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来南京看话剧《平凡的世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7 02:51: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每天十分钟,带你涨知识


春暖花开,正是看戏的好季节。


“2018·南京戏剧节”即将启动,20多部名剧将于4月20日-10月27日陆续上演。


其中,有二次元舞台剧《全职高手》,百老汇经典《开心晚宴》,赖声川导演、何炅主演的《水中之书》,孟京辉先锋话剧《恋爱的犀牛》,万芳作品《新原野》,林奕华导演、张艾嘉主演话剧《聊斋》……



这其中,有一部将110万字的巨著压缩成舞台上200分钟的话剧作品,在舞台上呈现出大时代里小人物的悲喜哀乐。


它就是陕西人艺版话剧《平凡的世界》



日前,文化十分记者专访话剧《平凡的世界》导演宫晓东、编剧孟冰、制作人李宣,感受黄土地上的情怀。



话剧《平凡的世界》改编自曾获得茅盾文学奖的路遥同名作品。该剧全景式展现了从文革后期到改革初期,陕北高原上人们的生活面貌,深刻反映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洪流中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中期的中国陕北黄土高原上,家境贫寒的孙少安因为门当户对的旧有观念,放弃了心中所爱的润叶,娶了贺秀莲。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弟弟孙少平走出农村,想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但外面的世界同样要经受未知的苦难。


在命运的沼泽里一步步艰难前行,时代的桎梏下,他们的终点不知道在何方。坚守还是放弃那份信仰与追求,他们会接受命运的摆布吗?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1975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这是《平凡的世界》的开头,也是这个平凡世界的结尾。


无论中间发生过多少轰轰烈烈、悲欢离合的故事,但是人生的历程过后,这个世界又重归平淡,一切循回往复,又开始了一个新的春天


有多少人当年在读《平凡的世界》时激动不已、热泪盈眶?为艰难的爱情、为苦难的生活、为不屈的奋斗、为黄土地的苍凉……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话剧《平凡的世界》于2017年底进行首轮演出,仅仅半月三场门票全部售罄。


▲知乎网友评价


▲知乎网友评价


回到从前是多么重要


担任本剧导演的是曾执导、制作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大宋提刑官》《林海雪原》《走西口》等热播电视剧的国家一级导演宫晓东


▲导演 宫晓东


上世纪80、90年代,几乎每一个文学青年都读过《平凡的世界》,并为此激动,宫晓东也不例外。“我是在80年代读了路遥的小说,然后如饥似渴地去品读路遥的每一部作品,包括《人生》。”

许多年过去了,要把《平凡的世界》搬上舞台,宫晓东开始回忆自己当年阅读原著时的感受。


我除了回忆当初路遥留下的深刻印象究竟是什么,我为什么为《平凡的世界》而激动,实际上还在努力找回自己当年为他所激动的那个情感状态。


因为那个情感状态已经久远了,自己在不断创作当中、不断朝前走的时候,甚至到今天已经忘了当年自己怎么被震撼,怎么被激动的。那个情感性质和时代气场,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的,为什么找不回去,过去是怎样的,忘了。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时代剧变、沧海桑田,时代作用于人的情感状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被历史洪流所激荡、所改变。现在这个时代还能不能找回当年的情感,能不能找回自己为此所激动的状态,成为首先摆在导演宫晓东面前最大的难题。


所以,对我来说回到从前是多么的重要。


所以,我要找回自己从前的感动,更要找回当年那个时代对我当时的感动。找到当时时代的行为方式,精神状态、情感特质、作品的品格,是多么重要。要想做出心中的《平凡的世界》,就一定要找回最初的感动。


▲宫晓东采风照


因此,宫晓东带着整个剧组,两次前往郭家沟,“回到已经被时代翻篇的那个时代。”


找犁、找牛、找羊、找鸡、找驴,宫晓东想让演员们在郭家沟里找回当年时代的感动,找回当年人与人之间有的那种准则。


▲路遥故居 陕西省延川县郭家沟


宫晓东的努力,制作人李宣看在眼里。“导演带着剧组几次下去体验生活,包括让演员去学打泥坯,烧砖,辨认农具。”


牛该怎么套犁轭,驴你敢上去骑吗,羊奶得试着挤挤,连草跟麦苗一概分不清,就是这样的情况,所以你不去体验生活不行。我们道具设计师,光画各种农具的草稿,就画了厚厚一本子,现在这个时代离那个时代太远了。


宫晓东努力复旧,他甚至做了一个直径16米的石磨盘放在舞台。


石磨现在都已经被人遗弃了,现在还有谁用石磨在碾轧粮食?把玉米碾碎、把麦子碾碎,我们靠它来吃饭,它已经成为我们过去生活翻篇的一种象征了。


现在,它静静地待在黄土高原上,坐落在每一个村庄的大树下,院落中。但是,只有孩子在上边戏耍,鸡在上面啄食。


石磨盘已经成为了过去时代的象征,宫晓东认为,这是一个典型。“就是这个大磨盘,咕噜咕噜地碾轧、转动,上千年、上百年、几十年,现在它的使命结束了,它只能成为一种陈列和印记。”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他想用舞台上这个巨大的石磨盘提醒着所有观众,不要忘记它曾给我们这个民族带来的坚实、沉重和转动。“生活就是在不断地转动。”


