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乐界的颜值担当和灵魂自赎者 非瓦格纳的老丈人李斯特莫属丨T Time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02 16:31: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7年都快接近尾声了,可俺还是没有时间去休假。翻看去年休假时的照片,再度勾起了俺对心中最爱的德国小城拜罗伊特的思念。


 

拜罗伊特位于德国东南部,是享誉全球的文化名城,亦因为每年夏天的拜罗伊特音乐节而成为德国的“文化地标”。去年八月,因为幸运地再度申请到了拜节的票子,而有幸再度朝圣瓦格纳的拜罗伊特。德国著名作曲家里查德·瓦格纳曾于1872年至1883年间在这里生活,并亲手设计和建造了著名的节日剧院(只上演瓦格纳作品)。自此,这里便成为了全球瓦格纳迷们心目中的麦加。



在拜罗伊特,同样不能忽略的大神当属和瓦格纳同时期的著名作曲家、钢琴家,同时也是瓦格纳的岳父李斯特。和瓦格纳故居一样,每次来拜罗伊特必要到访的还有弗兰茨·李斯特博物馆(Franz-Liszt-Museum)。



在这座小而美的爬满藤蔓的房子里值得一看的有:李斯特的多张极其珍贵的画像、青年时期李斯特的日记和他的私人物品、从幻想和平之屋(Haus Wahnfried)大厅搬过来的伊巴赫大三角钢琴(Ibach-Flügel)、李斯特的立式钢琴(Stummklavier)、他活着的时候和死后的石膏面具模型、石膏手模、亲笔信和罕见的第一版作品等等。



这位大名鼎鼎的“钢琴之王”和作曲家曾经是瓦格纳落难时的庇护人,比瓦格纳大两岁,他的小女儿科西玛早先嫁给指挥家汉斯·冯·彪罗,彪罗是现代指挥艺术的开创者,古典音乐界的“王者之师”柏林爱乐的奠基人,也是李斯特最忠实与杰出的学生。后来瓦格纳横刀夺爱抢了柯西玛,李斯特为此曾经和瓦格纳绝交, 但他终究无法抗拒瓦格纳的音乐魅力,晚年又与瓦格纳重归于好。1886年 7月31日,李斯特因肺炎死于拜罗伊特,死在《特里斯坦和伊索尔德》那至高无上的人生终曲——“爱之死”的余音中。无独有偶,据说另一位天才艺术家达利也在临死前特意要求听这首极具内在的戏剧性张力与美感的《爱之死》。



李斯特在他的一生中,努力探索和发展了浪漫主义音乐,把浪漫主义音乐提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在音乐创作上,他敢于打破传统的形式,大胆地创造新的音乐形式和风格。


匈牙利狂想曲


除了大受欢迎的《匈牙利狂想曲》,说到李斯特,就不得不说他的《浮士德交响曲》。对人生终极价值的思索始终占据这李斯特的灵魂,而文学又是自始至终被李斯特与音乐紧密地结合到了一起。歌德的《浮士德》仿佛就是李斯特自己内心的本质表达:穷尽世界奥秘的渴望,享受世间爱情的悲欢,成功的狂喜,创造的激情和永远挥之不去的失望与孤独的交织等等这一切,李斯特都已经在生活中体验到了。相信李斯特读懂了歌德笔下的浮士德的意义,他在音乐中延续了歌德对浮士德的拯救。

I.浮士德:很慢的慢板——快板
II.玛格丽特:柔和的行板               
III.梅菲斯特:活泼的快板“一切无常,皆如虚空”,神秘的行板                      
浮士德交响曲(三乐章及结尾合唱)


(音乐链接来自国家大剧院古典音乐频道,请小伙伴们猛戳链接,进入李斯特的音乐世界)


《尚流TATLER》分享的艺术生活请看: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