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团历史 >影剧漫谈 | 修女也疯狂
影剧漫谈 | 修女也疯狂
2020-11-10 11:50:59

记得最初接触音乐剧

是在初中的音乐课上的

《歌剧魅影》和《猫》

只可惜当时醉心于写不完的作业

并未认真看 也未曾留下什么印象


记得很深的是

在伦敦

Cici手里时刻不离的那本《悲惨世界》

和遗憾了很久的同名音乐剧


不禁好奇

音乐剧究竟有怎样的魔力?


难得遇到朋友愿一同观看

便特意提前做了功课

在欣赏音乐剧的前晚看了同名电影

在此作简要对比评析

若有不妥之处 还请指教


一直很喜欢闽南大戏院的中国红的基色

镂空、弧形、盘旋、挑高的设计

从外到里

而金砖后的它

更多了一分璀璨



没有序幕便直入剧情

一开场便是迪劳丽丝在夜总会的表演

女主比电影中身材更好一些

也更符合夜总会歌手的形象



 迪劳丽斯与男友文森冲突的焦点由电影中的男友是否与妻子离婚变为了是否与自己共度圣诞的问题。从情节上来说,这样的修改显得后来女主因男友送了其妻子的大衣而生气这一情节显得唐突,缺少必要交代;而且将女主初到修道院的第一晚说成是平安夜也不符合常理,圣诞节对修道院来说是一场盛大节日,少不了弥撒等环节以及必要的装点,而现场看不出丝毫的圣诞节气氛。



音乐剧中女主看到男友杀人一幕的反应也不符合常理,人在吃惊时反应多为愣住,说出过多且重复的话不太符合女主表面粗枝大叶而内心纤细的性格。当然这样的处理也是舞台的需要,便于制造更多的幽默色彩。



坏人集团的四重唱。实际上是男主为主,其他三名为次,主次分明,男主唱功不错。



喜欢女主和院长两次简短的对白,em-ok-yes,颇具“严肃的喜感”。



女主深夜出逃到夜总会的桥段中,比电影多了与坏人集团意外碰面以及认错人的情节,虽增添了喜剧效果,但是它忽略了原剧中坏人所在城市与修道院所在地相差甚远、需要乘坐飞机才能抵达的实际情况,也减轻了对另两名修女喜爱音乐的刻画。



剧中比较排斥的部分在于,唱诗班由女主接手后,基本上都改为摇滚曲风,而且变为“奇装异服”,个人认为“疯”得太过。电影中唱诗班仍着修女服,唱歌先一边严肃型又一遍较为活泼欢快的曲风,形成鲜明对比,并不减其幽默,而且这样的过渡从情理上容易被神父及信徒接受。不开心的是电影里最喜欢的那首《I will follow him》在音乐剧里居然删减掉了o(╯□╰)o



音乐剧中相比电影对女主心理与性格的刻画少了纤细的一面,而较为粗犷的性格也增强了其喜剧效果。而对警察这一人物则增添了感情部分,描写其一直以来对女主的爱慕,这一心理与保护女主的行动是相匹配的。对于实习小修女,则多了其渴望拥有作为一个普通人的自由这一描写,个人认为多此一举,因为她最终并没有尝试也没有能够摆脱修女的身份,这样的独白未免有些无病呻吟。不过全剧中最喜欢的乐段仍是小修女的部分,空灵,干净,让人想到《冰雪奇缘》《长发公主》这些迪士尼童话。



电影中描写的是坏人集团来到修道院将女主绑架,后带回原城市,修女们倾巢而出救女主,此时警察也出现将歹徒制服;而音乐剧中的情节则改成,警察将女主从危险的修道院带回家中躲藏,后女主思念朋友再度回到修道院,修女们与警察一同在修道院大战坏人集团。


两种版本的情节并无孰优孰劣,而相对电影,音乐剧的问题在于:1、院长在女主走后选择让唱诗班改为严肃的曲风,并未像电影中提倡民主自由、听从多数修女的意见,这让人觉得她仍然不喜欢女主,与之后带领修女大战歹徒时对女主的认同感相矛盾,情感过渡不自然;2、少了女主面对歹徒时表现出的内心的成熟稳重和对教会的认同感,使女主再度回到修道院这一行为是完全建立在友情的基础之上的,使全剧的思想厚度不那么深刻。



最终为教皇演出时,惊异地看到教皇从乐池中站起,全场激动。



结束时全场观众沸腾,掌声不断,特别是许多外国小姐姐们都站起鼓掌,甚至跟着音乐一起摇摆,很受感染,观众的反应是一部音乐剧最好的价值。



大概是先看电影后看音乐剧的缘故,有些观念难免先入为主,不知不觉在观看时多了一些比较。音乐剧是完全不同于电影的形式,若是直接观看甚至可能效果更好,不用受剧情的约束而可以尽情享受当下。当然,作为一部被预设为“喜剧”的音乐剧,难免要对情节合理性有所牺牲,以换取其幽默效果和雅俗共赏的市场价值。总的来说这部剧还是相当不错的,全程的音乐都让人很想参与进来一起跳舞,演员、道具、灯光、服饰等都下了血本,值得一看。



部分图片来自于公众号“闽南大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