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的导演野心很大,但他太自恋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19 15:31: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阿婆”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东方快车谋杀案》1934年出版至今,改编的影视剧包括西德尼·吕美特、卡尔·谢恩克尔分别拍摄于1974年、2001年的同名电影,菲利普·马丁2010年执导的英剧《大侦探波洛之东方快车谋杀案》,三谷幸喜2015年自编自导的两集日剧《东洋快车杀人事件》等。与原著及历往影视版本相比,肯尼思·布拉纳导演的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一面更改人物设置以示区分,一面却将前辈同行的灵光放大,然而效果却不出彩。

1974版


2010版


2014日本版


越发豪华的全新东方快车在异域风情浓郁的欧亚交汇处伊斯坦布尔迎来佩内洛普·克鲁兹、威廉·达福、约翰尼·德普等一批大明星乘客,他们又改身份又换肤色,但并没联手打造新颖别致的犯罪。靠出演莎士比亚剧作成名转做导演的肯尼思,新旧行当兼顾既导又演,他诠释的波洛外形出众、行事张扬,探案过程甚至大打出手,却把比利时名侦探的优雅悉数剥落。影片伊始,圣城耶路撒冷哭墙下教堂珍物丢窃案的审理,尾声画面构图犹如《最后的晚餐》的真相揭露,以及随处可见的垂直俯拍镜头,让情与法博弈的影片弥漫着“上帝视角”,可惜英剧版早就仅用几笔掠影,便使“上帝”的人间扫视惊心动魄。

藏在新乘客身上的导演野心

东方快车上发生联合杀人案的源起,是穷凶极恶的绑匪雷切特将美国阿姆斯特朗上校的女儿绑架撕票,造成上校夫人连同腹中婴孩、上校、女仆的接连死亡,雷切特却被宣判无罪,并将赎金当作启动资金,改名换姓成为美国富商。鉴于阿姆斯特朗上校夫妇生前是一对璧人外加人缘极佳,传承两人基因的女儿人见人爱,上校一家四口的惨死便成为亲朋、家佣长久无法释怀的心痛,他们与在东方快车上做乘务员的女仆的父亲达成一致,计划趁雷切特乘车之际,实施完美谋杀。

脱胎于真实案件的惨剧被阿婆写进书中,变作铁一般的事实,成为众多影视版改编的准绳,不过呈现方式不一。已被奉为“珠玉”、阿婆颇为称许的1974年电影版,开场用带有LOMO质感的、不同色调的慢镜或静帧,完整交代事发经过;2001年的电影版把故事背景设置在现代社会,上校变成互联网软件大亨,网路上的一段段视频,分别道出他与家人及女仆的惨死;2010年的英剧版,红色撕裂的闪回画面说明事件的惨烈;2015年的日剧版,昭和时代的社会大新闻也被完整演绎,不过是在侦探揭晓谋杀真相之后。今年的电影版,这起震惊美国的悲剧以黑白碎片的形式,穿插于故事的推进过程,并用其时少见的放映机,说明上校一家生活的富足。

围绕12位既当陪审员又做执法者的公民(实为13人,伯爵夫妇合力行凶)的身份、职业,除了吕美特的电影版遵循原著,其他影视版都有或大或小的变化。菲利普的英剧版,雷切特秘书的前身,从迷恋上校夫人的助手变成断错雷切特一案的检察官的儿子,医生也参与作案。三谷幸喜的日剧版,对应关系不改的一众人物全部本土化、年代化,他们通力协作前或坚定或犹豫或退缩,被赋予日式人性特征。卡尔的电影版,不再视数字为圭臬,携手犯案人数减少至不足10人。

肯尼思的最新电影,白人上校及与他同肤色的医生被二合一为黑人医师;高贵的伯爵夫妇成了爆裂的知名舞者和追随他的沉郁伴侣;含冤自杀女仆年长的父亲、年轻的情人变作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哥哥、和他有过忘年恋的老者,哥哥“子承父业”仍做乘务员,爱人的身份却由侦探变为教授;西班牙女郎从瑞士姐妹英格丽·褒曼手中接过传教士角色……国籍、身份、职业、性情之外,最关键是肯尼思对13名乘客的肤色给予一定调整,彰显政治正确,暗含文化多元,刑侦推理类型片顺利搭上高速运转的全球化时代列车。肯尼思企图借助“推理女王”的畅销经典,讨好式征服全球观众的商业野心,亦昭然若揭。

自大的神探走下从容的神坛

可叹的是,由于主要对手波洛太过亮眼,始终高调地站在主控位置,多位演技派在与他的交锋中集体失色,不少原本看点十足的群戏,比如最后的室外“审判”,悉数沦为波洛的配角——也许要怪演过多部《亨利五世》的肯尼思,不肯在他掌有话语权的镜头里卸下王冠。

