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剧评 | 话历史,剧人物,说角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1-12 21:15: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话历史,剧人物,说角色


——观江苏省话原创话剧《南京审判》彩排偶感


  这是一部让省话人费心,编导者用心,演员们走心的历史大剧,争鸣话剧。

  这部剧看出了省话人新一轮的魄力,动力,合力和张力。

  用话剧去触碰大时代,大背景,大题材,大话题,这无疑成就了一部“话题”戏剧全新理念的雏形。

  能看到这部剧中,编导在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历史,纪实事件,表达人物的过程中犯难着,迟疑着也挣扎着。但他们还是依仗着自己丰富的阅历,聪慧的驾驭,老辣的手法在一幕幕的场景中,尽可能巧妙地回旋,在一段段大篇幅独白中,尽可能省略的斡旋,在一层层戏剧冲突中,尽可能机智的反转。

  这部剧让我看到了话剧幕后的担当,戏剧台前的探险,历史事件的演变,剧中角色的多面。

  160分钟长度的话剧看完后并不觉着过于拖沓,冗长,沉闷,这已经是这部剧站得住脚,沉得住气,稳得住魂的一面。整场剧的新老演员不跌份,不懈怠,不含糊,又是这部剧带给省话全新气质和精气神的绝佳契机。

  大胆的用“话”讲述历史,用“剧”反转事件,用“角色”反思人物,而且不再常态,不按常理,不唱老调,这需要创作者们的勇气和气力。需要社会的认知和观众的宽容。这些都是这部剧正式公演之后的“后话”。

  这是一部“群男戏”,又是一部“独角戏”,又所谓“群男”不弱,“独角”不独。

  整部戏中, “群男”角色演员很整齐,体现出省话一批青年演员后生可畏的可喜态势和勃发动势。


  几位“男主”,势均力敌,戏路各异,当然不让。

  从编剧构思,构剧到导演阐述,呈现开始,剧中反一号“谷寿夫”一角,已经悄然反客为主,戏份偏重。又偏偏选中“老戏骨”戏痴郝光扮演,“谷寿夫”作为话剧舞台上的一个典型戏剧人物,他不仅仅是一粒“谷穗”,而且一点没“瘦”,更不像一个“懦夫”。

  为戏而生的郝光与话剧游离和沉寂了好一段时间,前不久的一部话剧《中山码头》,才让他重逢,回归了话剧。而在这部《南京审判》上,能感觉他为了这个角色研读,体验,纠结,挣扎和附体的全过程,他用猥琐的奸诈,龌蹉的狡辩,傲慢的抵赖,虚伪的虔诚和狂妄的掩饰塑造了一个舞台上多面,冷血,残酷,变态的“谷寿夫”。

  郝光为“谷寿夫”这一角色已近“入魔”,看得出他精心设计的个性形体,语速音色以及很多细小的戏剧动作,处处令人道彩。比如,蜷缩,佝偻,蹒跚的步履,低迷不敢正视的诡异眼神,比如;暖水瓶,洗脚桶,拐杖和袜子。

  对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场合,于不同的规定情境中,善变的“谷寿夫”切换自如,表演与“鬼畜”一般神速而鬼灵精怪。如:在监狱放风时与“田中”的那段“接头”戏。在监狱地板上抱头噩梦那场戏,还有“泡脚”的那段。。。。。。


  郝光对“谷寿夫”一角语言造型的设计尤为用心和精致,吐字缓慢凝重,语调阴森刺耳,发音清晰紧迫。让你闭着眼睛都能感受这个人物咬着后槽牙说出的每句话,都是那么凶狠,残暴和冷血。

  尽管在舞台上,郝光设想着要把“谷寿夫”往猥琐,抬不起头的一个“战犯”上演,可他与生俱来,藏不住要侧漏的戏剧气场,还是让舞台上的“谷寿夫”占了上风,甩下其他角色演员一大截。年轻演员,尤其是他曾经一手带出的弟子门徒们一路追赶,与他对手”飙戏”,还是能看出距离,分出轻重,量出尺寸来的。

  当然,我看的只是彩排,演员们都还很生疏,郝光也有他“夹生”的细部露底,也有他上场前的紧张和惶恐。戏靠悟,靠磨,靠演。对手戏靠彼此的刺激,碰撞,磨擦,爆发,要有人给你,你才能去接,给了你,你要能接得住。

  仅仅是彩排,仅仅是在这种给的不够多的戏剧情境中,年轻演员与“谷寿夫”对手戏的段落中,“谷寿夫”总会是牢牢把“戏眼”拿捏在自己手上,其他演员很难抢走。

  话又说回来,因为是彩排,“谷寿夫”还在自顾不暇阶段,还没能顾及要求与他有对手戏的年轻演员给他什么,击打他什么。等他一旦演顺了,活了,透了,对手戏的演员们的压力会更大。

  由衷敬佩编剧大家邓海南在这部剧中深邃的思辨和理性的反省,敬佩大导潘西平在剧中大度的运筹帷幄和老道的驾驭铺排。

  作为观众,又是一位笔者,前面也说过,这部剧一旦公演,它为当今的话剧命题和走向,为话剧舞台的探索性和话题现象,将会带来另一种全方位的艺术“审判”,不管怎么说,这对中国话剧的繁荣和发展,激励与争鸣,多彩与多元都会起到另类的作用。

  期待这部戏的正式上演,期待江苏话剧走过冬天,走进春天。






江苏省艺术语言学会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