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原:槟榔是湖南人的求偶利器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26 11:13: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9年前,我娶老婆,老吃货陈晓卿飞到南宁喝我的喜酒,他满脸狐疑地出现在暮色中,然后鬼鬼祟祟地问我:你是二婚?我羞赧地扭着衣角说:扯证的……这是头一个。他说,在北方,头婚的是中午摆酒,二婚的是夜里摆酒。


我陷入了沉思:你们那二婚的晚上结婚我能理解,毕竟都是揭寡妇瓦敲鳏夫窗的主儿,习惯摸黑行事,但那头婚的放中午有何讲究?他踌躇道:大概是为新人留出完整的春宵罢,其实昼战和夜战差不多,昌与明之区别而已。


最近在报纸上看到,太白山一带至今仍为夜晚结婚,因为蒙古人统治时,汉人若娶新娘要先送去给他们糟蹋,汉人气不过,遂连夜成婚,就不给蒙古人喝头啖汤。我想起岭南一带多客家,且恪守中原遗风,这么说来,我们南蛮晚上摆酒其实体现了华夏正统。


就这一问题,祖籍兴宁客家的我在饭桌上咨询了祖籍恩平客家的母亲(有点小绕),母亲一边忙着往流氓兔嘴里灌客家酿茄子,一边嘟哝说:晚上摆酒方便呗,比如村里的老头早上出去捡牛粪,你让他捡了一半匆匆回来赶中午的喜宴,吃完一抹嘴又去捡,端着碗想着粪,残忍,不如让他捡满一筐了再赴晚宴,心里和胃里都充实。


所谓真相,往往简单粗暴。贾平凹最近接受采访时说,早年向他索字画的人甚多,如今反腐,登门者立马寥寥,他才知道别人要他的字画,并非为了自家收藏,只为送领导。



不过我仔细研究之后,发现贾平凹的画还是很壮阳的,最宜丰富领导的业余文化生活,领导在床上风调雨顺了,草民们可以少受点折腾。


当然,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常会有惊喜。我客居湖南6年,一直好奇湘人何以如此青睐槟榔,此地并不产槟榔,但大街上三五步必见槟榔哥,单位的电梯里会议室里也永远弥漫着槟榔味。


我曾考证过史料,据说湖南人嗜槟榔乃旧时湘军传统,当时流行瘟疫,而嚼槟榔可预防疾病,但这一解释太过牵强,因现今并无瘟疫,你总不至于为防感冒天天吃板蓝根。


穷经皓首之后我终于发现谜底:槟榔是湖南人的求偶利器。某君说,有女同学造访,自己请她呷槟榔,她面色潮红,呼吸急促,坐立不安,终于眼波一横:坏蛋,想要就说,何必下药呢。


我猜测,罗素年少时吃过27岁女性赠予的槟榔,否则很难解释这样的巧合:他22岁娶了27岁的妻子,49岁娶了27岁的妻子,64岁娶了27岁的妻子。


我学识疏浅,至今也没能考证出这个数字对罗素有什么重要意义,也许他就像某些彩民一样,永远只押同一个数字。


罗素的朋友曾形容说,即便进入暮年,他依然在追逐每一个穿裙子的人。哦,愿上帝保佑苏格兰的男人们,你们的祖辈可以在战场上撩起裙摆朝英格兰军扭动屁股以示蔑视,但你们不能对罗素这样干,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追溯每一件事的来龙去脉,是一桩有趣的游戏,顺藤不一定要摸瓜,有时需要的是摸摸真相。每当寒冬来袭,我就会在刺骨的湖南思索候鸟为何要来本地过冬,因为南方其实比北方冷多了,一群鸟,从有暖气的地方跑到没暖气的地方避寒,这不是傻鸟是什么。


后来我发现,鸟类其实不怕冷,它们迁徙的原因是冬季北方缺乏食物,你又没法啄破厚冰捕鱼虾,所以啄木鸟可以当留鸟,别的鸟只好当候鸟了。


在中国的大地上,许多人无法啄破坚硬的世道,所以惟有四处漂泊当候鸟,只有牙尖嘴利心狠手黑的人才能在一个地方长期筑巢,当留鸟。更多的人做候鸟时,愈来愈看不清此生归宿,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在学术称谓上,这便是迷鸟了。


