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岠渭教授音乐导聆【 歌剧聆赏——魔笛 】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27 14:03: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阳春三月,我们再次迎来了刘岠渭教授的音乐导聆讲座,欢迎莅临聆赏。

 

主    题:歌剧聆赏——魔笛

主讲人:刘岠渭

时    间:2018年3月27日(周二)19:00

地    点:清华大学图书馆(逸夫馆)报告厅


《魔笛》是莫扎特歌剧作品中的最后一部,首演于莫扎特临终前两个月,被誉为西洋歌剧历史重要的里程碑。它是在歌剧发展了三百年后,唯一能将意、德、奥、法、英歌剧的优秀传统一炉而炼的巨作,是一部歌剧爱好者不能错过的经典。


刘岠渭教授

台湾艺术大学音乐系毕业

1983年获颁奥地利维也纳大学音乐博士学位

现任“财团法人乐赏音乐教育基金会”音乐总监,全心投入音乐推广工作。

 

导聆曲目解析:

莫扎特:魔笛, K. 620

Mozart: Die Zauberflöte (The Magic Flute), K. 620

(向下滑动)      

     《魔笛》是莫扎特最后一部作品。一般人喜欢它的明丽斑澜、隽思妙语,整部歌剧像一园怒放的群花般天然飞动。专家学者对莫扎特能在一部歌剧中,结合意大利、法国、英国、德国、奥地利诸多优良传统,且能让它们在群聚后消失了自我的边际而浑然一体,感到不可思议。

      莫扎特与《魔笛》剧作家许卡内达(Emanuel Schikaneder)都是共济会(Freimaurer)会员,共济会源自十二世纪,是追求人性、平等、自由、行善的组织,成员为男性,互以兄弟称之。在不同的政治时空,共济会时而开放、时而查禁。莫扎特为共济会写了不少婚丧喜庆的仪式音乐,剧作家原本是想以《魔笛》来宣扬共济会苦修、律己、期待光明、胜利的精神,应是一部寓意剧。例如剧中萨拉斯特罗(Sarastro)就是共济会的思想家波恩(Ignaz von Born)、王子则是解禁共济会的约瑟夫二世、夜后是严苛的女皇德瑞西亚(Maria Theresia)等。

         此外降E大调是共济会的调性,所以歌剧就是以这个调性开始、结束的;数目三,是共济会的象征,故序曲就是以三和弦敲三下开始的,还有王子三叩三个圣殿门、三侍女、三仙童等,还有剧本首次出版时,印在上头的金字塔、五角星、沙钟、角尺等图案,也是共济会成员领会的象征。如此看来,似乎《魔笛》带着浓厚的共济会色彩,但今天它绝不是这个组织的传播工具,因为剧本被莫扎特的音乐升华了!它已不再只是单纯的符号,不再带着具体的有限性,而是以超乎人类的样式,诠释人类的感情,如果你能站到“有限直观中的无限形式”这个高度上,共济会的理念、象征,也就不重要了。

       虽然剧本没有讲明故事地点,但从剧中圣歌有伊希斯(Isis,埃及女神)及奥西里斯(Osiris,尼罗河神)来看,应是神话时代的埃及。跋扈、刚愎的夜后(代表黑暗)与宽容、仁慈的萨拉斯特罗(代表光明),在这儿展开了较量。夜后的音乐纯粹是意大利式的,她先以宣叙调《亲爱的孩子,别颤抖啊!》劝服王子为她夺回女儿,然后咏叹调的前段是小调、缓慢的悲诉,后段是大调、激昂的鼓舞,此曲在结构、意蕴双方面,都无比完美。夜后在第二幕的《复仇之火在我心里燃烧》,是《魔笛》的招牌曲,炫技的花腔,挟协奏曲之势,将人声推到乐器化的境界。萨拉斯特罗的响应《在围墙环绕的圣地,复仇之念都会消除》,强烈凸显二者性格之对立。这首男低音歌曲散发着英国都铎王朝神圣、静穆的遗韵,颗颗音符都声若洪钟。

       捕鸟人与王子的对立,则建构在另一种层次上,捕鸟人是直觉的(《我是一个捕鸟人》)、原始欲求的(《帕帕盖诺想有个情人或老婆》)﹔王子是思考的、理想的(《这幅画像可真迷人》),所以,捕鸟人的歌曲往往具朴实的民谣风,王子的咏叹调总是坚守共济会的原则。第一幕帕米娜与捕鸟人有一首著名的二重唱《对人有情的男人》,在此她憧憬着对王子的爱情,音乐因而显得清新、透明、天真。到了第二幕帕蜜娜的咏叹调《啊!我感到爱情的幸福已经永远消失了》,风格却如此沉郁、凄恻、怃然,我们发现就在两幕之间,爱情让帕米娜长大了、成熟了。

       合唱在《魔笛》歌剧中非常重要,不论是崇高庄严的或是诙谐逗趣的,都留有葛路克影响的痕迹。当然《魔笛》的特色也展现在为对白而留下的大片空间。歌剧中穿插对白是德奥固有的传统。由于它不是宣叙调,所以这些对白完全独立在音乐之外,但对白毕竟只是歌剧进行时的“巨大休止符”,更何况很多好的音乐并不一定在完整的咏叹调里。例如王子在圣殿前追问着“永恒的黑夜,何时消失?”时,隐身合唱所传来的回答,多么安慰,多么温暖,多么人性。另外两个盔甲武士引领这对情人接受水火试验的音乐,是全剧最令人惊心动魄、不寒而栗的。我相信莫扎特在谱写这段音乐的时候,死神就在他背后望着他,请听听,伸缩号在这里用得多诡异,还有不绝于耳的弦乐、木管涕零之哀叹,赋格进行中,男声凛然的圣咏主题,句句斩钉截铁地宣告着。虽然剧情与安魂无关,但绝对比莫扎特《安魂曲》中的任何一段,都更安魂。

        剧作家为了让莫扎特能心无旁骛地创作《魔笛》,特别打造了一间小屋给他。这“魔笛小屋”目前坐落在萨尔斯堡莫扎特音乐院的碉堡公园里,供人观赏。《魔笛》于1791年9月30日首演,同年12月5日莫扎特就去世了。可是以首演期间一个月就演了20场的成绩来看,莫扎特的高兴、满意是可想而知的。他在10月7日写信给妻子:“最令我高兴的是der stille Beifall(静默的喝采),我确知听众感觉到这歌剧是如何不断地在上升。”如果有一天,你到了莫扎特歌剧院,别忘了到浓荫深处去寻找魔笛小屋,找到时,不要喧哗,放轻脚步,慢慢走过去,然后,为这漆黑的小屋,致上你静默的喝采。









  Hey~ 

欢迎莅临聆赏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