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歌剧之王”的瓦格纳情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08 12:42: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世纪歌剧之王”普拉西多·多明戈(请允许我这样尊称他,听了他录制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以及《帕西法尔》之后,我更加坚信他是声乐界特别是歌剧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唯一”歌王)年逾七旬,仍然活跃在世界歌剧舞台,并始终承当最重要的角色。



毫无疑问,瓦格纳成为他歌唱生涯晚期的最爱,唐豪瑟和西格蒙德是他塑造最成功口碑也最佳的瓦格纳歌剧形象,挑战罗恩格林和帕西法尔的成功更是证明了他完全具备瓦格纳男高音的全部素质。


▼ 多明戈饰演罗恩格林,1994年


▼ 多明戈饰演西格蒙德,2004年


但是,岁月不饶人,在他行将退休之际,西格弗里德和特里斯坦两大英雄男高音的角色还横亘在他的面前。当他数年前在伦敦的艾贝路录音室完成了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二重唱(与女高音德博拉·沃伊特)以及《西格弗里德》和《众神的黄昏》中西格弗里德的重要唱段录音时,几乎所有关心多明戈演唱瓦格纳的人都认为他对瓦格纳角色的追求已经到此为止,因为在唱西格弗里德的时候,他已经用到了他声音b的极限,说句不很礼貌的话,他已经是在声嘶力竭地把充满青春朝气和无畏精神的大英雄唱得比较难听了。至少在我看来,对多明戈的瓦格纳期待便是想方设法看一场他演的西格蒙德和帕西法尔,这也是他目前在舞台上仅演的两个瓦格纳角色。对他在舞台上将整场《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演唱下来,我真是连想都不敢想了。


▼《帕西法尔》剧照,1991年


瓦格纳的爱情二重唱


我的愿望很容易就达成了。2004年春天去巴塞罗那里赛乌大剧院,看到下个演出季多明戈将来这里唱《帕西法尔》,而且还汇集了如乌尔玛娜、雷菲克斯、斯科沃霍斯、萨尔米农、提奥·亚当等大牌明星为他配戏,使我深感为这场演出专门来一次巴塞罗那是值得的。


联想起2004年在马德里看多明戈唱的《黑桃皇后》,再一次由衷佩服多明戈在舞台上的非凡魅力,那真是与他在“三大歌王”演唱会上的状态不可同日而语。


2005年2月,我如愿以偿坐进了巴塞罗那里赛乌大剧院最好的座位上,在十足的困意不断袭来的状态下,亲眼目睹了多明戈的历史时刻。正像他十年前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演唱《罗恩格林》时人未现声先闻的那种奇特效果一样,他在《帕西法尔》第一幕甫一现身,嗓子一亮就令全场动容。这一声他一定准备了很久,无论是音色、音量,还是德语的发音吐词,都考究到极点。如果是在看意大利歌剧,此时就应该“掌声雷动”了。但是多明戈毕竟年事已高,对于瓦格纳男高音来说尤其如此。他要保持一个平均的状态,他要把好的状态分配到长达五个小时的三幕当中。所以他先声夺人之后,便开始控制自己的声音,把第一幕的风头几乎全让给了饰演古尔尼曼茨的萨尔米农和饰演阿姆弗塔斯的斯科沃霍斯。第二幕和第三幕,多明戈连续创造了两个高潮,那是多么庄严和激动人心的时刻啊!他的演唱充满了高贵和人性的气概,响亮而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可以用“高亢入云”来形容。我能够感觉到来自观众席那无声的内心沸腾,因为我感到大地在发出微微的颤动,我的眼前出现模糊而晕眩的意象。此时我坚信多明戈还可以在创造瓦格纳角色方面往前走一步,我毫不怀疑他能在舞台上演唱《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全剧,因为从这一场成功的《帕西法尔》看来,他成熟老到的舞台经验和那一堪称崇高的精神追求,已足以帮他战胜所有可能出现的困难,一句话,在歌剧舞台上,还有什么多明戈做不到呢?


▼《帕西法尔》,2004年


2005年初,全球的音乐媒体都在发布多明戈将与 EMI 唱片公司合作,在录音室完成《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全剧的录音消息。这同时也传达了一个信息,即多明戈不会在舞台上饰演这一最动人的瓦格纳艺术形象了。我不清楚多明戈是否说过这样悲观的话,从逻辑上讲,如果唱片录制成功了,再粉墨登场也不是什么不可逾越的难关。所以,对于多明戈到底还能不能在歌剧舞台饰演全本《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我至今仍持保留意见。他有梦想,我也有梦想,对于信念坚定的人来说,梦想总是可以实现的。


