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影人】从工人到名导:张艺谋传奇奋斗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01 12:53: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他是中国“第五代”电影人的顶尖人物,他拍过的影片题材广泛,有农村的、城市的,有历史的、现实的,他的影片在国际上屡屡获奖,使沉寂多时的中国影片开始受到世人瞩目,并在强手如林的世界影坛独占一席之地。在经历了《三枪拍案惊奇》和《山楂树之恋》两部颇受争议的影片之后,今年他终于回归正规,新片《金陵十三钗》备受期待,从公布的片花来看颇具历史厚重感,在贝尔的号召力下票房大有可为——他就是张艺谋。

在《三枪拍案惊奇》主题曲《我只是个传说》里,张艺谋“RAP”了一句“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这句歌词正好诠释了张艺谋的艺术人生:工人转摄影师、演员转导演,他的每一次转行都颇为成功;从艺术片《红高粱》到大片时代的《英雄》,再到2008年北京奥运,他这三个阶段的转型都引领着业内风潮。张艺谋的品牌效应决定了,无论做什么事,他都会成为焦点。

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1950年-1964年)

张艺谋原名原名张诒谋,父亲名叫张秉钧,母亲叫张孝友。说起他们的出身,都颇有点门第。张艺谋的父亲张秉钧祖籍陕西临潼相桥镇,在新中国成立前曾当过军需官,曾经拥有国民党军籍。张孝友当时年方19岁,就读于西安的一所教会学校——玫瑰女中,正梦想着高中毕业后考入大学深造。可是,她的家人不同意,一再施加压力,要她结婚。张孝友被逼无奈,只好说:“谁供得起我上大学,我就嫁给谁。”

经人介绍,张孝友认识了29岁的张秉钧。张秉钧有些新思想、新观念,经济上又过得去,对于张孝友的要求,他是完全支持的。两人结婚后,1950年11月14日,张家迎来了第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张艺谋。

从小性格内向

新中国成立后,张秉钧到陕西省农林局下辖的一所学校工作,月薪60多元。张孝友于1955年大学毕业后留在医学院附属医院皮肤科工作,月工资59.50元。当时中国人的平均工资大约只有30元,可以说张家的收入还是过得去的。

张艺谋从小性格内向,他的两个弟弟也很闷。张艺谋接受采访时说:“我们家是只要我妈一回来,话就多了,大家都跟她说话,家里马上特别有气氛。我妈要不回来,就我爸在家,我们弟兄3个谁都不说话,闷着,什么事也不动,全都搁那儿。我妈一回来,就这儿怎么没水了,这儿做饭了,就张罗。我妈那时候很忙,每天还要看病,回来还要管我们四个……一直到我爸去世前,我跟我爸如果是单独谈话,基本都是一问一答式的……”

文革使家庭受到冲击

进入“文革”,这个家庭所面临的压力开始空前加大,灾难不断地压迫着他们。张秉钧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和张孝友商量起了离婚的事。这完全出于对孩子未来的考虑,他希望通过离婚给孩子们一个更好的环境。尽管父母最终并未离婚,可这件事对于少年时的他打击是巨大的。

张艺谋曾说:我从小心理和性格就压抑、扭曲,即使现在,家庭问题平了反,我个人的路走得比较顺了,但仍旧活得很累。有时也想试着松弛一下,但舒展之态几十年久违,怕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回来。因此,我由衷地欣赏和赞美那些生命的舒展和辉煌,并渴望将这一感情在艺术中加以抒发。(文字来源:文摘报)

坎坷求学路(1964年—1982年)

1964年9月,张诒谋进入西安市第三十中学读初中。

1972年,只有初中文化、刚满21岁的张诒谋就进入陕西咸阳第八棉纺织厂,作为乾县下乡学生分来的,刚开始只是普通的操车工。1974年,张艺谋在咸阳第八棉纺织厂织袜车间工艺室搞宣传,主攻摄影、绘画。厂里的工人陕北口音重,总是把他叫做“壹谋”,还有人不认得那个“诒”字,念成了“治”,他一想之下,干脆把名字中的“诒”改成了“艺”。这一字之改非同小可,他从此竟与艺术真的结缘。

这段时间里张艺谋迷上了摄影。当时张艺谋的工资是每月30.2元,他省吃俭用积攒了不少钱,不买衣服,不买自行车,唯独买了一架海鸥牌4A照相机。美丽的自然风光令他沉醉,工余时间常一个人跑到郊外去拍照片。虽然那时他只能拍一些黑白照片,但通过他的精心构思,每张照片都是那么漂亮。他的摄影作品常常被工人们争相传看,名气渐渐大了起来,厂里的宣传科也经常借他去搞搞宣传。

