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剧名伶名剧赏析之一 《张三借靴》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12 11:22: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主演】   童礽(1925 ——2016)   男族 江西峡江人,原为话剧,1953年入江西省赣剧团瑞笙、祝盛增等。主攻小生,兼演其他行当。他的嗓音厚沉,演唱多在中低音区徘徊,高昆乱皆能,尤擅高腔。表演融入了话剧的一些因素,细腻逼真,演小生儒雅清俊,度翩翩,是赣剧得的卷气厚的小生演,演丑角夸强烈,生活气息郁。所演目《珍珠》、《》、《西厢记》体出他特有的健洒脱的表演格。在《三借靴》中反串丑角刘二,出他塑造年、身份、性格具有强烈反差的人物形象的能力。

情】三,困潦倒。某日,欲赴前村金外寿筵,向主刘二商借皂靴,刘吝,百般推辞,但又怕三向外揭其发财,遂勉强允借,但须经过“祭靴”。祭三急着靴赴筵,但为时已晚,及至金外家寿筵已散,因困交加,睡于路旁。入夜,刘二念靴不成眠,夜寻张索靴,不料,被三将其足上之靴脱下穿走,刘二赤足不敢行,穿上新皂靴,又恐磨无人,乃高双脚,爬行而

析】 《三借靴》弋阳腔传统折子,江西其他地方种亦有此,一二丑,用极具夸张讽刺的喜手法,生地刻画了吝鬼的形象。赣剧饶河、河流派此的表演独。童礽的表演,“在赣剧饶河、河高腔的基上,又有新的展,夸细腻,刻画人物致入微,至今无人能及。他和其文在此中的表演,人称‘双’” ① 。


共分三个段落:借靴,祭靴和追靴。童礽在三个段落的表演中,穿着“吝”的的主线,又分别抓住一个字来重做文章,使整个表演次极分明。

在第一个环节“借靴”中,童礽的表演突出的是一个“吝”字。三来到,刘二开门连门缝都留得很小,而当三从隙里挤进门来,明来意,刘二先是“慷慨”,“南山的田,北庄的地”“骡马”“金”“稻谷”,一一奉送,得到否定后,又改“仗”,在“推磨”的表演中不廉耻地唱出“莫不是看上你的嫂嫂”。再一次被三否定之后,刘二已猜到三的来意。这时,童礽的表演是心惊肉跳,眼神凌乱,脚下不停如热锅上的蚂蚁,等到要“明言”,不由失声大喊:“你要明言哪?”眼露恐怖之色,大冷的天,扇起了那原本了附庸雅的扇子。童紧紧抓住吝人偏偏喜装大方的特点,充分利用赣剧弋阳腔舞的手段,细腻而真地刻画出了刘二的心理。


第二个环节“祭靴”中,童礽的表演突出的是一个“苛”字。在三要把刘二发财的事张扬出去作要挟的情况下,刘二害怕露,不得不答借靴,但是提出了一系列相当苛刻的条件。当他拿出靴子,三急不可耐地要取,童礽一个“形扑虎”在靴子上,要求三“不能五虎下山,要二龙戏珠”地拿,并示范着用食指和中指夹起靴子,这边吹吹,那摸摸,不眼珠地着,始舍不得放手。看看推脱不,就想出种种法子刁难张三,要他祭靴,并要备齐四牲八礼,知道不起,就借价故意拖延时间,最后答“一支清香,一清水”祭靴。祭靴,童礽借用小生的表演手法,极恭整严肃地整冠,抖袖,束,撩衣,跪扑,打恭,叩,三跪三拜,然后又充斯文酸溜溜地念起了祭文。好不容易行完祭靴式,又要求三不得用手拿,必用衣服兜,伸三的衣服,又凑闻闻,嫌三的衣服不干。极庄重的表演和人物的身份性格形象形成强烈的反差,淋漓尽致地把一个土主的苛刻而又假眉三道附庸雅的嘴刻画了出来。

第三个环节“追靴”中,童礽的表演突出的是一个“急”字。三借靴不久,刘二就“可恨三借靴一去不回”,命小子引路前去追靴。一段的身段步伐极精彩。童礽扮演的刘二夹肘上提,双袖有奏地摆动,喘着气,着步,左手狠狠地指向前方。一会儿看天,一会儿看路,把衣服下一提,掖进丝绦,双袖一抓,在【小金花】曲牌中圆场,双手一前一后夹肘摆动,越跑越快,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走着快密的碎步,双腿一下半蹲,一下伸直,到后来两膀也前后不分,身子一上一下起伏,成同手同脚,一系列的作,度极高,把刘二焦急躁的心理表演得入木三分。而在后面的表演中,童礽把“急”字夸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当刘二被石头绊倒后,竟然从石尖上嗅到了牛皮的气息,想到心的靴子在上受折磨,气得足磋步,大”。被熟睡的,他着急的自然是他的靴子,看到倒地的三脚上的靴子,仿佛到久别的人,双手抱住,左看右看,兴得手指都在舞三坐起身来,脚下意地往地下一,刘二的兴立刻成了哀:“我的靴子!”急忙抱住了三的脚。


 

于刘二个人物,童礽的理解是:他是一个土主,吝但又会自清高,自恃读过一些,不会在皮秀才三面前流露出粗俗。他的一切作,包括借祭靴名拖延时间,在他自己看来都是合情合理的,所以表演上虽然做了夸,但人物内心是真的,“祭靴”,刘二就是担心靴子不能完好归还,做的一次告别式。念祭文自然是了真情的。而在众看来,由于人物行与生活常理的悖逆,演表演得越严肃,就越有喜效果。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