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话 | 贵妇还乡:一场失落的独白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6 03:57: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写在前面

2018/6/8

想过1,000种这个公众号开张的方式,这差不多是最风平浪静的一种。大概是到了一个更乐于有话直说的年纪。这篇是两年前欠下的,到今天有些想法变了,但没变的多一点。


就算是个见面礼吧,想要写的很多,我们慢慢来。


“这个世界曾经把我变成一个娼妓,现在我要把整个世界变成一个妓院。”克莱尔这句狠戾的宣言一语成谶,大幕落下的一刻,唯有她自己永世不得翻身。


迪伦马特先生的原作译名为《老妇还乡》,“老”和“贵”的区别似乎是另一个命题了。


如果只有一句话,《贵妇还乡》大抵是一个“有钱能使磨推鬼”的故事,可是二十亿的数额、克莱尔面目模糊的第七、八、九任丈夫,乃至于克莱尔支离破碎却仍鲜活存在的躯体,似乎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这故事的荒诞性。


1982年人艺版《贵妇还乡》朱琳老师(左一)的克莱尔与周正(中)老师的伊尔。


如果舞台上、文字里展示的四十年后的一切皆为虚妄,那么什么是真实的呢?我想,是那些记忆。穿过四十年的岁月,这个饱经命运摧残的女人、这个执着地认为伊尔毁掉了自己人生地女人,还是选择把她的“黑豹”刻进脑海——一个叫她“小野猫”、“小妖精”的男人;选择把康德拉村的树林、彼得家的仓房、老寡妇波尔的卧室刻进脑海,因为那是她与伊尔共有的过往,是她漫长生命里仅有的幸福而充满希望的岁月。


当然,克莱尔从来不是那些为爱不顾一切的“傻白甜”女主,否则她应该如琼瑶阿姨笔下的可云一样,在孩子去世之后疯疯癫癫,然后在某个机缘巧合之下和负心之人重逢,然后等待被拯救,然后感恩戴德。


随意感受一下可云小姐姐的人间大爱,公众号的主人懒于截图来龙去脉了。


克莱尔的价值,在于她靠着过往美好的记忆,提醒自己伊尔的背叛和居伦城的不公;在于四十年来,她的心里从来有恨。


去年的《贵妇还乡》三轮,克莱尔与伊尔初见的寒暄方式从“夸张的假拥抱”改成了“克莱尔面带笑容狠狠打在伊尔的脸上”。修改的原因被总结为“某天睡不着觉的突发奇想”和“造型之后的濮哥哥不怕打”,我想这也是“史上最不像克莱尔的克莱尔”在与这个人物相处第三年时,赋予她的新内涵吧。

夹带克莱尔掌掴伊尔现场,业界有两种戏份必须真情实感,吃饭和打人。


试想,一个身体和心灵都“坚不可摧”地存活了四十年的女人,在面对她此生所有幸福、痛苦、仇恨和执念的来源的时候,总该有些虚伪和客套以外的情绪。


诚然,在巨额捐款的诱惑下,居伦城可能没有任何一个人从“正义与否”的角度去评判克莱尔与伊尔的这段官司,但在克莱尔的逻辑里,她要的从来都只是结果正义。就像她的那句宣言,“这个世界曾经把我变成一个娼妓,现在我要把整个世界变成一个妓院”。她的目标从来不是自证清白,而是让世界以她制定的规则运行。


又或者,她要的只是从居伦城带走她的“黑豹”。要知道,她已早早算计好把管家和两个阉人,即关于这场审判最重要的证人,送去香港的鸦片馆,伊尔一旦被处死,她跑遍世界各地找来的这些证人便再无意义。


本意是配一张最后一幕克莱尔和伊尔对谈的剧照,这张似乎并不是,所以画面自己想象吧。


克莱尔早已为伊尔准备好花圈、玫瑰、棺材和陵墓。死亡到来之前,没有妻子、儿女在侧,这对昔日的恋人偷得一点空儿,畅想他们的归宿。卡普里岛的天空花园、有松柏围绕,还可以俯瞰地中海。他,是伊尔,而“们”是克莱尔自己。这个女人在规划一切的时候分裂为两个自己,感性的她深知“我的爱永远不会死”,而理性则告诉她这份爱“不能再活下去”。于是此后的岁月,便是“一个死人陪伴着一个石头偶像”,才终于互不相欠,也终于永不分离。


我常想,也许在整场戏剧的尾声,在居伦城繁华与喧闹的背后,应该留给克莱尔一束光,即使不是一段冗长的独白,那怕只是她四十年仇恨了结后的疲惫、颓唐和怅然若失,或是她与伊尔在天空花园里的死寂,这出喧嚣闹剧落幕后的故事,许更引人入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