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歌剧-情郎选中哪一棵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24 20:42:2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云南山歌
山歌爱好者聚集地!
关注
小思妍歪着脑袋有些纠结,但是权天睿的话,还是让权思妍有些松口气了,至少不用在纠结了。 看穿一切真相的权天睿。“…………” 果然,自己老婆是对的,这个孩子就得这么早进行这方面的教育。 权天睿将思妍给抱了进去,递给了桂嫂,这才上了楼,直接去了书房。 直接给李锦打了电话过去。 “查查权以蔷在什么位置。” 刚刚下班的李锦:“…………” 这是又要加班的节奏啊! 就这样,他能找到老婆才有个鬼,最主要的是,全世界都在谈恋爱,就他一个单身狗的感觉,也是够了。 而且,他能找boss加工资吗?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真的问出来了。 但嘴上却依旧麻利儿的回答。“好叻……” “最近季冬青在什么位置?” 李锦一边开电脑,一边回着权天睿的话。 “不知道,影藏的很深,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不过却有人去给季美雅探监,这很奇怪。” 权天睿拧眉,嗓音沁冷。“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因为我看过监控,没有什么特别的,所以这才没有直接跟你说。” 李锦敲着键盘的手顿了顿,难道是那个人出了问题? “把那段监控发给我。” “好的,boss。” 既然boss怀疑,那么就是真的有问题。 李锦丝毫不怀疑这一点。 权天睿转身过来开电脑,电脑打开,点开邮件,李锦的邮件正好发了过来。 细细的看了一遍,到了最末尾的时候,他却按住了暂停键。 从一开始确实没有什么异样,好似只是季美雅一个普通朋友的探监,闲聊了几句而已,开始季美雅的情绪很平静,甚至是有些不耐烦。 毕竟自己如今这个样子,她谁也不愿给对方看到。 曾经的公主,如今的囚犯,这样的差距,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这样,羞愧,不耐烦,甚至是不愿意跟对方在多谈什么。 但是就是权天睿暂停的这个页面,虽然听不到上面说了什么话,但是却可以清晰的看得出来,季美雅眼中的惊愕。 那是见到了自己意想之外的人所拥有的表情。 这人肯定是她所认识的。 而如今认识季美雅的人,都恨不得撇清了关系,而这人却乔装了去看她,显然有些用心不纯了。 “查查去探监的那个人,我要详细的资料,还有那天他探监之后的去向。” “好的。” 李锦已经没有那个力气抱怨自己加班的事情了,只有手下更快速的操作电脑。 权天睿看着定格下来的画面,沁冷的双眸,迸发着让人心惊的冷意。 季冬青,就算是你隐藏的再深,我也要将你给连同泥巴一起拔出来。 “boss,那个人的资料稍后发你邮箱,但是权以蔷的行踪却有了,在意大利。” 听到这个回答,权天睿也是没有想到,老头子将她放在意大利是为了什么了? 那边的黑手党,很多有自己的人,但是也有别人的,形式很复杂,将权以蔷放在那个位置,对于权以蔷来说很危险。 依照她的能力,目前确实是这样。 老头子既然有心放她一条生路,怎么想都不会放她在那边。 不过,既然是老头子的意思,他也不会去参与过多,只要权以蔷乖乖的,别在触碰到他的逆鳞,他们之间还可以当做彼此不认识的陌生人,如果她还是不知死活,那么就怨不得他了。 “嗯,最近小心点季美雅的动态。” “好的。” 权天睿这才挂了电话,把玩着手中的手机,拉开了抽屉,见里面的烟盒静静的躺在里面。 其实他不抽烟,但就是因为上次心情烦闷抽了一次,还被她看到了,那伤痛的眼让他现在都无法忘记。 此刻,她不在身边,但是却不想再抽了。 再次阖上了抽屉,这才拿起手机,给宋惜渊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那边很快被接起。 “爸,她怎么样了?” 