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旭|让土家山歌的回声在国家大剧院嘹亮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8 23:56: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沿河脱贫攻坚”可订阅哦!


文 / 图 | 高原水萱


       2018年5月23日晚7时许,北京天安门西侧,紧邻人民大会堂的国家大剧院门口,人头攒动。

       人群中,不时有人在打探询问:“有退票吗?”

       这场一票难求的演出,就是“阎师高徒”——阎维文民族声乐大师班(北京)师生音乐会。

       阎维文民族声乐大师班于2014年开班,每年招收一期学员。为了让学员们能得到更多与大型交响乐团合作,在舞台上全面展示自己的锻炼机会,阎维文老师创立了“阎师高徒”演出机制,每期从大师班选出部分优秀学员组队到全国巡回演出。此举不仅为热爱唱歌事业的年轻学员们搭建了一个非常专业而且高端的学习、锻炼与展示平台,也为喜爱音乐的观众们打造了多场沐浴民族声乐芬芳、体悟民族文化精髓、深化民族自豪感情的难得的现场视听盛宴。

       本场演出是阎维文民族声乐大师班继2017年之后,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第二次汇演,也是本年度自安徽省马鞍山市4月份演出之后的第二场师生汇演。为演出配乐的中国电影乐团,成立于1949年,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型交响乐团。在近七十年的岁月里,中国电影乐团多次与国内外著名的音乐人合作,为观众们奉献了一部又一部经典作品。而本次乐团的指挥,是在世界音乐圣殿——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连续12年成功指挥“中国新春民族音乐会”的著名指挥家彭家鹏先生。殿堂级的歌唱家,殿堂级的乐团,殿堂级的指挥,对热爱民族声乐的观众而言,这实在是一场难得的强强联合的顶级音乐盛会。

        也因此,到临近开场的7点30分,有1800多个座位的国家大剧院音乐厅,早已是座无虚席。著名演员陶慧敏、青年歌唱家王丽达、歌手组合“玖月奇迹”,与阎维文老师的众多粉丝一起,共同期待着这场视听盛宴的开幕。当央视著名节目主持人任鲁豫走上舞台,宣布演出正式开始,全场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指挥台上,彭家鹏先生激情澎湃的手势挥起来了;舞台中间,乐手们吹拉自如的乐器响起来了;麦克风前,阎维文师生团队的精选歌曲唱起来了;观众席里,爱乐的人们热烈的节拍不约而同地打起来了……

       两个多小时的演出,阎维文师生对二十首来自东西南北中的经典民歌的倾情演绎,使整个音乐厅都沉浸到了音色明亮,行腔圆润的民族声乐所营造出的美好意境之中。即使舞台上主持人任鲁豫已宣布“演出到此结束”,人们依然陶醉在压轴节目《小白杨》嘹亮动人的歌声里,久久不愿离去。

       是的,这是一场一票难求的精彩演出,但更是一场充满了幸福感的民族声乐盛会。对台上演出的阎维文老师的弟子们而言,这场成功的演出是老师的悉心栽培、个人的勤奋练习与同学们的积极配合而结出的硕果;对听众席上的众多粉丝而言,则是阎维文师生团队静水深流精艺求精的高水准演出所带来的诗意般的享受!

       而台上众多幸福的演唱者中,来自贵州的土家族歌手黄旭,或许是最感幸福与欣慰的人,因为他幸运地把家乡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的县歌唱进了国家大剧院。


这山没得那山高

 

       民歌唱起来,掌声响起来。

       这其中,有一首特别的民歌和一段特别的掌声属于土家汉子黄旭。

       这首赢得了特别掌声的民歌,便是黄旭演唱的土家高腔山歌——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县歌《这山没得那山高》。

       沿河土家高腔山歌“以喊为美”。因为沿河处在大娄山脉与武陵山脉的交错地带,乌江纵横其间,遂形成了山高谷深的地形地貌,土家人生活在这“对面喊得应,走路走半天”的高山地区,男女青年隔山传情全凭嗓门高,天长日久,便产生了以“喊”为特色的高腔山歌。

