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团历史 >《青蛇》人物志|许仙 张宇铉:悲剧是爱情的单向信
《青蛇》人物志|许仙 张宇铉:悲剧是爱情的单向信
2021-04-26 09:07:53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

许仙,张宇铉




“许誓卿言休作梦,仙言一谶挽成空。”这是他送给许仙的话



张宇铉,江苏师范大学传媒与影视学院

广播电视编导专业2016级

在《青蛇》中饰演许仙



清瘦俊朗,霁月清风,想要找一个这样的许仙,本就是难事。相对于其他角色,不出意料,许仙的人选是我们最后才拍板决定的。


“在选角之初,张宇铉与许仙的形象就曾在我脑海里多次重叠,”参与选角的副社长和我们说,“虽然第一时间想到他,但因为他平时生活安排地很忙碌,我们也没有想到他最终能答应出演。”


“不过好在,兜兜转转,在试了不下十个男生甚至考虑到找女生反串之后,我们还是找到了张宇铉,看过剧本之后,他很快就答应下来,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因为我们都想尽可能在每个角色的挑选上呈现得尽可能贴合。”  


“之所以最终答应,也是因为真的被这部戏所打动。”在采访中,张宇铉也向我们阐述了他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和一些排练中的故事,他回忆:“排练很有趣,当然也会有一些挑战,可能和从小的生活习性有关,我不太习惯别人离我太近,所以每遇到这种 ‘特别的’动作戏份,真是非常非常痛苦……动作戏份,真的是很有压力。”



“我觉得相比剧中的其他角色,许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只有他不戴着‘光环’。”


“我觉得相比剧中的其他角色,许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凡人,这意味着他既有善良、淳朴等积极的品质,也有贪婪、懦弱的秉性。白蛇、青蛇作为妖,她们对人的理解与行为是理想、天真的;法海代表着对情感的理智,所行的是对欲望的超脱。在这二者之间便是许仙,他是凡人,只有他不戴着‘光环’。” 这是他对许仙的理解。


虽然在舞台上经历了许仙的一生,但张宇铉坦言自己并不是许仙, “坦诚言,我真实的性格和这个角色几乎完全相反。我个人习惯迅速、果断地做事,喜欢挑战,有点好斗,因为竞争本身很有意思。而《青蛇》中的许仙性格比较懦弱、被动,一旦遇到冲击或抉择,一般都是选择逃避或被动接受。”


当问起自己是否与许仙有些许相似之处,张宇铉想了许久给出回答,“相似的地方…我和这个角色大概只有在追求感情上有点相似吧,偏被动、有点迟钝。但他是因为个性比较羞涩,我是没什么兴趣。”




关于许仙,关于《青蛇》

“我认为《青蛇》有很大的创新与突破,自成一套逻辑。”


《青蛇》中许仙的形象有着很大的原创性。在深入了解剧本之前,我对许仙的印象还是《新白娘子传奇》中那个温柔、痴情的书生。《青蛇》继承了前一点,但在后一点上做了调整。最开始我对《青蛇》中许仙的理解是一个忘情负义的形象,这是很直观的,因为在这部剧中他抛弃了白蛇,和小青之间也不清不楚。但随着长时间的排练和揣摩,你会发现如果这样简单地对这个角色盖棺定论,那就太低估《青蛇》的价值了。” 


对于许仙这个角色,从一开始的通感剧本,到后来的排练,在这一段漫长的时间里,张宇铉对于许仙这一个角色,从认识到了解,再到后来复杂的感情,他为我们做了很深刻的剖析:


在白蛇身份没有曝光的前半部分,《青蛇》的节奏是比较轻松的,你可以从中感受到许仙内心对爱情的憧憬和真诚。但随着剧情的发展,许仙人性中怯懦、欲望的部分会展现出来,这个时候你更多地会有惋惜、甚至气愤的感受。”

“但在排练了数十遍后,你会渐渐体会到:回归现实,许仙作了普通人会作出的选择。他不是英雄、不是圣人,传统故事中许仙所带有的那种理想的人格在《青蛇》被剥去了——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凡人,他的所作所为都合乎世俗的眼光、逻辑。这其中当然会有一些消极的价值取向,我们不认同。但是就这个角色的艺术诠释来说,我认为《青蛇》有很大的创新与突破,自成一套逻辑。”


