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军往事】两次死里逃生的传奇女兵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15 03:49: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7年8月26日,我来到扬州大学,又一次拜访新四军女战士、97岁的离休干部周洁学。

我和她原先并不相识。2015年冬天,我与80岁的堂哥徐振东,交流家乡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的抗日史料时得知,有一位滨海籍新四军女战士周洁学已从扬州市回滨海县老家省亲、寻找战友。我从滨海县天场镇去拜访老人家时,她刚从宋公堤、獐沟、阜宁等地寻找抗战足迹后回到娘家。于是,我又邀请她来到位于天场镇徐丹村的“新四军第三师第八旅纪念馆”参观。至今还记得,当她站在老首长、老战友的照片前时,总是深情凝望,久久不愿离开……她尘封许久的传奇故事也在我采访后为一些人所知。这一次,当我一踏进周老的家门,她的手就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只见她,身体依然康健,笑容满面绽放,于她而言,岁月似不曾老去。

一名从八路军到新四军的女战士

周洁学,原名周剑霞,1921年11月27日出生于江苏省阜宁县老七区(今滨海县正红镇蔡河村周庄自然村)。祖父是武举人,曾给她起名周龙恬。1940年,她考上阜宁中学后,头一天报到,第二天学校就被日军飞机轰炸,那时候每天9点钟日军飞机就盘旋在阜宁城上空,不是轰炸就是扫射。阜宁中学被炸毁后,学生全部解散回家,周洁学成为只上了一天中学的女学生。

这时,共产党员钱福海潜伏在周洁学家。钱福海是滨海县东坎镇盘洋村人,年少因家贫经常外出逃荒和打短工。16岁时,全家逃荒到上海。次年,经人介绍进日本人开的内外棉八厂当修理工,经常受日方“大班”无辜毒打。“五卅”运动发生时,钱福海在罢工斗争中表现积极。1939年,钱福海去皖东北,找到八路军,要求早日南下,并为迎接八路军到盐阜区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国民党阜宁县党部对钱福海恨之入骨,花重金取他的人头。当钱福海住进周家时,县党部刚搬到周家不远处的周庄小学。周洁学的哥哥周龙师,是黄浦军校毕业生,是国民党部队军官,但实际上是共产党派遣的敌工。周龙师有什么消息,就叫周洁学去蔡桥的刘庄取信,拿回家由周洁学以母亲的名义回信。因周龙师的身份,当地官员也不敢对周家轻举妄动。所以,钱福海住在周家,既是最危险的地方,又是最安全的地方。

1940年10月,周洁学经钱福海介绍,参加了八路军第5纵队687团。在转移介绍信上,八路军工作人员误把周剑霞写成周洁学,从此周剑霞便改叫周洁学。次月,周洁学加入中国共产党。

周洁学到部队后一开始进入抗日青年训练队,学习3个月后加入687团宣传队,后被集体送华中鲁艺学习。不久,发生了“皖南事变”。1941年1月25日下午,在盐城原大戏院旧址改建的游艺园(茅草屋顶),召开了新四军、八路军华中总指挥部机关排以上干部和盐城县政府及各界群众代表大会,共1000余人参加,新四军新军部正式宣布成立。周洁学参加了大会和随后的演出,因部队整编,她便由八路军女战士改为新四军女战士。

两次身旁停棺材的幸存者

1941年夏秋季节,周洁学随新四军3师宣传队在滨海县的天赐场住过,并演出话剧《卢沟桥上》,周洁学演的是80多岁的老太太。一次,师长黄克诚看过戏后,对周洁学说:“在台上,你形象像80多岁的老太太,但声音是18岁的小姑娘。”周洁学见黄师长激动得说不出话来,黄师长又道:“小鬼,不要紧张!”

