟中。视之,洞庭旧泊处也。舟人及仆俱在,相视大骇,诘其所往。生 故怅然自惊。枕边一袱,检视,则女赠新衣袜履,黑衣亦折置其中。又有绣槖维絷腰际],探之,则金资充牣焉。于是南发,达岸,厚酬舟人而去。


归家数月,苦忆汉水,因潜出黑衣着之,两胁生翼,翕然凌空],经两时许],已达汉水。回翔下视],见孤屿中,有楼舍一簇,遂飞堕。 有婢子已望见之,呼曰:“官人至矣!”无何,竹青出,命众手为缓结,觉 羽毛划然尽脱。握手入舍,曰:“郎来恰好,妾旦夕临蓐矣。”生戏问曰:“胎生乎?卵生乎?”女曰:“妾今为神,则皮骨已更,应与曩异。”越 数日,果产,胎衣厚裹,如巨卵然,破之,男也。生喜,名之“汉产”。 三日后,汉水神女皆登堂,以服食珍物相贺。并皆佳妙,无三十以上人。俱入室就榻],以拇指按儿鼻,名曰“增寿”。既去,生问:“适来者皆谁何?”女曰:“此皆妾辈。其末后着藕白者,所谓‘汉皋解佩’, 即其人也。”居数月,女以舟送之,不用帆楫,飘然自行。抵陆,已有人絷马道左,遂归。由此往来不绝。


积数年,汉产益秀美,生珍爱之。妻和氏,苦不育,每思一见汉产。生以情告女。女乃治任,送儿从父归,约以三月。既归,和爱之过于己出,过 十馀月,不忍令返。一日,暴病而殇,和氏悼痛欲死。生乃诣汉告女。入门, 则汉产赤足卧床上,喜以问女。女曰:“君久负约。妾思儿,故招之也。” 生因述和氏爱儿之故。女曰:“待妾再育,令汉产归。”又年馀,女双生男女各一:男名“汉生”,女名“玉佩”。生遂携汉产归。然岁恒三四往, 不以为便,因移家汉阳。汉产十二岁,入郡庠。女以人间无美质,招去, 为之娶妇,始遣归。妇名“卮娘”,亦神女产也,后和氏卒,汉生及妹皆来擗踊。葬毕,汉生遂留;生携玉佩去,自此不返。


摘自《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



剧组

名单

聊斋-竹青 舞剧创作的主要人员

 

策划兼编导:许村松 (荷兰)

文学顾问:王露露 (荷兰)

剧本:Karin  Post( 荷兰)许村松 (荷兰)

编导助理:许鹏(中国)

戏剧:Fransien van der Putt (荷兰 )

 

舞者/演艺:

1: 许鹏 饰演鱼客(中国)

2: 张依依 饰演竹青 (中国)

3: 何志凯 饰演汉生(中国)

4: 米夏 饰演和氏(中国)

5: Kathring Gramelsberger 饰演 吴王/乌鸦(德国)

6: Maarten Krielen 饰演乌鸦 荷兰 )

 

舞美设计:周杰 ( 中国)

灯光设计:Edwin van Steenbergen (荷兰)

造型和服装:胡伟达(中国)

动画:Frieder Weiss (德国)

作曲: Jesse Koolhaas (荷兰)

音乐:Meri Nikula ( 芬兰 )

总监制: Eefje Kan (荷兰)殷敏 ( 中国)刘仲宝 (中国)

 

制作单位:

荷兰 Groundbreakers舞团

江苏省无锡市演艺集团

江苏省舞蹈家协会

 

协助单位:

荷兰全球演艺艺术公司

中国上海东华大学

荷兰艺术基金会

荷兰驻上海领事馆

相关文章:


>>> 中文与中式教育 PK 西文与西式教育

>>> 童星的运行轨道,《电视剧里有洞天》, 1

>>> 《电视剧里有洞天》, 引子

>>> 荷兰的名人和政要怎么与粉丝和百姓互动?


其他栏目


露荷文萃


>> 《西奇东粹》目录


>>  《东情西感》目录


>>  《亲文吻字》目录


>> 《爱个没完》目录


>> 《声情并貌》


露荷传媒


>> 《访谈欧洲》目录, 图文并茂


>> 《露荷快讯》目录


>> 《图说欧洲》目录


作者自语

>> 介绍王露露及其工作范围

>> 《自写自读》


 


王露露,中荷双语作家,《世界知识》《世界博览》专栏作家,欧中友好协会顾问。出版了十四部中长篇荷兰文小说。如今她几乎每天都在微信公众平台 ‘小猫儿苏黎’上与大家分享她近三十年来在荷兰和比利时等欧洲国家的见闻和她的文学新作。以文会友,其乐融融, 欢迎关注。露露期待通过文字与您相见恨晚!www.luluwang.nl



可以安放的爱情才是美好的。 


— 王露露, 荷兰


 

小猫儿苏黎

lulu-wang-author

王露露看西方 

王露露逸谈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 ‘阅读原文’ 欣赏相关文章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