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团历史 >话剧“大腕”成荧屏“专职”配角 李乃文:荧屏千面人,越演越出“神”
话剧“大腕”成荧屏“专职”配角 李乃文:荧屏千面人,越演越出“神”
2020-02-04 23:32:53

点击蓝字关注“黑龙江广播电视报”

最近,记者身边的同事、朋友们都被电视剧《恋爱先生》洗脑了。光看这剧名,记者一开始是拒绝的,没想到“一入坑”根本就停不下来——程皓和张铭阳这对“泡沫兄弟”携手出场,“毒性”不是一般地大。如果说程皓是“理论型恋爱教授”,那张铭阳就是“实践派撩妹儿达人”。阅女无数,抽冷子还幽自己一默:“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身’的?”“哥们儿很结实啊,洪水都冲不走我!”

观众们看张铭阳没有不被逗乐的,而且“脸儿熟”,思来想去就是叫不上名,求助“度娘”(百度)以后才恍然大明白、意味深长地感叹:“哦,原来是他啊,老戏骨了!”

采访李乃文前,本报记者做了好多“功课”。这才知道,他在中国话剧界早已是响当当的人物。从《坏话一条街》《恋爱的犀牛》《生活秀》到《查理三世》……李乃文塑造了众多经典舞台形象,堪称“话剧一哥”。转战影视多年,《借枪》《身份的证明》《风声传奇》《猎场》……热播剧也拍了不少,可他在观众眼里一直是“脸儿熟”的位置。《恋爱先生》又火了,李乃文这个名字终于让更多人知道了。难怪有人说:“怀才就像怀孕,迟早会被看到的。”

艺术细胞与幽默“细菌”完美结合

1974年,李乃文出生在宁夏。能走上演艺道路,和家庭的影响分不开:“我妈也是中戏的,我师姐。”

上世纪80年代初,李乃文妈妈在天津人艺工作,打从上幼儿园起,李乃文就受妈妈熏陶,对文艺情有独钟,尤其是话剧。有一天妈妈问他,想不想上台表演?小乃文不解,妈妈逗他:“演话剧意味着你以后不用去幼儿园,可以和我一起上班了。”于是,还在上幼儿园的李乃文就连着参演了四部大戏:《她》《火热的心》《吉庆有余》和《天津战役》。

1993年,李乃文正式成了妈妈的“小师弟”——考上了中戏。“当时老师觉得我不够灵,但还是考上了。等到交学费我才知道,中戏有公费生和收费生,我是按收费生标准招进来的。”

李乃文看到同学交的钱少,一下不舒服了。“我爹是老中医,我妈也是拿死工资的,我哥刚结婚,为了我这一年5000多块的学费,老两口都去挣外快,累得慌。我当时就不想上了,我妈说:‘我知道你心里不太舒服,没事儿,你上你的,这四年不要求你多么出类拔萃,我对你就一点要求,毕业时让老师亲口对你说,当初让你自费是错的。’ 我当时特别感动,玩了命地学,结果我头一学期就做到了。”

说起大学成绩,李乃文相当骄傲:“同班同学表演课没几个满分的,我就是其中一个!后来毕业很多年了,每次跟高景文老师一起喝酒,他就说后悔当初让我自费,我其实挺感谢他的,我当时就是一个得拿小鞭子勤抽的孩子。”

李乃文不仅继承了妈妈的艺术细胞,还继承了父亲的幽默“细菌”。“冷幽默随我爸,一般在家里,我跟我爸没声,就听我妈一个人说,但我爸的冷幽默有时候真让我哆嗦。以前我也演过烂戏,他就说:‘你这戏呀,我就忍着不睡,坚持着看,但有时是真忍不住呀。’”

话剧舞台上的“角儿”

大学毕业,李乃文就分配到了国家话剧院,一呆就是七年。“毕竟从小就生活在这个圈子里,从小也演,上学也学这个,又分到话剧团,不演话剧你干嘛?”

毕业那会儿,李乃文已经出演了孟京辉的《思凡》《坏话一条街》和《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正巧有个校友的爸爸,找他演电视剧男一号,本来已经答应了的李乃文因为孟京辉的一句“咱最近有个戏要排”,就生生给推了。

在这七年中,李乃文饱受着“精神”的富足,也面临着“物质”的贫困。李乃文回忆:“当年排《恋爱的犀牛》,因为没钱,孟京辉两口子把房子押出去了,拿着小20万,带着我们到处排练,我们这帮人跟臭苍蝇似地让人轰来轰去,从电视机厂出来,最后落定在三联书店的地下室。”

“一场200块,还得上税”,国家话剧院的工资让李乃文揭不开锅。李乃文开始跑剧组、投简历,可副导演们看到他的简历后像商量好一样:“哟,光演话剧了,回去等信儿吧。”

遥想当年,李乃文说:“虽然穷,但穷已经变成艺术的装饰品了!那时候,陈建斌、郭涛、廖凡、胡军都差不多。一帮兄弟一起喝着小酒畅想未来,精神世界很饱满,苦中作乐的感觉让我特别难忘。”

我就喜欢演有毛病的人

《谁的谁心疼》是李乃文出演的第一部电影,没有一分钱报酬。200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李乃文拍了电视剧《动什么不动感情》,“这回可是完全冲钱的份儿上拍的,7000元一集。比话剧、电影挣得多多了!”