当年9月,日军扫荡,3师宣传队转移到阜宁大史庄串里河(今羊寨镇境)附近。周洁学带人泅渡过河,前两趟的两个人都顺利过河上岸了。第三趟的那个人不会游泳,周洁学把她带到河中间时,她因为害怕,死死地掐着周洁学的脖子,俩人紧紧拥抱在一块,于是她们都沉向河底。每次日军扫荡时,3师师部总派一位领队干部带着宣传队转移。当时带队的3师宣教科长王恨(后改名王恒,建国后曾任西北工业大学校长)立即冲到河里,拎着她们的头发,把她俩拉出水面救上岸,那位女战友因呛水太多,最终牺牲。

上岸后周洁学的身体也不行了,被水呛得一直吐血,只能用食盐兑水烧开当药喝。一位援助新四军抗战的外国医生看过周洁学以后,竖起小指头说:“她只有1%的生存希望!”周洁学躺在芦席上,不远处放着一口部队为她准备的棺材。

这时,日军又来了,两个侦察员抬着周洁学转移到阜宁大史庄村庄里,在一个草堆里用草把周洁学盖起来。日军撤退后,部队首长决定送周洁学回乡休养。第一天走到阜宁城,阜宁城被日军再次占领了,他们赶紧转移走外围。第二天抬到獐沟区政府时,恰遇区里有人叛变,所以战友就只好把穿着新四军军装的周洁学直接送回家里。回到家中也没有办法找到医生,周洁学的妈妈只能用猪肝熬水给她喝。没想到,她的身体就这样渐渐恢复了。

獐沟区政府知道了周洁学回乡休养的情况,就上门挽留她在獐沟区里做地方抗日工作。9月底,獐沟区妇女抗日救国会(简称“妇救会”)成立,也是阜东县成立的第一批区妇救会,周洁学被选举为獐沟区妇救会副会长。10月,她升任会长。

当时,地主、乡绅请客,獐沟区领导不便出席,但为了统战工作,  就让周洁学去赴宴。在开展抗日救国工作中,为了方便她行动,区里给她做了3套衣服,到什么人家去,就穿什么样的衣服。到大户人家她就穿旗袍,到农户她就穿农民衣裳,到学校她就穿学生服。

在周洁学的影响和带动下,先后有74人参加了抗日。其中,姐姐的儿子李同于1941年参加抗日,现为南京医科大学离休干部。有一个14岁的小女孩,当时国民党乡长想霸占她妈,就把她的父亲、哥哥抓了壮丁,她妈妈被奸后投井自尽了。她找到周洁学,周洁学后来把她送到阔港(今属滨海县八巨镇)阜东独立团卫生队当护理员……

1944年,周洁学到县委组织部任组织干事,负责县委党训班。上级选送周洁学到延安学习,因为胃病未能成行,组织上安排她到阔港阜东独立团卫生队治胃病。住院治病期间,新四军盐阜军分区阜东独立团领导知道周洁学在八路军、新四军干过,就将她挽留下来,安排她在团部党训班工作。于是,周洁学第二次入伍从军。

1945年9月,淮安战役时,周洁学属阜东独立团卫生队,在湖心寺接收伤员。没有消毒的药水,她们就烧开水煮纱布重复使用。

1946年,国民党进攻邵北。周洁学时任华中军区第五军分区卫生队指导员,单位领导派她带医疗队上第一线,战场牺牲的、负伤的都由他们负责。在这场战斗中,周洁学荣立一等功。

战斗胜利后部队转移到高邮,部队发生传染病,周洁学等9个人上吐下泻。8个人先后病故,周洁学也奄奄一息。为周洁学准备的棺材也抬来了,写有周洁学名字的木牌子已放在8位战友坟墓旁。恰在这时,有两位通讯员从扬州城里弄来4瓶盐水,都给周洁学用上了。敌人飞机轰炸时,战友们用门板把周洁学抬到了小桥下边。后来,阜东独立团政委黄文见周洁学得救了,和她开玩笑说:“你的命真大呀,以后可不能再用棺材了,因为4瓶盐水就是4口棺材的钱啊!”

