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剧的根本是要有童趣 ——在国家艺术基金全国儿童剧培训班上的讲课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7 02:54: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儿童剧,故名思议是给儿童看的戏剧。儿童和成年人不一样,儿童有童趣,儿童剧就必须有童趣。用成年人的兴趣来写儿童剧是不负责任的,没有童趣的儿童剧,没有排练和演出的必要。

什么叫童趣?就是从儿童的视角看事物。

我从以下几个方面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想法。

一、当前中国儿童剧的现状。

我是北京春苗杯的评委,从第四届、第五届北京春苗杯的参选作品看。81部参选作品中,描写现实的作品只有三部。北京儿艺的《足球足球》,北京戏曲职业艺术学院的《少年少年》,北京华夏典藏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的皮影剧《寻找抗日小英雄》。其它的都是神话故事或者童话。《白雪公主》年年不止一台。《小王子》也是年年报。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世界著名的儿童剧童趣十足,容易被小观众接受,所以年年报,年年演,年年有小观众爱看。而现实题材的儿童剧原创非常难。为什么?因为写儿童剧的人很难找到童趣,或者没有童趣。儿童剧作家没有童趣,那就不应该写儿童剧了。为什么找不到童趣呢?我觉得有这样几个原因。

1、思想束缚。现在通过组织宣传的好儿童、好少年本身就没有童趣。前几年有一个什么地方宣传的五道杠少年,说他上小学时就开始看《新闻联播》。好像这样就是好少年。这样的儿童应该提倡吗?《新闻联播》是给儿童看的吗?我看应该把他父母一块拉去看病。我对儿童教育不熟悉.但是我知道宣传这样的儿童太过于功利的,家长为什么要让孩子看新闻联播?是想说明他关心国家大事吗?新闻联播好看不好看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家长这样炒作他,实际是在摧残他。这是典型的“假、大、空”,是极左思想在做怪。这样的孩子怎么写成儿童剧?这样孩子写成儿童剧也不具备童趣,还很讨厌。

2、价值观扭曲。什么样的孩子是好孩子?应该向小观众传达做什么样的孩子?前几年有一个儿童剧,是写一个孩子为救丹顶鹤而死了的故事。我看了这样戏非常愤怒。我想问问编剧,你会让你的女儿去为救一只丹顶鹤而死吗?如果你不会让你的女儿为救一只鸟而死,你为什么要写这样的戏,让别的孩子去学、去死。这非常恶劣!我们要告诉孩子,你的生命比一只鸟有价值,不能做这样无畏的牺牲。这样死了没有价值,爱护鸟,保护鸟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这纯粹是装孙子。据说这是真事儿,真事也不值得宣传。司马光砸缸是因为他把缸砸了把小朋友救出来自己也很安全,他要是跳进缸里救孩子自己淹死了,我们的古人绝对不会让后人学习他,因为那是傻叉!

3、创作者不熟悉儿童。当年欧阳逸冰先生写的儿童剧非常完美成功,因为他是教师出身,他喜欢孩子,他常年生活在孩子中间,对孩子的生活熟悉,他想让孩子看到有意思、有意义的儿童剧,所以他可以写出感人的儿童剧。新中国儿童剧老前辈任德耀,常年和孩子在一起,他才能写出,导出那么多好看的儿童剧。现在有人写儿童剧,演儿童剧,并不是爱儿童剧,不是喜欢儿童剧,而主要是政府和各个方面对儿童剧支持比较多,有钱。一个对孩子不熟悉的人,也不喜欢的人,只为了能挣钱就来搞儿童剧,他怎么能写出让孩子爱看的儿童剧?我每年要看几十部儿童剧,我从心里认为,大多数儿童剧的创作者不熟悉儿童生活,不熟悉儿童心理。他们是看着中国青年报、中国少年报来进行儿童剧创作的。他们没研究儿童心理,只研究写什么样的戏能从政府要来钱。这样的戏,儿童是不爱看的。

4、放不开思路。能不能写有缺点的儿童?能不能写有个性的儿童?这是目前儿童剧创作的大糊涂。我们说儿童电影。最好看的是《小兵张嘎》,而张嘎子就是一个有个性有缺点的孩子,他打架,上树,咬人。可是他是一个小英雄。现在有人这么写儿童吗?

