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一个人享受孤独,比忍受合不来的人舒服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3 16:04: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订阅玎町

好看的人都置顶了她


在我们的成长路上,有那么一个时期,我们特别害怕孤独,害怕自己融入不进某一个圈子,害怕自己不属于任何一个群体。孤独让我们没有安全感,一个人的时候需要耳机和口罩的保护。但是当我们很努力的去融入某一个圈子,和某些人交朋友,以此显得自己并不是形只影单的时候,我们又总是觉得好累好累。

我爸跟我说过我曾祖母生前的故事,曾祖母是香港人,受过的教育在当时来说已经是很好的了,没嫁到大陆来的时候在某个教会创办的女校上学。曾祖母很小就失去了父母,是她舅舅把她带大的,孤独的她似乎从小就很难和身边的同龄人相处到一起。


中学的时候由于没有朋友的原因,也曾经受到过欺负。唯一一个让曾祖母想要与之相处的是隔壁那条街经营一个小琴行的七十多岁的英国男人。她总会在空闲的时候去那个琴行找那个老头聊天,听他弹琴,在他那听歌剧看电影。学校里的人觉得她是怪人,青春期的有些女生真的很喜欢找事,后来曾祖母又经历了几次霸凌,就转学了。

曾祖母去世以后曾祖父说,她就是这么一个女人,一直感觉和大多数人玩不到一起,一直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甚至后来嫁给我一起来了大陆,在经历文革的时候,那么乱的一个时期,她也没有委身去讨好过别人,没有委屈自己进入某一个圈子从而免受迫害。对她来说,和自己不愿意相处的人一起相处,是最让她觉得要命的事情。

阿椛则是一个从小就害怕孤独的人,因为是独生子女,机关大院的孩子三五成群,所以从小扎进小圈子才不容易被欺负。她还会每一次升学之后默默的去评估,到底和谁玩得好才能有利于她这几年的校园生活。她总是要很费劲的去维护她选好的这段关系,有时候就是觉得得这位同学是个傻逼,阿椛也会继续把这段关系维持下去。比如那位同学动不动就要阿椛请她吃麦当劳、让阿椛送她全套的漫画书、看见阿椛的新发卡好看就会说想要。可能阿椛小时候真的自己一个人怕了吧,所以委屈求全。她觉得忍受着某个人继续着塑料花友谊也好,起码上厕所有个人陪呀。

到了大学,她终于没法再这么下去了。阿椛大学是学产品设计的,专业成绩还挺好,有几个同学主动和她交朋友,她一开始还很开心,不用主动去讨好别人和我做朋友了。之后阿椛就和这几个同学一起玩,到了期末,阿椛才知道,这其中的有些人为什么会主动找她做朋友。


期末作业发下来之后,这几个人各种请阿椛吃饭和喝东西,就是为了让阿椛帮他们做作业,好让他们的成绩能高一点,阿椛只能勉强的答应了,也如愿给他们拿到了好成绩。

这之后,原本和阿椛玩得还可以的镜子就开始疏远阿椛了,阿椛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去问镜子原因。镜子直接说:“我很欣赏你的设计,所以想和你成为朋友,但是你帮他们做作业之后,我发现我和你不是一路人,虽然我知道你应该也不是心甘情愿的。”


镜子说完这些话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阿椛总是会想起那句“我和你不是一路人”。她想,不是一路人就不能一起玩了吗?人际关系就是这样的啊?你总是不可避免的跟很多你不要交往的人打交道,就是适应这样的社交规则才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啊。

后来镜子通过一次国际大赛拿到了留学资格出国深造了,走之前她跟阿椛说:“孤独并没有很可怕,但是和你不喜欢的人相处比你想象中要累得多,久而久之你就慢慢忘了自己本身是怎么样的人了。我也曾经因为不想孤单一人去迎合很多我不想迎合的人,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不是靠他们才能生活下去。和以前一样,我依然很欣赏你的设计。”

曾祖母来了大陆以后,跟着曾祖父一起传教,到了一个偏僻的山区小城里安家。她一个穿着旗袍,烫着卷发的女人在这其中显得格格不入。虽然住久了也会有邻家妇女来找她攀谈聊八卦,但是听这些妇女嚼舌根,说东家长西家短,曾祖母觉得搭不上话,就会回阁楼上弹钢琴。曾祖父说她的钢琴和小提琴都弹奏得极好,年少时除了那位英国老头,她最要好的玩伴应该就是音乐了。

阿椛听了镜子的话后,和那群总是让她代做作业的同学断了来往,自己一个人好好学习,偶尔还会有几个普通同学请教她问题。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但是不用在勉强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了。她参加了镜子之前参加的那个比赛,拿到了很好的成绩,虽然没有出国,但是拿了一笔丰厚的奖金,和在比赛中认识的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开始创业开公司了。

曾祖母的一生没有多少朋友

但是她这一生都按照她自己的意愿过得很开心

阿椛也知道了不需要强求自己去迎合他人

遇不到真正应该交往的人

还不如一直孤单着

跟自己合不来的人相处,和自讨苦吃差不多

这个道理在爱情和友情里都一样。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