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团历史 >人文风情| 悲剧之悲与莫扎特
人文风情| 悲剧之悲与莫扎特
2022-05-16 14:17:54


    在敲出第一个字的前一刻合上《悲剧心理学》,想起家里放过的一首曲子《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这首曲子没有在电影《莫扎特传》中出现,但这首协奏曲却是莫扎特真正唱完的天鹅之歌,低沉柔和、浑厚饱满……这是他人生最后时期的艺术化再现,就像悲剧创作一样,在不幸的时候,人们自然更多的思考人生悲剧性方面,在天才人物身上这种悲剧性就可能产生出悲剧作品,但这首曲子却没有明显的悲恸和哀伤,这和单簧管纯美清澈的音色有关,呈现给听众一幅静谧温和又明朗的场景,那大概是在维也纳郊外的田园,冬日清晨的阳光洒在静谧的屋顶上,一群鸽子围着穿裙子的女主人叽叽喳喳来回飞着……



    如果只看电影一定不会觉着这首曲子是写在《安魂曲》之前的遗世之作,在那段时期莫扎特负债累累、爱情事业和精神状况每况愈下。这就是艺术和现实的距离,莫扎特将现实的悲剧谱写乐谱上却如此轻柔缓和,“悲剧和现实隔着好几层”。这就涉及到现实的悲剧和戏剧悲剧的区别,写实派主张使现代悲剧忠于现实生活,但是现实生活中是没有悲剧的,悲剧是艺术家运用想象创作出来的艺术作品,是现实生活中纯粹痛苦和灾难过滤后的产物,这就使得作为艺术作品的悲剧和现实“隔着好几层”,这种距离感体现在剧中场景虚构和人物所处空间和时间的宽阔和久远上,种种技法和形式的安排将舞台的时空笼罩在一团神秘的、超自然的气氛当中,并和台下观众之间架起一道无形之幕,观众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中窥探着远古神话中的英雄,沉浸在强烈的对灾难和痛苦的感受当中,分享型观众将自己和剧中人物等同起来,甚至失去自我意识和理性判断。



    《莫扎特传》中宫廷乐师萨里列对莫扎特的嫉妒和残害的行为就有唤起分享型观众冲动的力量,这种感情属于日常生活中的道德同情,而在欣赏艺术作品观众需要的是审美同情,虽然前者能很容易避免悲剧性的结局、证明正义原则性的存在,但也同时毁掉了悲剧本身的美,正确欣赏悲剧需要一定自制和清醒理智,对演员也是一样。在《莫扎特传》的结尾,萨里列深情萎靡、当年的荣耀和骄傲淹没在无边的精神的荒芜里,泯然众人……这无疑是悲剧的一幕,但观众感到的却是内心的平衡和丝毫不加掩饰的快感,这种快感一部分来自于赏罚分明带来的道德满足,即这样的结局符合观众的期待,我们对每一件事情都有自己的是非判断,因为人首先是一种有道德的动物;另外一部分的快感来源于悲剧欣赏的审美经验。在剧中,以真人为媒介的生动逼真的模仿补偿了对现实的想象,分享剧中人物强烈的情感、超人的毅力和英雄气魄,这种情感的分享让我们感觉到强烈的生命力。总之,悲剧是最严肃的艺术行为,它在展现惨烈的痛苦和灾难的时候又唤起人们心中最初的怜悯和恐惧,这种情感的产生是强烈生命力的显示,痛感转化为快感。



    人的情感在相似场景中是大概相同的(情感是意志活动的结果),由悲剧而产生的各种情感也同样会出现在音乐剧、电影和话剧当中,纵使悲剧特有的形式开始若隐若现,但日益丰富的悲剧情感在观众心中掀起的波澜依旧汹涌。

                           

 

感谢阅读,轻戳下方二维码关注点赞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