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歌剧”之美,你能读懂多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11 16:18: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小小舞台,说尽天下喜怒哀乐事。

芸芸众生,不过台上生旦净丑人。


京剧,被称为“东方歌剧”,中国国粹,兴起于清朝,迄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有人说,一个民族的古老艺术,终归承载着一个民族特有的生活,更寄托着这个民族根深蒂固延绵不绝的血脉精魂……


在外国人眼里,京剧总是显得那么神秘而又充满东方韵味。八十年前,当来自中国的国色天香在太平洋彼岸的纽约百老汇舞台首次绽放,著名美国剧评家罗伯特·里特尔对京剧是这样的形容:“你会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古老神话,优美和谐而永恒的世界,充满及其微妙的庄严和宁静。”大多数西方人认为:京剧无疑超越了东西方之间所存在的障碍。



△ 京剧团在美国百老汇舞台演出


古老的京剧,是东方文化传承的开始……当风雨来临,灯火阑珊处,舞台上传来的那份天籁之音,给每一个贫贱或高贵,伟大或卑微的生命,传递着亘古的温暖和慰藉,希望与力量。


在风雨飘摇中,京剧走过200多个年头,经历了鼎盛辉煌、烽火战乱,在多舛的道路上传承创新至今。


丰富的剧目、优美的唱腔、精湛的武功技巧、神奇的脸谱艺术、精致美妙的妆容、流光溢彩的戏装头饰和夸张的舞台艺术形象,成就了中国京剧艺术的“国剧”地位。那么一出好的京剧离不开哪些元素?且听细细道来。


【京剧 · 角儿】


“乾坤一台戏,请君更看戏中戏;俯仰皆身鉴,对影莫言身外身”。“角儿”辈出、流派纷呈的背后,历史来路上的京剧给今天的我们呈现的,其实是一个恍如时代万花筒般热闹缤纷的世界。


提到京剧,就不得不提那些在京剧舞台上粉墨登场大放异彩的名角。程长庚、谭鑫培、杨小楼、余叔岩、梅兰芳……这些让你熟悉或陌生的名字,成就了一个又一个京剧流派的诞生,也成就了京剧自身的灿烂与辉煌。



△四大名旦


毋庸置疑,“角儿”是京剧舞台的中流砥柱,那么也自然扛起了京剧传承的重担。在上海就有这么一位“角儿”,年届七十的他,退休了还依然活跃在京剧大舞台,他就是汤俊良老先生。


随着镜头的捕捉,我们见到了汤老先生正在用炭墨描眉,脸上略敷脂粉的他,眉宇间的英气却毫不减当年。台下摩拳擦掌的那一招一式,用我们如今流行的话来说,依然是那么地“有范”——京剧的“范儿”。



△汤俊良,69岁,京剧表演艺术家,上海京剧院退休一级演员


2005年,是汤老永远都无法忘怀的一年。那一年,他在一次演出中意外遭遇粉碎性骨折,但仍坚持演出到最后一刻。还有一次,因为观众掌声不断,他连续翻了四十八个跟头,顿时技惊四座。他说自己是为京剧而生,也为舞台和观众而生。正如他在镜头里说的:“你要是想人前夺萃,就得背后受罪”,如果没有一份为京剧付出全部的进取之心,是成不了“角儿”的。


虽然如今的汤老已年近七旬,但他依然热心于京剧的教学工作,希望通过自己专业的表演经验和老骥伏枥般积极进取的精神,培养出更多专业的京剧演员,更好的传承和发展这门东方国粹艺术。



【京剧 · 靴鞋】


要上演一出能博得满堂彩的京剧,远不是有一位好演员就够的。作为舞台表演的重要辅助部分,天津的戏靴一直为广大表演艺术家和票友所称赞。而提到戏靴这门老手艺,懂行的人自然会想到四代相传的天津“靴子张”。



“靴子张”以制作戏鞋、戏靴见长。从武生靴到花脸靴,从判官靴到虎头靴,“靴子张”擅长制作的戏靴多达几十种。在外行人看来,京剧厚底靴仅仅是靴筒和靴底的简单构成,但在“靴子张”第四代传人张华的眼中,唯有这种用成百上千张纸制成的三四寸厚的纸靴底,才是制靴中最考验功底的,这一门高超的手艺也自然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也许你会问:如今科技发达,那么多材料可以用,为什么唯独要用纸来做成这靴底?