一边通话着,修长的手指,却不断的在键盘上飞舞着。 宋惜渊接到权天睿的电话一点都不意外。 看向新兵训练营的那边,这才收回了视线。 “嗯,第一次状态还不错。” 听到宋惜渊的回话,权天睿的指尖也跟着停住了,而他的电脑画面却直接转接进了军事的监控系统。 指尖再次动了动,很快调出了有她身影的监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权天睿的错觉,感觉只是一天不见,她似乎瘦了。 此刻估计是太累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权天睿将镜头拉近了,却看到她磨起水泡的手指。 权天睿的那深邃的瞳孔猛然的一缩。 那是画画的手,从来没有做过粗活的她,手指养的白嫩而修长,因为常年画画的缘故,十指很是漂亮。 但是此刻,那些红肿的水泡,却是那样的耀武扬威的出现在她的手指上。 就连呼吸都重了好几分。 他真的后悔了,看着她受伤,就算只是被磨了几个水泡,他都心痛的连自己都无法忍受。 就连那边的宋惜渊都听出来了。 想到此刻权天睿有可能做的事情,宋惜渊也在为自己刚刚那些不是实话的话微微的愧疚着。 “别看了,新兵的训练,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宋惜渊的话传来,这才打断了权天睿颗痛着的心。 “知道我为什么拒绝了你来军营到教官的请求了吗?” 权天睿哪里还不会明白?他当年也是这么训练过来的,而且他的训练只会被这个更加残酷,但那些都是自己在承受,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是她不行。 别说是手指上几个水泡而已,就算只是红了一片他都会心疼。 “所以,别看了,也别打电话了,这样你也会好受一点。” 其实宋惜渊自己也难受,也心疼,那是他的女儿。 但是,那也是她的选择,他就算是心疼,看着视频之中,她睡得香甜的样子。 “嗯,我知道了。” 就在此时视频之中的她微微的动了动腿,被子瞬间滑落了下来。 “爸……她被子掉了,去给她盖下被子吧!” “…………”刚刚说的知道了呢?这是当他的苦口婆心当成了耳边风了吧! 一个二个都不省心的。 只是那是自己的女婿,对自己女儿的关系,他还是应该感觉到高兴才是。 不过,看来他的军方监控系统该升级了。 宋惜渊沉着声音应了一声,“嗯。”这才挂掉了电话。 权天睿挂掉电话之后,却依旧舍不得关掉视频。 只是那样愣愣的看着,手指触摸着屏幕上她躺着的位置,细细的磨蹭,好似那样就能真的触摸到她一样。 “丫头,我想你了。” 那向来沁冷的声音,却多了几分温柔的缱绻。 或许是感受到权天睿的注视,熟睡之中的夏天动了动身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明明累到了极致,却意外的只是睡了一个小时,就醒来了。 也不知道女儿跟他回去了没有。 在部队里,所有的通讯都被没收了,她就算是想念也无法联系到他们。 夏天微微的叹息,这才撑起了还依旧酸软的身子,坐在了床上。 权天睿看着屏幕,明明知道他们相隔甚远,她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看着她,但,呼吸还是缓了几分,生怕被她发现似得。 只是下一刻,整个瞬间黑掉了。 “…………”果然是个坑女婿的老丈人。 权天睿伸出手指,放置在键盘上,想要重新解开系统对他的封制。 但是下一刻却停下了手,在这样看下去,他估计都直接会飞去帝都,直接将她给带回来了。 算了,忍忍就过了。 翌日,权天睿上班,不过却带着小思妍一起去的。 整个公司的人再次热血沸腾了,因为八卦啊! 今日老板娘没有来,小公主却来了,还是父女两个一起来。 这各种脑补的画面,也是让众人控制不住啊! 当然,这些都是权天睿跟小思妍所不关系的。 小思妍在权天睿的办公室玩积木,看权天睿那宠溺的样子,是恨不得将整个游乐场都搬到办公司了。 李锦见此也只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 反正他见过还有比这个更加宠的画面,所以还算是淡定了。 