在舞台上,宫晓东精心设计了几处桥段来向路遥致敬。路遥的铜像出现在舞台上,发出声音这个声音既是时代的声音又是路遥先生的心声。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一个文学家,从高高的基座上走来,说着路遥先生当年写的那些非常美好的语言,非常准确的精神状态的描写,以及对生活的感悟,对未来的畅想


我相信在天之灵,他看见了,他听见了,他感到欣慰。路遥先生,祝你在天堂继续创作,继续对自己的使命承担责任,让自己的作品照耀后人,普惠民族。


路遥先生说,像牛一样耕种,像土地一样生长,跟我们一起。


“这段生活跟《白鹿原》真的不一样”


毫不夸张地说,话剧《平凡的世界》编剧孟冰是路遥的“铁杆粉丝”。在他眼里,路遥先生是一个内心充满激情,并且有着浪漫情怀,也很温情的一个人


在他的作品当中很多次地使用‘亲爱的’这样的词,‘我亲爱的故乡’,‘我亲爱的家乡’,‘我亲爱的父亲母亲’,‘我亲爱的兄弟姐妹’,‘我亲爱的老师’......用很多。


他顽强地,特别不隐讳地,直接地,一定要把自己内心的感情表述出来。


▲编剧 孟冰


在接到改编《平凡的世界》任务时,孟冰编剧的话剧《白鹿原》已大获成功、一票难求。但他依然觉得,这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白鹿原》的演出不管怎么说,特别是作为陕西人民艺术剧院,剧组获得的好评和赞誉,其实就是你在这样的一个状态当中。但是再做这样一部作品,万一做不好,等于给自己找不痛快。


制作人李宣对孟冰的难处十分理解。“从50万字的《白鹿原》改编成3900字的剧本,我觉得剧作家孟冰先生就经受了一次挑战,《平凡的世界》是2本《白鹿原》的量,把它改成四万字的剧本,太难了,这个取舍之间、选择之间、架构之间真的是太难了。”


▲制作人李宣(右)与编剧孟冰(左)检查剧本朗读


因此,为了更好地改编剧本,从2016年的3月份开始,孟冰就开始专注于大量的阅读。《路遥传》《路遥评传》《路遥大事记》,“包括1975年到1985年间中国变迁前进的脚步记录。”


▲孟冰所查阅的部分资料


但在阅读过程中,孟冰愈发觉得,“这段生活跟《白鹿原》真的不一样。”他所说的“不一样”不只是历史层面,而是改编方式上。


因为我亲身经历了路遥先生小说里写的这一段历史时期,所以我也有我的感受。小说里人物的命运都能唤起我对那个时代的记忆,也能唤起我自己,但有些事情所处环境不同,因为我在部队,在北京,跟剧中人物的情节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我们经历了同样的历史事件,这是一个民族集体的记忆。


所以在创作过程中就不是一个很客观的,我去改编和创作一部别人的作品,哪怕他是大师的作品,是前辈的作品,融入了自己的情感以后,仿佛也是我自己的一部作品,是我和路遥先生交流、沟通,也是我主动把自己化解,再去融入他的这样一个交流过程。


▲编剧孟冰(左)与导演宫晓东(右)交谈


孟冰在写作中不断与笔下的文字交流着,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自己的强烈感受。许是写作的人都常常有一种不满足感,心中所想与笔下所言总是被复杂的状况所碍。他诚实地告诉记者,“可能是有时代的局限性,毕竟过了这么多年,所以对剧中人物的情感状态和描写,我有时候会有一种不满足感。


当然我相信如果路遥先生能活到今天,如果今天再让他来写这部作品,或者让他来修改这部作品,他一定和我一样有这样一种对自己的作品不满足感。


他一定会写得更准确,更深刻,更洒脱,或者更能直接表达自己的愿望。在那个作品当中这些方面还不是很清晰。


▲话剧《平凡的世界》剧照



去年,剧组采风至延安大学的文汇山上,这里矗立着路遥的坟茔和雕像。



孟冰告诉记者,面对路遥的雕像,除了表示敬意,他还说了这样一句话。


“老先生您也别发怒,您开恩允许我们进行一点这样的探索。”


说完,孟冰鞠躬,再抬头看着雕像,“我看着他的时候,我觉得他听懂了。”



延伸阅读:




监制 | 任永蔚

制片人 | 石岩

主编 | 纪萱萱

记者 | 王瑞宁

编辑 | 潘   婷

运营 | 邓   荣


往期节目推荐

 古诗童韵 | 孩子背诗有妙招,别再逼他死记硬背了

 十分推荐 | 整体颜值都很“在线”的青春版《三国》,你要追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