儿童剧是艺术品,不是宣传品,但是儿童剧确实有承担着向儿童灌输正确的思想的任务.如何正确处理教育儿童和影响儿童,寓教于乐是当前儿童剧最大的问题。

二、什么是童趣?

1、童趣就是孩子丰富的想像力。有这样一个例子:分别向幼儿园、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提问:“○是什么?”幼儿园的回答最热闹:“圆圈!”“太阳!”“月亮!”“烧饼!”“井盖!”“皮球!”几乎一个孩子回答一个样。可是小学生基本回答:“零”,中学生听到这样问题,基本的反应是反问老师:“老师您什么意思?”向大学生问这个问题,你得到的回答是:“你有病啊!”看看,想象力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枯竭的。这是不是很可能。而儿童剧就是要鼓励孩子保持这样想象力。

2、鲜明的个性。

陕西中贝元公司有一个儿童戏叫《和你在一起》,里边的主要人物叫果子。

戏里有这样的对话:

医生:你认为你不参加实习班是对的吗?

果子:对!

医生:你认为你喜欢皮影是对的吗?

果子:对!

医生:可是所有人都认为你是错的。

果子:要是所有人都错了呢?

我在西安剧场里看这个戏的时候,剧场里的小观众听到这里全部兴奋地鼓起掌来。这让我有些吃惊,我没想到果子的话能引起看戏的孩子们的共鸣,我就小瞧了小观众了。接着我马上想到:在哥白尼发现“日心说”之前,全世界人都是错的;在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之前,全世界人都是错的。可是我们这些大人都不敢这样想了,孩子们却对这样的想法表示热烈支持。这就是孩子的大胆与个性。我们现在的儿童剧太少提倡让孩子敢想敢干的戏,都在培养我们认为的好孩子,而我们成年人心中的好孩子,大多数长大了是没有出息的。

3、天真的对美的追求。孩子都是爱美的,对美好的东西总是很兴奋。所以,好的儿童剧应该有歌有舞,我小的时候,儿童剧院都是有乐队和舞蹈队的,现在儿童剧院养不起乐队和舞蹈队了,但是,好的儿童剧需要歌唱和跳舞,这能唤起儿童对美的感受。这也儿童剧需要的基本要素。

三、儿童剧的禁忌。

1、成人的思维。许多儿童剧都是成人思维。有一个儿童剧叫《靖卫填海》,写一个小姑娘,衔石头填海,最后变成一只鸟。这是中国的神话故事。但是写成儿童剧非常没有意思。你问问哪个孩子愿意衔石头填海最后变成鸟?这是古人的立志故事,是讲给成年人听的。不适合排成儿童剧。

2、好人没好报。《岳云》是马少波老先生文革前写的儿童剧。岳云是个小英雄,这没问题。但是我们要告诉孩子什么呢?告诉孩子为了国家,忠臣会被皇上杀了,那谁还会去做忠臣呢?写岳云我没意见。岳云是个小英雄我也不反对。但是,向孩子们宣传岳云,就要宣传他小小年纪精心学习武艺,为国家打了胜仗,班师回朝就可以了。这样孩子就会向小英雄学习。不能写他打了胜仗被杀了。孩子的心灵是单纯的,打了胜仗还被杀,那就别去打胜仗了。在这里你的爱国大道理被你悲惨的形象完全否定了。这样的戏,不宜再演。