见李锦进来,权天睿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抬眸看向他。 “那个人的资料有调查到了吗?” 李锦这才抱着资料走了进来。 “查到了,等下发你邮箱,boss这个你先签下字。” 李锦将资料放在了权天睿的办公桌上,李锦转身准备出去,权天睿却突然叫住了李锦。 “等下。” 等下步子,转身看向权天睿,等待着他的话。 而权天睿却转头看向正在玩积木的小思妍。 “思妍,你要吃点什么?我让李叔叔去给你买。” 那温柔的语气,跟他说话,完全是两个样子。 小思妍抬起头来,看向权天睿,笑的格外的甜腻。 “爸爸,我想吃蛋挞,还有慕斯,布丁,还有……” 小思妍看着权天睿,自己貌似想吃的太多了,爸爸会不会不给她买啊? 李锦:“…………” 这么多,小小姐确定吃得完? “还有什么?”权天睿那语气丝毫没有觉得多了的意思。 小思妍那小脸上更是一喜。“还有酸奶。” 直接起身朝权天睿跑去,伸手要求抱抱。 权天睿侧过身子,将小思妍一把捞入怀中。 小思妍凑过脑袋,吧唧的一下,就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爸爸最好了。” 对于小思妍的特意卖萌,权天睿表示很受用,特别是她以前那高冷的性子,如今能这样,这更是难得之中的难得。 “我的宝贝思妍也乖。” 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梁,那样子温柔的简直像是良家妇男。 李锦觉得,自己这是闪瞎了眼了。 自己这个单身狗在这里,简直是来受虐的。 “boss,那我先去给小小姐买了。” 所以还是先闪比较好。 权天睿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李锦,没有点头,却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听说孟筱婕怀孕了。” 李锦刚迈出去的步子顿住了,孟筱婕怀孕了? 心里震撼的说不话来,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一股疼痛瞬间弥漫开来。 而且还参杂这几分愤怒。 李锦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尽量平缓了几分。 “恭喜她了。” 言罢,李锦头也不回的朝外面走。boss是怎样的存在,自己的异样他害怕被他看出来。 所以,李锦的步子迈的相当的快。 只是当李锦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小思妍那软糯的话传来。 “爸爸,李叔叔怎么突然心情不好了?” 李锦差点撞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框上。 小思妍都知道,想到瞒着boss这简直是个奢望。 不过此刻的李锦根本无心在估计其他了,心里的烦躁,让他忍不住想要逃离。 李锦几乎是狼狈的从总裁办公室出去,看着李锦出去的背影,权天睿低头看向小思妍,伸手为她整理了下衣角卷起来的地方。 “李叔叔的女朋友有小宝宝了,他是高兴的。” 唔……这话也是李锦没有听到,不然估计被气的跳起来,他那分明是被气的,哪里是高兴的? 不过,前提是李锦并不在。 小思妍笑着点了点头。“那真好,以后我又多一个小弟弟玩儿了。” “很喜欢小弟弟?” 权天睿想到夏天很想要在生一个,只是他不愿意她才承受那样的痛了。 “很喜欢啊!弟弟可以陪我一起玩儿了,我还可以保护他。” 那明亮的小眼睛里满是期待与向往。 权天睿点了点头。“嗯,你干妈会给你在生一个弟弟的。” 小思妍歪着脑袋,抬起那小脑袋看向权天睿,慢慢的起身,面对这他,这才送那还有些肉乎乎的小手捧着权天睿那冷峻的脸庞。 “可是爸爸我想是妈妈生的。” 那小眼睛里面满是期待,看的权天睿也有心有不忍。 “那让爸爸好好想想好不好?”就算是不愿意她这样吃苦,她自己愿意心甘情愿的去承受,这对于她来说,是好事,绝非坏事。 许久,权天睿这才深深的呼吸,平息了自己的气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