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青春,致敬经典——记我校《雷雨》话剧公演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13 10:17: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星辉灿,古城边,相约剧空间。莘莘学子释经典,才艺耀中天。

课后练,假日研,汗泪几多番?四幕人生演悲欢,吾辈非等闲!

——陈立今老师恭贺《雷雨》演出


雷雨人物群像

雷雨海报

暗光薄暮还未登场,倒是先来调试一番“风声雨声”。幕后、化妆间,观众台似乎都还未准备好,忙碌着……

突然灯暗下。两个人的暗影立在台上,混着迷茫的紧张激动。上空,漏出一线绿光,转而成黄,愈来愈亮——大红幔幕,拉开。

开幕,Action


第四幕开幕


由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办的2017西城区百姓戏剧节暨西城区学校戏剧联盟演出季从10月就拉开了帷幕,本届主题为“对话青春  致敬经典”,我们和北师大附中、北师大实验中学及159联演《雷雨》,我们二附中负责第四幕的演出,演出时间为12月15日晚。这件事在本学期伊始传到了学校,在总导演任萍老师和姚文老师的组织下,选拔很快就开始了。经过了非常严格的两轮面试,终于选定了符合角色的演员和幕后人员,分别来自高一11班、高二1班、高二4班、高二6班和高二11排练时间只有两个月,第四幕又是全剧最高潮的部分,时间紧任务重,又要第一次走出学校,走进剧场进行公演,压力很大。十月初,《雷雨》第四幕的排练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排练初期

导演们为演员指导练习,从气息吐纳,到腹部发声,再到形体表演,动物模仿……


任老师指导同学们排练




之后就正式开始排练,背词,动作指导,走位设计,灯光布置,一个都少不了。那么刚开始的时候,演员们的表现是什么样的呢?各位请看......





【时间:表演前三个月】

【地点:二附音乐排练厅】




顾导指导放松练习


老爷:来人啊,来人……奇怪这个家里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导演:第四幕的第一段戏就很不好演,老爷这里的诧异之感与颓老感未表现出,(假扮老爷)首先要感受诧异人都跑哪去了。(手上比划着,摸索着,寻觅着)看到侍萍的照片,心里有很多种可能的想象,但也不禁长叹一口气,人怎么老得这么快。朴园在这里最好打一个哈欠,表示疲倦与暮年。语气也不能太冗长,老爷和仆人说话要干脆没什么感情。


……

演员大都是没有舞台经验的学生,因此在前期排练的时候,常出现语言和动作分离、声音不够大、人物情感带入不到位等问题。多亏老师和学生导演们的不断指导,大家才渐渐找到感觉,导演和演员之间也形成了默契。

练习了一个月以后,演员们是什么样子呢?



【时间:表演前两个月】

【地点:二附天台花园】





鲁妈与繁漪对台词


学生导演雷鸣指导排练

蘩漪:不,不(忽然)你拿的什么?

导演:蘩漪这句话要显得冷漠,显得轻蔑,语气不能太平淡。

      ……

蘩漪:哼,又是那个女人的相片!(伸手拿)

导演:这里要有一个转变,蘩漪要看照片时,老爷要立刻起来,(说着将手一抬)你面对的是一个“疯子”,你要时刻摆出威严。

蘩漪: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很急很生气)

导演:(忽然大叫)急!“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这句说的要急 !

老爷:萍儿母亲的。

导演:(将手缓缓放下)慢!这里老爷要很自然地说,节奏要慢而实,把场面控制在自己的手心里才是老爷的作风,这里一急一缓做的还不够好,必须有矛盾和争吵,才好看。

任萍老师在分析问题


姚文老师在讲解台词


学生导演王宇涵在说戏


每周五晚在夜幕下的排练


此时排练已步入正轨,每周的排练也已成为习惯。大家熟悉了彼此的节奏,效率和成果大有提高。导演说,演员听,场记记录。默契的配合,使排练有条不紊地进行,一气呵成。

一个多月不知不觉匆匆而过……

这期间,我们顺利进行着的雷雨排练出现一个插曲,饰演鲁贵的谭琦同学因为身体原因住院治疗,不得不退出排练。我们谈到惋惜遗憾的同时,也立即开始寻找鲁贵,最终崔寅逊同学临危受命,接下这重任。


谭琦同学



【时间:表演前两周】

【地点:二附200座(学术报告厅)】



“咚咚咚”门响了。鲁贵进。

鲁贵:我们的侍萍,实在还不知道呢。

蘩漪:侍萍?(沉下脸)谁是侍萍?

