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团历史 >一己知音,缘起于此
一己知音,缘起于此
2021-07-10 06:53:10

西藏,不仅仅是诸神聚集之地,也肯定是这个地球上海拔最高录音棚聚集的地方。不過,故事還要慢慢的從頭講:


半輩子沒有“根”的音乐


我姓宋,音乐工作者,廣州出生的東北人。差不多十五年前,隨老父親去商丘这个地方寻祖问根,才知道,中国的宋姓,来自于战国时代的一个叫“宋”的小国。在这个小国泯灭之后,举国人以国号为姓,纪念先祖,后来慢慢散开到中华大地各处。这个时候,我才隐隐约约知道“根”的意义。

我们这一代都是听欧美流行音乐、古典音乐长大的一代。大家都知道贝多芬、迈克尔·杰克逊,大家都觉得这些音乐好听、时尚。可惜的是,没有几个人知道姜夔是谁吧?嵇康呢?这些伟大的中国古代音乐家在时代的喧哗里无声无息。人到中年,我才发现自己搞的音乐是没有“根”的。弄了半辈子的摇滚、爵士,弹着吉他唱着小情歌,我开始慢慢的惶恐起来:我们是中国人呢,可是没有唱中国的音乐哦。讲文化输出,外国人是不会听周杰伦,王菲的。因为这些音乐里面,总体来说就是穿着西装的中国人。人家西方人还纳闷,为什么你要和我穿一样的衣服,你们中国人没有自己的服装吗?有啊,我们有旗袍啊,对呀,那音乐你们有什么?我们有二胡和古琴啊。那你弹一曲我听啊,啊啊,这个我不会哦……我就这么惶恐着,总不能这把年纪再去学唱个昆曲,拉个二胡吧。

这个惶恐就在心里慢慢滋长着。好像年轻人就喜欢往世界各地跑,总害怕自己错过了些什么,不知道何处安家。慢慢去的地方多了,才知道父母的所在才是安稳的家。于是乎,很多人现在开始返乡创客了。不过,真不是每个人的家乡都可以拿出来供人消费的。

上圖為嵇康下圖為距離他1500年之後的莫扎特



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十多年前,第一次踏上这片净土,心里已经毫无抵抗、思考之力,这片苍茫大地仿佛把你的一切虚伪的外壳统统脱去,让你像个婴儿一般重新学习站立。对于西藏民间音乐的关注,应该说在我的音乐创作生涯里,一直像一条隐秘藏身于心底的脉轮。这是一个以本心直觉去感悟的地方。可惜的是,耳边听到的来自藏区的音乐,总有一种被都市人造作之后的媚态,不可以和我所见到藏区的一草一木相契合。很多朋友都和我说,找不到真正西藏音乐的出版物可以听。

之前,我在個人的公眾號里做了一個調查表,調查表里顯示,最多人知道的西藏音樂還是差不多60年前,建國初期根據西藏民歌改編的一首《北京的金山上》。這個結果還是頗為令人意外的。

(大家有興趣可以點擊閱讀原文去回答一遍這個問卷看看結果)

我于是便萌发了寻找收集藏地民歌的念头,乃至于6年前定居拉萨,乃至于和志同道合的亲人一起修建录音棚。




我是2003年第一次進藏的,遊走在藏區各地。2011年定居拉薩。2012年一個偶然的機會,為西藏自治區歌舞團的大型歌舞劇《魅力西藏》創作了開場音樂,然后结识了亲人一般的朋友卓玛玉珍。她的老家在西藏林芝,她和妹妹有个组合叫做“林芝姐妹”,以前演唱过一首《工布箭歌》,红遍了整个藏区。



我們一起聊天最感興趣的话题,莫过于,西藏有那么多的古老的民间歌曲,如果没有人收集、整理、保护,会不会过个十年,二十年就没了,听不到了呢?