波洛在阿婆笔下,是个手持文明杖、留着造型独特的胡须的矮子,被不少以貌取人的陌生面孔嘲笑过,但素来从容不迫的他一直不以为然。以往的影视版本里,波洛无论身处哪个国家哪个时代,也不管是有趣的话唠或者不愿多聊的智者,这一基本形象不曾有过改变。1974年的电影版,更特别强调他对左右两撇向上对称翘起的小胡子的珍爱,睡前不忘借助工具固形。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中,尽管波洛也把胡子当作命门倍加珍惜,可是旁人再也不会冷眼瞧看他的身材,这里的他不仅人高马大、思维敏捷,身手也颇为了得,参与完成追逐搏斗的戏份。

随着波洛外貌的“易容”,他的精神气质也发生戏剧性颠覆。为了用细节反映波洛内心的司法天平很难失衡,2010年的英剧版有一场别致的早餐戏,波洛请乘务员帮他准备两个一模一样的白煮蛋,并用手指检测它们是否合格。新版影片里,也有波洛要求两只鸡蛋大小等同的桥段,并紧接出现他一只脚不小心踩了马粪另一只脚主动踏上去的镜头,可是比起菲利普克制的笔触,肯尼思的连续画面实在谈不上高明有趣,大侦探深入人心的强迫症,沾染了自大的色彩。

这种狂放,延续到后面的列车查案,神探有理有据的推理与怀疑,变成有些儿戏的猜测与指认——观众尽管看得心猿意马,倒要承认他与协助破案的东方快车老板布克堪比“黄金搭档”,后者同样焕然一新,从头到脚写着轻佻浮夸。

“上帝视角”仅仅看起来很美

原著中,本为上校女儿保姆的传教士着墨不多,却因职业连通“上帝”。若说不多不少刚好12名陪审员像日剧版所言,代表“神的旨意”,“指引”他们复仇时往雷切特身上刺了12刀,传教士则用她的畏缩,对这种行为的正当性提出孱弱的质问——假设一个凶手犯下的罪责天理难容,苍天又无眼,受害人善良而悲痛的亲友,是否拥有自行制裁罪犯的权力?

阿婆给出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12刀里有传教士颤抖着刺下的一刀,做完“结案陈词”的波洛也暂时放下法理公正的执念,让人情占据上风。可是心思绵密的三谷幸喜却在他的剧集里发问,要是罪犯也有家人,岂不是酿造新番悲痛?好在罪犯是孤家寡人,同时没有改过自新的迹象,一切依照计划行事。

大概正因传教士角色的重要,吕美特电影版中饰演该角色的英格丽·褒曼,摘得第47届奥斯卡奖最佳女配殊荣。可是新版电影里,佩内洛普·克鲁兹出演的这一角色,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她乘车时与当地人的一记冲撞,西班牙女郎的豪放得以展示,但也拒绝了与上帝产生关联。

但如前面所提及的,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并不缺乏“上帝之眼”,可是考虑到菲利普在英剧版中,已让上帝以令观众震颤的方式隐身或出场,很难将此说成肯尼思的承载。英剧版的开场,刚刚被法国士兵质疑过公正合理性的波洛,在圣城亲眼看到《圣经》中提到的众人向通奸妇人投掷石子的现实版上演,却只能做有心无力的旁观者,上帝在此刻缺席,法与情统统失效。而东方快车上他与住在隔壁的雷切特一同向上帝发出祷告,则点出“生命面前,众生平等”。及至最终对照意味明显的“情胜于法”,波洛心绪的转变,一路皆有章可循。

由此反观新版,因为从头到尾匆匆向前的波洛缺失静心思考的时刻,贯穿始终的“上帝视角”并没产生实质性功用,不过是看起来很美的装饰。因而,他揭晓谜底时对“13义士”的咆哮,以及所谓的“人性与法律”的两难挣扎,也就显得毫无说服力,徒留笑谈。

 文| 梅生 本文刊载于20171117《北京青年报》B5版

文艺能超脱

评论是态度

北青艺评

往期精选

《千里江山图》画的是哪儿?王希孟是被累死的?进宫看画前听专家解谜(附高清全图)


男神自古套路深!我们该怎么欣赏赵孟頫的“士夫画”


这个“男妈妈”越大胆 我们看她就越悲凉


诺兰完成了他的双重使命:爱国与赚钱 仅此而已


《看不见的客人》里用了好多“梗”,您看出来了没有?


辛苦!重复!难读!然而这就是伟大的福克纳


易中天玩话剧不算新鲜 而且他也犯了文人写戏常有的毛病


金宇澄的“繁花体”与“搔心描”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