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范 学界泰斗,人世楷模——蔡元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28 04:21:0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民国风范”专栏简介


三智书院公众微信平台在每周四开设“民国风范”专栏,为大家介绍王国维、熊十力等民国学者。他们接续历史,又瞻望未来;他们吸吮于诗书,洗礼于五四,养成于西学,以讲台为阵地,以书刊为舞台,或孜孜于传统文化的批判与改造,或倡言西方自由、民主和法治。但无一不是希图用自己全部生命在大学这块"净土"上去构造个人的立命之所,社会的精神家园;他们在黑暗中喊出的民主和科学,至今仍是我们尚须努力奋斗的方向。通过回顾他们的故事与思想,大家可以清晰地看到传统士人的言行操守,也能迎面感受到现代知识分子的理想信念。

果您有好的意见或建议,请留言三智书院官方微信。感谢您对三智书院的关注与支持! 

蔡元培(1868年1月11日-1940年3月5日),字鹤卿,又字仲申、民友、孑民,乳名阿培,并曾化名蔡振、周子余,汉族,浙江绍兴山阴县(今浙江绍兴)人,原籍浙江诸暨。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民主进步人士,国民党中央执委、国民政府委员兼监察院院长。中华民国首任教育总长。

▲毛泽东称颂蔡元培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

自古以来,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从“伯乐”一词诞生以来,就有了无数善识人、善用人的故事在“五四”时期和新文化的思潮激情迸发的年代,名贯中外的北京大学里也成长起了无数的“千里马”。他们进入北大之前的身份不尽相同,既有旧学根基深厚的老牌学者,也有刚刚学成归国的青年新锐;既有政治上倾向民主共和的思想精英,也有留恋帝制、参与复辟,被视为“民国罪人”的国学名宿。北大能够接纳和包容这些人,都得益于一位大德传世的伯乐--蔡元培。正是蔡元培用他超凡的眼光和兼容并包、不拘一格延揽人才的心胸气魄,只手铸就了新式北大的辉煌。


01

跻身翰林文苑


翰林院自唐朝开始设立以来,一直是文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在封建中国,读书人考取功名不光是光宗耀祖的事,更意味着整个家族在政治上有了靠山。蔡元培就出生在一个有着这样期望的商贾之家。他从小天性祥静平和,喜爱读书,这于蔡家是件可喜的事情。

蔡元培少年时期跟随私塾先生诵读《百家姓》、《千字文》、《神童诗》以及四书、五经,另外还有习字和对课两门功课。对课是一种类似造句的文字游戏,是写诗作文必不可少的基础,其富于变化的形式,对年少聪颖的蔡元培很有吸引力。以后的日子里,蔡元培以他超强的求知欲先后学习了八股文,阅读了大量书籍,学业根基基本建立。

蔡元培踏上科举道路的引路人是他的六叔蔡铭恩,六叔是蔡家读书登科的第一人,在绍兴城内招徒授业,略有藏书,蔡元培跟随六叔开始自由读书,并开始学做散文和骈体文。1890年,蔡元培考中贡士,1892年,进京补试殿试,此后又经过朝考,被点为翰林院庶吉士。1894年春,他再次赴京参加散馆考试,被授为翰林院编修,至此,不满28岁的蔡元培已经达到了当时读书人羡慕不已的科举巅峰。

短短几年间,蔡元培乡、会试连连报捷,跻身翰林院。正当他踌躇满志打算一展抱负时,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收获惨败,割地赔款的奇耻大辱使得这个踌躇满志的青年翰林重新思考问题,他开始接触新学。

蔡元培先后浏览了《日本新政考》、《环游地球新录》、《日本史略》、《盛世危言》、《读西学书法》等等,此时站在中国传统文化厚实的土壤上的蔡元培,遥望“西学新知”别有洞天,他的治学重心也渐渐偏离了经史辞章,而对新学新书产生了强烈的求知欲。

▲蔡元培先生行草信札


02

兴办新式教育


此时的中国,正是多事之秋,甲午战争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而结束,国势日危,民族危亡的巨浪将蔡元培从科举功名的仕途推上了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的道路。当时,蔡元培与维新派代表人物梁启超、谭嗣同关系密切,当看到“百日维新”如春梦一场宣告破产时,他痛苦而清晰地感到“康党所以失败,由于不先培养革新之人才,而欲以少数人弋取政变,排斥须旧,故不能不情见势绌。”由此,蔡元培看透了清政府的昏庸腐败,对清政府不抱丝毫希望。1898年9月,而立之年的他毅然弃官南下,回到了绍兴老家。