这关乎技艺,更关乎“匠心”。

以镜头中出现的武生厚底靴为例,演员出场就要配合翻腾跳跃等大幅度的表演动作,为了传达表演韵味,往往需要一双合脚的好靴子。如用木底靴触地就会发出巨响,不但影响演出效果,还因为太硬而造成不适;如使用塑料泡沫制靴,最大的问题在于重量太轻,加之靴子本身就很高,演员翻腾落地时非常容易重心不稳。纸制靴子平均重两公斤,不但瓷实还有一定的回弹力,一串动作做完,演员也不会觉得脚部不适。


更重要的是,唯有量脚制鞋,才能做出一双最适合演员的靴子。一双好的戏靴,离了手工便少了韵味。工厂流水线做出来的鞋子之所以无法和手工鞋比,少的就是那份“匠心”。有些用料不能被替代,一些流程也不能用机器代替手工。这一来自东方的传统手艺及其背后的“匠心”是时代的变迁所带不走的,也是不能带走的。



△张华,52岁,传统手工戏靴制作者, 天津“靴子张”戏靴第四代传人,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在镜头里,张华开始制作靴底,他并没有避讳外人,原因很简单,靴底制作的奥秘不在于某种特殊的用料,而是考验制靴人的手艺。


例如切靴纸,就是要用符合定制者脚形的鞋底当模子,沿边缘在500到1000张再生纸上垂直切割,整个过程好比写字时的描红,听上去并不困难,但实际操作时,制靴人要屏住一口气,手起刀落必须一气呵成,下刀稍有偏差,底子就切歪了,不能再用。



△切靴纸


其中最难的,要数拿锥子给鞋底扎眼,扎洞最大不能超过七分,最小不能小于六分,多一分少一厘,整双鞋底立马报废。而这些,张华在36年的制靴生涯中,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扎眼


现在,他希望能够在保证制靴手艺不失传、制靴手艺保持不变的前提下,在现有工艺的基础上再次加以创新。他说:只有这样,戏靴才能更好地帮助演员全情投入到演出当中,将表演韵味发挥到极致。



【京剧 · 行头】


说起戏曲里的行头,人们眼前便会浮现出梨园舞台上美轮美奂的各种扮相。戏文《宦门子弟错立身》延寿马“提行头怕甚的”唱词和老舍《月牙儿》中“把我所有的一点东西都折卖了,做了一身新行头,我的确不难看”,将梨园中人宁可倾家之力也要置办一身好行头,上台便有了底气的心态诠释得淋漓尽致。


行话说“宁穿破,不穿错”,哪出戏、什么场合、什么角色,穿什么行头都有讲究,从根源上说,行头之所以这么重要,与古代中国一向重视衣衫的传统不无关联。


在戏曲界提起“把子许”,可谓尽人皆知,他的后人延续了自家的制作传统,以美观、大方、实用、耐用、选料考究、做工精细等特点独树一帜,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作之一,广受业内人士、戏曲爱好者及收藏家的好评。


这次出现在镜头中的这位,就是许振海,北京“把子许”第三代传人。他不仅熟知各种京剧剧目和京剧人物的穿戴规则,更可贵的是,在京剧制衣方面,他还始终坚持着严谨、专业和进取的态度,制衣的款式和色彩完全贴合京剧角色的设定。



△许振海,55岁,传统戏服制作者,北京“把子许”第三代传人


在镜头里,我们看到许多件精美、考究的京剧戏服和行头。这都是许老师特意为这次拍摄而专门准备的,其中不乏一些精美的手绣戏服,像谭派的杏黄靠,梅派的大红靠,马派的太阳蟒和天青蟒,还有黑法衣、老爷夫子盔等等,每一件都可谓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其价值有的甚至堪比大牌时装。看过的人,无不感叹,原来京剧服饰可以如此精美绝伦。



历经了百余年的发展,“把子许”这朵梨园奇葩作为难能可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传承与发展。目前,“把子许”第四代传人许健,一位80后出生的年轻人,正在父母的悉心指导下,在承袭许氏祖传手工技艺的道路上孜孜不倦的学习,愈行愈远。


也许我们可以换个角度看待京剧。


它其实崇尚的是一种东方文化,是一种精神传承,更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单说制鞋、做行头与化妆,多少门道在其中。每一步体现的不止是东方人的严谨,更是对东方传统文化艺术的尊重。他也是对古人生活的一种写照。《梁祝》,断肠凄美的爱情;《将相和》,刎颈之交的友情;《四郎探母》,报家报国的亲情;这些故事的流传,通过京剧来表现,才能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


京剧也是一门很慢的艺术,需要用时间煲,用心煨,这是它和流行音乐不同的地方。听京剧,对现代繁忙工作中的都市人来说,可以算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需要时间、需要心境,更需要那么一些文化和素养。流行音乐插上耳机听就好了,而京剧要的不仅仅是唱功,更是要看演员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其中韵味无穷。



愿你我都能坚守本心,勿忘初衷。在西方文化的充斥中,找到东方精神的延续;在匆忙中,也别忘了除却追名逐利,生活本身也是一种美。

《中国梦 东方梦》2015东方证券记录微电影视敬请欣赏: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