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歌剧舞台上演床戏,你受得了吗?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07 20:01: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曼侬·莱斯科》片段


撰文:陈晨


9月3、5、7日,英国皇家歌剧院与上海大剧院、上海歌剧院联合制作的普契尼歌剧《曼侬·莱斯科》将作为上海大剧院2014/15演出季的开幕大戏在上海大剧院演出3场。


《曼侬·莱斯科》是意大利歌剧大师普契尼早期的代表作,这也是这部歌剧首次上演于中国舞台。从目前曝光的剧照和宣传视频来看,这部 “曼侬”是一个相当时尚的现代版,导演甚至在其中用大量露骨的大尺度床戏来表达曼侬的灵欲挣扎,其写实的表演甚至一度让上海大剧院考虑是否需要在售票时“分级”。


8月13日,英国皇家歌剧院艺术总监凯斯伯·霍顿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霍顿表示,“曼侬的故事到今天仍然很吸引人,可以说没有哪个时代比今天跟这个故事的关联度更高。”

故事的原型来自18世纪普莱沃写的小说《骑士格里欧和曼侬·莱斯科的故事》,但霍顿认为,“我们如今生活的正是这样一个充满诱惑的时代,自由、危险又满含各种可能性。”霍顿说,“这是一个关于一个女人想要拥有一切,又在追逐的过程中忘记了生活中真正重要东西的寓言。而我们刚好生活在这个残酷的时代——一切事物包括情感似乎都可以明码标价,这样的时代背景使得这出歌剧前所未有的丰满。”


《曼侬·莱斯科》是普契尼第一次亲自选择歌剧题材的作品。为了贯彻自己的艺术理念,普契尼在这部歌剧的创作过程中他先后换了五个剧本作者,他肯定想不到其“精雕细琢”的剧本到了200年后英皇的版本中变得面目全非的程度。

鬼才导演乔纳森·肯特的编排更加强化了这部歌剧的戏剧性。18世纪的故事背景被搬到当下,故事从一场旅馆外学生的派对开始,曼侬是个留恋宝马香车的美貌女大学生。她一面向往热烈纯真的爱情,一面对纸醉金迷的物质生活欲罢不能。当她成了财政高官的“小三”,又无法放弃心中的真爱,在两个男人之间纠缠徘徊。最终为时已晚,私奔路上死在爱人怀抱里,这个悲情结尾倒是符合意大利歌剧一惯的古典审美。

该剧今年6月到7月上演于伦敦,绝大多数的媒体乐评都给出了好评。舞台呈现上更接近音乐剧的风格,紧凑而贴近时下的剧情甚至为欧洲老龄化严重的歌剧院带去了一批年轻的新鲜面孔。

剧中为了表现曼侬在灵肉与物欲之间的挣扎,加入了相当露骨的“床戏”,写实的表演甚至一度让上海大剧院考虑是否需要在售票时考虑“分级”。不过霍顿不认为这个版本性感。他仅仅认为这的确是“一个充满批判性的关于自我出卖的故事”。而性是这个故事中联通内心情感和外部世界的手段。在这里,性是至关重要的,对于从一个浅层的表达来窥探一个女人——这一点在他看来不是性感。

得知这部剧是首次上演于中国的舞台,霍顿表示,“我希望中国的观众能够怀着一个开放的心态来观赏这部歌剧,进入普契尼激情的音乐以及肯特现代噩梦般的场景。试着用你开放的思维去接受这个现代噩梦的景观,你会意识到生活的不同面。”


【对话凯斯伯·霍顿】

凯斯伯·霍顿是当今歌剧界的传奇人物, 27岁上任丹麦皇家歌剧院的总监时,他是整个欧洲歌剧院中最年轻的艺术总监。2011年,37岁接掌英国皇家歌剧院,也是相当“大气早成”。

论背景,霍顿是典型的“高富帅”,其母亲是丹麦银行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高管。他9岁在丹麦皇家歌剧院接触了第一部歌剧《卡门》,12岁时他已经能够放着录音用他的玩具排演瓦格纳巨制《尼伯龙根指环》了。霍顿大学主修经济学,高分毕业后以歌剧导演身份出道。霍顿初登英皇总监宝座的那一年,英国乐评人在媒体上高密度地讨论他究竟能够给英皇带来什么。与上一任总监帕徳摩尔出身制作人不同,霍顿作为歌剧导演出身,对作品的艺术性更有发言权。

澎湃新闻:可以说你的歌剧导演之路是从在家里排“玩具版”开始的吗?

霍顿:9岁时父母带我去丹麦歌剧院看《卡门》,结果我一发不可收拾底爱上了它。一个9岁的孩子能有多懂《卡门》?我自己都觉得我是个奇怪小孩。但我开始想要听更多歌剧,我得到了一段《卡门》的录音,就开始在家里反复听,并且用玩具作为傀儡“自导自演”。10岁以后我就是定期个歌剧院的忠实歌剧迷了。我父母没有那么着迷,大多数时候他们开车把我送到歌剧院,我自己买票进去看,结束后他们再来接我回去。

澎湃新闻:今天很多人觉得歌剧难懂,你是如何理解歌剧的?

霍顿:9岁开始接触歌剧,当时我很难判断到底是歌剧的那方面真正吸引了我,但是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很梦幻,就是它是一种高度融合的艺术形式。歌剧是很多东西。歌唱、舞蹈、诗歌和视觉艺术共同作用于讲述一个故事。另一件让我着迷的事是,歌剧提供了一种语言,它能够表达我们生活中一部分难以用具体语言区描述的东西,主要是情感。我常遇到一些人说不喜欢歌剧,但其中十之八九根本没有看过一场歌剧。歌剧就是里面反复不停地唱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快死了,我快死了,我真的要死了”,且要持续个10分钟。这就让他们无法忍受了。但在10分钟内表达爱情和死亡也太快了!这些感情是我们要用一生去体会挣扎的。在歌剧中我们讨论关乎人生的要务,情感的大起大落。歌剧是世界上最早的多媒体艺术,通过音乐与戏剧的综合,我们可以识别人物,然后,当剧中人物感受到爱、绝望、孤独、恐惧、希望、嫉妒的时候,他们会停下来进一步用音乐和表演来表现这些感受,很难描述这种为感情抒发而特制的语言,但是他们确实展现了我们的生活。歌剧可以让我们用不同的方式去看、去听、去感受这个世界,并提醒我们去接触藏于事物表面之下但和我们息息相关的东西。

澎湃新闻:许多歌剧院的艺术总监是制作人或者指挥家,作为一个导演出身,你的视角会有何不同?

霍顿: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你一旦雇了一个导演和创意团队,就要完全赋予他们寻求艺术真理的自由,不要试图去控制这个作品的最终呈现。如果我们按照习惯的方式管理,最后呈现的样子就会千篇一律,我们必须相信抓创会赋予新鲜有趣的额东西。这条“铁律”已经被反复证明过,管理者不一定需要事先知道什么是开创性的,什么是成功的,而什么不是。如果你总是试图去成功,可能你一次都不会拥有,因为你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些“成功”的样子上,而不是艺术的自由、勇气和真理上。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