鲁贵:侍萍就是侍萍,我的家里的,就是鲁妈。

导演:繁漪这里反应太快了 (你没听说过侍萍)所以要迟疑,在一直试探,(开始模仿蘩漪,起身)“侍萍?”(转头),谁是侍萍?”(边说边快步走)你是不相信的态度但同时饱有好奇。


(猛的一下,大海进。)

蘩漪:(立起)你是谁?

大海:(粗鲁地)四凤的哥哥。

繁漪:你是到这儿来找她么?你要见我们大少爷么?

大海:嗯。

蘩漪:(柔和地)我怕他会不见你。

导演:这里蘩漪的语气很到位:她心理就是利用大海,去阻止周萍,蘩漪在听大海和鲁贵讲话时就要在一旁表现出来。但是不能干坐着;微微侧头或者低头沉思都可以,但不要僵着。


(四凤上)

四凤:萍!(过于收住情感)

周萍:凤!(同上)

导演:cut!太僵硬了,没有感情!要深情不是简单地打招呼。所谓“恋爱的感觉”——我就想看一看你,摸着她,周萍看到四凤落汤鸡一样的状态,肯定是要赶紧抱住她,热烈 。

四凤:……(若有所思)

周萍:……(似乎懂了,抓耳挠腮)

导演:(哀叹)唉一看就没谈过恋爱,再来再来!


    这时候大概已经进入排练的后期,演员在导演们的指导下演技都有了很明显的提高,表情、动作、在台上的感觉都和之前大不相同。自那以后,剧组开始着重排练细节和节奏。



【时间:表演前六天】

【地点:二附体操房】




老爷:混帐,不要以为你跟四凤同母,觉得脸上不好看,你就忘了人伦天性。

导演:“混帐”一定要吼出来!(大吼一声)这绝对是压倒周萍的最后一根稻草,“人伦天性”也一定要说的郑重大声。

周萍:(跪倒)爸你不该生我!

导演:这个跪不是有设计感的跪,刚刚的太刻意了,是真正支持不住的跪,(说着模仿周萍,扑腾一跪)周萍带个护膝,四凤给鲁妈跪给的时候戴个护膝。还有周萍用腹部发声!多练几遍。

周萍:(跪倒)你不该生我(起,跪倒)你不该生我(起,跪倒)你不该生我……



近两个月的反复排练,上万字的场记记录,《雷雨》第四幕终于从初有雏形到基本成型,服装选定、定妆照拍摄、道具购买,十二月初,剧组前前后后进入了最后最紧张的“备战”状态。


大合照





不仅演员,整个剧组从老师到同学在这段时间里都感到非常大的压力。每天下午准时排练,演员和导演一对一地进行练习,老师也在一旁提供指导;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直到能顺下每一句台词,自然地做出每一个动作…


排练进行时........


【时间:1210日,表演前五天】

【地点:实验逸夫楼】




当四个周萍相遇,四个繁漪相聚,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这是第一次四校一起演一出完整的《雷雨》,演员们的互相“比试”,更是互相学习的过程。下午四点多,第四幕开演。

“周冲注意走位!”

“所有演员站在一起不要叠着站,要有左右交错,前面的演员不能把后面的演员挡住。”

“周萍的皮带太丑了……”

“四凤注意听到消息后的复杂反应”

“鲁妈在舞台一角也要入戏”

......

导演们仔细地对细节内容做着精调,从一个细腻的语气变化,到微小的舞台调度问题。舞监在后台仔细关注着舞台布景与演员走位之间的最佳组合。一幕四十分钟下来,换得一片掌声。这时离演出还有一个星期。


老师正在进行指导



【时间:1214日,表演前一天】

【地点:剧空间剧场】





大戏即将开演


第一次踏进了剧场,走上真正的舞台。放学后同学们三三两两结伴来到剧空间剧场排练。

“台词再快点!再快点!...