回到家乡的蔡元培走上了教育救国的道路,应知府之邀,担任绍兴中西学堂总理。绍兴中西学堂是一所由地方绅士捐资创办的新式学校。堂堂翰林,居然做起一区区学校的校长,这在绍兴城内不免引起一番议论。但在蔡元培心中,最紧要的事就是改变传统私塾教育唯经是读、唯经是尊的积习,使这所规模不大、学生不多的学校真正办成能有益于民族的学校,不能徒有“中西”之名,更要有“中西”之实。 

蔡元培大刀阔斧,全身心投入到他的新事业中。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聘任教员。在中学方面,聘请国学根基深厚的教员,还聘请了史学、词学、蒙学等方面造诣较深的人才。在西学方面,他更是四处走访网罗懂西文的人士,聘请为学堂的教员。

蔡元培克服了经费不足的困难,购置了一批实用书籍,创立了名为“养新书藏”的图书室,意为培养新式人才。他亲手拟定《绍郡中西学堂借书略例》,管理办法的特殊之处,在于没有条件进学堂读书的向学之人也可以借阅书刊,无形中增加了受教育的人群。

日后成为北大校长之一的蒋梦麟就是当时这所学校的学生,他在《西湖》一书中这样评价蔡元培领导下的绍兴中西学堂:“教的不但是我国旧学,而且还有西洋学科,这在中国教育史上还是一种新尝试。虽然先生解释的很粗浅,我总算开始接触西学了。”蔡元培在那个时代抛弃功名,开创性地推行新式教育,散发了一个有良心有立场的知识分子无尽的光彩,同时,也是这个时候,只要是有益于我们的东西都可以采取“拿来主义”的信念,在蔡元培的思想里深深扎根下来。


03

 终圆游学夙愿


蔡元培在离京返乡的数年间,除了在绍兴中西学堂担任校长外,又先后到杭州、上海等地兴办新式学堂,已经是知识界的领袖人物的他,内心始终未失书生本色,“盖弟数年来,视百事皆无当意。所耿耿者,唯此游学一事耳。”他仍然期盼实现游学欧洲的夙愿。

1907年,39岁的蔡元培终于实现了这个夙愿。他在驻德公使孙宝琦的帮助下前往德国柏林,入莱比锡大学学习。蔡元培没有选定某一专业攻读学位,而是任由兴趣和爱好自由听课。他在这里修的课程主要是哲学、历史、文学、美学、教育学,涉及到各个方面。于不惑之年跨入德国,蔡元培对自己的需求一清二楚。无论是哲学、文学、文明史、人类学,总之,只要不冲突的,他都尽力涉猎。他自己的话说,“如果是时间上不相冲突,我感兴趣的课我都去听。”他像海绵渴望水一样的渴望知识、吸收知识。

因为常听美学、美术史、文学史的演讲,加之被莱比锡的音乐和艺术大环境熏习太深,蔡元培不知不觉地将心力集中在了美学上。那些年,他学过钢琴,提琴,看了大量的话剧和小歌剧,并且在朋友的影响下改成了素食主义者。

他又来到莱比锡的世界史与文明史研究所,这是由德国一个很有远见的历史学家兰普莱西创建的,他想在这里理解以德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来龙去脉。他还先后五次到欧洲游历,他希望他是个巨大的氧气瓶,可以为将来回国实现教育救国的理想积攒下足够的养分。

然而,在他留学德国的第五个年头,1911年,他的革命挚友孙中山向已然腐朽的满清帝国扔出了炸弹,为了响应辛亥革命,蔡元培回国了。此时的中国,正站在新旧两个时代的分界点上,他自己或许都不曾意识到,他将站在新的历史舞台上扮演一个更重要的角色。


04

 只手缔造新式北大


1916年12月26日,蔡元培接受了北洋政府大总统黎元洪的北大校长委任状。

▲黎元洪大总统签署任命状:任命蔡元培为北京大学校长

这时的北大,虽然已经改名为国立北京大学,但其作为“皇家大学”的官僚气与衙门气依然浓厚。在教员中,有不少是北洋政府的官僚,这些教师即使是不学无术,也受到学生巴结,以便日后自己当官仕途方便。