       除了“喊”,沿河土家歌手在唱歌时还运用滑、倚、颤、假声等手法和技巧,并佐以波浪般悠长起伏的气息与“哎嗬”、“嘿嘿”、“啄杯”、“情郎哥”等起修饰作用的特色衬词,使歌曲的旋律听起来更加优美动人。而那既充满了生动活泼的山野趣味又朗朗上口的歌词,则涵盖了土家族风土人情、礼仪习俗等全方位的生活内容,饱含其间的土家人爱与恨、喜与乐、愁与怨、忧与烦的丰富情感,就像土家饮食中三餐不离的辣椒,热热地辣到了人们的心田。

       《这山没得那山高》就是这样一首辣得人心跳的土家爱情歌曲。它曲调欢快,特色鲜明,歌词朴实,直抒胸臆,以音乐的形式生动地再现了土家男女青年间诚挚率真的爱恋。舞台上身着民族服装的黄旭,情绪饱满,嗓音明亮,收放自如地将此歌中土家汉子对爱情的渴望、追求、承诺以及坚守的粗犷豪放与一往情深,表现得淋漓尽致,激动人心。

       演出结束后,现场的朋友们都为黄旭在舞台上的精彩表现鼓掌喝彩。致力于挖掘保护沿河土家族文化的县文广局冯天友局长,特意从繁忙的事务中挤出一天的时间千里赴京,莅临国家大剧院为黄旭助阵,他说:“民族的东西是独一无二的,土家山歌的韵味要由土家歌手来表达。黄旭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对土家文化拿捏得准确、到位,从而摸索出了自己的艺术特色。”对沿河民间文化尤其是土家风情有着深入研究的县文化馆崔德黔馆长,则从专业的角度点评:“土家族民歌似有‘诗经’反复咏唱的特色,黄旭演唱的《这山没得那山高》,是普通老百姓所思所想所唱的,也是从老百姓原生态的唱腔中提炼创作的。当它与黄旭得天独厚的嗓音条件结合起来,就产生了别具特色的艺术魅力。”

       而黄旭本人,认为自己的从艺之路,更像这首歌的标题,站到这座山顶,又盼着爬到更高的山顶,于是一步一步走来,就走到了今天。但这其中的苦辛,不是一言甚或数言所能尽述的。的确,与师出同门的其他歌手相比而言,黄旭的年纪可能要大一些,求学的经历可能要曲折一些,家庭的情况也可能要复杂一些,因此他的成功才有了特别的意义。

       2010年,黄旭因为有一口天赋好嗓,得到了代表贵州省参加第十四届青歌赛原生态唱法比赛的机会。比赛结束后,他决定将唱歌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来追求。然而他这想法却屡次遭到了人们的质疑。有人说,你年纪已不算小了,还这样出来折腾什么?

       不光是年龄的问题,这时的他,除了能唱歌,对什么是乐谱、音符、节奏、发声等音乐理论,也是一无所知。

        还不光是专业知识的欠缺,这时的他,父母年事已高,孩子尚幼,家庭情况也十分具体。虽然妻子一心一意支持他的选择,但作为头顶一片天脚踏一方土的土家汉子,他肩上要承担的责任实在是太多太多。

       然而黄旭之所以是黄旭,就在于他内心的执着与坚持。年龄不是问题,专业不是问题,只有亲情让他倍感纠结。但是,父母给了他这么好的天赋,当然也乐见这天赋所应创造出的价值;他自己身为人父,也要用自身的努力与拼搏作为儿女成长的垂范。

       于是,黄旭把内心的纠结放下了,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歌唱之路。一有空闲,他就下乡采风,到民间老艺人那里去汲取营养,搜集山歌唱腔、歌曲,了解地方折子戏、历史戏剧故事等。而一有演出机会,他就带着这首能够代表土家高腔山歌特色的《这山没得那山高》同行。他明白,沿河丰富多彩的土家文化别有风味,必须要世代传承下去,而他恰好具有了这方面的能力,又赢得了能够展示自身能力的平台,既然如此,就一定要自觉自愿地借助山歌,把土家文化推广传扬开去。

       毫不夸张地说,黄旭的演艺之路走到哪里,《这山没得那山高》的旋律就响到哪里。自2009年起,黄旭奔赴全国各地参加了30多场高规格的歌唱比赛或大型演出,《这山没得那山高》就演唱了20多次。正是因为心中有着对土家文化的挚爱,他才这样一次次饱含深情地传唱,在国内舞台上唱,在国际舞台上唱,让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了大山深处的沿河,知道了与土家文化一起流淌在沿河的乌江!