宋义抗战时期唯一的一张照片

三位生死与共的抗日战友

1943年4月30日晚上,阜东县保安处除奸科科长万刚与中共獐沟区委宣传科长、分工干部宋义等人在獐沟区姜三堰召开联防区工作会议,并决定翌日凌晨护送万刚去县政府汇报工作。可是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有联防队员跑来报告:从东坎出来扫荡的伪军已经窜到附近的林家庄!霎时间,就隐约看见百余个全副武装的伪军在浓雾中蠕动,不久便拉开弧形队列,向万刚等人所在的贡家圩子包抄过来……

当时,我方仅有9个人,敌我力量悬殊。宋义命令周洁学首先撤退,并去找区队赶来增援。但周洁学却以自己是本地人,熟悉地形地貌、容易应付等情况为由,要宋、万等人先走。这时,万刚严肃地对周洁学说:“我命令你先走!”

之后的情况,周洁学是后来才知道的。她走后,其余人员分两路撤退。宋、万相互让对方先行一步,最后,宋义不得不以区委干部的身份下了命令,让万刚率先撤退。宋义也随后撤出。在村庄的西北角,宋义与万刚相距只有50多米。伪军发现他们后,一个劲儿地追赶、开枪。万刚不幸腿部中弹,倒在了地上。宋义见状,立即呼喊万刚身边的队员架着他走。万刚不愿拖累他人,断然拒绝,硬撑着身体还击敌人。他的驳壳枪子弹打完后,被敌弹击中胸部,当即壮烈牺牲。宋义和队员们悲愤不已,利用有利地势,狠狠还击敌人。同时,退往南路的队员也从另一个方向猛烈开火。这样,搞得伪军不知虚实,既不敢前进,又不敢久留,便夹着尾巴退走了。当地抗日群众赶忙将万刚的遗体抬送到区署。

周洁学所在部队解放上海后,  她找到了万刚的母亲。老人家误认为她是万刚的恋人,把家里的金银首饰拿出来送给她。周洁学婉言谢绝,对老人家讲:“伯母,万刚是我的领导,我是万刚的下级,万刚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是来看望您的!”

当时实行供给制,周洁学每月从生活津贴中挤出2元钱寄给万刚母亲,一直到1976年老人家去世为止。

宋义同志1965年转业后,先后担任广西教育学院副院长、广西师范学院(今广西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1981年12月离休后担任学校关工委副主任、顾问。2007年11月,宋义同志逝世,他的遗体后按其生前愿望被无偿捐赠给桂林医学院。

周洁学听闻宋义捐赠遗体,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她想到,当年万刚和宋义舍生忘死救护自己的悲壮场景;她想到,曾将自己的第一张抗战照片赠送给生死兄弟宋义;她想到,宋义与她关于“活着每年写一封信道平安,收不到书信就是先走一步了”的生死之约……她想到,有生之年的老战友、老同志之间就该多走走、多见见、多叙叙……几十年革命生涯里结识的老战友、老同志还好吗?

2016年5月11日,  扬州大学离退休干部处、南校区离退休党总支请周洁学和30多名离退休老党员组成访问团,来到周洁学参加抗战的故乡滨海县,举行了“访滨海抗日根据地、忆阜东战友生死情”为主题的“最佳党日活动”。这一次故地重游,让周洁学再生感慨:虽昔人已远辞,但战友并肩战斗的画面仿佛如昨。 


(本文详见2017年第8期《军嫂》杂志)

作者供图  编辑/牛鹏飞


 “军嫂微平台”(junsaozazhi)为《军嫂》杂志社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号,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欢迎投稿(010-53636717、528152233@qq.com)和订阅(010-53636722、QQ528176633)。如需转载《军嫂》杂志原创作品,请与我社联系

最美期刊、最美《军嫂》

让我们因共同的军旅情怀一起营造温暖的精神家园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