3、大义灭亲的小混蛋。我参加东北的一个戏剧研讨会,听了一个剧本,我马上告诉他们:打住!这个戏写的是一群孩子抗日的事儿。一帮孩子要炸日本人的粮库,可是进不去,地主的孩子能进去,因为地主是汉奸。他们就让地主的孩子想办法,混进了日本粮库。可是被地主发现了。地主拉响警报,地主儿子就把地主打死了,孩子们放火烧了日本粮库,日本人来了把孩子全打死了。听着挺感人吧?又是写抗日的戏,应该得到支持吧。可是我说我不支持。先不说这样的事是不是可能发生,几个孩子能不能把日本人粮库烧了。就算有这么回事儿,也不宜宣传。第一,孩子杀死父亲是不值得提倡的。第二,战争是军人的事,反对战争就是为了保护儿童,让一帮孩子在里边瞎参乎是非常错误的。这个观念,我们必须校正过来。

4、在舞台上对口型的欺骗。我第一次看到演话剧对口型是在中国木偶剧院。他们告诉我对了很多年了,理由是演员嗓子不行,演几场就哑嗓了、没声了,所以事先录好音,正式演出时演员不出声,只是对口型。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艺术观念。你演的又不是双簧,假唱都受到艺术家的抵制,怎么还能假说?嗓子不行你练嗓子去,实在不行你改行!戏剧是艺术,不是欺骗。凡是在各种评审中,碰到这样的戏,我都是投反对票。

5、大头娃的低劣表演。大头娃娃是民间广场艺术自娱自乐的一种形式,现在拿到舞台上来正式买卖票演出,这很不严肃。演员在舞台上戴个大头娃娃,怎么能说清台词?所以大头娃娃戏基本是对口型,也没有表演,事先找专业演员把台词录好,然后找几个业余演员,甚至连演员也不是,戴上大头娃娃,听见那个人物的声音就瞎比划。拿这样的戏来对付小观众,不是欺骗是什么?我说的大头娃娃和脸谱不是一回事,脸谱是一种戏剧手段,戴脸谱的演员是自己说话,也有表演的。那是允许的。

四、儿童剧基本要素。

1、对美好生活的想往和追求。孩子头脑还比较简单,不能向孩子灌输太复杂的东西。儿童剧应该直接肯定孩子对美好生活的想往,对幸福生活的追求。我们小时候看的好的儿童剧《马兰花》、《小铁脑壳奇遇记》都是告诉我们这样的道理,我们就能记住一辈子。

2、梦幻。儿童剧用梦幻的手段是有效的。让孩子对未来的美好生活充满幻想、保持幻想是童趣的重要部分。

3、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儿童戏应该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应该告诉孩子,做了好事就会得到好的结果的,不应该出现好人没好报的情节,那对儿童是一种恐吓。

4、成人在儿童剧中的作用。儿童剧免不了会出现成年人,在儿童剧中的成年人不宜太复杂。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没必要在儿童剧中把成年人搞的太复杂,那会干扰儿童剧的童趣,也会在孩子幼小的已心里造成混乱。成年人在儿童剧中应该起到帮助孩子成长进步的作用。北京儿童艺术剧院排演过一个戏叫《想飞的孩子》,那里的成年人被孩子的梦想感动了,帮助孩子一起实现梦想,这才是会受到观众欢迎的儿童剧。

5、拟人化的表演。儿童剧可以有动物出现,孩子们爱看动物的戏,如果在儿童剧中出现的动物有拟人的表演,对促进剧情有好处是再好不过的。马鞍山艺术中心排演过一个儿童剧叫《男子汉行动》,写的一群小学生,在暑假期间要去寻找珍奇动物,结果碰到一个虐待猴子挣钱的打把式卖艺的。戏中的猴子和孩子们对话交流,妙趣横生。这个戏在北京朝阳剧场连演六十多场,受到小学生的热死欢迎。这就是好的儿童剧。

6、亦歌亦舞。前边说过,亦歌亦舞是儿童剧的童趣之一。应该提倡。

欧阳逸冰老师写了一个儿童剧《蓝蝴蝶》由上海中国福利儿童艺术剧院演出,里边的舞台音乐就非常好。成年人也都非常有趣。这样的好戏大家应该多看看。

         以上都是我个人的意见,我当过几年北京儿童艺术剧院的董事长,也当过中国木偶剧院的董事长,时间都不长,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比较浮浅。供大家参考。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