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研•发现”之好老师① 陌上花开缓缓归——苍南县桥墩小学 丁振东老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2 11:22: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温州小语” 可以订阅哦!
能承受之轻
        2008年9月28日,名叫“蔷薇”的台风让整个小镇一片阴霾。那一天,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因疾病骤然离世。那天午后,当我接到电话赶到她家时,见到的已不是往时那个活泼的女生,我不忍见她的模样,却又无法将眼移开,她是我的学生!
        在那个被哀伤笼罩着的房间里,我很镇静,像个“老师”该有的模样。我沉默着,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安慰她的父亲,一个老师能做些什么——当学生已经离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心里始终有一团愁绪不散,我开始不自觉地想一些事,一些关于她和我还有那些孩子们之间的事。我问了自己好多问题,我很想知道她怎样看待她那四年的小学生活,又是怎样看待我这个老师……一直以为教好成绩就可以的我,开始质问自己一个早就该问但从未深刻思考过的问题: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教师?
        我完全给不出答案!那时,我已经教了六年书,却在小小的讲台之上乱了分寸,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迷茫。


着明亮那方
        2009年4月12日,苍南一行13人到江苏宝应参加新教育实验小学开放周活动,我是其中一个。“烟花三月下扬州”,那是一次美丽且隆重的约会——与新教育。
        参加开放周的那一个星期,生活简单而忙碌。每天往返于学校和旅馆之间,从早晨的晨诵到晚上的沙龙,学习便贯穿一整日。然而就是这样简单而忙碌的生活,却让人体验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静与思绪起伏、沉淀后的充实。
        那次学习带给我极大的震撼,尤其是儿童课程。那个星期,从周一到周五,我们聆听从一年级《大自然的歌谣》到六年级泰戈尔《新月集》的双语晨诵;我们随着陈美丽老师走过一整个“落花课程”,开始切身感受何为穿越;我们也听着马玲老师诉说着童书的美好,亲眼看着这个阶梯如何一笔一笔描绘上从粉红到天蓝的颜色。
        也就在那时,几个词语开始在我心头徘徊不去:童年、阅读、课程!或许,这就是我要找的答案。
        于是,我也开始了自己的晨诵,我的教室里也响起了《向着明亮那方》的歌声。我记得孩子们在看到诗歌里的自己时眼里闪烁的光,我也记得孩子们在朗读自己写下的诗歌时脸上的笑,当然我更记得我和他们一同唱响《向着明亮那方》时心里的那份激荡! 
        先是跟着别人的步子走,再之后,就尝试开发自己的晨诵课程《沙与沫:纪伯伦诗歌之旅》。那段日子,晨诵是美妙的,连为晨诵进行的准备也都成了美妙的。每个星期总是先早早地选好诗歌,一首首地试听音乐,在网上一张张地搜寻图片,自顾自地欣赏着。或许这样的日子也算是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吧!


画彩色阶梯
        2010年,纪伯伦课程尚未完成,我的那一届学生就毕业了。他们离开了,回首一起走过的六年,我很是不舍,但更多的还有遗憾——我们与儿童课程相遇太晚,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事物。留下的遗憾变成了起点,我希望用更多美好的事物为即将到来的孩子们搭建一座属于童年的城堡。
        诗歌,是一定要的,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童书,也是必不可少的,书籍始终是阅读的核心。还有什么呢?我开始回想自己的童年……动画!对,应该有动画,在那个书籍和物质同样匮乏的年代,是动画一路陪伴,可以说我的“阅读”就是从动画开始的。动画带来的快乐我至今不忘,长大之后我对动画的热情也依然不减。我应该和孩子们分享我所经历的快乐,因为这是我的课程,课程的出发点除了孩子,还有我! 
        在那个暑假里,我就开始筹划着接下来的六年动画之旅:从一年级的入学课程《鼹鼠的故事》,到二年级的神话《小太极》,再到三年级的童话《格林童话剧场》……我依着自己对阅读的理解,将自己看过的动画片进行编排,我的动画彩色阶梯就这样初具雏形。
        那年9月,新一届的孩子们如约而来!每天下午放学前的五六分钟,我和他们一起看一集动画短片。曾经在我童年里出现过的那只小鼹鼠,又出现在他们的童年里。他们喜欢上这只小鼹鼠,也就这样喜欢上学校,因为学校是一个快乐的地方,每一天都值得期待!


