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团历史 >【古郡史话】北山防空洞,承载了抗战年代梧州人太多的悲壮回忆……
【古郡史话】北山防空洞,承载了抗战年代梧州人太多的悲壮回忆……
2020-11-07 06:29:12

古郡史话


抗战期间,梧州遭到日军飞机反复空袭轰炸。面对满目疮痍的城市,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梧州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


西江都市报记者 赵洋

抗日战争期间,梧州遭受兵戎之苦——日机反复轰炸,大火焚烧、古城不存。


然而,梧州没有屈服。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梧州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梧州成为广西开展抗战最活跃的城市之一。

梧州居民区遭日军数百次空袭

北山防空洞是抗战年代的梧州人难以回首的记忆。


当年位于北山地段的防空洞。


民国时期的梧州,人口稠密,工商业繁华,是两广政治、经济和军事要地。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悍然发动卢沟桥事变,梧州也成为日军飞机的重点轰炸目标。1937年至1944年,日军置国际公法于不顾,对根本不设防的梧州居民区进行了440余次野蛮轰炸,投下的炸弹、燃烧弹数以千计。


据《梧州市志政治卷》记载,抗战时期,梧州有数次人员死伤惨重的纪录。1938年9月7日,9架日机在大东路、竹安路一带投下80余枚炸弹及燃烧弹,令228人死伤,400多间房屋受损,3000多人无家可归。1939年7月26日,日军飞机袭梧,投弹268枚,轰炸21条街道,死伤500余人。1943年9月4日,日机袭梧炸塌了九坊路的逢源银行的地下室出入口,炸断了水管,淹死了在地下室内避弹的49人。


为躲避日机轰炸,梧州大规模挖掘防空洞。梧州当局还在《梧州民国日报》开辟“防空特刊”,同时发动社会各阶层参与修筑防空工事。至1938年冬,北山、河滨等地挖建了26个相互连通的公用防空洞。这些防空洞离街道较近,在空袭警报响起时,民众可迅速到附近的防空洞避难。


为了应对日军空袭,各地构建防空洞并教导民众使用。(资料图片) 


“闻警而避”是抗战时期梧州人民无可奈何的生活常态。梧州老科协顾问周安回忆,当时市民都随身带着一个装生活用品和干粮的袋子,空袭警报一响,大家就往防空洞口聚集,当紧急警报响起,市民们就往洞里钻。


然而,防空洞也并非绝对安全的。周安回忆,当时,百花冲有一些居民自挖的私人防空洞,一次日本飞机投放燃烧弹,烧掉了百花冲的屋子,烟和火涌向了这些防空洞,把洞里的居民闷死了。


据相关史料记载,梧州是广西工业发源地,然而在日军轰炸和侵占期间,梧州满目疮痍,河西工厂区被毁工厂50多家,全市人口由8万户减少为3万户。


直至今日,梧州还有着日本飞机轰炸时遗留的点点痕迹。近年来,梧州渔民偶尔从浔江中打捞出日机侵袭梧州时掷下的、尚未爆炸的航空炸弹。


梧州好儿郎奔赴战场

1932年,梧州撤市,归苍梧县治。抗日战争爆发后,领导机关设在梧州市区的中共苍梧县委紧跟时势,加快调整、发展党组织和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在梧州各地开展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工作。


1938年8月,中共苍梧县委将梧州各行各业工会组织的抗日救国会联合组成梧州工人抗日救国会,开展抗日救国运动。其中,梧州工人抗日救国会捐一天工资,交苍梧救国会汇寄前方;民船工会通告会员不运日货,船只候政府随时征用。同年10月,苍梧县委增补了委员,建立了中共梧州文化支部。1938年秋,梧州高中迁往藤县,为更好地领导师生的救亡运动,中共苍梧县委在太平镇建立中共梧州高中支部。


抗战时期,梧州学生进行示威游行。(图片据梧州市档案局)


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杜士勇认为,在抗日战争前期,梧州的党组织得到了健全和发展,为建立梧州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奠定了基础,也令梧州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热潮进一步高涨。


当时,梧州抗战士气高涨,中共苍梧县委也加紧组织发动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奔赴抗日前线。中共苍梧县委经与国民党四十八军一七三师联系并取得其同意,梧州高中学生黄启昌(中共党员)、秦超(进步青年学生),梧州初中学生钟宏寿等率先从军。


1937年至1938年间,梧州的党组织选派了21名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赴革命圣地延安及参加广西学生军,在中共的领导下开展抗日救亡活动。此后梧州大批学生报名参军抗日。


有去无回,在抗日战争时太正常不过了。


在梧州籍抗日阵亡将士中,岑溪籍少将高致嵩最具代表性。1937年12月,国民革命军第九军八十八师二六四旅旅长高致嵩率领部队参加南京保卫战,坚守雨花台阵地。经数日激战,至同年12月12日,二六四旅伤亡惨重,几乎弹尽粮绝。最后,高致嵩与官兵们一起冲进敌阵,引爆身上的手榴弹和炸药包,与日寇同归于尽。攻上雨花台阵地的日军第六师团二十三联队发现了身穿将军服的高致嵩遗体,后在其战史中写道:“高致嵩怒目圆睁,虽死而目光如炬,周身弹片无数,左手握步枪,右手犹握未掷出手榴弹……”是年,高致嵩39岁,遗下一妻三儿女。


