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团历史 >【戏|剧场】话剧《李白》:孰知千岭外,更有万重云
【戏|剧场】话剧《李白》:孰知千岭外,更有万重云
2021-11-09 14:29:06


《李白》:孰知千岭外,更有万重云

文/田呀嘛田阿姨



李白,神州大地无人不识。要把这个家喻户晓的人物搬上舞台,不是件容易的事儿。而北京人艺的话剧《李白》,从1991年首演至今,已经26年过去了。戏里的演员换了一波又一波,唯有李白和夫人,还是濮存昕和龚丽君。

 

故事没有选择世人熟知的李白盛年得意之时,而是节选了李白知天命以后的经历。从李白被永王派去的惠仲明请出山写起,自此之后,一派追名逐利,一番颠沛流离。以往看录像,一度不太喜欢这个戏。觉得压根说的不是飘逸潇洒、才华横溢、盎然风骨的诗仙,而是一个才子官场失意的哀乐中年罢了。可如今,濮存昕64岁了,比戏里的62岁李白还要大2岁,台上的他无论是傲娇、任性、喘息、停顿……一举手、一投足浑然天成,可爱又从容。时间真是一把刀,把演员雕刻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物。



李白写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夫人宗琰赞他得到了,是字的灵性。可结尾处,李白孤身一人,站在圆月下,不念诗,只念道:“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文辞尽去,以一段抽象的格律总结李白的一生,实在令人拍案叫绝。台上的濮存昕,沉浸在这个角色之中,褪去抑扬顿挫地炫技、取宠,情感、身段被他自由调动。人们常说,最好的表演叫做“不讨好观众”,那天坐在剧场里,结结实实的感受到这种力量——他没有在演,他就是李白。

 

李白的一生,流传下来的戏剧性的故事很多:殿前跑马,贵妃捧砚,力士脱靴,浪游天下……放浪形骸,只源于一个“真”字。他以诗人的敏感,洞幽烛微,乐天地之极乐,悲天地之极悲。戏里说,李白是犯了天条被贬下凡间的神仙。璞玉般的纯净要到浊世中历经一番,有冲天诗才,却无济世手腕。一颗赤诚火热的心捧出来,任风吹雨打,蒙冤委屈,只要轻轻的吹一吹它面上的灰,依旧澄明滚热。


不必为捞月沉江的李白难过,他是回天上做神仙了。


 

任何一种“真”,都应当被珍藏、呵护,所以他有知他懂他的夫人宗琰。濮存昕曾说:这个戏谁都可以换,唯独夫人不能换。龚丽君的宗琰恰如一汪月夜里的江水,茫茫又温柔,静静又辽阔。李白一生被人熟知的都是他的自由烂漫,夫人鲜少被提及。李白曾写《在浔阳非所寄内》,将夫人宗氏比作蔡文姬,“多君同蔡琰,流泪请曹公”,感怀夫人为营救自己四处奔走,患难情深。

 

身为前朝宰相孙女,宗琰有大情大爱。她以报答腾空子为由选择入道,了却李白从军的后顾之忧。纵有万般不舍,仍说聚散两相依:“夫子你看长江边的芦苇,风一吹来,芦花随风摆动,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聚散之间没有一次相同。聚也是散,散也是聚……”倘若李白是个仙人,那宗琰就是山壁上凿得一尊菩萨,身是磐石的坚,心是度众生的柔,倚山面水,巍然入定,沧海桑田。

 

戏中有几段苏民老师吟诵,今年再听,因想到苏民老师离世而怅然若失。但也奇妙,今年台上的濮存昕,声音、动作、容貌都宛如苏民老师再现,这或许就是血脉和艺术的共同传承。而这一种传承,和着血肉,生生不息。

 

我想,苏民老师也是去天上做神仙了。



版权声明

原创文章 

文字 转载请联系本微信公众账号

图片来源于网络







【剧场】

人民公敌/洋麻将/《600分钟600年》: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600分钟600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600分钟600年》:一夜春风,入梦来

南海十三郎·上海/南海十三郎·北京/双飞翼·北京/双飞翼·上海

越从海上来/大师版《牡丹亭》/精华版《牡丹亭》

铜雀台/御碑亭/白蛇传/一色一香/美好的日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