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成员展示 >美琪大戏院,我又来了
美琪大戏院,我又来了
2022-06-01 14:27:13

     当看见美琪大戏院有剧本朗读会,而且是第一期时,突然笑了,这么多年没有关注它,没有再去过,以为错过了很多,原来才刚刚开始。没有告诉朗读社的伙伴们,不知道质量如何?悄悄地去看,让这第一次成为自己的专属。




     遇见了一位也来参加活动的时尚女子,灰色长毛衣,黑色紧身裤,中筒黑靴,步伐很快,风风火火的。二人都粗心大意地没仔细看通知,问过后,才从奉贤路上的小门进入,艺文空间在二楼。



      接待室不大,挺温馨,演员已到,或站或立,手里拿着剧本。向里走,一间整齐的大房间,前端摆着二张木椅,中间是茶几,墙上写着台词,较潦草,看不清是中文还是洋文。观众就坐在圆圆的蒲包上,随意坐,随意放。


       要读的是瑞典国宝级剧作家,斯特林堡的《父亲》,陌生的人名,对戏剧虽然喜欢,但仅停留在看戏阶段,必须承认,自己是门外汉,至多算初级。“你们女人怎么能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对待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因为所有的男人,不论年纪是大是小,都是女人生的吗?”



       这提问挺有意思,有女人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老男人,不好吗?有多少老人都是无人问津的,他们渴望着子女来看望。


        就二个角色,上尉和他的妻子罗拉,二个片段,分青年组和中年组,分别朗读。


        青年组上场了,年轻的他们,都穿着一身黑。争锋相对,咄咄逼人,交替占上峰。戴俊上尉近似咆哮着:“我相信所有的女人都是我的敌人!......你,我的妻子,是我不共戴天的敌人,因为你在我病入膏肓的还不肯放过我!”对妻子这么仇恨,两个人还有要共同生活下去的理由吗?仅仅因为孩子,而这孩子是不是亲生的,很怀疑。



          罗拉胜券在握,稳稳地微笑答复:"在任何一个男人面前,我都从来没有感到自己不占优势。“这样自信的妻子,应当能力出众的。杨帆表演到位,把优势表现得淋漓尽致。



         每段演出十分钟左右,还要拍照,记下可以讨论的句子,在第一段结束后,自己就离开座位,选择站着,靠近窗,那样更能感受全场。赠送的拿铁来不及喝,也无暇去品尝味道如何,被表演深深吸引着。



         中年组,一黑一红,两位老师都来自光启剧社,光头的曹禹老师,觉得面熟,他经常拍古装,带着头套。一开口,就被认定是上译场的职员吧,标准的翻译腔,浓浓的外国人味道,喜欢这声音,一个上了年纪的外国人。也许脱落了两颗牙,明显老态,那么无奈地吐槽:"女人有她的孩子,男人却没有......但是我们和其他人都像孩子一样无意识地生活着,脑子里充满了空想、理想和幻想。”孩子难道和男人无关?再伟大的女人,如果没有男人,怎么会一个人生出孩子?这逻辑,有点乱。



          剃着超短发的张玮老师,一直是温文尔雅,虽然台词是强势的,但在她身上没看出来。当上尉一连串地大声质疑后,她轻飘飘地回答:”你要知道,母亲是你的朋友,而女人却是你的敌人。两性之间的爱情就是搏斗,不要以为我屈服了,我没有屈服,而是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


          爱情,的确如此,斗智斗勇,这样才精彩纷呈,在一次次地试探中,考察对方,是不是对的那个人?想起《倾城之恋》中的范柳原和白流苏,想起夏洛蒂勃朗特笔下的简爱和罗切斯特,想起《飘》里的郝思嘉和白瑞德......



           11月末周日的午后,二十位观众近距离地欣赏朗读,十月曾经隔着远远的座位,听刘广宁老师和狄菲菲朗读,在剧院,因为远,根本看不清她们的模样。拍了集体照,又单独交流,向曹禹老师请教了朗读的要点,必须先了解作者,写作背景,看全文,了解人物性格后,才能去读,要投入角色中。咬字和发音,要靠长时间的练习,那只是锦上添花。通常我们太关注声音好不好听,咬字准不准,却忽略了感情。



            11月2日晚,和影轩一起来看《谷文昌》,那是时隔二十多年后的重逢。,但演员和制作都是精良的。可惜观众较少,望着那些空荡荡的椅子,在脑海中努力搜寻当年的记忆,有这样的大厅,有这样的楼梯吗?




         那一年,北京人艺来汇演,就在美琪,自己看了多场。濮存昕和徐帆的《阮玲玉》,还有《白玫瑰和红玫瑰》,还有林连昆的《鸟人》,还有雷洛生、修宗迪、吕中、林兆华、梁冠华、何冰......


         2017年的十月,正式开始为自己而活,美琪大戏院,我来了,在这里,将找到希望和理想,会带着朗读社的伙伴们,一起参加剧读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