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这碗北京大碗茶在上海到底有多香?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4-10 20:00:2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8年的上海静安戏剧谷

他要带着《老舍赶集》来喽

是谁?



《我这一辈子》里的小警察

《北京法源寺》里的康有为

自编自导又自演的“老舍专业户”

他叫方旭



方旭是地道的老北京,打小在四合院长大,穿老北京布鞋清早喝豆汁儿,走路迈四方步,说话是嘴里包腔的儿化音。


作为北京本土icon,他的举手投足间都流淌着浓郁的京腔京韵。除了这些,他和北京的关系还因为一个人,变得更加错综交织。



自2011年起,他接连创作了三部风格各异的老舍作品:独角戏《我这一辈子》、话剧《猫城记》、话剧《老李对爱的幻想》,这些戏剧更加具体地形成了方旭特有的“京味儿”话剧风格,也让这位独立戏剧人的形象越发鲜明。


《老李对爱的幻想》剧照



“1966年,老舍先生走的那一年,我正好出生。”说到自己与老舍的种种机缘,用方旭自己的话说,“这世上万事万物总有千丝万缕的缘分”。与老舍先生的相遇,却是一次极其偶然的机会。



一天,他因为要破开一百元钱买一条牛仔裤,就走进了服装店旁边的一家音像店,随手买了一张电影光盘,这张光盘便是著名演员石挥主演、改编自老舍同名小说的电影《我这一辈子》这冥冥之中的机缘,让他在年近半百之际,远离影视圈,一头扎入小剧场,专注于排老舍的话剧。



2018年的上海静安戏剧谷,“老舍专业户”方旭将给大家带来他的新创作作品—话剧《老舍赶集》。这也是他继《我这一辈子》、《猫城记》、《离婚》、《二马》之后再一次改编老舍先生的作品。


这次一改之前的长篇小说,方旭挑选了六则极具老舍先生幽默风格的短篇。


《老舍赶集》排练照


其实之前,方旭也在影视剧里演过很多角色,像《大清药王》、《传奇大掌柜》也都是热门电视剧,但作为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98级学生,无论在影视剧里扮演过多少角色,树立过多少荧幕形象在观众心里,他对舞台的眷恋一直没有褪去。



直到有一天,方旭突然接到中戏师姐的一个电话,请他救场帮忙出演一个话剧片段里的角色,方旭就这样“晕晕乎乎”地续上了他和戏剧的缘分,而从此之后,他便在戏剧的舞台上一头扎了下去。


又加上他从小在北京胡同长大,好像携带者那些北京文化和历史的基因密码,多年来,他一直想演部京味儿戏。方旭始终遗憾“始终没捞着一部北京戏”。“念叨了好几年,终于拍了一部,结果没播出就给枪毙了。后来自己憋啊憋,憋到《我这一辈子》上。”


《我这一辈子》剧照


1950年版石挥执导的《我这一辈子》,方旭前后好几十遍地翻来覆去看,就为了琢磨着把一个旧社会老警察的自述改成独角戏。这个剧改编成独角戏的难度实在不小,一个人要在100分钟内演出几十个角色。


方旭对老舍笔下这个警察的一生的完美诠释,吸引了北京上海戏剧圈的老前辈和新戏迷,在南锣鼓巷戏剧节上也是一鸣惊人。


《我们这辈子》电影版剧照 


那之后,方旭就真的一步跨入老舍先生的作品里,越发娴熟,越发深入。此后林兆华排演《老舍五则》点名由方旭主演,舒乙也推荐他继续改编难度极高的《猫城记》,按照老舍先生的子女两位的话来说,“我们特别希望你(方旭)能改下去,我们觉得你懂老舍,你改出来的东西对。”


方旭懂老舍,好像是可以穿过年代,把老舍先生的精神世界再现。《猫城记》是老舍先生1932年创作的作品。讲述的内容是一架飞往火星的飞机在碰撞到火星的一刹那机毁人亡,只剩下“我”幸存下来,却被一群长着猫脸的外星人带到了他们的猫城,开始了艰难的外星生活。在话剧作品中方旭延续了荒诞的色彩,喜中带着悲凉意味。


《猫城记》剧照


接连两部老舍作品的爆红,让方旭真的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老舍代言人”,也成了戏剧圈“专注于老舍作品的独立戏剧人”。


《离婚》剧照


《离婚》是老舍先生自己最为钟爱的一部小说,他笔下活灵活现的财政所小科员们跟今天机关单位里的小科员们根本没什么两样。两个男演员在琴弦似的“幕布”里穿梭,轮流饰演了三个角色,故事里鸡零狗碎的生活被充满游戏感地搬上了舞台。


伴着冯满天苍凉的中阮之音,剧中人周旋在现实与理想间的“恍惚”,与台下观众心里的那点“恍惚”,不偏不倚对上了。



《北京法源寺》剧照


近年,参与演出的《老舍五则》、《北京法源寺》。2016年在老舍先生逝世50周年里,历时两年,推出全男版话剧《二马》又成为老舍原著改编话剧的又一力作。


《二马》剧照


2016年,方旭弄了这出《二马》,用了个挺时髦的“全男班”——戏里的温都太太和女儿的角色也都由男演员饰演。小说是老舍先生不到30岁那会儿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执教期间写的,讲的是一对中国父子与一对英国母女,因为租房发生的罗曼蒂克故事。面上是Beijinglish与伦敦腔、京味幽默与英伦风趣的PK,底下照见的却是“两个古老帝国民族的德性”。




和老舍几度“交手”,方旭对改编老舍作品也有了心得。“文学转影视和舞台,如果故事性弱,拍出来就不好看。老舍不是以讲故事见长,他的神奇之处是几笔就勾勒出一个人物来,你还就忘不了。”



在这次的作品《老舍赶集》中,方旭说之所以叫“赶集”,倒也没有什么别的原因,“赶集”恰巧是老舍先生的首部短篇小说集,便索性将“赶集”定位了该剧的名字。


老舍先生在《赶集》的序中,这样解释这个名字:“这里的’赶集’不是逢一四七或二五八到集上去卖两只鸡或买二斗米的意思,不是;这是说这本集子里的十几篇东西都是赶出来的。” 




而在这次《老舍赶集》中方旭还将延续话剧《二马》的全男班阵容,由刘欣然、苏小玎、秦枫、马驭崧、景松涛联袂演出,并在形式上进行大胆的突破,以一幅幅幽默漫画的形式带您感受老舍笔下的幽默与讽刺



方旭老说,“戏剧如果不与当下的现实、在场的观众发生关联,那这戏就别演了。” 


他是把儿时的记忆混杂在了老舍先生北平的秋里,又把老舍先生思想还原到了现代的北京。这次静安戏剧谷,《老舍赶集》是他第六部老舍先生的作品,问及他为什么会这样的选择,他笑着说:“好玩啊。”我们也期待,这碗北京大碗茶在上海会沁出怎样的清香


编辑:MC、路景斓

来源: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


热读:

这些马路上的“蜘蛛网”,马上要看不到了!

毁腰的这6个动作,你每天要做几个?

衣服买大了还可以这样穿?超美的!

经常拉肚子别大意!你可能被这种神秘疾病缠上了,后果严重......

粗茶淡饭可能惹来一身病!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