北大的这种腐败名声,蔡元培早有所闻,朋友们也劝他不要去,担心他“进去了,若不能整顿,反于自己的名声有碍”,然而蔡元培内心里已经下定决心,他在给在国外的友人的信中这样剖白心迹:“吾人苟切实从教育入手,未尝不可使吾国转危为安。而在国外所经营之教育,又似不及在国内之切实。”事实上也是这样,他一直都希望“教育救国”,通过整顿教育达到改良社会的目的。

▲蔡校长对北大进行改革,倡导民主与科学精神,实行"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

蔡元培决意改造北大,并非打碎另做、推倒重来。凡饱学鸿儒皆得以保留教职。他还在国内延聘名师。蔡元培选聘教师,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学术造诣,在这个神圣的标准之外,不曾有第二个。至于个别道德沦丧、毒化校风的学林败类,他坚决罢黜。在他的努力下,国内各方面的名流硕学以及后起之秀逐步汇集于北京大学,形成了崇尚学术的良好氛围。

▲不拘一格,广延名师。图为蔡元培与蒋梦麟(左一)、胡适(左三)、李大钊(左四)的合影。

在这种办学方针下,北大教员中包括了许多来自不同学派、持有不同政治倾向的学者。辜鸿铭,这位自称“生在南洋,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的怪人,平时拖着长辫,以复古派自居,主张尊王尊孔,反对共和,北大师生戏称,辜鸿铭头上有全世界最后一条封建时代的辫子,蔡元培因其精通西学,对英国文学有专长仍留聘他教授英国诗歌。旧国粹派的黄侃和新白话派的钱玄同,观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大唱对台戏,蔡元培也聘他们,让北大充满着百家争鸣的意见言论。

▲1922年北大设立音乐传习所,蔡元培亲自担任所长。传习所管弦乐队首次在中国演奏贝多芬的交响曲。

蔡元培还大刀阔斧地改革了学校的一系列旧有体制。借鉴西方大学的模式,提出民主办校、教授治校的原则,设立教授代表组成的评议会,为学校最高权力机构,改变了过去一切校务由校长说了算的状况。在教育内容上,提倡融通文理,融合中西文化,重视学生美育,提出以美育代宗教。在招生制度方面,从1920年春天开始招收女生入学,开创了我国大学教育男女同校的先河。由于蔡元培改年级制为选科制,学生可以自由选课。于是北京大学课堂的秩序是:来者不拒,去者不追。蔡元培注重校园文化,大力支持各种杂志,扶植多种社团。进德会、新闻学会、平民教育演讲团、画法研究会、书法研究会、音乐会等都非常活跃。当时在北大旁听并做图书管理员的毛泽东,就是新闻学会的会员。这些社团的成员,如傅斯年、罗家伦、许德珩、张国焘等学生中的活跃分子,后来在五四运动中都成为学生领袖。(文章转载自中国青年网,2012.2.24,图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

名家点评


【杜威】“拿世界各国的大学校长来比较,牛津、剑桥、巴黎、柏林、哈佛、哥伦比亚等,这些校长中,在某些学科上有卓越贡献的不乏其人。但是,以一个校长身份而能领导那所大学,对一个民族,对一个时代,起到转折作用的,除蔡元培外,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胡适】过去数十年间,在思想界、文化界执着火炬而不断前进的有几个?数十年如一日,不为利禄而变节操的有几个?始终忠实于真理、不愧屋漏的有几个?为民主自由而奋斗到底、不避刀俎斧钺的有几个?始终成为青年导师、知行合一而不欺骗青年的又有几个?

【梁漱溟】“蔡先生的了不起,首先是他能认识人,使用人,维护人。用人得当,各尽其才,使每个人都能发出自己的热和光,这力量可就大了。”

【蒋梦麟】“先生做人之道,出于孔孟之教,一本于忠恕两字。知忠,不与世苟同;知恕,能容人而养成宽宏大度。”

【罗家伦】“千百年后,先生的人格修养,还是人类向往的境界。”

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长之演讲词


(一九一七年一月九日)


五年前,严几道先生为本校校长时,余方服务教育部,开学日曾有所贡献于同校。诸君多自预科毕业而来,想必闻知。士别三日,刮目相见,况时阅数载,诸君较昔当必为长足之进步矣。予今长斯校,请更以三事为诸君告。