       时间与机遇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内心的坚持与坚守,鼓舞着黄旭克服所有的困难,爬上音乐之路的一座又一座高山,使他终于能站到万众瞩目的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为心爱的家乡而放声歌唱!


阎维文老师的乌江情深


       演出结束后,黄旭发布的消息在朋友圈收获了很多点赞,他为此写下了这样一段感言:“一路走来,真的感谢大家不离不弃的关注支持。但我要说的是,一首陌生的土家族民歌《这山没得那山高》能在这样一个高平台上与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民歌同台演出,完全是阎维文老师的善举,他是咱们土家人的大恩人,记住他!感恩他!”

       是的,翻开当天的节目单,跃入眼帘的,都是大众耳熟能详的歌曲,诸如《兰花花》、《小河淌水》、《天路》,以及阎维文老师的成名曲《小白杨》等。《这山没得那山高》虽然高亢动听,但因近年来才收集整理成型,传唱度还不广。这首歌能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确实得益于阎维文老师的大力提携。

       那么,阎维文老师与黄旭与《这山没得那山高》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缘分?这还得从他对弘扬中国民族声乐的责任自觉说起。

       阎维文老师,是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的男高音歌唱家,是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国家一级演员,是第二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的获得者。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首唱经典民歌《小白杨》起,阎维文老师就成为了备受民众关注和喜爱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进入新世纪后,阎维文老师逐渐从台前走到了幕后,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致力中国民族声乐的探索、挖掘、整理与推广工作上,先后录制了一系列地方民歌。

       这其中,有一首名叫《太阳出来照白岩》的歌曲,收录在专辑《红土情歌》中。这首被包括阎维文老师在内的众多歌唱家演绎过的脍炙人口的贵州民歌,最早就起源于沿河。

       演唱沿河民歌,使阎维文老师与沿河结下了缘分;而将沿河土家族歌手黄旭收入门下,则又进一步加深了这份情缘。

        为了传播中国民族声乐的科学发声方法和演唱技巧,挖掘和培养更多的民族声乐优秀人才,阎维文老师决定开设民族声乐大师班。2014年首期招生,黄旭有幸成为了30名弟子中的一员,也是大师班开门弟子中唯一的贵州人。

       从大师班学习归来后,黄旭忙于工作与生计,跟老师的联系比较少。2017年11月6-8日,铜仁市第六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成立30周年庆祝大会暨2017贵州沿河第八届乌江山峡百里画廊文化旅游节在沿河县城举行,阎维文老师作为演唱嘉宾应邀出席。黄旭与恩师在乌江边重逢,再叙师生情谊,并同台演出,一起为飞速发展的沿河放歌。在这次演出中,阎维文老师不仅演唱了他的经典曲目《母亲》,还演唱了歌颂沿河的新歌《乌江情》。

       演出结束后,阎维文老师与黄旭畅言中国民族声乐的发展与未来。还在大师班学习的时候,阎维文老师就特别认可黄旭的唱法,他曾评价说:“(黄旭的)这个声音刚开始时很松弛,到高音时很结实,男高音全有了。很结实,而且很靠前,非常好!”而经过几年的磨练,黄旭的演唱水平又有了很大进步。于是,阎维文老师邀请黄旭参加2018年1月份央视节目《回声嘹亮》的录制。节目录制完后,黄旭再次接受老师的邀请,参加了本次“阎师高徒”的汇报演出,并提前进京,重返师门,为演出成功做好了积极准备。

       如果说黄旭是宣传土家文化的千里马,阎维文老师便是慧眼识才的伯乐。正是阎维文老师的伯乐善举,让来自乌江边的土家汉子黄旭带着乌江边的土家山歌,信心满满地站到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中央!


对黄旭现象的思考

 

       2018年的“阎师高徒”——阎维文民族声乐大师班(北京)师生演唱会圆满地落下了帷幕,黄旭又回到了忙碌的学习与工作状态中。

       演出虽然结束了,但其袅袅的余音,却仍然给人以无穷的回味与思考。

       人们不禁要问:国家大剧院之于黄旭,有着怎样的意义?

