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松华:马踏红尘歌声飞(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3 11:25: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93年,胡松华62岁,李德伦指挥原中央乐团与他合作《我的太阳》。这首意大利名曲为世界三大男高音、中国三大男高音,所有演出必唱此曲。胡版“太阳”独树一帜、非同凡响,他的歌声依然如黄金小号般辉煌灿烂,底气丰沛、中气十足、神韵兼备、章法合度,尽显深厚功力、个性魅力。

松华永远在强调:“广学古今中外法,扎根边疆保元真。”新疆维吾尔族歌曲《阿拉木汗》大家都非常熟悉。“阿拉木汗什么样?身段不肥也不瘦。”曾经听过无数版本,从第一个字到第二个字、由第一个音至第二个音,大都是“Sol—Do”上行四度。而胡松华的演唱非同凡响、与众不同,他的开头是“Sol—Do”下行五度。怎么变了调?“因为听维吾尔族老乡全都这么唱。别人要那么唱,他们不习惯也不喜欢。所以,别人可以变,我就不能变,我要尊重他们的民族演唱方式和审美习惯。”

央歌剧院于1964年创排民族歌剧《阿依古丽》,石夫和乌斯满江作曲。这是哈萨克民族民间音乐素材与西洋歌剧写作技法有机结合的成功范例,曾在全国引起轰动,好评如潮。中央民族歌舞团男高音独唱演员胡松华,应邀领衔男一号哈萨克族青年牧民阿斯哈尔。金湘夫人、导演李稻川至今仍在为这个出类拔萃的全能型歌剧人才深深惋惜:“他太全面了,声音好、唱得好、技术好、表演好,还有,他的形体,怎么能那么好?好得没人能比得上他!”这样的全能型民族歌剧表演才俊,只演了一部《阿依古丽》,从此再也没能回到歌剧舞台上。

是在2001年《祖国赞歌》电视专题演唱会上,已古稀之年的胡松华,再唱歌剧《阿依古丽》中阿斯哈尔的重要唱段《愿做一匹奔驰的骏马》。刹那之间恍然错觉,仿佛70多岁的老歌唱家胡松华,又变回了30多岁哈萨克青年阿斯哈尔。这首演唱技巧繁难、情感波幅很大的咏叹调,既有抒情性,又富戏剧感。胡松华的演唱还在歌剧里、仍在角色中,保持了强烈而鲜明的角色化特征,将阿斯哈尔内心复杂的情感表达得精微细腻、感人肺腑。

淑珍教授现场聆听,感佩称道、赞不绝口,还特意提及她的学生邓韵从美国回到北京看望她时说,听到胡松华练声非常震惊。“现在听他的演唱,我同样也很震惊!”郭教授不吝赞美之词:“胡松华,很全面,基本功扎实,修养丰厚、技术精深,艺术造诣高,在中国歌唱家里,他是卓尔不群、独一无二的成功特例。”2001年秋天,应广州交响乐团之邀,胡松华和旅美歌剧艺术家邓韵同台联袂“歌声难忘,真情永存”音乐会,再度引发关注好评。

老骥自奋蹄

“中国金唱片奖”,全国广播首唱金曲“五洲杯”奖,“文化部新创作品演唱评比”一等奖,第九届“中国音乐金钟奖”终身成就奖……在普通人群中,从声音辨识度到形象认知度,胡松华无愧声誉高度之最。20世纪80年代的“胡松华、张曼茹独唱独舞晚会”全国巡演热潮漫卷,90年代的大型音乐艺术电视系列片《长歌万里情》则神州传扬、再创奇迹。曹禺先生欣然命笔:“豪杰壮心,老骥万里。”21世纪来临,胡松华古稀之年毅然决定,要从一朵“红花”变成一片“绿叶”,将“磕长头朝圣”的艺术情怀付诸新的实践,“我希望把民族地区的贫穷孩子,引向歌唱的艺术殿堂。我愿意帮助他们实现梦想。”