排练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这次的排练是一遍“走过场”的过程。演员们加快了语速和节奏,而把演练重点放在了舞台走位上。演员们的每一步每一个细节都要经过一番研究和琢磨。

“不要偏台!不要背台!回家熨一下衣服!...道具、道具准备齐全了!...!”导演们一番精雕细琢、千叮咛万嘱咐,一切就绪,夜幕之下,华灯初上,同学们三三两两从剧院走出,结伴回家。大家心里都明白,心中几个月来都绷紧了的那根弦,都已各自“蓄势待发”,只为在明日奏出最精彩的和弦之音。这时离演出还有一天。


老师正在嘱咐大家



【12月15日】



我们的《雷雨》:正式演出

演出地点:剧空间剧场

开幕,Action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这一天是正式演出的日子。

在后台满是发胶味儿的下午,演员们上妆、换衣。

观者坐毕,舞台灯起。


学校领导与同学们观看表演


观看表演的同学们


上妆及后台备场

……

“在这个死地方,监狱般的周公馆,陪着一个活阎王,十八年了。”



这是蘩漪在全剧中最令人痛心的一次泣血。在前三幕,蘩漪矜持,大方,容貌耀眼,举止有度,她压抑,她忍耐,她内心痛苦,她无法述说。到了第四幕,她终于不愿再忍耐,她向周萍哭诉,诉出了十八年来收到了压抑和委屈。直到最后,她已无力再去一桩桩一件件地细数这其间种种,只消一句“十八年了”,哀怨凄惨,就胜过千言万语。第四幕痴狂绝望的蘩漪比起前三幕隐忍的蘩漪更具挑战,而此时此刻,台上的演员通过成熟的表演,让人们在这一瞬间理解她、同情她。



转眼之间,第四幕已然到了尾声。脑海里还在回想刚刚台上那个蜕变成熟的繁漪,一个凄凉、又带着些颤抖的声音蹿入我的脑海。

“你是我的父亲,你是我的母亲,”周萍又转过头缓缓地看向四凤,“你——”两人目光对上,仿佛触了电一般,四凤崩溃的跑了出去,周萍绝望大吼:“爸,你不该生我!”



周萍的恋人他还未出生的孩子的母亲成了他的妹妹,他的丈母娘成了他亲娘,他怒极掌掴的工人成了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弟弟……山崩地裂般的绝望充满了周萍软弱的心。他可悲、可怜,是封建大家长压抑之下长大的懦弱的男子。在第四幕,周萍将自己全部的痛苦都吼了出来,并做出了他这辈子最放肆的一件事——了结自己无法可想的余生。



可他又何曾想到,对于四凤,这样的结局也是难以接受的。

“哦,萍,在来的时候,我忽然想死了,我知道,只要碰上你家门口的那根电线,就可以什么都忘了,但是,我看到你屋里的灯还亮着,萍,我不能就这样死,不能一个人死,我丢不了你。”



这是四凤对周萍最真挚的告白。她只是一个工人的妹妹,老妈子的穷女儿她让人看到希望,又饱尝命运的艰辛,她渴望与爱人一起得到幸福,终究竟是可悲到近乎荒谬。四凤也终究无法承受这悲哀的现实,她还是摸了那根电线,还是丢下了她的萍,丢下了变成了她的兄长的,她的萍。第四幕的四凤声声悲泣,既是年轻的生命凋零前的勾留,更有演员最用心的倾注。

周家与鲁家的圆满,在一夜间化为乌有,孩子们的死,如一声响雷打在了上一代人的心头,击碎了隐藏的阴暗与不堪,一代又一代总是逃不过宿命。

随着一声枪响,凤冲萍死,大海逃,鲁妈木,老爷惊,蘩漪哭,灯暗。



  台下观众们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现场就已经沸腾,不断为演员叫好;而我们不知道的是,在后台,也已然有人,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第四幕朴园声音颤抖到位,把威严演出来了;蘩漪声音洪亮(有歇斯底里的疯劲 感觉只有二附的蘩漪将高跟鞋踩出了声音)自言自语“小心小心点”肢体动作如同入无人之境,哭腔充实、情之所至;