 “《青蛇》中有两个人物形象是不能简单地‘脸谱化’的,一个是法海、一个是许仙,这部作品的主要艺术价值也正体现在对这两个人物性格改动所导致的戏剧变化上,《青蛇》中这两个人物的形象较之传统故事中要饱满、复杂得多,因为融入了现实中性的欲望、纠结。以许仙为例,对于白娘子,他是真的;对于蛇,他是真的。当面临在这二者之间做一个抉择时,他选择了保护自己的性命。人们惋惜许仙的选择,正如人们惋惜《东爱》中完治的选择,但我们应当注意的是,许仙和完治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他们既会有人的冲动、热情、真诚,也会有人的欲望、自私、怯懦。而当面临一个超越其所能控制的局面时,他们往往会选择回到自己所熟悉的安全的领域。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关于体悟

“许仙这个角色代表着最寻常的人性,不能一言以蔽之。”


“在塑造《青蛇》的‘许仙’这个角色时,我想避免这个角色被观众打上一个标签,因为在这部话剧中,许仙这个角色代表着最寻常的人性,不能一言以蔽之。我希望观众将注意力放在观察许仙是如何一步步转变的过程,并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感触。”


“《青蛇》中的台词都很精炼,许仙的话,有一段我觉得很耐人寻味,那是在白娘子离开许仙后,许仙心生悔意,唤白娘子回来。要注意,让他心生悔意的原因不是往日的热恋,而是他不想独自一人承担抚养孩子的责任。尽管在此之前,《青蛇》许仙人格中的负面已经体现了很多,但大都处理得很模糊,有些悬而未决的味道,这让观众对许仙产生一种幻想。在这最后,通过许仙的如此“后悔”,其真实的心迹表露无遗,算是定案。我觉得这种收尾非常漂亮。”



关于话剧 


“话剧和电影有很大的不同。因为我自己所在的是电影相关的专业,所以很清晰地感受到二者在创作思路、表现手段等方面的差异。最大的感触就是和电影相比,话剧演员的自主创作中会在作品中占有更大的比重。电影则是以导演的构思为主。”

“而且话剧是舞台上的艺术,每一次表演都是新的创作,这种创作是不允许有NG的,这要求演员对表演要更加熟练,对剧本的理解更加深刻,并且有临场应变的能力。对于我自己来说,就是让自己完全地成为剧中的角色吧,完全地接受他的性格和态度,这甚至会在一段时间内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比如我们常会在日常聊天中不自觉地用到彼此的台词,很好玩。”




李碧华在《青蛇》原著里曾说:

“ 每个女人,也希望她生命中有两个男人,许仙和法海。许仙是依依挽手,细细画眉的美少年,给你讲最好听的话语来熨帖心灵。但只因到手了,他没一句话说得准,没一个动作硬朗。”


我们期待,原著中的那个书生,撑一柄油纸伞,穿过朦朦雨雾,向我们走来;

我们也期待,在张宇铉的诠释下,不一样的许仙




一个关于爱恨情仇,从此万劫不复的故事。

原著:李碧华小说《青蛇》    编剧:田沁鑫、安莹

风灵话剧社呈现


总策划:张才祥、唐宁

监制:匡艳丽、周荃

导演:于忠民

执行导演:顾卫恬、芦琳杰

演员指导:王晨晨、卜雯婷

动作指导:李可欣

舞台设计/道具总监:范斌

造型设计:杨仪、李可欣

舞台监督:茹果、沈芷伊、刘新蕾

多媒体总监:芦琳杰、田浣新

视觉总监:刘璇

文案策划:顾卫恬、传媒与影视学院新媒体中心

平面设计:吴珍妮(特邀)、广告人俱乐部、尚高工作室

宣发总监:顾卫恬、传媒与影视学院学生会、传媒与影视学院新媒体中心

剧照摄影:宋重阳、彭晓林、李可欣


场务

灯光:陈思远  仇力平 李敏慧 李萍萍 刘秋杉

催场:李新雅 缪琪雯 陈佳妮

舞美:吴海娟 李暗然 耿慧心 王柯帆 董慧莹  郑雯予 陆瑜莉 闫宜卿 朱欣语 徐淼

音响:田浣新 徐文倩 何欣怡 韩冰怡

摄像:宋重阳 彭晓林 叶帆 潘佳晨

后勤:王思涵


青蛇:卢嘉琪

白蛇:王柳语言科学与艺术学院)

许仙:张宇铉

法海:王晨晨

济着/裁缝:孙茂轩

僧人/捕快:陈嘉诚

僧人/书生:张古玥

僧人/乞丐:叶    鑫

僧人/菜农:朱    佳

僧人/铁匠:陈    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