多明戈首先在录音室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帮助他实现梦想的是 EMI 的行将退休的王牌制作人彼得·奥尔沃德,他的前任瓦尔特·莱格曾经监督制作了由富特文格勒指挥、弗拉克丝塔和苏特豪斯演唱的千古名版,这已经是 EMI 半个世纪以前的辉煌了。从奥尔沃德决定与多明戈在录音室合作录制《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可以看出,他所希冀达到的目标已不仅仅是在帮助多明戈圆梦,这里的“野心”包括做半个世纪以前那个名版的继承者、包括向世界证明他所欣赏的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音乐总监安东尼奥·帕帕诺在诠释瓦格纳全本歌剧方面的真正实力,同时也通过录音向更多的瓦格纳的爱好者隆重推出横空出世的女高音妮娜·施蒂梅。


▼ 富特文格勒指挥《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在当今唱片业销售业绩急剧下滑、古典音乐的市场份额大幅度缩减的不利形势下,做这样一个超级阵容的“录音室录音”,无疑成本极高,也许会高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但是,做这件事情本身的意义恐怕也是难以估量的,有人把它称之为机缘巧合的“录音室歌剧”的“天鹅之歌”,因为在此之前许多年都没有这样的耗资了,像 DG、DECCA、PHILIPS、WARNER、BMG、SONY 等大唱片公司都早已声明今后的歌剧唱片将全部来自实况录音,也就是说不会再做“录音室录音”,DG 更是说未来的歌剧载体只能是 DVD 而不是 CD。在这种形势下,多明戈与 EMI 即将制作录音室版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消息便立即有了非同一般的轰动效应。根据我的了解,其实多数反应还是担心的人居多,认为不论是多明戈还是奥尔沃德,他们做出这个决定完全是一次输定了的豪赌,因为除了对多明戈缺乏信心以及对帕帕诺抱有成见以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名不见经传的妮娜·施蒂梅会把伊索尔德唱成什么样子。就算我曾在柏林德意志歌剧院看过她饰演的维纳斯声貌俱佳,也难以把她与非凡的伊索尔德划上等号。


▼ 妮娜·施蒂梅


随着我对录音进程的关注,我的信心和期待也越来越强烈起来。先是近乎奢侈的演唱阵容令我吃惊,除了当今最好的戏剧低男中音雷尼·佩普演唱马克国王、唱遍各大歌剧院的日本女中音 Fujimura 演唱布拉甘妮、有“菲舍-迪斯考接班人”之称的男中音奥拉夫·巴尔演唱库文纳尔之外,其他小角色如牧羊人和年轻水手居然请来当今风头最劲的两大新锐男高音伊安·波斯特里奇和罗兰·比亚松客串,这大概只能用多明戈的个人感召力来解释了。


▼(左)雷尼·佩普、Fujimura、奥拉夫·巴尔、伊安·波斯特里奇、罗兰·比亚松


最值得一提的是尼娜·施蒂梅。当年七八月份,录音完成,但唱片还没有上市。拜罗伊特新制作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引起歌剧界极大关注,舆论对担任指挥的日本人大植英次和饰演特里斯坦的男高音迪恩·史密斯无情抨击,嘘声不断,却对演唱伊索尔德的妮娜·施蒂梅给予毫不保留的最高评价,认为她是这个“无《指环》”年度拜罗伊特的“最大发现”、“唯一亮点”,甚至称其为继伟大的妮尔森之后拜罗伊特最成功的伊索尔德。虽然我对这种近乎危言耸听的赞誉持保留意见,却使我对多明戈版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期待又增添几分,如果真是有一个好的伊索尔德,这套唱片倒是真的值得拥有啊!


▼ 尼娜·施蒂梅“伊索尔德”定妆照


紧接着我在一个月之后通过《The Gramophone》赠送的唱片连续听了两个选段,一个是第一幕二人共饮药酒苏醒之后的两声激情呼唤,然后便被甲板上水手们的欢呼合唱声浪淹没,必须承认,这是一段很吊胃口的“片花”,两个人的声音听到了,乐队与合唱队的张力感觉到了,奥拉夫·巴尔那浑厚强劲的歌唱尤其令人神往。第二个“片花”就像耀眼的红日跃出地平线那样光华灿烂,一段完整的“爱情二重唱”,多么专注细致,多么夺人魂魄,听这么婉约凄美的“爱的憧憬”,我能真切地感觉到心灵被撞击后那欲碎的颤抖。施蒂梅的声音和表情简直完美无瑕!而多明戈从优雅的极具分寸感的控制到如井喷般的激情爆发,这一切都是一气呵成的。帕帕诺的乐队推波助澜,音色温暖,激情充沛而有节制,细节刻画极其动人。事实证明,帕帕诺是一位拥有绝对统治力和亲和力的指挥,他使这个素质并非一流的乐队发出了带有“唯美”倾向并符合瓦格纳歌剧要求的绵密清纯音响,这其实是我曾经唯一的担忧,而如今却成为我急欲一听全曲的必要依据。


