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情结与面具意象 ——话剧《兰陵王》观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8 04:15: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图片来源:新华网


复仇情结与面具意象

          ——话剧《兰陵王》观后


 文 | 余小霞


特别提示:本文原稿2000余字由作者在手机上一个字一个字敲出。

其实主要是冲着“面具”意象去看的《兰陵王》,还有一点原因是,上次在同样的地点看了田沁鑫的《狂飙》,莫名喜欢上这个不大不小的剧院。


兰陵王的故事版本应该是不少的,话剧版来自戏曲,但又给这个传奇的故事赋予了全新的情节。兰陵王9岁目睹奸臣弑父,母亲被迫成为新王(奸臣)的王后(齐后)。他以为母亲是为了自我保全,孤立无援无助至极的小兰陵王为了保护自己,男扮女装,沉迷胭脂舞乐,成为齐王的“可人儿”,沦为沉默隐忍的羔羊。同时,他也忘记了自己的母亲,隐藏了血性,丢掉了自我。


齐后为唤回兰陵王的男儿血性,将先主(兰陵王的父亲)遗物——神兽大面交给他。兰陵王从此所向披靡,以三千人马击溃五万敌军,但也走向暴戾,成为豺狼。为了唤回兰陵王的本性,齐后牺牲自己,“挚爱之人”的鲜血终于打破了面具的魔咒。

图片来源:搜狐文化:http://m.sohu.com/a/156763353_117347?_f=m-article_12_feeds_15   摄影:曹志钢、王昊宸



这个故事有些复仇的意味,甚至有人说看到了哈姆雷特的影子。兰陵王的羊性与狼性,确始于仇恨。9岁时的兰陵王目睹一切,心里肯定是恨的,但因为弱小,恨随之而来的是恐惧和绝望。恐惧和绝望所带来的无力感,让他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也把自己“阉割”。想到这里,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一个词:“强者认同”(因为自己曾经的弱小无力,而向强者认同,甚至表现出与之相同的表现“强”的行为,如欺凌弱者——兰陵王之后形同猛兽,戮杀无辜,从某种程度上是在掩饰曾经体验的内心的“弱”)。血性虽被隐藏,仇恨虽被压抑,它们却退到潜意识深处,暗波汹涌。所以,剧中的兰陵王总能梦见那个神兽大面的影子。它,从未曾离开。


而仇恨和愤怒一旦被激发,它们有如喷薄的火焰,带来无穷力量,这种力量因难以驾驭,往往会大面积伤及无辜,让人成为恶魔。这也就是所谓的“戴上面具,既是英雄,也是恶魔”。这就像是一场与恶魔的交易,兰陵王从柔弱多情的女儿态走向杀戮无情的另一个极端,以“成为恶魔”交换“恶魔的力量”。仇恨是一种诅咒,它所带来的力量沾染恶魔之气,让兰陵王彻底抛弃爱(对齐后和郑儿),抛弃忠(对老臣和尉迟凌),抛弃真(对自己)。恶魔的交易总是有一个特点,你很难毁约,除非付出更大的代价。想要摘下面具,可不如戴上时候容易了。实际上,这儿的意味是,既想摘下面具,但又沉溺于强大的力量感,更无法面对真正的自我,所以面具才“摘不下来”了。

图片来源:搜狐文化:http://m.sohu.com/a/156763353_117347?_f=m-article_12_feeds_15   摄影:曹志钢、王昊宸



最后的破解之道是,齐后用自己的鲜血打破了诅咒,粉碎了神兽大面。兰陵王再也没有面具,在齐后的鲜血中重生。似乎很多影视剧里都有类似的情节。看完此剧我才真正开始思考,为什么非要挚爱之人的鲜血才能打破恶魔诅咒?


其实,恶魔之所以成恶魔,是因为他不再相信世界有爱,更不相信有人会爱自己。他相信,唯一能让自己强大有力的,是仇恨、愤怒、敌意。而当他看到爱的力量能让人无惧生死,勇敢赴死的时候,他才真的知道,原来还有一种更有力量的东西。挚爱之人的血,即是至高的爱的象征。虽然这个象征,太过悲壮。


“羔羊”与“豺狼”,“可人儿”面具与“神兽大面”,其实都是兰陵王的“子人格”。很喜欢剧里对面具的编排,不只是让兰陵王戴上某个面具,而又设计了如影随形的持面具者,让两个子人格冲突、拉扯,此起彼伏的张力更加形象。没有任何装饰的钢架屋顶,有如囚牢,让面具更多了一层“囚禁”的意味。

图片来源:搜狐文化:http://m.sohu.com/a/156763353_117347?_f=m-article_12_feeds_15   摄影:曹志钢、王昊宸



剧里还用了“傩戏”的表演形式,呈现三个版本的“杀宫”。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看到。很有民族特色的编排,也呈现出编剧将古朴元素和现代话剧结合的创意。傩戏表演的肢体运用真是十分形象,“笑”果十足。

图片来源:搜狐文化:http://m.sohu.com/a/156763353_117347?_f=m-article_12_feeds_15   摄影:曹志钢、王昊宸



图片此剧十分考验演员功底,尤其是兰陵王要呈现阴柔女儿和血性男儿两个极端的表演状态。这些话剧老戏骨个个都不让人失望,每一句词都觉得是一个精致打磨的作品,每一步的仪态都像是精细丈量过一样。另外,好喜欢郑儿那套宝蓝色和白色相拼(不知道如何形容……)的衣服!比较遗憾的是,位置稍微有点远,面具和表情的细节没法看清。不过这部分被演员的整体表现补上,丝毫不影响观感。

图片来源:搜狐文化:http://m.sohu.com/a/156763353_117347?_f=m-article_12_feeds_15   摄影:曹志钢、王昊宸



跳脱一下,说说这段时间以来的观剧状态。前不久跟一个朋友说,最近不怎么关注孟京辉的剧了,觉得看累了。这两天突然明白了原因。蜂巢大多数的剧,主角都是偏执、疯狂的,他们沉溺于自己的情感之中,不找寻出口,也不认为有出口。看完《九又二分之一爱情》,二刷《恋爱的犀牛》,没错,《犀牛》又在我脑子里循环往复了好久,我也仿佛陷入了一种沉溺。插播一则故事,某次在宿舍哼了一句“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尘尘在身后幽幽地接了一句“冰冷的啤酒”,就在我诧异的目光中,一直接到了“日复一日的梦想”。我身后女子,也是被我荼毒不浅……最近看的剧,有烟火日常,有经典原著,有恢宏历史,在过去与现在,在一个群体与另一个群体,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一个自我与另一个自我中呈现出多元的视角。我知道,这不是全部,但已经更多。有人沉溺不醒,我更欣赏释然明朗。


感谢话剧,感谢每一个跟我聊话剧的朋友,感谢陪我走进剧场的小伙伴。


图片来源:新华网


作者简介:余小霞,女,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与心理学院心理学系2015级硕士研究生,心理健康方向,导师为苑媛副教授。



本期编辑:窦东徽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