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代表我的心——观《李白》话剧、读李白诗作有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15 14:29: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写在前面的话:京城打工间隙,偶闻濮存昕主演的话剧《李白》正在首都剧场上演,恰好从家中带来的床头书正是唐诗名篇,脑海里记了几行诗句,心中尚有几分诗意,遂向往之。再查资料,这是部26年长盛不衰的经典啊,荣誉多,口碑佳,绝对不容错过!按捺不住想看的冲动,千方百计在某网上“淘”了一张票,在一个春风沉醉的周末夜晚,路上花了两个小时,如愿观赏之。看后有感而发,权当留作纪念。

 

话剧《李白》的名头很响,被北京人艺纳为保留剧目之一,入选中国“百年经典”话剧之列。濮存昕第一次出演李白时38岁,如今已年过花甲,到了和剧中李白相仿的年纪,依然亲自扛鼎,而且愈加真情流露,越发收放自如,俨然到了人戏合一的最佳状态。他演活了李白,李白也成就了他。

 

对李白的印象,来源于中小学语文教科书,停留在流传最广的几首名诗,只知一代诗仙豪迈奔放、才华横溢,而对其人其事了解甚少。《李白》撷取了唐肃宗(李亨)在位年间诗人晚年的故事,打开了认识李白的一个独特视角:唐王朝的巍巍大厦在安史乱军的马蹄声中坍塌了,李白怀着平乱志愿入了永王李璘的幕府,受永王谋败牵累,李白获罪长流夜郎。一路冷月凄风,到了白帝城。因天下兵马大元帅郭子仪作保,李白遇赦,轻舟直奔当涂(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当涂的山水虽然淡薄了李白的热望,而平乱最后一战的召唤却又鼓荡起诗人报国的激情,他做出了惊世骇人的壮举:以垂暮之年请缨从军!一叶扁舟漂流在大江月色中,诗人悄然逝去。

 

话剧以艺术的形式,还原了一个多面立体的李白,一个渴求笔剑并用的李白,一个在儒与道、仕与隐之间苦苦挣扎的李白。他视吴筠道士为知音,像他一样醉心于山中流水、松间明月、江上清风,又渴望追随郭大元帅,同他一起跃马挥戈、驰骋疆场、热血写春秋。身在仕途的时候,他无法忍受官场的倾轧,一旦纵情于江湖,他又念念不忘尽忠报国。他身上带着中国封建社会知识分子的鲜明烙印,追求“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向往入世和出世的融合统一,却终究难逃历史局限和个人宿命,“进也不能、退又不甘”。他看似飘逸洒脱,狂放不羁,却有一颗不安静的心,只要一丝撩拨,就会蠢蠢欲动,只需一点火种——比如“太上皇的宫锦袍,郭元帅的虹霞剑”,就能点燃心中的激情。又或者,得意也好,失意也罢,他胸中的那团火,就从未真正熄灭过。

 

《李白》的大幅宣传剧照,定格在最后一幕:一轮澄黄硕大的满月前,一身素洁、略带醉态的李白捻须仰望,若有所思,如在问天。而好几场戏都有意无意地选择了夜景,用月亮来烘托人物的心理和淡淡忧伤的氛围,或一弯新月,或一轮圆月,或山高月小,或月影婆娑。在长江之滨,李白和吴筠重逢,忆起当年明月,感叹“月光亘古不变,人间却沧海桑田”。在采石矶头,李白伫立船头举杯邀月:“明月!明月!你是玉盘,是冰轮?是天庭的灯?是瑶台的镜?是有形的诗意?是无声的歌吟?你说天地间什么最公正?…”朦胧醉意中,他竟把江边的芦苇荡看成了月亮里桂树的影子。

李白与月亮的一世情缘,流淌贯穿在话剧里,在他的诗句中亦随处可见。他对月亮爱得缠绵悱恻,爱到深入骨髓,对着皎皎月光,道出了人生的悲欢离合,吟尽了世间的百般况味。浅显直白的《静夜思》自不用说,他钟情故乡的月“峨嵋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忆念小时望月“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他描绘不同情境下的月亮,寄托宫女、征人、思妇等不同人的愁绪忧思,写宫中月“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写关山月“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写长安月“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豪情迸发时“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心中郁闷时“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恣意行乐时“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失落痛楚时“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他把月亮当成朋友、知己,与它对话,向它倾诉,把酒问月“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相邀作伴“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交友盟誓“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托付思念“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可到夜郎西”。人望月,月照人,无言相对中还勾起诗人无限的遐思,去思索人生的哲理和宇宙的奥妙:“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明月永恒,而岁月无情流逝,人生何其短促!

 

李白为什么如此钟爱月亮?是否因为李白在借月抒怀的同时,潜意识就是在以月喻己,他以优美诗句塑造出的一个永恒、高洁、姣好的月亮意境,正是他自己的形象写照或美好期许?如月光般通透,如清水般澄澈,让人一览无余,不想流俗趋附,也不愿为尘世所染。纵使曾经不得不逢迎皇帝和他的宠妃,作些谀美之词,尽管写了《永王东巡歌》,为永王歌功颂德,但那“李白文章金不换”的气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文人傲骨始终没有变。

 

话剧中,李白和月亮最后的交集,是他人生的谢幕。泛舟江上,他尽兴喝完老渔父的家酿,边带醉舞剑,边吟道“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不小心剑落江底,他用手掬水,似乎在捞月…水中月变成一片白的光亮,他溶化在月色波光之中。关于诗人的死,历来众说纷纭,水中捉月的版本在民间流传甚广。或许,在人们的意念中,一个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诗人,他的诗意人生,应该划上一个不同于常人的浪漫句点,唯此才不枉诗仙的雅号和那么多传颂千古的浪漫诗篇。


【关于版权】此微信公众号的文章皆为i阅读会员原创(注明引用的除外),如果您喜欢,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果需要在其他媒介上转载,请与我们联系,并注明作者和出处,谢谢!

联系方式:3366397@qq.com

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幸运。

欢迎关注i阅读(微信号:ireading99)。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