李乃文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莫名“喜感”,从第一部电视剧就开始显现了。在《动什么别动感情》中,李乃文演的“小李美刀”是一个喜欢聊姑娘的网络文学青年,说话结巴,逢人便笑,他明目张胆地在女友家饭局上录音,号称收集写作素材;再把女朋友家出的各种糗事写成小说,送给女友,这个角色的原型是作家石康。当年李乃文在剧里的一句话成了情人节的经典:“七,七,七他妈什么夕,就,就你,你这样,还跟我一块,七,七夕呢!”

一只脚迈进电视圈,李乃文才发现,演电视剧原来这么难!“话剧演员和观众是同呼吸的,有互动、有现场效果。而拍影视剧戏面对的是一个‘黑疙瘩’,有时候还要假设对面有人跟你对戏,自己跟自己说话,周围还有干扰,都觉得自己神经病了!”毫无头绪的李乃文想到跟“同行”的妈妈取点儿经。没想到乃文妈听完风轻云淡:“没事儿,熟了就行!”

李乃文回忆:“还记得拍《借枪》的时候,罗海琼喜欢变换不同的方式演绎角色,一会儿这么演,一会儿那么演,我也不能逊色啊,我得接住并且成功地打回去。和张嘉译对戏也一样,就是这种一来二去的对戏,让作品更细致,也让我们成长得更快。”

从话剧大腕到影视新人,会有落差吗?李乃文说:“这东西我永远是随遇而安的,首先我喜欢演戏,别人说你一年到头都在拍戏不累啊,我还真不累,我干这行是真高兴、真兴奋。我对角色也没有过多要求,老天爷给你这口饭吃就知足吧,有多少演员没戏演呀,我比较容易自我满足。”

谈到喜欢演啥样的人,李乃文说:“那种有点儿小毛病的、相对真实的小人物是我钟爱的类型,因为他们是扎扎实实、接地气的,没缺陷我也得给他演出点儿缺陷来。人无完人,要真特完美,那不都成《来自星星的你》了?咱是来自地球的,还得演地球人。”

“恋爱”想保鲜,勤快别犯懒

《恋爱先生》讲述了高端牙科诊所的牙医程皓(靳东)业余时间经常帮别人出谋划策追女孩,自己却从没真正恋爱过。各种机会凑巧,受过情伤的罗玥(江疏影)与程皓不是冤家不聚头,开始了一段啼笑皆非的情感追逐战。程皓的好兄弟花花公子张铭阳(李乃文)让程皓帮忙追一个女孩,而这个女孩竟是程皓大学暗恋5年的对象顾遥(辛芷蕾)。

就是这么一部无厘头都市情感轻喜剧,硬是让李乃文给演出了“魂儿”来。听说观众齐声夸赞他的演技,李乃文笑了,但随后立马谦虚起来,“我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来演一个三十岁的男人,正常四十多岁的男人见到漂亮女孩儿,已经不冲动了,但张铭阳正是冲动的时候,所以要在动作上夸张些。” 

《恋爱先生》里,张铭阳“撩妹”相当有一套。对于如何维系好夫妻、情侣间的情感,李乃文也透露了自己的秘籍。“其实方法很简单,就是千万别犯懒。比如有的男人就不愿意干活,尤其结了婚以后跟大爷似的,啥都让老婆弄。如果你真懒得动手,那嘴上千万别犯懒,要有技巧地哄哄她、夸夸她,对方听了心里舒服,干活就不累了。如果俩人有矛盾了,更不要‘懒得沟通’,把话都摊开了揉碎了说白了,其实没啥解决不了的事情。”

当“二号”比“一号”好

荧屏上,李乃文用无数经典配角征服了观众,啥时候能“扶正”?李乃文说:“男二号对我来讲已经很荣幸了,这已经相当有含金量了。其实演员都喜欢演男二号,又抢戏,还不累,还让人容易记住,有时候一号其实挺难的,因为他承载的东西太多了,二号反而创作空间更大。”

“很多观众觉得您脸熟,但叫不出您的名字,您遗憾吗?”“能叫出我的名字,却不记得我的角色,那才是身为演员的最大遗憾。”

 本报记者 李子健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特立独行 道方而事实

扫描二维码关注《黑龙江广播电视报》

“黑龙江广播电视报”官方微信公众号

及“招猫逗狗”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