我研究候鸟时发现了一种鸟,唤作北极燕鸥,它们总在北极和南极之间迁徙,显然不惧寒冷,路途数万公里,显然也不惧劳苦。你或许认为它们只喜欢穿梭于赤道和极地,在进进出出中体验莞式冰火两重天,其实它们之所以移民,只是天生爱光明,爱日不落的极昼,不屑与黑暗为伍,而已。


有一种人类,也经常性地体验极昼:飞行员。最近我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飞行员都喜欢喝脉动,因为以前的飞机没有厕所,脉动的瓶身设计……相当有包容性。我想起刚刚过去的春运旅途,好佩服携带大号搪瓷缸的民工兄弟。



To Be by Your Side—— BBC纪录片《迁徙的鸟》主题曲

《迁徙的鸟》:这是一部非常出色、评价极高的自然纪录片,由著名法国大导演雅克·贝汉执导,2001年上映。“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



@黄珍珍: 调戏原叔,这个板块简直是暗藏高手,每天就等着看原叔如何斗智斗勇。
刘原嗯,你是叶孤城,我是西门吹……吹那啥。


@Courage: 原叔,你要再不回我,就报警抓你啦!
刘原你不是世界第五大情报组织BJCYQZ成员吧?啪啪啪(打错了,应该是怕怕怕)。


@一棵树:文字催人老啊,没想到才40出头的流氓兔他爹头发这么白。
刘原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好吧,我是白虎。(兼答@Elena 等 )


@王增放开那个禽兽:10年我在当地晚报实习,报道世界杯,启蒙了记者的职业生涯,黄叔的世界是张床系列让我惊为天人,卧槽原来足球可以这么写,特别是我日我阿那篇文章,至今存在我的电脑中。
刘原黄文穿纸过,井空硬盘留。


@Love, or death:不知原叔还记不记得那篇《闻香识城市》,我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追随原叔多年,但就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篇文章,乐得不行。一者因青岛厦门大连三个城市同样深得我心,再者因那句和尚对尼姑幽幽地说“三生万物,我们亦可生点什么” 啊……纯情的文艺少女被深深地震撼了!这人太黄了!黄的时候还可以那么逗!刘原!从此这名字我铭记在心。哦不!不要误会!喜欢原叔不是因为黄啊(这样岂不是证明我也那啥)!主要是原叔的幽默感和洞察力“性不是我笔下的主旨,无非是一包味精而已,是对焦虑、空茫和重荷的一种消解”。
刘原好吧,回头我找找那篇专栏发出来。喜欢我的黄不丢脸,不用撇清。我若不黄,天底下没一家报刊会约我的专栏。


@侯吼吼:原叔在长沙何处上班?解放西路能否邂逅?
刘原我在韶山南路某写字楼;解放西路那地方,我只有在签售的时候才去~~~不是开玩笑,我2011年出三部曲时确是在魅力四射签售滴。哦,听说下月25日书法家苍井空也会去魅力四射酒吧做客,OMG!


@Bayern:黄叔,哦不,原叔,您住广州哪儿啊?我一南京人,现在在深圳工作,改天有空去拜访您,行不?饭就不吃了,咱们直接杀到惠州,给你的文章增加点原材料?
刘原前面的都是废话,最后一句才有意思,你看人家贾樟柯,拍那“天注定”,有个场景素材是来自哪?



@田田:高中时候买看天下,后来太多书堆不下开始扔杂志,但是凡有刘原专栏的都留下来了。每一期出来同桌都会带着崇敬又有点期待的语气问我:这期有没有原爹爹啊!好像我们就是光着脚丫和原爹爹一起捉蟹的少女。
刘原来噻,光着……脚丫来噻。


@Hx: 每次等一周的某周刊,第一件(亦是最后一件)事就是看你的专栏。今天这样“淫”雨菲菲的天气,窝在沙发里,随意翻阅着订阅号,有种赤裸着在衣橱里挑拣舒适衣服的惬意。继续,期待衣橱里的美衣越来越多。
刘原别说得那么文艺。叔知道你在等衣橱里蹦出个胸毛浓密的裸男。