最“冲”的周萍,周萍吼叫层次分明、层层递进(终于放开啦),双手插胸很萌。但开头吼的太狠,注意嗓子 “我恨自己活着”有哭腔。鲁贵二起二座尽显圆滑,被抓的时候显出“真正恐惧”,声音明显有了不一样的波澜。



咱们的四凤哭腔最到位、最大方,情感也是提的最饱满,(观众小欢呼:“啊终于抱在了一起”)鲁妈眼窝深陷,迷茫感极强,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让他们去”中“去”极其坚决有力;听到怀孕的噩耗后,仿佛全身如触电般木讷,蹒跚的步伐极其到位;向天忏悔责问,吸引全场目光。 “无论生死” 道出了后面所有的悲哀。繁漪出来那一下 鲁妈害怕的往后退极其真实。



周冲“我觉得自己并不爱四凤”仿佛不只是在对自己呐喊,而是对着整场的观众,对着全世界去倾诉,他也是空落的,幻梦的。



蘩漪“十八年了”真的仿佛让我们看到时光的苍老与悲怆。

周朴园一出来,震住全场;但其他人的站位却也不显尴尬,整个舞台如同活了起来,不是舞台造就了演员,而是演员们有机地构建了这个舞台。



周萍“不该生我”相信是情之所至,令人顿足咬牙唏嘘。

周萍拿枪虽只在一个隅角,但全场寂然,仿佛目送了一个活生生的命走向陨,所有的人心里空落以至心疼。

最后繁漪的哭声打动在场所有人 朴园的声音“这不能够 不能够”如繁密的雨声 暗示所有的繁华喧闹落尽



繁漪伏倒,堪比《霸王别姬》里蝶衣在停电黑暗中倾城一卧。(终)



晚上到家,同学们的评论蜂拥而至:

“第四幕开场前我们真的紧张了一阵,都想着千万别出什么问题,一定要顺利……”

“本来只是抱着看看同学的心态去看表演,没想到后来真的看进去了。台上的人不再是平时的同学们,而变成了真的繁漪、周萍、四凤……”




  尾声



就这样,幕落。

幕落,灯又亮起,“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演员们一个接一个走到了台前致意。




在一片鼓掌声、欢呼声、叫好声中,灯暗了,幕落了,戏也结束了。所有的剧组演员一个个上台致谢,从仆人到导演们。校领导王校长、申书记,语文组组长陈立今老师,任萍老师、奚畔老师、姚文老师,还有家长们、学生观众们也走到台前,和大家一起合影。当所有喊出“我爱二附,演出成功”时,气氛达到最高点。这两个多月来,剧组演员的情感不断升温,回望来时的路,要感谢得实在太多,感谢每一个认真付出的演员,感谢每一个幕后工作人员,感谢每一位陪伴我们的老师,感谢每一个支持我们的观众。


每一片温暖的黄光打下,都还是一张张略显稚嫩的面庞,我们纵然无法回到那个话剧鼎盛的时代,但通过一代又一代演员的尝试,尤其是一个个对话剧有着热爱的青年人们,让经典对话青春,以青春致敬经典。话剧一年一年又“活”了下去,故事也不断地发生,戏如人生般不断地上演。时针从秋日走到了隆冬,这是一段辛苦与成长的日子,尝试与勇气,挑战与突破,感谢幕前幕后每一个人夜以继日的付出,才有了此刻最激情、深情的绽放,成就了一段难忘的人生记忆。与《雷雨》此刻的依依惜别,更将是另一个启航的日子。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所幸今夕,我们与《雷雨》相遇。







撰稿人:罗宇涵 方宇同 陈依 王宇涵 沈天瑀
写作指导:任萍老师 姚文老师
摄影:陈立今 罗宇涵 方宇同 陈依 雷鸣 祁天姝 赵雪琪                                    

素材整理:雷鸣 罗宇涵
编辑:王思蕊,张静怡

我要推荐
转发到