被北影破格录取

在工厂的日子里,张艺谋结识了一位懂艺术的人,那人“文革”前曾考上了电影学院,只因十年动乱未能入学。这位知音告诉他,你的摄影水平已经达到了可以深造的地步,应该去报考电影学院的摄影系。

1978年5月,北京电影学院开始招收“文革”后第一批本科生,其中包括摄影专业。这个消息对张艺谋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诱惑。他知道,这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于是准备报名。然而,即将28岁的他远远超过了22岁的报名年龄上限,相当于被判了“死刑”。可执着坚毅的张艺谋不甘放弃,面对这千载难逢的“机遇”,他别无选择,只有一试,即便失败,也在所不惜。

由于超龄,张艺谋感觉在“西安报名点”报名成功的几率不大。于是,他先精心准备自己的创作影集,而后利用一次出差进京的机会,到电影学院报名。接连两次碰壁都没有打倒张艺谋。在巨大打击面前,他的坚韧性显现出来,按照自己的设计,开始新一轮的争取。最终文化部再次发函,请电影学院立即招收张艺谋。张艺谋被破格录取进入摄影系78班学习。

闻讯后的张艺谋说:“我真是受宠若惊,突然变成一个大学生,这是我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太偶然、太幸运了!”

崭露头角(1982-1990)

1982年:张艺谋北影毕业后凭工作关系到广西电影制片厂,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工作。

1984年,刚刚从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不久的他就参加了电影《一个和八个》的拍摄。这是一部在中国电影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影片,它被列为“第五代”电影人的第一部作品,从形式到内容以及在导、摄、美等方面都较以往各代的片子有大的突破。张艺谋作为该片的摄影之一,开始受到电影界的注意。最终以其大胆的构图、独特的镜头设计获1984年中国电影优秀摄影奖。

同年,张艺谋又独立担任影片《黄土地》的摄影。在这部片子中,他充分调动摄影手段,以独特的造型表现出黄土高原浑朴、雄伟的壮美。评论界认为,这种手法在美学上是具有开拓性的,张艺谋也因此获得第五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摄影奖,从此跨入一流摄影师的行列。

1987年:导演影片《红高粱》,以浓烈的色彩、豪放的风格,颂扬中华民族激扬昂奋的民族精神,融叙事与抒情、写实与写意于一炉,发挥了电影语言的独特魅力,。

主演影片《老井》

1987年,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张艺谋在影片《老井》中担任主角,非演员出身的他居然无意中过了一把演戏的瘾。为贴近角色,从未学过表演的张艺谋每天挑十多担水、背三块一百五十斤重的石板。由于过去对农村生活有亲身的体验,他深刻地理解了角色,演来很是得心应手,竟把一个北方农村知识青年孙旺泉的形象表现得活灵活现。

凭着他的表演才华,他连获了日本第二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和第十一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从此开始实现他电影创作的三部曲,由优秀摄影师走向优秀演员,以后又走向优秀导演。

第一阶段:传奇初创(1990年-2002年)

1990年:与杨凤良合作导演影片《菊豆》,讲述了一个“被禁锢的激情”的故事,同年获法国第四十三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首届路易斯·布努力埃尔特别奖,西班牙第三十五届巴利亚多里德国际电影节大奖——金穗奖、观众评选最佳影片奖,美国芝加哥国际电影节大奖——金雨果奖,美国第六十三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1991年:导演影片《大红灯笼高高挂》,影片的光影、构图、色彩均十分讲究,文化气息十足,象征意味浓厚,虽然被一些影评人批评为“伪民俗”,仍受到广泛欢迎。同年获意大利第四十八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国际影评人协会大奖、天主教影评人协会大奖、金格利造型特别奖、艾维拉诺塔莉特别奖;1992年获意大利全国奥斯卡奖(大卫奖)最佳外语片大奖、意大利米兰电影协会观众评议该年度外语电影第一名大奖、英国全国电影奥斯卡奖最佳外语片奖。影片获美国第六十四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在国内,影片获第十六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奖、最佳女主角奖(巩俐)。

1992年:导演影片《秋菊打官司》,影片一改张艺谋以往的风格,采取了纪实风格、偷拍、大量采用非职业演员的半纪录片手法,真实反映了当代中国农村的面貌。巩俐在片中塑造的孕妇秋菊形象被认为是她最出色的一次表演。影片获意大利第四十九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金狮奖,女主角巩俐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像这样在国际A级电影节上两项大奖同时颁给一部影片的情况非常罕见。在国内,影片获第十六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影片奖,第十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关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奖(巩俐)。1993年获广播电影电视部1992年优秀影片奖、荣誉奖。