@马茂德:刘叔,你说我一个大三学中文的吧,搞了一年话剧,搞了半年现代文学研究,专业上挺在行,也不缺钱也不缺朋友,心情也都不错。可是每当夜深人静想起我喜欢的人现在连话都不和我说时,我就难过的不行。你有没有苦苦等待爱情的时候啊?我知道对着人家照片又哭又啥的可幼稚了。可是我就难受啊!您给解答解答。(就是那种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喜欢我的我一点没feel的情况,求您一定给解答)
刘原 “对着人家照片又哭又啥”,对照片哭,那是遗像,又“啥”是啥呢,脑补中。我曾在专栏里建议妹子们若是看上了谁,尽管放马过去,夹他。但怎么泡妞,我没有太多建议,别人不理就换一个呗。别殉情就是了,现在墓地多贵啊,也别割腕什么的去打动对方,万一你割得太准了呢,而且只会吓跑她。世界上任何一个螺丝都会找到螺帽,放心。


@沛:我也在做微信平台,学校实践的,老刘氓每次都推送那么长一篇,工工整整,看得出确实上心了。不过还是想说要好好休息,父母也是这个岁数的人了,一想到他们都还很辛苦的工作确实不好受。走新闻未来真的有很多不确定性,连能不能养活自己都不知道。不过既然选了自己愿意的,还是坚持下去吧,做好自己就是给辛劳的父母的最好回报。
刘原你对新闻的看法,也是我们老一辈的看法。谁知道未来呢。艺多不压身,多学点本事总是没错的。切记:新闻写得好,说明有头脑。新闻写得精,说明思路清,新闻写得细,说明懂经济。写新闻都不怕,胆子肯定大。写得好不吱声,说明诚府深,写得差不投降,竞争意识强。写得烂不撞墙,一定是栋樑。


@晓风:原叔,在天猫上买你的流氓三歩曲,只买到半目和宝钏,丧家犬要原价五倍还必须等(我估计是去印盗版),如果五倍价我想不如直接找原叔你买,如果不行也只好去天猫上买,可以吗?盼原叔回复!
刘原我家里存货早没了,看看这里有谁愿意转让吧。前几天还有读者说在网上买我的书,结果买到的是复印本,我被雷到了。不过想想也还欣慰,一是我的书终于有盗版了,二是看复印版也好,那是大学教授讲义才能享受到的资格……


@杨晓楷:刘皇叔,当年韩寒出《独唱团》的时候,听闻第二期有你的文章。遂在伙食费中克扣出十几块想买,没想到《独唱团》真的独唱了一次,就此倒闭了。遗憾。
刘原嗯,你转告下韩寒,起名字很重要的,下次要请风水师参谋一下。


@张冬萍:原爷的文学素养铁定是早年如厕时潜心阅读培养出来的,以至如今笔下总有茅檐余味。
刘原功勋姐你错了。我当年上大学时总是在上课时间叫同学把我从外面锁门(防老师查房),然后躺床上看书,所以我的文字有浓浓的床上的气息。君若觉手有余香,那一定不是专栏滴问题,一定是与你滴阅读环境有关。哈。



@山吹_:跟叔说一下前几天发生的事儿吧。我有一个朋友(注意是我朋友)去买内衣,老板娘为了推销更贵的调整型内衣竟然说我朋友的胸外阔,胸型低不对称大小胸,我的天,根本不是这样的好伐(哦,说的是我朋友,我没必这么激动),只是现在的商家也太黑了吧?为了做生意竟然人生攻击起来了!真是不知胸耻作为一名女性消费者……的朋友痛斥这种行为!
刘原按我看说的就是你!


@shirley:皇叔居然鼓励混丝上原创黄段子,想当初混饭否,小的也是淡淡yellow色儿啊。发个不带shai 的原创段子:“池浅王八多,深水蛟龙藏。还是你们这里水浅啊。”“看,王八都是自动聚到浅水区来的,跟你一样。”“老子是一只迷路的蛟龙好吗。”
刘原按ZZZZZZZZZZ,叔看得睡着了,醒来还是不知道笑点在哪。






知名专栏作家、媒体人,现居长沙。著有《丧家犬也有乡愁》、《领先处男半目》、《丢下宝钏走西凉》流氓三部曲。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