       紧邻人民大会堂的中国国家大剧院,且不说是目前亚洲最大的剧院综合体,中国中外文化交流的最大平台,单是它代表了中国国家表演艺术的最高殿堂这一项,就足以令国内外众多的艺术家们为之心驰神往而努力进取。黄旭是第一位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的沿河人,也是第一位尝试将土家山歌与现代交响乐结合起来演出的沿河人,这不仅是黄旭的骄傲,也是所有热爱沿河土家文化的人们的骄傲。

      而国家大剧院之于沿河,又有着怎样的意义?

      2017年9月29日,《这山没得那山高》通过投票和广泛征求意见,在沿河土家族自治县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被确定为沿河县歌。网上可查的历史,仅在2013年1月,北京市延庆县的县歌《北京画廊》在国家大剧院有演出。也就是说,黄旭演唱的《这山没得那山高》,是京城之外,第一首登上国家大剧院舞台的县歌。这不仅是黄旭的骄傲,也是所有热爱沿河土家文化的人们的骄傲!

       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在节目单上,其他民歌都仅以省份或民族来界定,唯有黄旭演唱的《这山没得那山高》,赫然印着“贵州沿河土家族民歌”这样“省份+县名+民族”的细致说明。这是黄旭在填报节目的时候,对负责这次演出事宜的司麦澳公司提出来的要求。这九个字,不仅体现了黄旭热爱土家山歌的文化自信,也体现了他宣传家乡的文化自觉。

      在谈到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时,黄旭不无感慨地说,如果不是土家民歌有这样深厚的魅力,如果不是父母赐予的嗓音天赋,如果不是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单凭他自己的一腔韧劲,也很难走到今天。2010年参加完青歌赛后,黄旭向县里的领导汇报了自己希望能进入专业院校系统学习乐理知识的想法。他的想法得到了领导们的积极支持,不光多方联系让他破格成为了贵州大学艺术系张贵华教授的学生,还为他解决了相关学习经费。正是各级领导的悉心关怀,鼓励着他,陪伴着他,推动着他,一步步找到方向,一点点明白责任,一声声唱出了乡情乡心!

       为大力挖掘、整理和弘扬土家民族民间文化,沿河土家族自治县近年来不断开拓创新,打造品牌。现任四大班子领导更是深入民间,亲身体验,任廷浬书记、何支刚县长、席宁主任和刘明军主席均是黔东土生土长的土家人,他们不仅挚爱土家文化,还亲力亲为,广为研究,创造传承;不仅积极扶持艺林新秀,有时还结合新时代精神作词作曲、自编自导《唱山歌,感党恩》文艺活动,以宣传推广土家文化!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和文化氛围里,黄旭才如鱼得水地取得了艺术道路上的不断进步和成长!

       江海之大,集于细流。一地文化的繁荣,需要政府部门的倡导,更需要当地文化人们的自觉、自发与自愿参与。沿河这些年来,各种民族民间传统文化都得到史无前例的挖掘、收集、整理、保护与推广,这正是文化自信与自觉精神的体现与弘扬。2010年10月18日,沿河土家族自治县被中国民间文艺协会授予“中国土家山歌之乡”的称号,其土家山歌文化繁荣的背后,不仅饱含着沿河县委政府对发展地方民族文化事业的精心规划与培育,也凝聚着沿河一大批文艺工作者与有识之士默默付出的心血与汗水。单以黄旭为例,他今后除了要在各地演出中继续传唱《这山没得那山高》、《打渔歌》、《看妹抬头不抬头》等代表性歌曲外,还将专门录制一张沿河土家山歌专辑,以期让土家族丰富多彩的文化,藉由山歌更广泛地传扬四方!

       行文至此,作为沿河人,非常感谢黄旭为推广沿河土家文化所做出的努力,更感谢所有为提升沿河文化品位、丰富沿河文化内蕴、打造沿河文化形象而甘于寂寞、锐意进取的人们!文化魅力之于经济建设的推动作用,有目共睹,人尽皆知——沈从文先生一部《边城》火了凤凰,王洛宾先生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美了青海。我们也由衷期待黄旭的《这山没得那山高》,能够靓了沿河,醉了乌江!

审 稿:田    军

                     任廷海      

编 辑:杨    敏

               朱志伟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