重教爱乐的知音好友黄维崧的支持下,胡松华离开北京南下珠海,开办艺术研究室,亲自挑选有志有才的少数民族孩子免费培训,亲自传道授业。在《祖国赞歌》电视专题演唱会上,人们不仅听到他依旧闪耀黄金般光彩的歌喉,更见识到他在民族声乐教学方面的成果。藏族姑娘金安卓玛、纳西族姑娘和艳丽、摩梭女孩高茸卓玛、佤族女孩艾培、佤族男孩岩早、藏族青年格桑顿珠、彝族青年罗思明、回族姑娘赵璇,那一次,胡松华将八大弟子带回北京,在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现场展示歌艺。如果闭上眼睛听,普契尼歌剧咏叹调《我亲爱的爸爸》,意大利拿波里名曲《我的太阳》,感觉歌者应该是高等音乐学府声乐专业的学生,绝对不会相信是从零开始学习西洋唱法的少数民族学员。胡松华为其成功安装“双声道”,民族学员高唱民族乡谣,而绝对风格纯正且韵味地道。“我从不试图改变、矫正他们,而是帮助他们提升、发展自己。用最美好的声音,唱自己喜欢的歌。”胡老师不仅因材施教,更注重因“族”施教。“必须尊重和保存他们本民族的演唱特征、音乐之魂。否则怎么对得起我的多民族的母亲?!”

国56个民族,胡松华拜了48个民族母亲为师。他就像一个“声音的化妆师”,他的“声音化妆术”非常讲究也特别高明。无论术业专攻,还是跨越疆界,他都希望民族歌唱艺术后继有人、绵延不绝。因此他一人教多个民族的学生,点石成金、甘露育人。经他三年调教的少数民族歌坛新秀,在边疆花开烂漫、绽放奇葩。和艳丽、格桑顿珠更是崭露头角、脱颖而出。这是中国乃至世界声乐教育教学的特殊范例,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学术课题。胡松华将自己总结的艺术求索成功之道,写成精练简明的诗文。新编民族“弟子规”、速进“八字诀”,通俗易懂、上口入心,如“学法保真,练功思本”,又如“勤学苦练,多思巧练”,《承鉴铭》:“继承传统,警忌复古;借鉴外国,切勿崇洋”,《跳龙门四关》:“承祖忌复古,借外勿崇洋;曲高贵和众,胆大艺更强。”这些都是胡松华在艺术上的座右铭,“我自己也这么练。我把秘诀告诉他们,他们会少走弯路。”

2003 年胡松华艺术研究室学员毕业音乐会上,这群“雏雁”一飞冲天、一鸣惊人。胡松华的夫人张曼茹却因积劳成疾,病倒了。近十多年来,他为照顾病人分了一半心,还有一半不甘心,艺术生命还需常葆青春。2007年,他老树返青新花盛放,参加中央电视台和文化部两台春节晚会 ;2008年,他为北京奥运会舒喉高歌《再举金杯》。2010年、2011年,他80岁高龄唱出30岁光彩的歌声,还在荧屏上回荡,奇迹!从2011年秋到2013年秋,胡松华耄耋壮志,将62首民族歌曲精品集成《环抱大天地》四张专辑艺术片。这匹“多情的老马”,在甲午马年奋蹄腾跃,“人老歌更壮,声美情益深”,再度挥毫赋诗寄情抒怀:“高歌化出小舞台,回归大野母亲怀;马跃鹰飞山河壮,视听新花向民开。”

日采访结束,胡松华搀扶张曼茹从内室步入客厅。只见昔日貌美如花、舞姿妙曼的老艺术家,如今病体衰弱、步履蹒跚,竟心生酸楚、强忍泪泉……这对相恋相伴、歌飞舞引的神仙眷侣,在艺坛传为一段佳话。那年,胡松华送别即将公派出国留学深造的张曼茹:一个足凳长筒靴,英俊潇洒如青年哥萨克;一个身着布拉吉,貌美如花似少女娜塔莎;两人肩并肩脸对脸,双眸含情相视而笑。这张泛黄的老照片,将青春风华的美好一瞬定格在方寸之间,令人赞叹,此情此景恰似“山楂树之恋”。经过半个多世纪的磨砺,两位老人的爱仍在闪耀着黄金般的光彩。看张曼茹布满老年斑的手颤颤巍巍、抖抖瑟瑟移动鼠标点击光标,从电脑上下载配文图片,忍不住泪水再次模糊双眼……

愿以小诗二首,向这位83岁的“歌坛常青树、艺苑不老松”致敬:

(一)

赞歌传天下,

胡人万里行。

松茂雄风在,

华彩共长生。

(二)

老骥自奋蹄,

马年任逍遥。

长虹贯苍穹,

寿比南山高。

作者系本刊特约记者


(原文刊载自《歌唱世界》2014年10月第10期)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