▼ “Tristan! Isolde! Treuloser Holder”

▼“O sink hernieder, Hacht der liebe”


九月底,我听到 EMI 唱片公司寄来的样片,三张唱片,我竟在本来应该繁忙的一天中连听两遍。我觉得我有很多话要说,但是怎样说才能将我的真实感受表达清楚呢?首先是多明戈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无可替代的“独一无二”的特里斯坦,在谈论多明戈的“特里斯坦”时,我想应该把他的拉丁口音、意大利声音痕迹、所谓瓦格纳男高音的特质等传统观念统统抛开。我们应该谈他对角色的理解,谈他的歌唱性,谈他乐句之间的流畅连接,谈他对嗓音的微妙控制,谈他对发声位置的细致寻找,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是怎样通过他近乎极限挑战的精神,把特里斯坦表现得如此全情投入,悱恻动人,令人敬仰,令人同情,令人感同身受。是多明戈第一次将悲情骑士特里斯坦送回了他的故乡,送回法国或者英国的中世纪传奇世界。让特里斯坦离开德国,甚至离开瓦格纳,这是怎样的一次意义深远的解读啊。



再次说到施蒂梅演唱的伊索尔德,她的声音条件得天独厚,最难得是她具备了演唱伊索尔德的全部要素,她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她精湛的演技,她深刻的内涵,她几乎不着修饰痕迹的声线,她宽广而饱满的音域,这一切一切是否只能通过“奇迹”二字才能寻找到令人满足的答案呢?我尤其不敢相信的是, 2003年2月我在柏林德意志歌剧院看她唱《唐豪瑟》中维纳斯时还是身材苗条的美女,我曾评论说她具备好莱坞明星的一切条件。但是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她在短短的两年里竟会成为当今首屈一指的伊索尔德,也许即将成为首屈一指的瓦格纳女高音,只要她出演《尼伯龙根的指环》的布伦希尔德。


▼“Herr Tristan trete nah!”


雷尼·佩普演唱的马克国王实在是太温柔细腻,太富于歌唱性了,意大利歌剧的痕迹很明显,倒是与帕帕诺的如丝缎般华美的器乐声音吻合。Fujimura 声音轻盈,特别是几声从远处夜空传来的警示缥缈高迈,极有格调。我曾听过她在琉森音乐节阿巴多指挥的音乐会版唱这个角色,明显的是这个录音室版给人留下的印象更为深刻。与比亚松总是做出幕后演唱效果的稍嫌不够明朗的歌声相比,波斯特里奇演唱的牧羊人实在完美精致,他的阴柔婉约的声音就像为这个唱段不多却很重要的角色天造地设,无论是谁的动议,波斯特里奇演唱这个角色都是一次深具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英明之举。


“Kurwenal! Hör! Ein zweites Schiff”


不想再啰嗦更多了,还是让我们一起来听这套唱片吧,从头听起,听帕帕诺的前奏曲和间奏曲,听多明戈的真情洋溢,听施蒂梅的天才歌声,听一个引人入胜的浪漫故事,听一次光芒耀眼的音响盛宴,听波斯特里奇的牧羊人,直到被毁灭虚空的“爱之死”吞噬。人的一生,通过聆听而经历一次情感的摧残与洗礼,总是应当视为珍贵的。但是否每一个人都能有缘享受到这一切呢?


▼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第一幕


▼ 全剧录音




订阅雪枫音乐会,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文中图像来源网络,文字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

不得对原文做任何篡改、曲解、诠释与改编



点击关键词阅读更多文章


卡拉扬  西诺波利苏珊·米兰

帕瓦罗蒂  加迪纳 | 扬松斯

罗斯特洛波维奇 科莱里

刘雪枫游记:与布鲁克纳有关的旅行

巴伦博伊姆 | 布伦德尔 蒂勒曼

宾根的希尔德加德 | 翁德里希

斯柯丽德 | 布莱兹  马勒 | 瓦格纳

2016维也纳爱乐新年音乐会 | 肖邦

刘雪枫与杨燕迪音乐对话 | 诺灵顿

巴迪亚什维利  贝多芬 | 莫扎特

阿巴多 | 阿格里奇 巴赫 | 马祖尔

皮娜·鲍什 菲舍尔-迪斯考  吉列尔斯

伯恩斯坦 | 理查·施特劳斯 | 布鲁克纳

柴可夫斯基 | 切利比达克 | 舒曼

麦克米兰 | 门德尔松 | 法兰西情结

雅纳切克 | 德彪西 | 布里顿

哈农库特 | 费城乐团 

克莱门斯·克劳斯 | 奥科·卡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