我说:会的,有这样的危险。

1995年,我和朋友一起去湖北云梦观看非遗项目:皮影戏。当时,朋友的父亲是云梦县群艺馆馆长,也是皮影戏班的班主。我们坐着他的三轮摩托,跑了一个多小时,来到村里一块一望无际的秋收后的麦田里。橘红色的舞台,由一盏白炽灯点亮,旷野漆黑。三五个师傅唱起了《三国演义-长坂坡》,听得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回来的路上,滕班主告诉我,今晚看到的那里是皮影,都是塑料片片做的。真的老皮子,都叫老外收走了,给500美金,你卖不卖?那时候,我二十五岁;那时候,美金兑人民币1:10;那时候,万元户,中国也是没有几个的。老皮影賣了,不知道皮影的魂是不是還在呢?

西藏现在的情况和那个时候刚刚改革开放的内地很像。因为没有任何高科技,大市场的基础,大家靠出卖原始的东西挣钱。老天珠,老蜜蜡,虫草,矿石。十年前,你在拉萨见到村子里出来行乞的小男孩,抱着一把自己家里做的六弦琴(藏语叫:扎念琴),唱着家乡的歌,看的人多了,还来一段踢踏舞,多棒啊。现在,孩子们腰间挎着一台播放器,放一段迈克尔·杰克逊的歌,跳一个太空步。就是这样,时代在迅速的改变一切。西藏村子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多的对自己的文化不感兴趣,喜欢外面新奇的东西。这是不可逆转,也是无可非议的。但是一旦那些会唱会跳的老人家不在了,那些古老的歌也许也就一起不在了。

 

我一点也不反对音乐的改编与创新,音乐就是一直在改变的东西,它是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回响。但音乐更像一颗参天大树,根扎得深,枝叶就繁茂,主干越粗大,分支就可以越丰富。根基好了,每年换新叶子,精神抖擞,生机勃勃。所以,我非常羡慕藏族的朋友,这个民族音乐的根还在。汉族音乐的根反而非常非常微弱了。唐代,贵族和市井都喜欢胡乐,引进了大量的西域乐器,二胡,扬琴,琵琶都不是汉民族的乐器。古琴的审美,乃君子之道,内敛内省自觉,琴息微弱。在绚丽张扬的胡乐面前,犹如一株午夜的幽兰,悄悄的成为了士大夫阶层精神的寄托,远离了普罗大众。我想那时唐代胡乐的兴起,犹如我们现在搞摇滚,搞布鲁斯,玩爵士,学拉西方古典音乐的小提琴,还四处参加比赛。中国人是最务实的族群,只要是好玩的,有用的,拿来自己用。这么着也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反正,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时代,一个什么都融合的时代。英文叫Fusion,也是爵士乐里的一个流派,只要你能弹,什么都能放到一块儿,还好听,还新奇。

说着说着,就开始为藏族的古老音乐担忧了起来。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卓玛玉珍问到,“要不,我们修个录音棚吧”。于是,我们萌发了在西藏建造一个真正国际专业级别的,把古老的西藏传统文化和现代高科技毫无违和感的结合在一起的录音棚的想法。


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录音棚


西藏,不仅仅是诸神聚集之地,也肯定是这个地球上海拔最高录音棚聚集的地方。

西藏城市(镇) 海拔高度(米)列表:

日喀则 3836

那曲 4507

江孜4040

昌都類烏齊 3850 定日 4300

当雄 4200 阿里狮泉河 4300

拉萨 3658 阿里普兰 3700

其中蓝色标记,是我曾经采风录音过的地方。

黄色标记-拉萨,是我们西藏蕃玉文化传媒公司录音棚的所在地,海拔3658米。


一番豪情万丈之后, 伴随我的就是十个月的包工头生涯,那个时候还没有兴起网络直播,所以,一切的过程都只留在我的记忆中了。

下圖是没有动工以前的院子。满园的杂草和奇怪的地中海藏式外立面。


于是,我们让我们来个由内到外的大换装吧。

动工前的主控制室


我们把房间地面下挖了一米深,重新铺防水,做懸浮减震,构建完全与外界隔绝固体接触传声的隔音房屋结构。



根据淘宝和支付宝的统计,那一年,快递小哥为我们购买装修材料,奔跑了30万公里。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材料,录音器材,汇聚到了世界屋脊。在高原设计录音棚,谁都没有经验,只能边做边调整。我们的设计团队,施工团队基本上九个月都处在崩溃的边缘状态。