高致嵩。


在《梧州市志综合卷》中,一共收集了282名永远长眠异乡的梧州籍抗日阵亡将士名录。这份名录上只记载着简单的姓名、年龄、级职、部队番号、阵亡日期和阵亡地点,这些梧州好儿郎大部分在25岁以下,最小的只有17岁。


梧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专家陈金源认为,为了保全百姓,这些梧州年轻人情愿牺牲自己。那些历史,那些记忆,那些生命,梧州人应该铭记。


广西学生军和儿童团参与抗战

广西学生军和苍梧县儿童救亡工作团这两个名称,如今的梧州人或许比较陌生,可在抗战时期,这两个组织在梧州赫赫有名。


广西学生军的全称是“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广西抗日救国学生军”。抗日战争爆发后,广西曾先后三次组建过学生军。1938年,为了扩大抗日救亡宣传,支援和配合前线作战,广西当局组建了第三届广西学生军,职责是在短暂的集训后分赴广西各地,走家串户宣传抗日,参加各种军事活动。


根据中共广西省工委的指示,中共梧州高中支部动员学生参加学生军。


1938年1月,广西学生军漫画组在进行抗日画展后合影。(图片来自《梧州人的抗战》)


梧州三中退休老教师唐向明(已离世)曾是第三届广西学生军中的一员,他在世时曾撰写《广西学生军在梧州的活动》一文回忆当时的情形:“我们到达梧州那一天,大街小巷贴满了‘欢迎广西学生军’的标语,街道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各界群众代表集合在大南路码头欢迎我们。群众舞起醒狮,烧起鞭炮,像过节一样高兴。”


1939年至1940年,广西学生军多支队伍进驻了藤县、岑溪、蒙山。他们广泛开展宣传抗日运动,出版报刊,张贴墙报、漫画、标语,演出话剧,演唱抗日歌曲;协助民团训练;发动群众捐钱捐物、支援前线抗日将士。


在广西学生军中,中共党员基本为单线联系,直接参与学生军大队、中队或女生队的领导。1939年6月,由驻梧学生军中的中共党员发动和组织的苍梧县儿童救亡工作团(简称儿童团)成立,团部设在梧州,各分团包括梧州60多间小学及基础学校,最多时拥有1.6万多名团员。


当年被日本飞机轰炸的梧州街。  图片来自网友“老鹰小鸟”


儿童团分赴南环路、大南路和三角嘴演出《放下你的辫子》《松花江上》和《捉汉奸》等节目。每当团员们演出后,不少梧州市民纷纷上台,将钱币投入“献金箱”里,委托团员们转送给前方的将士。暑假期间,儿童团的团员们背上沉重的行李、道具,到夏郢、龙圩、河步、大坡、太平、濛江等乡镇巡回演出,令抗日宣传收到了良好的效果。直至1941年“皖南事变”后,儿童团才被迫停止活动。


陈金源介绍,儿童团的孩子没有任何生活待遇,他们怀着满腔爱国热情参加抗日救亡的战斗行列,当这些孩子长大后,他们也把儿童团的战斗精神带到了新的天地中。


敌后抗战运动活跃

1944年9月,日军进攻梧州,梧州沦陷。据《广西省抗战损失调查经过》记载,从1937年9月到1944年9月,在日本侵略者的暴行下,梧州市(含三县一市)被杀害3.9万人,损失财产总值75亿多元(国币)。


梧州沦陷后,中共梧州党组织依然坚持敌后抗日斗争,部分中共党员转移至苍梧、藤县、岑溪、蒙山的农村,帮助村民组建自卫队,建立抗日情报站,抗击日军,保卫家乡。


1944年秋,未到重庆就职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的李济深与一批中共党员、民主人士和文化界人士回到梧州,共同开展抗日活动。


李济深。


梧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专家黄海和介绍,当时李济深出巡两广,沿途慷慨陈词,发动民众抗日,与中共领导的粤中纵队、东江纵队等保持着密切联系。中国共产党始终支持李济深在敌后的自主抗日活动,不但从经济上支持李济深,还派党员跟随李济深从桂林返回苍梧大坡协助工作。


日军占领梧州期间,梧州人民从未停止过对日本侵略者的反击。梧州沦陷前夕,梧州印刷厂的工人将印刷设备器材拆卸后埋藏或转移。梧州沦陷后,日军和汉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搞到一些印刷设备,办起《曦江日报》。一个风雨交加之夜,印刷工人将设备和器材全部拆走,刚办起的《曦江日报》被迫停刊。


当年被日本飞机轰炸的梧州街。图片来自网友“老鹰小鸟”


在中共的推动下,梧州市区、苍梧及岑溪等乡、村的群众和自卫队主动出击,与日军展开大小战斗20多次,毙敌数百人。


1945年8月14日清晨,中国军队、广西警察大队、自卫队、别动队等向守梧日军发起攻击。经两昼夜战斗,日军被迫沿西江向广东方向溃逃。同年8月16日,梧州光复。


回顾与梳理抗战历史,杜士勇认为,抗战期间梧州人民与日寇斗智斗勇,为前线送去了大批爱国年轻人,为抗战捐钱捐物,梧州是广西抗日救亡运动最活跃的城市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