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起伏的京剧,风情万种的歌剧,都演绎不出这场惊世骇俗的人生剧本.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16 11:42: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蝴蝶君》插曲


 

跌宕起伏的京剧,风情万种的歌剧,都演绎不出这场惊世骇俗的人生剧本。



人生如戏

上个世纪60年代,中法建交不久。26岁的京剧团编剧时佩璞与20岁的法国驻华大使馆职员布尔西科,在北京相遇相知。演绎了一段惊世骇俗的爱情。


时佩璞出生于中国山东一个书香世家,毕业于云南大学,主攻法语兼西班牙语,学生时代就喜欢京剧,曾与关肃霜合作演出。他后来拜小生姜妙香为师,曾经在北大礼堂演出《奇双会》。

京剧中的时佩璞


高中辍学年仅20岁的布尔西科成了刚刚建立的法国驻华使馆一名会计兼打字员。大使馆的一场晚会上,布尔西科认识到了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羞涩内敛的时佩璞。时佩璞优雅的谈吐和流利的法语让布尔西科也对他好感爆棚,并充满好奇。


他们很快便成了朋友,随后的过程中,时佩璞给布尔西科介绍中国文化和京剧。低唱轻吟间,闯入他的心中。时佩璞给布尔西科讲述了“梁祝化蝶”的故事,隐喻自己“女扮男装”。


时佩璞常年演绎旦角流露出的女性气质,让布尔西科丝毫没有怀疑他说的话反而被他的博学多识和文静中性的气质所深深吸引,开始了如痴如狂的恋爱,并在北京同居“生子”。


▲ 布尔西科抱着他和时佩璞的“儿子”


因为当时国人不能与外国人私下接触,时佩璞以教布尔西科毛泽东思想的名义掩饰着关系和身份。在这个过程中,布尔西科同时也深入的了解到文革的来龙去脉,他开始为中共情报人员提供英国使馆情报。


1972年,布尔西科结束他在中国的工作,回到巴黎,两人开始了一段“双城恋”。布尔西科经过一番努力把时佩璞和儿子都弄去了法国。时佩璞顺利打入敌人内部。


一个法国外交官和一个中国人走得太近,不免招致法国反间谍部怀疑。1983年的一天,法国反间谍部门人员逮捕了布尔西科和时佩璞,两人被控告间谍罪。时佩璞以男性的身份和曾经的爱人对簿公堂,告发了他泄露国家机密的事情。


布尔西科爱的纯粹,直至身陷囹圄中,还不相信自己的“妻子”是个男人。而所谓的“儿子”,也是时佩璞领养的。布尔西科知道真相后一度绝望。



1986年5月,法庭宣判:布尔西科和时佩璞当时向境外政府提供约500多份情报,罪名成立被宣判间谍罪,判处6年监禁。1987年4月,时佩璞获得密特朗总统的赦免出狱。4个月后,布尔西科也获得了赦免。时佩璞继续留法继续表演歌剧和京剧,推动了中法文化艺术交流。



出狱后的两个人,刻意躲开公众的目光,各自低调生活。八十年代轰动法国的中国间谍时佩璞于2009年6月30日在巴黎去世,终年七十岁。


政治动乱下的爱情


1964年,法国总统戴高乐宣布承认中国。一个月后,法国在北京成立外交使馆。当时的中国开始了十年文革,“四旧”的背景下,时佩璞只想从这场革命中生存下来,间谍工作就是她偷生的筹码。每一个情报人员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为了他的国家。


▲《蝴蝶君》宋丽玲剧照


时佩璞病逝后,在布尔西科的家里,还放着两人的照片,其中写了这么一句话:“他毁了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家人甚至我的生活,可是我觉得至少被骗总比骗别人来得要好一些,我宁愿一直相信这其实是一场梦……”爱情可以超越种族,年龄,甚至性别,但无法跨越欺骗和利用。


李银河说;“世界上没有一桩爱情是错误的。”即使存在种族与政治的对立,即使十年动荡,命运流离,这仍然是一个爱情故事。


戏剧的演变

美籍华裔剧作家黄哲伦把这段跌宕起伏的异国恋与意大利歌剧作曲家普契尼的著名歌剧《蝴蝶夫人》结合,编成了著名的百老汇舞台剧《蝴蝶君》,跌宕的剧情和精湛的表演使影片大获成功,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电影学术研究的经典文本。


▲《蝴蝶君》剧照

歌剧《蝴蝶夫人》讲述二战期间,美国大兵娶了日本女人蝴蝶,却又负心于她,蝴蝶夫人难忍悲痛,最终自尽的故事。普契尼音乐贯穿到整部歌剧中去,《蝴蝶夫人》巧妙地把日本旋律和意大利风格融合在一起,具有独特的音乐色彩,夸张的戏剧效果和音乐表达的高度契合反应出普通人的悲剧生活。


《蝴蝶君》的戏剧张力, 更吸引了加拿大导演大卫·柯南伯格,在1994年时将之搬上了大银幕,并找来奥斯卡华人影帝尊龙担任主角,拍成电影版的《蝴蝶君》。


▲《蝴蝶君》宋丽玲剧照


时佩璞去世后,许多人都对他如何能男扮女装这么多年而不被发现大感兴趣,而忽略了他对戏曲文化的贡献和为了国家利益献出了自己的一生。


中国哲学梦


《蝴蝶君》中,尊龙可以说几乎完美的呈现了一场极富层次和深度的表演,“女主人公”宋丽玲的每一个侧面,从冷艳的名伶,温婉的闺秀,到小鹿乱撞的少女,从风情万种到冷酷无情,情感细节捕捉得非常到位,令人过目难忘。



浪漫主义情怀下渗透的是庄子的人生哲学——人如何认识真实。如果梦足够真实,人没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庄子将人的存在问题设置于梦境中,其实也是借寓言影射“人生如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