当然,辛苦之後的成果是这样的:


原来杂草丛生的小院变成了颇有藏式园林意味的极简风格的庭院。







上图为,竣工后的录音棚主控制室。在这里我们配备有5.1环绕声监听系统。主监听音箱是来自芬蘭的Genelec 1032a主动式中场监听喇叭,参照监听音箱是屹立30年不倒的Yamaha NS-10M被动式监听。 录音系统是PROTOOLS HD10+Lynx ADDA。 硬件混响是LEXICON M300L,Vintage器材的那种温暖的音色一定会让你过耳不忘。最大牌的当然是人声主唱麦克风 TELEFUNK ELAM251。这支麦克风是全世界限量2000只的经典制作,完全复刻了50年代电子管麦克风的巅峰之作。迈克尔杰克逊很多经典的作品都是用它录制的。麦克风不是机器,而是歌手的乐器,更是艺术品。好的麦克风会把你的呼吸也变作是美妙的音乐。全中国只有四只同款。下图就是她的尊容。




录音棚主控制室经过了精密的声学测量,保证在每个区域都能听到平直的音响效果。我们充分利用了西藏当地的原木材料,设计了纯木结构的棚顶,内藏的巨大吸音结构,扩散体,低音捕捉器等等复杂的声学处理装置。而且这些装置都和西藏元素的装饰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为了要给歌手们一个完美的录音环境,我们也真的是拼了。在二十平方米的主唱室里,全是從林芝運來的原木,每一位进来的歌手都能感觉到舒舒服服的空间感,再没有以往狭小录唱空间的压力。我们精心设计的换气系统,也免除了大家缺氧的担忧。




這裡慢慢就成了以歌會友的地方。

SONG和著名藏族歌手亞東,以及時下最棒的,明明可以靠顏值,偏偏要搞創作的歌手巴金旺甲

天籟女聲卓卓瑪


是的,没有看错,我们还有摄影棚。视频和音频在以后的艺术创作中是不分家的,我们会陆续制作关于西藏民间音乐的纪录片,乃至电影。


录音棚竣工以后,我们渐渐开始了各种关于西藏民间音乐的工作。

,在公司院子里留下的纪念。


短暂而快乐的西藏首届录音师专业培训班




能在圣地拉萨呆着,已经是莫大的福报;能在圣地拉萨筑起音乐的梦想,更是超乎了我的想象。在过去的三年里,越来越多的新朋友,老朋友慢慢聚会在pureland studio,因为我们有对音乐共同的坚持。无论世界怎么变化,我们人类都会歌唱;无论你讲何种语言,最后都能找到超越语言的音乐。


我的文字可能没有大家想要的那种网感,因为我确实不是一个标题党的创作者,但我相信有趣的关于音乐的生活,关于西藏淳朴的人文,关于灵魂出窍的音乐,应该会是我们一直津津乐道的话题。
BTW,置顶的音乐是去年冬天在昌都采风时候录制的笛子,然后在广州制作的编曲和缩混。笛子的曲调是西藏與雲南交界處芒康的山歌,我就幻想了一下,茶马古道的种种场景,而写作了音乐。

下一篇,我們要和大家講述,西藏音樂根源之旅第一站-阿里。

就此擱筆,見字如面。


攝影/撰文 by SONG


即將啟動西藏音樂根源之旅

敬請關注公眾號留意最新消息


體驗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錄音棚

開啟西藏音樂根源之旅

本源-樂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