1998年:导演影片《一个都不能少》,影片反映了中国农村教育的现状,是张艺谋唯一一部完全采用非职业演员的作品,真挚感人。1999年:导演影片《我的父亲母亲》,这是张艺谋一部唯美、深情、感人的爱情片,像一篇娓娓道来的散文诗,现实与回忆相交错,现实用黑白表现,回忆用彩色表现,该片是章子怡的第一部电影,被誉为“世纪末的爱情绝唱”,作曲家三宝的配乐更是为人所津津乐道。

第二阶段:大片时代(2002年-2005年)

开创武侠大片惹来板砖满天

2002年,拍电影的第15个年头,张艺谋突然挑战商业大片,召集李连杰、梁朝伟、张曼玉、陈道明、章子怡、甄子丹等一线明星,投资过亿元,打造了中国第一部古装武侠商业大片——《英雄》。

制片人张伟平采取了许多国产影片从未采取过的营销手段,如包租公务机宣传、拍卖音像制品版权、防盗版超前点映、人民大会堂首映礼等等。该片内地票房达2.5亿元人民币,全球票房1.77亿美元,2004年8月在美国上映连续两周蝉联票房冠军,影片的影像制品版权卖出了1780万元的天价。

《英雄》让张艺谋赢得当时惊人的票房,也为他招来很多恶评。业界有评论指:商业成功掩盖不住《英雄》在艺术内涵上的缺失。但张艺谋仍在继续“创新”,很快又拍出了《十面埋伏》,后者招来的恶评铺天盖地。之后的《满城尽带黄金甲》仍然是“大投入、大宣传、高票房、高争议”的古装武侠商业大片,有人质疑他为了商业彻底迷失了方向。

这一阶段他只拍了一部比较有深度的《千里走单骑》,但反响远没有三部“烂片”轰动。对于大片,张伟平打了个比喻:“咱是头一家开粤菜馆。结果大家看开粤菜馆挣钱,后面跟着“哗”开了一堆粤菜馆出来!”他说,现在张艺谋已经不想再拍大片了,因为歇了三年业,等你上班一看,旁边挨着全是粤菜馆!这样不光会把观众的胃给吃倒了,把这个市场也毁了!

第三阶段:跨界创作(2005年-2008年)

玩转歌剧舞剧奥运再创巅峰

张艺谋是个“全才”:执导歌剧《图兰朵》、《秦始皇》、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印象”系列,拍过北京申奥和上海申博的官方宣传片,给汽车拍广告,担任网络游戏《十面埋伏OL》的艺术总监……凭借个人品牌,他无论出现在哪一行里都会成为焦点。

当跟风而上的武侠大片行将没落,张艺谋又站在了另一高峰上——2005年,张艺谋被任命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总导演。2008年,一场惊艳世界的开幕式成就了他的艺术新巅峰。

2008奥运会导演组人选从去年开始公开招标,最初共有13个竞标团队,第一轮刷下8个之后,5个竞标团队进入候选,最终由奥组委选择确定以总导演张艺谋,副总导演陈维亚、张继刚为主的导演组成员。应该说,张艺谋的艺术才华来源于他对社会与生活的深刻感悟,而且是与他年轻时的生活经历和积累分不开的。正是那些坎坷的、充满了挫折的生活,使他懂得了思考并且能以独特的视角观察社会、审视历史。

张艺谋暂离电影的轨道,但不代表他会被电影抛弃。相反,传闻张艺谋在奥运后执导电影的身价再次暴涨。张伟平透露拍“三枪”时连外景地的收费都升高了:“一个景,一听是张伟平、张艺谋拍的片,价格就能好几倍好几倍地翻,后来我和制片主任说了,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说出‘张艺谋’三个字。”

第四阶段:重拍电影(2009年至今)

作品:《三枪拍案惊奇》、《山楂树之恋》等

《三枪拍案惊奇》是张艺谋“后奥运时代”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张艺谋起用了小沈阳当主角,加上预告片看起来比较“恶俗”,电影未上映就招来了争论。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张艺谋拍“三枪”是一种投机,也有人将其视为张艺谋“走向自由”的标志。

资深电影记者冯泽:张艺谋是个投机人士,拍《英雄》还不能说明他是开窍了还是没落了,但《十面埋伏》就明显走向恶俗,“三枪”则达到了恶俗的顶点。或许张艺谋把理想隐藏得太深了,我们只看到了他的投机和迎合。(来源:羊城晚报)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