影的故事
        动画电影的加入,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那次,班里临时有点状况,需要安排一整节课。我给他们放了手头唯一一部动画长片《美女与野兽》。下课时,孩子们看得很认真。电影还没结束,我说过几天再接着看,他们有些不舍。正巧赶上元旦,放假前一天,我履行约定,陪他们看完这部电影。在影片的结尾,野兽变回了王子,城堡里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舞会,王子和贝儿相拥而舞。可谁曾想到一年级的孩子看到这样的画面竟然会起立鼓掌,先是一个,紧接着一片,马上就变成了全班。那一刻电影打动了他们,而他们打动了我。
        在那次美丽的邂逅之后,电影便正式被纳入班级课程体系,动画课程完成了升级——从“动画阶梯”变成“动画1+1”。看电影成为班级每个学期一次的庆典仪式——上半年庆六一,下半年迎元旦。
        我很享受这件事,孩子们也是。不论是《别惹蚂蚁》中那个被魔法药水缩小成蚂蚁大小的卢卡斯,还是《丛林大反攻》中马戏团棕熊与独角麋鹿的难兄难弟组合,都让孩子们笑得合不拢嘴。每每到了快看电影的日子,总有孩子迫不及待地跑来问我:“丁老师,今年我们看什么电影?”电影,让我们怀有一种期待,这种期待很快乐!
        快乐,这就是动画课程的出发点。快乐的童年,才能滋养出幸福的一生!当然电影带给孩子们的不仅仅是快乐,更重要的是故事!据说爱因斯坦曾说:“要想让孩子变得聪明,就给他讲童话故事。要想让孩子变得更聪明,就给他讲更多的童话故事。”在我看来,动画电影就是为孩子们而创作的另一种形式的童话,如贝托海姆所说,处理的是“人类普遍的问题”。我想做的就是把这些优秀的电影编织进课程,在孩子的童年里种下这些故事,让故事和孩子一起生长。

程在生长
        播在心间的种子会生长,课程也会生长。因为课程一旦开始了,就没办法停下,你总要不断回应学生的期待。当然生长有时也需要合适的契机。
        2013年10月,林日正老师让我主持《温州教育》“品书观影”活动《千与千寻》的线上沙龙。年底,温州少儿图书馆要开设新雨少年电影学院,我成为首批三个电影导师之一,在农历过年前一天,和学生一起品鉴《神偷奶爸2》。
        两次活动,让我感受到深入探讨电影所带来的乐趣。随着年级的升高,观影活动的深入化也是势在必行。于是,“动画1+1”又变成了“动画2.0”——每月一次观影沙龙。
        同时,随着课程经验的积累,课程视角开始改变,我也意识到诗歌、童书、动画,这些美好的事物本身应该交织。于是,原本并行的几个课程,整合为一个更完整的儿童课程。2014年,在做了5年的班级课程之后,它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我面前:一个以童年为基本命题,以阅读为核心,整合诗歌、童书、动画、音乐等内容的儿童课程。
        从2014年开始,我们每月确定一个主题,围绕主题,我们读童书、品诗歌、看电影。当然,身为一个语文老师,我也开始尽量让阅读课程向语文教学靠拢。在编排月度主题时,语文的单元主题就是一个参考维度。2014年11月,月度主题“谢谢你,陪伴我”,我们读着《地震中的父与子》,看《海底总动员》里小丑鱼的万里寻子;2016年3月,我们读着《匆匆》、《桃花心木》,感悟“人生的哲思”,欣赏纪伯伦的《沙与沫》和他的散文诗改编的动画《先知》……
        在这一间放动画的教室里,阅读课程让我们宁静而充实。


上会有花开
        我就这样在自己的教室里做着属于自己的课程,也用这种方式思考着教育,思考着童年,思考着自己的那个问题: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教师?
        在教书14年之后,我庆幸自己是一个小学语文老师,遇见阅读、遇见课程,遇见美好……接下来的路,更漫长,我却要感谢这样的漫长,因为未来充满可能,而我可以慢慢来,慢慢地走,慢慢地编织自己的课程,以岁月相守,静待花开……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