一曰抱定宗旨。诸君来此求学,必有一定宗旨,欲知宗旨之正大与否,必先知大学之性质。今人肄业专门学校,学成任事,此固势所必然。而在大学则不然,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外人每指摘本校之腐败,以求学于此者,皆有做官发财思想,故毕业预科者,多入法科,入文科者甚少,入理科者尤少,盖以法科为干禄之终南捷径也。因做官心热,对于教员,则不问其学问之浅深,惟问其官阶之大小。官阶大者,特别欢迎,盖为将来毕业有人提携也。现在我国精于政法者,多入政界,专任教授者甚少,故聘请教员,不得不聘请兼职之人,亦属不得已之举。究之外人指摘之当否,姑不具论,然弭谤莫如自修,人讥我腐败,(而我不腐败),问心无愧,于我何惧(损)?果欲达其做官发财之目的,则北京不少专门学校,入法科者尽可肄业于法律学堂,入商科者亦可投考商业学校,又何必来此大学?所以诸君须抱定宗旨,为求学而来。入法科者,非为做官;入商科者,非为致富。宗旨既定,自趋正轨,诸君肄业于此,或三年,或四年,时间不为不多,苟能爱惜光阴,孜孜求学,则其造诣,容有底止。若徒志在做官发财,宗旨既乖,趋向自异。平时则放荡冶游,考试则熟读讲义,不问学问之有无,惟争分数之多寡;试验既终,书籍束之高阁,毫不过问,敷衍三四年,潦草塞责,文凭到手,即可借此活动于社会,岂非与求学初衷大相背驰乎?光阴虚度,学问毫无,是自误也。且辛亥之役,吾人之所以革命,因清廷官吏之腐败。即在今日,吾人对于当轴多不满意,亦以其道德沦丧。今诸君苟不于此时植其基,勤其学,则将来万一因生计所迫,出而仕(任)事,但任讲席,则必贻误学生;置身政界,则必贻误国家。是误人也。误己误人,又岂本心所愿乎?故宗旨不可以不正大。此余所希望于诸君者一也。

二曰砥砺德行。方今风俗日偷,道德沦丧,北京社会,尤为恶劣,败德毁行之事,触目皆是,非根基深固,鲜不为流俗所染。诸君肄业大学,当能束身自爱。然国家之兴替,视风俗之厚薄。流俗如此,前途何堪设想。故必有卓绝之士,以身作则,力矫颓俗。诸君为大学学生,地位甚高,肩此重任,责无旁贷,故诸君不惟思所以感已,更必有以励人。苟德之不修,学之不讲,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已且为人轻侮,更何足以感人。然诸君终日伏首案前,芸芸(营营)攻苦,毫无娱乐之事,必感身体上之苦痛。为诸君计,莫如以正当之娱乐,易不正当之娱乐,庶于道德无亏,而于身体有益。诸君入分科时,曾填写愿书,遵守本校规则,苟中道而违之,岂非与原始之意相反乎?故品行不可以不谨严。此余所希望于诸君者二也。

三曰敬爱师友。教员之教授,职员之任务,皆以图诸君求学便利,诸君能无动于衷乎?自应以诚相待,敬礼有加。至于同学共处一室,尤应互相亲爱,庶可收切磋之效。不惟开诚布公,更宜道义相勖,盖同处此校,毁誉共之。同学中苟道德有亏,行有不正,为社会所訾詈,己虽规行矩步,亦莫能辨,此所以必互相劝勉也。余在德国,每至店肆购买物品,店主殷勤款待,付价接物,互相称谢,此虽小节,然亦交际所必需,常人如此,况堂堂大学生乎?对于师友之敬爱,此余所希望于诸君者三也。

余到校视事仅数日,校事多未详悉,兹所计划者二事:一曰改良讲义。诸君既研究高深学问,自与中学、高等不同,不惟恃教员讲授,尤赖一己潜修。以后所印讲义,只列纲要,细微末节,以及精旨奥义,或讲师口授,或自行参考,以期学有心得,能裨实用;二曰添购书籍。本校图书馆书籍虽多,新出者甚少,苟不广为购办,必不足供学生之参考。刻拟筹集款项,多购新书,将来典籍满架,自可旁稽博采,无虞缺乏矣。今日所与诸君陈说者只此,以后会晤日长,随时再为商榷可也。

往期回顾



民国风范 | 陈寅恪 :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民国风范 | 吴宓的故事

民国风范 | “哈佛三杰”

民国风范 | 我心目中的汤用彤先生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